脱身第15-1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6-2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脱身第15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为夫埋衣冠冢 乔智才被六爷委重任

六爷将保密局的属下劈头盖脸地痛骂,有人诚惶诚恐地抱怨邱公馆的事是由全权乔智才处理的。六爷阴沉的目光投向乔智才,乔智才连忙辩解自己当时处理事情的原因,他的一番话说的六爷渐渐平息了怒气。接着乔智才高深莫测地暗示六爷自己有重要情报。六爷遣散其他人独留下乔智才,乔智才悄悄从怀里拿出一副画,他说这是自己从火化邱灵雨的现场抢救出来的写生珍禽图。六爷喜出望外,急忙打开画卷,只见画卷上有几处被烧灼的窟窿。六爷连连叹息,一副价值连城的画毁于一旦,他痛心疾首地让乔智才将分文不值的画卷投入火炉里。乔智才看着画卷付之一炬心中窃喜不已,原来此画不过是乔父临摹的画作,乔智才长长舒了口气。但他没有发现,六爷正意味深长地看着他,六爷通过此事看到的却是乔智才对自己的忠诚。

邱灵雨被地下党安全送出城。乔智才又到了邱公馆找邱太太,邱太太不知其意十分警惕。乔智才却向邱太太推荐买块好墓地,邱太太以为乔智才趁火打劫。乔智才却暗示她自己虽然对邱灵雨一事心知肚明,但他不想揭穿,他只是想推销一块墓地。邱太太暗惊,她答应以八块小黄鱼的价格买下乔智才推荐的墓地。乔智才十分满意,临走时他掏出写生珍禽图的真迹还给邱太太。邱太太又惊又喜,对乔智才心生感激却又琢磨不透。

当乔智才把八条小黄鱼交给墓地老板时,老板喜不自胜。他当即豪爽地答应把邱灵雨旁边的一块墓地送给乔智才,分文不要。于是乔智才成功完成黄俪文的托付,他当即去找黄俪文复命。

费俪娜积极准备小年夜和巫云甫的婚事。黄俪文满心担忧,她拐弯抹角地劝费俪娜暂缓婚事,费俪娜质疑黄俪文是不是反对她和巫云甫婚事。黄俪文连连否认,她只好答应帮费俪娜筹备婚礼所需糖果。但局势混乱,糖果这种东西变得有价无市。黄俪文经人指点到黑市买糖,结果被无良黑市商人欺骗。黄俪文正沮丧时,乔智才正好过来找她。乔智才原本混迹三教九流之间,他不仅帮黄俪文从黑市商人那里讨回公道,还帮她买到难买的糖果。黄俪文拿到糖果眉开眼笑,乔智才从没看到过她开怀大笑的样子一时愣了神。

乔智才告诉黄俪文,她让自己帮忙找的墓地已经办妥。黄俪文在乔智才的陪伴下为张晓光埋了衣冠冢,乔智才以为黄俪文是为她的领导同志埋设衣冠冢。乔智才安慰黄俪文不要难过,他说就算这个同志看不到胜利,同志的妻子却可以帮他看到,这也十分欣慰。黄俪文被触动伤心事终于崩溃地泪如雨下,她无助地靠在了乔智才肩头。不远处楚科长的手下偷偷拍下这一幕。

乔智才突然接到六爷的召见,他狐疑地跟着六爷的人来到六爷家里。六爷眼神犀利地看着乔智才,乔智才惶恐不安。六爷一言不发地让乔智才跟着自己走,接着六爷带着乔智才七拐八拐地来到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房间里有许多保险柜。乔智才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六爷默不作声地逐个打开保险柜,乔智才震惊地瞠目结舌,因为映入他眼帘的是一柜柜的金条、美钞,还有各种金银首饰奇珍异宝,这明明就是个价值连城的藏宝库。乔智才感觉魂飞天外,六爷这时告诉乔智才,帮自己清点理顺这些财物就是乔智才今后的工作,他需要尽快将这些东西登记造册。在此期间他不能离开这个房间,事成后会给他两块金条的报酬。乔智才魂不守舍地答应了。

楚科长动用党国情报系统调查乔智才和黄俪文的身份信息。最终调查结果是乔智才无从查找,黄俪文只是一个会计不是共党分子。楚科长十分不满,他咆哮着说黄俪文有很强的反监视、反侦查能力,她根本不是普普通通的人,他逼着情报人员再仔细调查。

唐医生将黄俪文约到诊所。他代表党组织通知黄俪文,鉴于她最近的表现,党组织已经同意接收她为预备党员。黄俪文欣喜万分。接着唐医生神色凝重下来,他拿出一张检查单告诉黄俪文,之前她因为月事不调来就诊过,经过血液化验检查,她不是月事不调而是怀孕了。黄俪文大惊失色。

脱身第16集剧情介绍

黄俪文决定后方养胎 乔智才收到离别礼物

唐医生将检查结果出示给黄俪文看,他告诉黄俪文她的孕期已经有十三周。现在这个时期虽然不利于生育,但作为妇科大夫他还是建议不要随便打掉孩子。黄俪文流着泪坚定地说,这是张晓光的孩子,她一定要把孩子生下来。唐医生冷静地劝说称,如果她真的要留下孩子就必须返回后方。黄俪文愣住了,她说自己需要好好想一想。

楚科长的人绑架了林云裳家的佣人阿娥并将她带到楚科长面前。楚科长冷冷地拿出阿娥唯一儿子的照片,他威胁阿娥监视黄俪文并随时汇报黄俪文的行踪,不然就对她儿子下手。阿娥吓坏了,她连声答应一定按照楚科长的要求做好监视工作。阿娥回到林云裳家后密切监视黄俪文,并将她的行踪和言谈用笔一一记录下来。

乔智才终于结束帮六爷清理资产的工作,他精疲力竭地走出六爷的密室。乔智才经过六爷家的客厅时,姜科长突然叫住他。姜科长不无醋意地问乔智才最近究竟帮六爷在干什么,自己竟然不知。乔智才机智地掩饰称,他是帮六爷评估邮票,他装出高深莫测的样子说六爷刚收到一套非常有价值的邮票。姜科长听的将信将疑。乔智才怕言多必失,他匆匆告别姜科长,然后去首饰店用自己辛苦挣的钱为黄俪文买了一枚价格不扉的胸针。

黄俪文经过一夜的深思熟虑终于有了决定,她去了唐医生诊所。黄俪文告诉唐医生,自己想离开上海返回后方。她说自己结过婚的事母亲和妹妹都不知道,随着时间推移她的孕肚会越来越显眼,所以她决定离开。唐医生尊重黄俪文的选择,他说二十五号他们有同志返回后方,到时候黄俪文可以跟这些同志一起走。他叮嘱黄俪文好好珍惜这个回后方的名额,错过这个名额再去后方就比较麻烦了。唐医生在黄俪文临走时还贴心地塞给她一瓶叶酸让她孕期服用。

黄俪文留下书信给费俪娜,她说自己这次离开跟上次不一样,上次是对这个家失去信心,这次却是因为难以启齿的原因。她说等以后自己有机会再和她们解释。黄俪文正写着信,林云裳突然走进她的房间,她和黄俪文商量竞选的妇女代表的事。阿娥躲在门口偷听和记录她们母女的谈话。

乔智才第一次用自己赚的钱给家里买了一大桌好菜,乔智才还讨好地把剩下的银圆全部交给母亲。乔家大哥夸赞乔智才有能力,桌子上的这些菜是花钱都买不回来的,只有可能在黑市上买到。乔智才难得得到家人认可非常高兴,但乔父乔母却阴沉着脸一言不发。乔礼杰却突然站起身称自己有工作要做而离席,乔母下令让家里人都放下筷子等乔礼杰完成工作返席。直到饭菜凉了乔礼杰才返回来,乔父乔母这才下令开始吃饭,乔智才心里很不是滋味。

就在这时黄俪文突然打电话找乔智才,她邀请乔智才一起看电影。乔智才激动万分,他精心收拾了头发和衣着,然后带着给黄俪文买的胸针匆匆赶去赴约。在影院里乔智才告诉黄俪文,她打电话约自己时自己正和弟弟在生气。他问黄俪文有没有发现她母亲偏爱她们姐妹哪一个。黄俪文明白乔智才的意思,她诚肯地说自己就觉得乔智才是个不错的人,他的反应能力比他弟弟乔礼杰要快很多。乔智才得到黄俪文肯定十分欣喜,他悄悄伸手入怀准备拿出准备好的胸针。

黄俪文却在这时告诉乔智才,她要走了,决定离开上海。她谁都没有告诉,只告诉了他。黄俪文说完掏出一个小礼盒交给乔智才,她说这是自己送他的礼物,因为无论如何他都是自己最好的朋友。乔智才完全被黄俪文的这个消息震惊,他激动地问她为什么要离开,是不是遇到什么事,他说自己一定想办法帮他解决。黄俪文却一一否认,她说不出原由只是慌慌张张地夺路而逃出了影院。乔智才呆呆地坐在影院里回不过神。

黄俪文收拾好行李箱暂时藏在衣柜里,下了楼她看到费俪娜正幸福地准备结婚请柬。黄俪文走过去问她有没有请巫云甫的朋友,费俪娜不高兴地称自己不喜欢他的朋友。黄俪文劝费俪娜还是请一些,比如乔礼杰。黄俪文主动提出愿意帮费俪娜送请柬过去。

阿娥把监视黄俪文的情况向楚科长汇报,楚科长发现全是鸡毛蒜皮没有一点价值的信息。楚科长威胁阿娥再想想还有没有有用的信息,阿娥实在没有办法说出她发现黄俪文每天晚上都呆在房间很晚,只要她敲门就听到黄俪文关柜门的声音。楚科长的属下在阿娥走后向楚科长提出自己的疑问,他怀疑黄俪文是不是在柜子里藏了什么东西,比如电台。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