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3集剧情介绍

共同作战 长孙扶摇合力斗神兽

遭遇陷害 扶摇被动报名畋斗赛

真心实意喜欢着的人,放弃了自己,这种感觉令扶摇难受不已。她一个人躲到了山洞里,本以为身后的脚步声是追来的燕惊尘,却发现竟然是那个假世子。长孙是来和扶摇说清楚的,毕竟上次两个人的对话被打断了。扶摇以为长孙来杀她灭口,却无心和长孙争执,她此刻只感受到刺骨的寒冷。同一天,她发现自己是大师兄的绊脚石,还成为一个陌生人的眼中钉,想想也真是讽刺。

思及此,扶摇已经不惧死亡了。长孙见她这般模样,眼底浮现一丝疼惜,她明明是那样一个倔强明媚的丫头,他却从她的神情中看到了绝望。就在这时,深潭中突然出现一只长相奇特的怪物,身形庞大动作却不失敏捷,直直的朝他们二人而来。长孙想也没想,拉着扶摇逃向树林。

这只怪物其实是被封印的上古神兽呲铁,这次是挣脱了封印的锁链跑了出来了,落在其手中,性命堪忧。为了救扶摇,长孙独自一人引开了呲铁,不慎陷入了危险境地。而聪慧的扶摇在刚刚与呲铁的短暂对峙中,发现它是靠听觉来辨别敌人方位的。看着为救自己而奋力奔跑的长孙,扶摇不忍见他就此丧命。于是,她找到一根粗壮的棍子,敲出声响,呲铁果然转身冲她而来。长孙也立刻领会到了这一点,他充分利用了呲铁的弱点,再度将它引来,借助它狂奔而来的冲击力,一拳重重击中其命门,使其陷入昏睡。扶摇不知呲铁来历,长孙却清楚不过,他认为不出片刻,便会有人来寻它回去了。而经过这一番共同作战,长孙认为扶摇是个聪明人,肯定知道不失口于人的道理,已经不担心她会举报自己了。扶摇确实也没有这样的想法,她提醒长孙不要忘了面具戴久了,会忘了自己是谁这个道理,然后便离开了。看着扶摇离去的背影,长孙不自觉勾起嘴角,也跟着离开了。他们二人走后,燕烈果然带人寻了过来,将昏睡的呲铁再度封印。

惊险逃生后,扶摇独自一人坐在草地上发呆,脑子里全是和燕惊尘的过往。燕惊尘在此时找了过来,他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选择对扶摇造成的伤害,还信誓旦旦地提起要带她去昆京,做自己的妾室,这样她能脱去这身黑袍,两个人也能永远在一起。扶摇为他的想法感到惊诧不已,她从来就不想要靠他改变命运,他却认定她为的是舒适安逸的生活,她第一次清楚地意识到,她和燕惊尘的想法从来就不是一致的。燕惊尘无法理解扶摇在固执什么,一心要说服她。扶摇明确表示喜欢是不能分享的,既然燕惊尘为了前途选择裴瑗,那她就祝福他,自此两个人再无瓜葛。

燕惊尘拦不住扶摇,唯有让她离开。不远处,裴瑗将这一幕看得清清楚楚。心高气傲的她怎能容得自己要的东西有其他竞争者,何况扶摇对于她来说,不过就是一个卑贱的奴婢。她咬牙切齿地发誓要让扶摇死无葬身之地,当晚,她便找人潜入扶摇房中,用铁丝割破其指尖取其鲜血。第二天,畋斗赛场之上,方鼎上方漂浮着的页贴,赫然出现了扶摇的名字。要知道,取指尖鲜血融于页贴再投入方鼎之中,视为自愿报名参加畋斗赛。赛场无情,一旦报名,生死无由。

误以为扶摇主动报名的燕惊尘气急败坏地到玄幽部找到她,怪她一点都不为自己考虑,如果她参赛,他就要护着她,护着她,他必然会分心,如何夺冠。扶摇被骂得一头雾水,她指尖的划痕尚在,方鼎中也确确实实出现了她的页贴,但她知道自己根本没有报名,为燕惊尘不分青红皂白的责骂感到委屈和心寒。两个人为此不欢而散。

不管怎么样,燕惊尘还是不希望扶摇出事,他有野心,但也有仁义之心。他求见燕烈,指出玄幽部是没有资格参赛的,希望燕烈能够下令取消扶摇的参赛资格。但他不知道,在他之前,裴瑗已经说服燕烈默许扶摇参赛,为的就是要扶摇死于比赛之中,这样一来,燕惊尘会对她死心,也不会怪到裴瑗身上。燕烈也想除去燕惊尘的心头牵绊,自是同意,因此,面对燕惊尘的请求,他表示既然扶摇有胆子报名,就要担得起玄元派的惩戒,畋斗赛立赛一百二十年,从未有弟子报名后退赛的情形,这个规矩不能破。

另一边,周叔得知扶摇要参加畋斗赛之后,找她喝酒。几杯酒下肚,周叔说出自己的打算,他要让扶摇离开这里,不管怎么样,只要能平平安安活着就够了。扶摇一直知道周叔虽然经常骂自己,但其实是刀子嘴豆腐心,事事为她着想。自小在玄幽部长大,扶摇与这里的老老少少都有感情,她是万不可能丢下大家独自出逃的。她坚定地拒绝了周叔的安排,并表示如果这就是她的命,那她认了。

恳求父亲无果的燕惊尘再度找到扶摇,为上次的态度向她道歉,他思来想去,认为扶摇不会主动报名参赛,但事已至此,比赛她是不得不去了。燕惊尘希望扶摇躲在自己身后,只要能活命就好,还承诺一定护她周全。扶摇却不为所动,她要自己对自己的人生负责,不需要燕惊尘的庇护。参加畋斗赛并非扶摇所愿,可她愿意一试,纵然前方是龙潭虎穴,她也不介意闯上一闯。

畋斗赛初赛如期而至,玄元派长老带领众弟子进入灵境地宫,宣布了比赛规则。参赛者将在这里按照玄元派两大基本灵功——宵淼术和镇魂气分为青队和白队,使用各自的灵功制服已经被释放出来的上古神兽并利用项圈将其再度封印。队伍中只要有一人得手,便全队晋级。参赛者很快分成两队,只有扶摇一身黑袍站在中间,这两样灵功她都没有学过,不知道该怎么办。长老劝她任选一队,她本想去白队,却被白队的人嫌弃,最后还是青队的燕惊尘站出来让她跟着自己,不属于任何一个队伍。

比赛开始,神兽现身后,扶摇发现竟然是她和长孙遇到过的呲铁。扶摇想说自己知道怎么对付它,燕惊尘却没有给她说话的机会,拉着她躲到角落,让她只要保住性命即可。眼看许多人的武器都被呲铁吸去,更有不少参赛者受了重伤,比赛开始没多久,白队就只剩几个人负伤而出了。燕烈带领众人候在洞口,就等着比赛结果。

燕惊尘和裴瑗分别攻击呲铁头尾,本想借此给它套上项圈,没想到失败了,反而都受了伤。一旁的扶摇实在看不下去,利用佩剑敲击项圈,引走了呲铁。

扶摇第4集剧情介绍

扶摇初赛崭露头角 长孙再救遇险扶摇

扶摇引开呲铁后在地宫内奔走,本想效仿长孙袭击呲铁命门,却被其躲过,手臂反而被爪子割伤。担心扶摇安危的燕惊尘匆忙追来,想以一己之力与呲铁对抗,没想到扶摇在他身后丢出项圈,一脚踏上他的肩膀,借力朝飞奔而来的呲铁击以重拳,终于将其制服。就这样,扶摇顺利为扶摇戴上项圈,骑着它风风光光地出了地宫,成为比赛的胜出者。燕烈面色难堪,只能宣布青队全部晋级,而那些原本拒绝和扶摇一队的青队弟子,此刻却都不再出声和扶摇撇清关系了。

在初赛中崭露头角的扶摇得到玄幽部众人的热烈欢迎,大家都为她能平安归来而欣喜,更高兴她为玄幽部争了光。小七尤其钦佩扶摇,只有周叔一人闷闷不乐地喝着酒。扶摇深知周叔为自己担忧,故作轻松地让他安心。周叔语重心长地告诉扶摇,燕烈心眼儿小,她今天这样大出风头,他肯定是不会放过她的。扶摇表示自己并未想太多,既然这条路已经开始走了,她就势必不会回头。

夜间,扶摇独自一人在河边呆坐,长孙带着他养的灵鼠元宝来找她,还给了她一瓶凝露。呲铁的爪子有毒,寻常药物是无法治疗的,凝露方有效。扶摇不解长孙为何给自己送药,长孙却只是调戏了扶摇一番,面对扶摇对自己身份的质疑,长孙笑称等他摘下面具,她自会知晓。

回到玄幽部后,扶摇脑中浮现出和长孙相识以来的点点滴滴。在众人面前,他像是一个碌碌无为的纨绔子弟,可事实上,他身份神秘,明知她知晓秘密,却还是留她活口,几次三番出手助她。扶摇实在想不透他的身份和心思,完全没有发觉自己的心已经被牵动。这时,玄正部一名弟子拿来一件染血的衣物,称是燕惊尘所有,还说他的伤口怎么都好不了。扶摇想去看望他,却被告知掌门已经下令,她再敢踏入玄正部,就依门规处置。

扶摇顾不得许多,带着凝露去找燕惊尘,燕惊尘正在练剑,也确实因伤口未愈而感到力不从心。扶摇将剩余的凝露赠予他,表示将来不管如何她都不会伤害他,也不会再来找他。燕惊尘还想说服扶摇答应做自己的妾室,无果,只好让她离开。然而,扶摇还未离开玄正部,就已经被裴瑗带人团团围住。

原来是裴瑗设计引扶摇过来的,这下子,她可以名正言顺地要燕烈处置扶摇。燕烈知道只是一个擅闯玄正部的罪名还不足以致扶摇于死地,便决定给她扣上一个偷盗的罪名。他命人拿来扶摇送给燕惊尘的凝露,有长老认出这瓶子乃难得的紫晶所制,不可能是扶摇一个奴仆能拥有的。扶摇不知这瓶子竟有如此来历,但却对长孙赠药一事守口如瓶。为此,她被燕烈下令投入了无念之镜,接受玄元祖先的考验。

自古以来,就没有人能从无念之镜中逃脱,可想而知,扶摇没有任何生机。只要有人死在无念之镜中,后山林中就会升起黑雾,裴瑗就等着扶摇丧命的消息。而扶摇弗进入无念之镜,就被冰锥钉在了冰壁之上,整个人动弹不得,很快被冰封,陷入了昏迷。所幸,长孙及时出现救下了她,虽然很诧异无念之镜的极度寒冷竟然没有对扶摇造成伤害,但他来不及多想,急忙将她带出了无念之镜,并放置于后山山林。

扶摇平安无事的消息传到裴瑗耳中,裴瑗气得红了眼,她千算万算,算不过扶摇的好运气。被送回玄幽部的扶摇在周叔的看顾下醒来,周叔告诉她,按照玄元派的规矩,既然她闯过无念之镜,那先前不管什么过错都要既往不咎。走到这一步,扶摇决心要让自己更加强大,她要在畋斗赛中打出一片天地。

畋斗赛次轮即将开启,根据比赛规则,参赛弟子两两结盟,系上同颜色缎带,意味着同进退,共荣辱。参赛者有一晚的时间寻找同盟,第二天次轮正式开启,届时未有同伴的,将随机分配。夜间,燕惊尘与裴瑗祭拜师祖,一起系上了红色缎带。燕惊尘想着扶摇,却心知扶摇不能助自己拔得头筹,只能做此选择。

扶摇自是找不到同伴的,她唯有听天由命了。第二天清晨,她出发前,周叔把自己的烧火棍给了她,要她带着这根烧火棍去参加比赛。扶摇郑重其事地接下了,看着周叔缓慢而去的背影,她高声承诺自己一定活着回来。

时辰已到,参赛弟子悉数集结,进入比赛场地。燕惊尘还想着要扶摇认输,以保全性命,扶摇坚定地拒绝了他,不改初衷。赛场外,燕烈当着观赛众人的面,请出了玄元派法宝芦榷转引盒。此法宝虽小,自有乾坤,能将玄元山整个地貌尽收盒内,包括赛场。由于赛场天高雾重,看不清赛况,燕烈又请出红龙烛。此次比赛每组两队,佩戴颜色相同缎带的二人为一队,他们需要先争夺平衡木中央轴中的龙骨伞,再携带龙骨伞上所系挂珠到达指定地点,方可赢得比赛。此次比赛时辰为一炷龙香,超时不能逃生者便将出局。龙烛焰起,畋斗赛兴,燕烈邀请齐震点燃了红龙烛。只要有人突围成功,红龙烛便会吐出与其所系缎带颜色相同的烟雾。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