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7-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7集剧情介绍

长孙再救扶摇性命 齐震为王位罔顾百姓

就在扶摇感到疑惑,不知为何是自己学会破九霄之时,突然有人前来,周叔没有时间解释,只好带着扶摇从密道逃脱。周叔今天是带着视死如归的心情来的,他已经安排好小七在山脚下等着扶摇,这条密道是可以一直通往外面的,只要出去,就是扶摇向往的自由。然而,密道之中的关卡已经在逐渐关闭,在最后一个闸口,周叔为了救扶摇,身子已被铁锥刺穿,当场血流如注。

扶摇急得大哭,不知如何是好。周叔撑着一口气拿出身上的五色石吊坠交给扶摇,这是当年他捡到扶摇时,扶摇身上戴着的,现在他物归原主。同时,周叔告诉扶摇,她生来就不是凡夫俗胎,身上带着五重封印。这五重封印如若不开启,扶摇可以平平安安过一辈子,可如今破九霄顺应了她的经脉,开启了封印,也就注定了她今后的路不平坦。周叔叮嘱扶摇按照五色石的指引去寻找五洲各国集结灵气之处,解除封印,而为何解除封印,解除封印后应当何去何从,更多的答案得扶摇自己去找。

临终前,周叔表示,扶摇是他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在扶摇的哭喊声中,周叔咽下了最后口气,而扶摇没能逃脱,还是被玄元派弟子带回了地牢。

还没等扶摇从失去周叔的悲痛之中缓过来,她就被裴瑗带着手下赶到了山上。小七也被裴瑗抓到了,她以小七的性命相要挟,要扶摇自己从山崖上跳下去。小七不愿意拖累扶摇,本想自己借裴瑗的弯刀去死,可裴瑗反应及时,他的希望落空了。为了救小七,扶摇答应跳崖,也要求裴瑗遵守承诺,否则自己做鬼也不会放过她。

心肠歹毒的裴瑗早就设计好了机关,扶摇哪怕熟悉地形,这条命也是九死一生了。不守信用的裴瑗在扶摇跳崖后,命人将小七丢了下去,她倒是想看看一个死人如何向自己报复。而扶摇确实受到机关限制,难以平安脱身,但长孙无极再次救了她,他总是在她最需要的时候,出现在身侧。

发现小七也被丢下来以后,扶摇不顾一切地飞身去救他,自己的肩膀却为暗箭所伤。长孙将扶摇和小七一同救下,送到了宗越那里疗伤。另一边,燕惊尘拿着燕烈给的裂魂散去了地牢,发现空无一人。燕烈要他骗扶摇服下裂魂散,一个时辰之内,她将对燕惊尘所有的问题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但一个时辰之后,她会化成一团腐肉。燕惊尘其实是不舍的,他亏欠扶摇太多了,可他没有办法拒绝燕烈的要求。看到扶摇不知去向,燕惊尘还以为她逃了,还为此感到开心。

燕烈得知裴瑗逼扶摇跳崖的事情后,将她叫到跟前质问。裴瑗丝毫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她认为只要燕惊尘和自己成婚了,所有的光辉和荣耀都会属于他,那样子,他也不再需要破九霄了。燕烈感到裴瑗难以沟通,强硬地警告她不要管玄元派的事情后,也只能让这件事就此作罢。

另一方面,昆京的太渊王宫内,御麟台的穹顶已灭,恐怕昆京就要遭遇水患了。太史章鹤年得知消息后,直奔轩辕韧寝宫禀报,恳求其保重龙体。要知道,没有轩辕王族的御水术,整个昆京的百姓都将丧命于水患。轩辕韧听后只能大呼报应二字,难道他轩辕王族,果真是到了最后时刻了吗。

远在玄元山的齐震收到风后,并未想着带自己找到的轩辕旻回去坐镇,反而决定再等等,他不甘心只能捧一个草包世子做王。只要能找到非烟殿主,就能与之达成交易,得到御水术。非烟殿主向来难觅踪迹,据说幻生殿在林州出现过,但最后证实也只是幻象罢了。云痕认为齐震毕竟还是个国公,覆巢之下安有完卵,怎能不顾百姓生死。齐震完全没有把百姓的性命放在心上,如果不能做王,那太渊的生死又与他何干。

云痕劝诫不成,唯有努力寻求幻生殿消息。这日,他终于在玄元山上寻到了一处与林州幻生殿的日月山水都一模一样的地方,急忙禀报给齐震。于是,齐震派人把守好山口,在湖边设了一桌祭台,以血为祭,等着非烟殿主现身。只见雷声大作,传说中的幻生殿果真如海市蜃楼般在湖中出现了。非烟殿主的声音从天空传来,对于齐震想要御水术的请求,她表示他需要付出同等代价。齐震承诺她想要的自己都有,非烟殿主给予了他指示,红月之日,以摄坤铃为信,轩辕血为引,献祭天地,便可掌握御水术,不输任何轩辕血脉。在提醒齐震记住他自己的承诺之后,非烟殿主的声音便随着幻生殿的消失而远去了。

回去后,齐震开始布局,他写好了一封书信让云痕用最好的飞鹰送去给天煞王战南城,准备借用天煞国宝摄坤铃。同时,他让云痕即刻把轩辕旻关起来直到红月之日,准备拿其性命献祭天地。被齐震认为是草包世子的长孙无极,已经从自己的隐卫江枫那里知道了他的打算。等云痕带人赶到,房内没有人,只听闻有一辆马车冲破了关卡。云痕认为一定是轩辕旻,立刻派人直追。他走后,长孙无极从房梁之上跃下,暗自言语好戏还在后头。

燕烈父子目睹云痕派人搜寻世子住所,燕烈嘱咐燕惊尘就当此事没有发生,不要去揣测齐震心里所想,总之他们这盘棋压在齐震身上,就只能指望他赢。

扶摇第8集剧情介绍

复仇伤人不手软 裴瑗害人反害己

云痕带人追上了闯关的马车,发现世子并不在内,意识到中了调虎离山之计。随后,他们搜遍了玄元山,却还是没有发现。最后只剩下宗越的住所还没有搜查过了,齐震亲自带人前去。宗越确实收留了扶摇和长孙,不过他们二人已经躲到了树林之中。面对搜捕,宗越丝毫不为所动。

士兵在搜索时,齐震在院中看着整理药材的宗越,还伸手拿了一株金线蛇草把玩。宗越连忙出手将金线蛇草打落,提醒他此乃剧毒。眼看齐震毒已入掌心,宗越用小刀划开他的手掌,将黑血挤出,这才救了他一命。接着,宗越又说这满院的香气其实是他炼毒的余香,若非功力深厚者,在院子里呆的久了,容易中毒。

话音刚落,就有一个士兵被扛了过来,紧接着又有一个人昏倒在地。宗越表示只要一炷香之内用清水洗净身体,再饮下大量的水即可无碍。反正搜寻也无果,齐震只好暂时作罢,带人离开了。长孙和扶摇这才安心出现,扶摇感激宗越相救,不过宗越性格淡漠,不喜与人交往,根本不理会扶摇。

扶摇的伤口裂开了,长孙替她疗伤,她再度表达了感激之情,表示他日一定报答他多次的救命之恩。长孙故意逐步靠近扶摇,咧嘴笑道他一定会记住她今天的话。随后,扶摇提出再请长孙帮一个忙,长孙却打断了她,称刚刚疗伤的时候已经把内力输给了她,不过只有两个时辰,如果要用,就要快。

扶摇讶异于他如何得知自己报仇的心思,长孙思路清晰地指出,如果不是急着恢复内力,她的伤口怎么会那么容易裂开,如果不是要报仇,她又何须如此。同时他也提醒扶摇,裴瑗背后势力不可小觑。扶摇坚定表示她想做的事情就绝不会后悔,长孙很欣赏她的性子,让她自己注意安全。第二日玄元的溪流上涨,正是顺流而下离开玄元山的好时机,长孙已经安排好了一切,只要扶摇赶得及,他们可以一道离开,当然,还有小七,小七的伤势无碍,正在安全的地方休养。

在找裴瑗复仇前,扶摇先去了周叔惨死的闸门前,在那里,她和小七为周叔立了牌位。这次扶摇是带着酒来的,她一边喝酒一边对周叔诉说着心中的思念,她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来得及喊周叔一声爹。她希望从此以后他们能以父女相称,生生世世都是家人。等她和小七逃出这里,他们也还是会常常回来看他的。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裴瑗逼死扶摇的消息还是被燕惊尘知晓了。燕惊尘惊觉裴瑗是一个多么可怕的女人,更为扶摇的死而感到痛彻心扉。裴瑗看到燕惊尘对扶摇仍然如此上心,嫉妒得要命,拂袖回了自己所住的院子。天空下着瓢泼大雨,天黑路滑,裴瑗的婢女掌灯时不慎摔倒在地,遭到她的打骂。一旁的阿烈为姐妹求情,可两个人却一起被罚跪在院中。在目中无人的裴瑗看来,这些奴隶都是下贱的,他们的命根本不值钱。

独自回到房中的裴瑗立刻发现有人潜入,正是扶摇,她甫一出现,就在裴瑗的脸上划了一刀。紧接着第二刀第三刀,刀刀见血。第一刀,是为裴瑗一直以来暗箭伤人,算计于她;第二刀,是为她出尔反尔伤了小七;第三刀,是为她心肠歹毒不择手段,拿别人的性命当儿戏。一连被划三刀的裴瑗急红了眼,在取得自己的弯刀后,使出了祭血神功。祭血神功以使用者之鲜血祭刃,对对手造成烈焰般的灼伤,是极其恶毒的武功。

所幸扶摇体内有长孙的内功,抵挡住了裴瑗疯狂的反击。两个人从屋内斗到屋外,在雨中展开厮杀。院落中的两名婢女却只是眼睁睁地看着,并未出声寻人来救,足见裴瑗心肠之歹毒,连贴身婢女都不愿为其效力。最终裴瑗反被自己的祭血神功所伤,灼痛感致使她再无力起身。扶摇并没有杀她,因为不想成为和她一样草菅人命的人。可扶摇离开的时候,看见阿烈她们二人一人一刀往昏迷的裴瑗脸上划去。弯刀划破皮肤的声音,似乎盖过了雨声,在夜晚里显得尤为刺耳。

两个时辰就要到了,扶摇即将内力尽失,伤口也因为动作过大而裂开了。不放心她的长孙寻到了她,带着她跳入河流之中躲避齐震的人马,顺流而下离开玄元山。在水中,扶摇因为伤口开裂而有些无力,长孙情急之下嘴对嘴为其输送真气。

次日一早,清醒过来的裴瑗发现自己的容貌已毁,整个人像发了疯一样大喊大叫。齐震和燕烈父子一同来看望,齐震要求燕烈给自己一个交代,这可是发生在玄元山的恶性事件。燕烈得到齐震暗示,顺着他的话表示是扶摇这个贼人掳走世子又偷袭郡主,保证一定抓到贼人。当齐震说起燕惊尘和裴瑗的婚约,燕烈慌忙表明燕惊尘对裴瑗的诚心,不管怎么样,两个人的婚约不会改变。其实前一天晚上,燕惊尘就已经跪求燕烈取消婚约,他实难想象娶了裴瑗这样的女子为妻,会有怎样的噩梦等着他。但如今,他已经是骑虎难下了,燕烈不可能同意。

房内,燕惊尘从裴瑗口中确定了扶摇还活着,不禁欣喜不已。裴瑗发觉他依然心系扶摇,更加疯狂,她恨扶摇,抢走了她要的人,更毁了她的一生。燕惊尘不知如何安抚激动的裴瑗,只好由她抱着自己,无奈地拍拍她的背。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