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9-1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9集剧情介绍

扶摇刚获自由再遭拘 齐震得战南城相助

长孙无极带着扶摇顺着河水流向出了山,两个人生火取暖,扶摇却还想着在水中长孙给自己送气的画面,那怎么说也能算是一个吻吧。她略显不自在地问长孙有没有对自己做什么奇怪的事情,长孙闻言一笑,趁她不备拉过她的手,却是为她灌输真气,以御河水寒冷。扶摇有些羞涩,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应对。

这时,小七牵着马从不远处走来,扶摇欣喜地上前与之拥抱,情如姐弟的俩人这次能重逢,实属不易。长孙给他们准备了马匹、干粮和盘缠,告诉他们,往西走是天煞,往东走是昆京,何去何从,由他们自己决断。扶摇决定去昆京看一看,小七自然是跟着她。而长孙有自己要做的事,送君千里终须一别,他就送他们到这里了。

长孙策马离去后,扶摇和小七看着他们即将告别的玄元山,不由得思绪万千。自六岁被周叔捡回玄元山,扶摇已经在这里待了十二年了。小七是她和周叔一起捡回来的,也是自小在这里长大。这里有酸有甜,有苦有辣,真的到了要离开的时候,他们都觉得万般感伤。两个人一起跪地叩首,拜别了葬魂于此的周叔,拜别了他们心中的玄元山,而后踏上了未知的旅途。

另一方面,齐震接到了天煞王战南城的回信,战南城在信中表示愿意出借摄坤铃,而且会让天煞的烈王战北野亲自带队护送,但事成之后,齐震必须出让一直是太渊天煞共同管理的长瀚国。早听说战南城玩物丧志,是个不思进取的王,可齐震见这信,字里行间都显现出这是一个锱铢必较、得寸进尺的小人。虽心有不甘,齐震也只能暂时答应战南城的要求,毕竟只有得到摄坤铃,他才能成为太渊的王。

收到信后,齐震决定启程回太渊,他叮嘱云痕继续寻找世子的下落。回太渊前,齐震决定去找一趟宗越,来到他的院落却发现阿烈带人正在砸毁药材,原来是因宗越不肯为裴瑗医治脸上的伤口。齐震勃然大怒,让人将阿烈等人拖走了,自己则进屋与宗越面谈。他希望宗越能随他回昆京,执掌太医令,那时,太渊国库的药草都将为宗越所用。宗越生性不爱受束缚,他提出三个要求,只要齐震答应,他便答应去昆京。这三个条件,一是拒绝应酬二是自由用人三是不干涉他医术使用范畴,就是说,他既医人也杀人,如果齐震以医者仁心之名要求他做一个伪君子,假善人,那他难以从命。齐震闻言反而觉得宗越和自己是同路之人,高兴地答应了。

拥有五色石的扶摇尚不知自己已经被非烟殿主盯上,非烟想着要扶摇成为她的仆从,届时解开五重封印,解救帝非天便是易如反掌。浑然不觉的扶摇,带着小七往昆京的方向一直走,行到一片林子前,小七心生恐惧,认为这里有些不对劲。扶摇索性让他牵着马在原地等自己,一个人进了林子。可她一入林子,耳边便不断响起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说着“仆从”二字。她四处追索,前方却出现了周叔的身影,在向她招手,然后是燕惊尘,再来是长孙无极,都在催促着她前进。扶摇不由得感到头疼欲裂,低头却发现前方的路都塌了,而且裂缝逐渐往她的方向而来。

就在这时,一名身着暗黑色盔甲的英武男子策马出现,用软鞭救了扶摇。此人便是天煞烈王战北野,据说战北野骁勇善战,带兵打仗无人能敌,本人也是气势非凡。战北野的出现救了扶摇,她得以平安和小七团聚。这片竹林原来是有瘴气的,邪祟众多。出于对弱者的同情之心,战北野让属下纪羽转告扶摇和小七,称他们可以跟着队伍,一直到安全离开竹林为止。

小七欣然应允,扶摇则好奇战北野的身份,但纪羽并未回答,传完话后便离去了。小七偷偷告诉扶摇,战北野身上带着能够驱邪避魔的国宝摄坤铃,肯定是天煞国的王族。扶摇疑惑小七为何知晓,小七却嬉笑着去丛林中方便了。

深夜,还未睡去的战北野拿出随身携带的梳子,想起了母亲静太妃。等他从思念中回过神来,突然察觉到自己腰间的摄坤铃不见了,随之不见的还有小七。扶摇还在熟睡,战北野将她叫醒,一口咬定是失踪的小七偷走了摄坤铃,还让人把扶摇的双手绑起来,没找回摄坤铃,就不能放她自由。

扶摇第10集剧情介绍

御水成功 轩辕族再现血脉

勇敢追爱 雅兰珠狼狈登场

裴瑗已经毁容,原本任性妄为的性子越发变味,成了心思怨毒之人,整日想着如何抓到扶摇,将其千刀万剐。燕惊尘迫于压力,唯有违背真心,与裴瑗成婚。大婚当晚,燕烈交代燕惊尘藏好那包裂魂散,忍到裴瑗再无用处之时便对其下手,只要能找到替罪羔羊,裴瑗的死能给他带来更多支持。燕惊尘良心未泯,他虽然不喜欢裴瑗,但也不至于要她性命。燕烈却训斥他的妇人之仁,让他万不可被裴瑗毁了前途。不远处的裴瑗无意中听到了父子俩的对话,她感到惊骇不已,却不知向谁诉说,身上的大红新娘袍格外讽刺。

另一方面,章鹤年的府上出现了一个少年,他自称轩辕晖,身怀御水之术,能解昆京之水患。章鹤年很是惊喜,决定第二天就带着他进宫面见大王。消息经由江枫传到长孙无极那里,原来轩辕晖是长孙送过去的。之所以不直接用轩辕旻的身份面见章鹤年,是因为他必须要让齐震亲手扶自己登上王位,届时才能不费吹灰之力清除他的爪牙。

齐震回到昆京后,立刻就有许多人递上拜贴求见,其中却没有章鹤年。如今水患频发,章鹤年却迟迟没有来找他商量,这让齐震猜不透其心中所想。这时,云痕接到一封密信,是眼线报告了章鹤年要带轩辕晖进宫的消息。齐震惊讶不已,不知道又是从哪里冒出来一个轩辕血脉。思来想去,他认定自己身边有章鹤年的耳目,更觉得章鹤年和他想要的是同一样东西。

次日,轩辕韧强撑病体召见了章鹤年和轩辕晖,还召集了一帮大臣,让大家一起见证轩辕血脉的再现。轩辕晖自称是信南王轩辕昰之后,族谱显示轩辕昰是先帝轩辕策一脉的,但是却没有记载轩辕昰有血脉留存。轩辕晖解释称自己的母亲是父亲府上的婢女,并没有正式婚配,且在生下自己后便去世了。

一时之间,大臣们议论声起,纷纷认为如果不在族谱,就不能证明是轩辕族后人。章鹤年气愤指出,如今玄元王脉式微,只要能助大王御水,能救百姓于水火,能保住太渊千年基业,就算族谱上没有名字,又有何妨。这时,齐震出现,他认为能证明轩辕王族身份的,只有御水术。于是,轩辕韧下令将轩辕晖带去御麟台,至于血脉一事,择日再议。

在齐震和章鹤年的带领下,轩辕晖来到了御麟台,这里掌握着太渊的所有水,相当于太渊的命脉。他毫不畏惧地上前施展御水之术,此时此刻,外面正下着滂沱大雨,城内泛滥成灾,已经有诸多百姓丧命。城外,战北野等人的队伍也在桥头,只需过了铁索桥,便算抵达昆京了。

战北野不愿亏待女人,所以扶摇手上的绳索已经被解开,骑马一同在队伍中。战北野执意冒雨过桥,扶摇劝不住,只好跟着队伍艰难前行。可雨势过大,士兵相继落水,战北野也难以幸免。战北野小时候曾溺水,所以至今不会泅水,士兵们急急忙忙下水营救,扶摇不忍见死不救,也入水寻找。

御麟台上的轩辕晖仍然在试图修复破裂的穹顶,奇迹就在他手中产生,穹顶在他手中愈合,顷刻间,大雨骤停,昆京黎民百姓重见光明。雨停后,战北野也被扶摇和他的下属们救上了岸。除了扶摇,每个人都抢着为战北野渡气。关键时刻,一个大大咧咧的女孩子突然冲了出来,喊战北野为“五哥哥”,挤开其他人以后要给战北野做人工呼吸。

原来她是邛叶族的公主雅兰珠,自十二岁初见战北野起便认定他就是自己此生的夫君,这些年一路跟着他,就跟他的小尾巴一样。雅兰珠性格男孩子气,加之不懂如何与心上人相处,只是一味地追紧了,不免老是遭到战北野的拒绝。这次听说战北野护送摄坤铃前来昆京,她一路狂追才终于追上。

就在雅兰珠即将亲上战北野时,战北野醒了过来,一脸惊恐地推开了雅兰珠,带着士兵们逃之夭夭。扶摇也跟上了,她目睹雅兰珠和战北野的相处,只觉好笑。他们一行人在官驿住下,对战北野有救命之恩的扶摇本以为自己可以重获自由之身去寻找小七,没想到却被纪羽告知在找到摄坤铃之前她都不能走,不过战北野也承诺不会亏待扶摇。

扶摇认为战北野忘恩负义蛮不讲理,气得跑去敲门要找他理论,战北野拒不开门。还没等扶摇多喊几下门,雅兰珠追上来了,直奔房门而去,要战北野开门。纪羽帮着挡住雅兰珠,扶摇见他无暇顾及自己,便偷溜去了市集上,打算趁机打探一下小七的消息。巧合的是,她发现身旁一辆经过的马车上有她和小七约定好的会合记号。可她跟着马车前去,却因没有通关文牒而被拦在了昆京城门外,只从守卫口中得知马车是国公府所有。

为了救小七,扶摇决定冒险偷取战北野的通关文牒。夜间,她偷偷潜入战北野的房间,可战北野是习武之人,就连睡觉之时也不放松警惕,立刻就发现了她。二人一番打斗,扶摇被绑在柱子之上动弹不得。在其他房间休息的纪羽等人闻声而来,但发现战北野是与姑娘待在房里后,认为不应该前去破坏,便又回去睡觉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