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13-1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13集剧情介绍

长孙受扶摇一剑 扶摇乔装入国公府

长孙无极想带扶摇离开,扶摇却担心裴瑗不会放过那些奴隶,急忙追了出去。果不其然,裴瑗带着卫戍营等在门前,最先跑出去的人被一一射杀。心急如焚的扶摇以一人之力拉起一块两米高的木板,替奴隶们争取了逃跑的时间。裴瑗的目标本来就是扶摇,她亲自搭弓上箭,羽箭穿过木板的一处破洞,直中扶摇的肩膀。扶摇显然已落下风,裴瑗命人将她拿下。面对一拥而上的士兵,扶摇不慌也不乱,当场与他们展开打斗。

为了问出小七的下落,扶摇准备直取裴瑗,却不知道裴瑗手握暗箭,只等扶摇靠近时将其射杀。暗处的长孙发觉后,来不及多想便冲了出去,挡在裴瑗身前,受了扶摇一剑。裴瑗被迫收回毒箭,扶摇则因为太过惊讶而被当场拿下。作为明面上的世子,长孙不能维护扶摇,他大声责骂扶摇以下犯上,辱骂小七不过是个不值一提的奴隶。扶摇气得以为自己错看了无极,但她随即被士兵敲昏。裴瑗想直接带走扶摇,长孙忙以与扶摇有私人恩怨为由,强行救走了她。

另一边,战北野和雅兰珠从官驿逃脱后,回到街上找扶摇,发现扶摇不见踪影。经过打探后,他们得知扶摇正被通缉,连忙赶到奴斗场要救她。奴斗场外精兵重重,二人花了不少功夫,却也没能突破重围。发现有人带走扶摇后,他们暗自撤退,跟上长孙和江枫,打算把扶摇抢回来。没想到,跟至巷子,长孙就突然停下脚步把扶摇交给了他们。他表示扶摇跟着自己并不安全,让战北野好好照顾她。战北野想知道长孙的身份,但长孙什么都没有说就走了。

扶摇右肩受伤,战北野和雅兰珠把她带回了他们暂时落脚的客栈,雅兰珠一直照顾着她。扶摇醒来后,雅兰珠高兴地给她喂药,战北野也有些不自然地夸奖她昨日的英勇。英姿飒爽的扶摇,让一向自负的战北野刮目相看。雅兰珠跟扶摇说起是长孙救了她,扶摇不相信,雅兰珠想让战北野作证,但战北野不太愿意承认自己当时没能救下扶摇,直接转移话题说起了摄坤铃的事情。

摄坤铃被盗的事情摆上了台面,战北野也不需要再扣着扶摇以免打草惊蛇了,原来他早就知道小七不是偷铃的人。而且,小七恐怕是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才被带走了。扶摇生气战北野竟然利用自己,还耽误了自己救小七的时间,但也理解他事发突然,只能如此处理。

经过奴斗场一役,扶摇很确定小七就在国公府。雅兰珠听过她的想法后,认为有可能是裴瑗造假记号引扶摇上当,扶摇由此推测出裴瑗在国公府见过小七。战北野认为这个推测的可能性非常之大,摄坤铃是圣物也是邪物,至寒至烈,战氏血脉以外的人触碰它,将会被它的寒气侵入五脏六腑,极其危险。也就是说,盗铃的人拿小七来抵挡摄坤铃的寒气,如此看来,小七危在旦夕。

扶摇决意进一趟国公府,不把小七救出来她决不罢休。战北野和雅兰珠都支持她,但国公府戒备森严,并非寻常人能进。经过打探,他们得知近日长宁宇文府的幺女宇文紫会被送进国公府。据说这宇文家本来已经被齐震列为断绝往来户,但刚好宇文紫的命格绝佳,加上齐震笃信命理,宇文府大费周章才攀上这门亲事。不过,宇文紫在送亲途中已经和下人私奔了,送亲的人怕掉脑袋,把这件事捂得严严实实的。

战北野决定让扶摇假扮宇文紫进国公府,反正她们年龄相仿,身段相近,况且齐震也没有见过成年后的宇文紫。扶摇想到自己和齐震在玄元山见过面,担心会露馅儿,战北野于是请了雅兰珠帮忙。邛叶族有一种换脸术,足以以假乱真,只是有一个致命的缺陷,那就是只能维持五日,五日后需另行施法。为了帮助扶摇救回小七,雅兰珠毅然决定陪她一起进国公府。不过,出于回报,她向战北野讨一个吻,战北野拒绝后,她便主动亲吻了他的脸颊。战北野很害臊,却又不好意思说什么,只能把眼睛瞪得大大的,表达自己的不满。

换过脸之后的扶摇右脸上有一个明显的红色记号,不过外人看来也只是普通的胎记而已。在雅兰珠的陪伴下,扶摇打扮得小家碧玉进了国公府,刚进府就被裴瑗叫住,所幸雅兰珠的技术高超,裴瑗根本认不出扶摇,只当她是个不起眼的远方亲戚。

由于国公府规定不用外来人,雅兰珠只能被迫离开,接手照顾扶摇的是国公府派给她的贴身婢女时岚。雅兰珠离开前嘱咐扶摇不可以见任何反光的物件,否则就会原形毕露。

入了国公府的第一个晚上,扶摇便偷偷出来查探,想看看哪里有可能藏着摄坤铃和小七。藏在宗越那里的长孙得知扶摇进府后,猜到她肯定坐不住,便暗自给她指路,助她躲开了夜巡的家丁。扶摇不知是何人暗中相助,但有所察觉。

另一方面,轩辕晖因御水之术而成为朝野拥戴的世子,册封大典后,齐震担心轩辕晖迟早会坐上王位,决定提前实施计划。他命云痕去将轩辕晖绑来,云痕实施行动后,回到国公府,无意撞上了宗越。宗越想起长孙给的生辰八字,出声询问云痕的年龄和出生时辰,云痕心中狐疑,但并未放在心上。

扶摇第14集剧情介绍

齐震欲弑君夺位 长孙御得太渊水瀑

国公府内,扶摇独自查探四周,走至一个隐蔽的后院时,突然感觉到脖子上的五色石有异动。她取出一看,发现五色石在隐隐发亮,引导她往前走去,发现一个门扉紧闭的院子。这时,一个打扫庭院的家丁出现阻止扶摇继续往前,说这里是国公府的禁地,擅闯者死。扶摇忙说自己是新到府上的宇文紫姑娘,一时不懂事迷了路。家丁见她新来的不懂规矩,便没有难为她,只是催促她赶紧离开。扶摇为免打草惊蛇,只好先撤了。

入夜,扶摇决定探一探那个神秘的庭院。行至途中,她突然被一个黑衣人拉走,一看到黑衣人那双炯炯有神的鹰眼,她就知道是战北野。有点无奈一下子就被认出来的战北野,面对扶摇关于他为何出现在此的疑问,他一时语塞。其实他是担心扶摇才来的,但是他不好意思直说,只好说自己是为了摄坤铃而来。扶摇没有多想,直接拉着他去了那个庭院。

五色石仍然在靠近庭院时熠熠发光,战北野猜测是摄坤铃在求救,而五色石感应到了。庭院的门散发着异样的光芒,扶摇和战北野使出浑身解数也没法把门推开。而五色石的光芒更甚,扶摇灵机一动,带着战北野向前,扶住门扉,借助五色石的力量穿过了门。

他们一起进入了一个暗无天日的山洞,一路向前果然看到了阵法之中的摄坤铃,但小七却不在。战北野正准备取出摄坤铃,长孙的身影突现,阻止他们触碰摄坤铃。摄坤铃是战氏一族千年的宝物,战北野自是不允,与长孙一番交手,难分上下。最后还是扶摇叫停了二人,她要长孙说出不可以碰摄坤铃的理由。长孙表示他们现在都处于齐震布的阵法之中,只要有人触碰到摄坤铃,他们三个人就会瞬间化作骨血碎片。

战北野不相信长孙的话,但又做不到拿三个人的性命做赌注,只好暂且听他的劝。长孙告诉扶摇,三日内齐震必定会使用摄坤铃,只要摄坤铃挪作他用,受其寒气侵蚀的小七便可恢复自由身。扶摇还在介意那日长孙说过的蔑视奴隶的话,没有给他好脸色,径直与战北野离开了。

另一方面,据说轩辕韧的精神状况有所好转,而且,自从轩辕晖成为世子后,章鹤年便日夜派人守在王上寝宫,衣食住行样样经过严格筛查。为了不阻碍自己的计划,齐震请宗越去为轩辕韧诊治。由于规定,齐震只能让宗越一人进房,自己回府等候消息。

宗越等这一刻已经十五年了,齐震和轩辕韧都是他不共戴天的仇人。就这样,宗越以医治之名,用银针要了轩辕韧的命。等他回到国公府,最先传来的是轩辕韧面色红润,大有好转的消息。齐震不知宗越用意时,又传出轩辕韧薨逝的消息,齐震这才明白宗越是想让两个人都能置身事外。

轩辕韧一死,王位悬空,齐震便开始了下一步的动作。红月之夜,他启用摄坤铃,将昏迷的轩辕晖的神识转移至自身,果真试水成功,他得意地以为自己获得了御水术,期待着成为新的太渊王。同时,齐震嘱咐云痕继续用小七养着摄坤铃,这样的宝物,将来指不定还有大作用。

齐震万万想不到,此时此刻,裴瑗出现在水牢门前,不顾侍卫的阻拦要进去。暗处的扶摇猜测小七就在里面,却目睹燕惊尘赶来阻止裴瑗。他们二人依然成婚,但显然并不和睦,裴瑗将对扶摇的怨恨转嫁至燕惊尘身上,成天对他冷嘲热讽。看到燕惊尘阻拦自己,裴瑗意有所指地道里面的人是他们二人都认识的。燕惊尘立刻想到了扶摇,虽然不相信,但他还是跟着裴瑗进去了。奄奄一息的小七见到燕惊尘后向他求救,燕惊尘庆幸被困的不是扶摇,但也不忍见小七如此,有意替他求情。可裴瑗心思歹毒,怎么可能就这么放过小七,她命人将小七带走,准备利用小七引扶摇出现。水牢外的扶摇看到狼狈不堪的小七被人提出来,不顾一切要上前,却被突然出现的宗越打昏带走了。

由于先王驾崩,太渊的水瀑开启,大水倾盆而下,偌大的昆京城被阴暗笼罩,若是再没有人驾驭水瀑,太渊将就此覆灭。而轩辕晖已经被齐震绑去,根本没有合适的人选可以御水。此时,齐震站出来表示自己拥有御水术。御得水瀑者,加封太渊王,这是太渊千年不变的古训。在场的大臣纷纷请齐震出面御水,齐震在一片拥护声中站上台,没想到他的御水术根本不起效果。他不甘心地再试,这次水势却瞬间消退了,齐震欣喜若狂地以为自己御水成功,转过身后却突然看见长孙无极站在文武百官之中,显然这水瀑,是他控制住的。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