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15-1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15集剧情介绍

长孙无极加封太渊王 战北野现身狩猎场

长孙无极御得水瀑,令他成功地加封太渊王。金鳞绸帝袍身在右侧,长孙无极却故作碌碌无为之辈向齐震示软,齐震提起长孙无极先是在玄元山失踪,后是出现在贩奴场,最后现身御鳞台一事,心中对长孙无极充满怀疑。长孙无极称自己绝非刻意避开齐震不见,他失踪是被贼人所掠,后因贼人防卫松散逃出。他本想去贩奴场找齐震,不料当天却遇到了奴隶扶摇,他被扶摇所伤,险些丧命。长孙无极向齐震表明自己的忠心,甚至想要放弃唾手可得的王位。齐震听后,他以替长孙无极更衣为由试探着长孙无极的伤势,在看到长孙无极身上确是有伤之后,方才有几分相信长孙无极,他向长孙无极保证,只要有他在,便不会有人伤害长孙无极。

国公府,扶摇质问宗越阻拦她救小七的原因,宗越只道国公府守卫森严,并非扶摇所能抵挡。裴瑗的目标是扶摇,只要扶摇不现身,小七就暂时不会有危险。如若扶摇是真想救小七,她就必须老老实实地呆在国公府中等待时机。

御鳞台,长孙无极换上帝袍,接受众臣朝拜,成为太渊王。齐震上前向长孙无极献玉玺,拱手献上自己志在必得之物,齐震心中万般不甘。夜晚,齐震将自己关在书房中不吃不喝,云痕前来探望,齐震却满面愁容。为了一朝黄袍加身,齐震苦心经营多年,不惜众叛亲离,背上乱臣贼子的骂名,可还是却落得个满盘皆输的地步,就连齐震自己也不明白,为何他会在御鳞台上施展不出自己的御水术。

宫中,宗越为长孙无极上药,长孙无极得知扶摇无恙后便提起了齐震之事。原来,太渊国能让御水术起效的只有轩辕血脉,而长孙无极是天权国太子也可御水。当日齐震得到御水术后之所以试水成功,是因为长孙无极在暗中借助了齐震身旁云痕的轩辕之力,而今日在御鳞台上,他故意散出消息引云痕离开,齐震失去了身旁轩辕之力,便施展不出御水术。早在很久之前,长孙无极便查到了云痕是轩辕遗孤的事情,他认为宗越应当告诉云痕真相,可宗越却不愿让长孙无极插手此事。

齐震痛失宝座,必然不会善罢干休。长孙无极决定在齐震动手之前先行出击。按惯例,新王登基需大摆筵席,宴请全臣,长孙无极故意不走寻常路,他要求内务们准备围猎一事。之后,内侍们离殿,轩辕晖的身影却杀进了殿中。突然间,轩辕晖撤去身上装束,竟摇身一变成一位身穿白衣的美娇娥。原来,一直在齐震面前现身的轩辕晖是穹苍郡主太妍所假扮,太妍一路追随长孙无极到太渊,为的就是想与长孙无极一较高下。长孙无极知晓太妍对自己的爱慕心思,只是他对太妍并无男女之情,所以也从不给太妍任何希望。在太妍的强烈要求比武下,长孙无极在一招之内赢过了太妍并伤了她的气穴,逼得太妍返回穹苍。

国公府,扶摇对着镜子忧心换脸术法一事,五天期限已到,若是没有雅兰珠再度为她施法,她便会恢复原本相貌。这时,时岚前来请扶摇出席狩猎场,新王登基乃是太渊大吉,府中所有的女眷都必须出席,包括裴瑗。听到裴瑗也会出席,扶摇立即起身,让时岚替她更衣。狩猎场上,长孙无极坐龙辇而来,只见场上两排并站着诸多貌美如花,面带羞涩之意的妙龄女子,长孙无极深知这些莺莺燕燕是齐震所安排,她们的背后都藏着一场杀局,所以他并未有半分的掉以轻心。这时,战北野的身影也出现在场上,长孙无极告诉齐震,他慕名战北野已久,所以也邀请了天煞烈王战北野前来狩猎。

战北野与齐震入席,战北野提起自己在太渊遭行刺,摄坤铃被盗一事。长孙无极十分意外天煞至宝摄坤铃竟会出现在太渊,战北野有意将事情引到齐震身上,可齐震却反口称战北野是在污蔑他,污蔑太渊。二人争执不下,战北野颇有恼怒不悦之色,长孙无极在适当时机出面向战北野保证,太渊定当会彻查此事,还战北野一个公道。这时,狩猎吉时已到,长孙无极将关注点放在了狩猎一事上。

国公府管家前来向云痕禀报裴瑗带走小七一事,云痕心中暗叫不好。事关郡主裴瑗,他只能让齐震亲自出面处理此事。与此同时,裴瑗将小七带到了狩猎现场,想引扶摇出来。她命人在长孙无极面前押上被蒙面的小七,称小七原本是一个犯了死罪的贱奴,她提议让小七成为猎物,先骑马进入猎场,再让狩猎者一一捕杀,谁能先猎得小七便是赢家。扶摇戴着面纱在人群中一眼就认出了小七的鞋子,她忍住了所有的怒气与心痛,决定在狩猎林中救出小七,而长孙无极也认出了小七,他点头答应了裴瑗的提议,给了扶摇救小七的机会。

齐震想让长孙无极一同上猎场,长孙无极以自己不擅长武艺婉拒,可齐震却称自古王族围猎,王者都是御驾上阵,长孙无极必须上猎场。长孙无极无法,只好随齐震一同骑马进猎场。猎场设在一片草木茂盛的林中,齐震故意命人将一只小兔子放在长孙无极的视线中,引长孙无极前往树林深处。看着长孙无极的背影,齐震嘴角泛起一抹冷笑,现猎物已经踩上陷阱,剩下的事情他只需要交给非烟殿主即可。

扶摇第16集剧情介绍

长孙无极助扶摇救下小七 扶摇火烧国公府

扶摇在猎场上寻到小七,她除掉面纱,现身于裴瑗面前,希望裴瑗能够放了小七,她愿意一命换一命,可裴瑗并非心善之人,她要的是二人性命。与裴瑗谈判不成,扶摇只好与裴瑗交起手来,想趁着打败裴瑗之际将小七带走。孰料,裴瑗阴险歹毒,猎物小七竟是婢女阿烈所假扮,阿烈用匕首挟制了扶摇,裴瑗也手持长剑想对扶摇下狠手。正在这关键时刻,长孙无极在暗处救了扶摇并打晕了裴瑗跟阿烈。长孙无极现身,扶摇向他道谢后便想离开,可却无意触动了裴瑗所设下的机关。突然间,被绑着绳子的小七从树上掉落,而扶摇也被绳子的另一端绑上,悬吊于半空。眼看着小七就要触碰到草丛上的利刃,长孙无极及时出手,救下了二人。小七得了长孙无极内力疗伤,并无生命危险,扶摇想要替他取下摄坤铃,可长孙无极却称摄坤铃已与小七的生命休戚与共,若是此时贸然取走,他必定会死在这里。

战北野驰骋于猎场上,云痕想要暗杀战北野却被齐震阻止。齐震不想要搅和进天煞王国的是非,现摄坤铃已无任何用处,他必须留着战北野,才能跟战南城继续周旋。话落,林中卷起一股黑色的阴森邪风,齐震脸上欣喜,非烟殿主已经赶来,长孙无极必定葬身于此。黑风向长孙无极袭击过来,长孙无极只好让扶摇先带着小七离开,自己应付起这股黑风。扶摇跟小七遇到了战北野,战北野乃是摄坤铃之主,他以战家血脉施法,成功地取出了小七身上的摄坤铃。见小七无大碍,扶摇慌忙将小七托付给战北野照顾,自己则赶回去救长孙无极。

长孙无极被非烟的树叶精困住,扶摇赶来相助,可树叶精却不生不死,毫无章法,二人只好双剑摩擦,利用火花击败树叶精。孰料,林中却突然出现了一个巨石怪,巨石怪并非人力所能对抗,正在巨石怪想要攻击长孙无极之时,扶摇挺身而出,挡在了长孙无极的面前。扶摇对非烟用处甚大,非烟因扶摇的缘故只好放过了长孙无极,长孙无极得救后心情大好地调侃起扶摇。现摄坤铃跟小七都已经找到,扶摇想要先行离开,可长孙无极却将扶摇打晕,想要让扶摇陪他演完这出戏。

长孙无极匆匆抱着扶摇出林,让手下将扶摇送走。齐震见长孙无极平安无恙,心中意外震惊。长孙无极上前质问起林中出现妖怪刺杀一事,认为一定是齐震不满他坐上这个王位,若不是刚刚他怀中的女子替他挡下一击,他便走不出这竹林。齐震老奸巨猾,他解释称林中出现的怪物并不是妖怪,也不是人为刺杀,而是天法。太渊历代仁君在新上任之时都需经过上天的设置的一道难关,这就是天法。如通过难关者,此后必将国运昌盛。长孙无极听完齐震一番说辞,脸色转喜,并透露出他刚刚所抱着的女子是国公府上的女眷,他希望齐震将能此女送进宫来。

齐震回府后查起了宇文紫的生辰八字,认为宇文紫的霸星之相必能为他所用。今日长孙无极的平安出林已打乱他的计划,他想要将宇文紫送往长孙无极的身边,成为自己的棋子。随后,齐震前来见扶摇,扶摇在房间中手脚慌乱地戴面纱,生怕自己的面容会露出马脚。时岚见此,只好出声提醒扶摇,面纱只是其次,扶摇只需记得自己脸上有一块丑陋无比的胎记。扶摇对时岚的话意外震惊,她想要知道时岚的主子是不是战北野,时岚称自己的主子比起烈王战北野更强上百倍,扶摇心中了然,已知晓时岚是长孙无极所派来的。

扶摇戴着面纱出来见齐震,向他解释自己脸上有丑陋胎记不便露真容,齐震心不在此,他只厉声称猎场上是扶摇与贼人串通一气,共同谋害长孙无极。扶摇故作慌乱神态,连忙编造出自己跟长孙无极在竹林中遭遇树叶精攻击,长孙无极却无能躲在自己身后,他们二人侥幸被人暗中救下的事情。齐震得知了长孙无极有人暗中保护,他上前扶起扶摇,收了扶摇做义女,并想将扶摇送进宫做妃。扶摇假意顺从,齐震以长宁府所有人的性命威胁并暗中提醒扶摇,他可保扶摇母仪太渊,可扶摇也必须听从他的吩咐做事。

小七与摄坤铃皆已找到,扶摇本是不必再留在国公府,可若她一走,长宁府跟所有照顾她的人都脱不了干系。扶摇不愿乖乖进宫,她灵机一动,脑中已有脱身之计。另一边,小七被战北野带回客栈照顾,他与雅兰珠想暗中去国公府救扶摇,却被战北野出言阻止,他警告二人不得鲁莽行事。

云痕从裴瑗处审不出小七的任何线索,可却在下人处听说裴瑗将小七带到了猎场。小七跟摄坤铃一起丢失,齐震猜测到摄坤铃已被战北野寻回,他下令将裴瑗软禁于府中,不得外出一步。随后,云痕提起长孙无极召见章鹤年商议戍军八卫军饷一事,齐震猜不透长孙无极心思,他决定催进长孙无极的大婚进程,利用女色来为自己获取更多更深情报。

扶摇弄到一坛子火油,她将自己的打算跟时岚说出,她准备烧毁院子,再扮作下人脱身。时岚支持扶摇,只要今夜一过,世间便再无宇文紫此人。与此同时的宫中,内务廷在齐震的示意下加快了选秀进程,秀女的名额已经确定下来,家世从高到低,绝大部分都是齐震安插的眼线。帝王后宫本就是另一个权力的战场,长孙无极知晓每一个秀女都不简单,而他最钟意的王后之位已有人选,只不过,他掌得了太渊却未必留得住她。

夜晚,长孙无极与江枫一同来到御鳞台的龙鳞甲前,龙鳞甲拥有强大的力量,自古以来,有多少人为了龙鳞甲付出惨重代价,就连当年的文懿世子也无法幸免于难,外界传言文懿世子是因私藏龙鳞甲而招来灭门之祸,可十五年光景过去,也有人传言文懿世子是由于功高震主才引来了轩辕王的屠杀。长孙无极始终相信,不管时间过去多久,文懿世子满门被屠的真相总有守得云开见月明的一天。另一边,扶摇与时岚烧了院子之后,她想扮作下人逃离,可却在府中暴露了踪迹,府中侍卫将扶摇误当成刺客。这时,宗越黑衣蒙面赶来救扶摇,可刺客一事已经惊动了齐震,齐震执起弓箭,射中了宗越。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