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17-1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17集剧情介绍

扶摇现身太渊王宫 长孙无极带扶摇上御鳞台

宗越受伤,齐震下令全城搜捕他与扶摇二人。追兵在身后穷追不舍,齐震箭头又含有剧毒,宗越要求扶摇立刻带他入宫。宫中,长孙无极已经得到消息,他断定从国公府逃走的二人必是宗越与扶摇。宗越今日本是受他之托前来送东西,可却因扶摇耽误了时间。时机稍纵即逝,每年只此一个时辰才可追寻龙鳞甲的下落,现如今计划已被扰乱,宗越必是无法顺利进宫,追寻龙鳞甲只能等待下次的时机。

齐震带兵前往宫中,称刺客已经逃往宫中,他下令落锁九门,全力以赴捉拿刺客。另一边的宗越则带着扶摇进入密道,宗越已经支撑不了多久,扶摇帮宗越扯开衣服,宗越忍住疼痛,自行为自己上药。扶摇没有料到齐震竟如此深藏不露,宗越提起了齐震昔日的光荣事迹,昔日齐震曾靠一把射日弓,跟文懿世子一人一武被称为太渊双杰,只不过,随着时光的推移及文懿世子的死,这名号也逐渐被人忘却。宗越时刻谨记自己有要事在身,他想逞强完成任务却伤口疼痛得无法站起身。无奈,宗越只好选择相信扶摇,他将身上的东西交给扶摇,嘱咐扶摇务必要安全送出去,而他则必须尽快赶回国公府,以免齐震起疑。

扶摇顺着密道意外来到了长孙无极的寝宫,恰逢长孙无极正在更衣,他故意调侃起扶摇并想让她替自己更衣。正在这时,齐震率领士兵来到,想要以捉拿刺客之名闯进寝宫。长孙无极迅速将扶摇往前一推,把秀发散开的扶摇送到龙榻,自己则赤裸着半身覆上,以一袭薄被盖在了二人身上。齐震闯进寝宫,长孙无极掀开纱账,称自己并未见过刺客,反倒是齐震打扰了他的休息。寝宫中四处无刺客身影,齐震不甘心地直盯着长孙无极的龙榻,扶摇知晓齐震疑心甚重,只好假扮成侍寝的女子娇滴滴出声,一双酥手轻抚上长孙无极肩膀。齐震见此场景,纵然再有不甘,也只好作罢,率兵撤退。

齐震离开后,扶摇对长孙无极动起手来,可她的身手在长孙无极眼里只不过是花拳绣腿。几个回合下来,扶摇非但没有赢过长孙无极,反倒被长孙无极禁锢在怀中,脸上也不禁染了一丝女儿家的窘迫之色。随后,长孙无极问起扶摇出现在寝宫的原因,他要等的人并非是扶摇。扶摇称宗越因身受重伤无法亲自前来,而自己此番正是受宗越之托而来。

齐震在宫中继续搜捕着刺客的身影,章鹤年听说此事后,想以此大做文章。现正值多事之秋,齐震不想节外生枝,只好下令让宫中的士兵们撤退。刺客虽能逃出王宫,可他笃信刺客一定逃不出太渊城。另一边,扶摇将宗越所托之物交给了长孙无极,长孙无极拿到东西,脸上露出欣喜之意,原来,这东西正是开启御鳞台的钥匙。随后,扶摇提起长孙无极的狡猾,始终对昔日长孙无极在竹林中打晕她一事耿耿于怀。长孙无极听后,突然深情地向扶摇表明心意,称自己之所以不肯让扶摇离开是因为舍不得,他知道扶摇离开后便会消失在自己的生命中,扶摇不相信长孙无极所说的话。长孙无极拿到了钥匙,他想要扶摇同他一起去御鳞台,可扶摇却只想离开王宫。扶摇大摇大摆地走到寝宫门口,可在看到外边把守的侍卫后,她还是乖乖地原路返回,宫外侍卫众多,她根本无法安然脱身。

长孙无极嘱咐江枫守在寝宫外,自己则开启密道机关,带着扶摇跟宠物鼠元宝一起进入密道。元宝在前方为二人引路,二人在密道间谈起掌权者为巩固王权不择手段的事情,扶摇认为若是长孙无极有想要的东西也应当去争取,只不过不应该做出伤天害理之事,让自己变成一个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长孙无极也随口反问起扶摇想要的东西,他愿帮扶摇争取,扶摇却十分坦然地称她想要的东西会自己去争取,有之她幸,无则她命。谈话之间,二人已经抵达御鳞台。御鳞台壮观无比,扶摇虽是第一次来到太渊王宫,却对御鳞台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长孙无极将钥匙送上御鳞台,龙鳞甲突然现身于二人的面前。这时,扶摇突然踏上台阶,目光呆滞地往龙鳞甲的方向走去,就连长孙无极也唤不醒扶摇。五色石一靠近龙鳞甲便绽放出光芒,长孙无极震惊地看着扶摇,万万没有想到扶摇就是自己一直要找的人。原来,长孙无极便是玄灵之叶的天选之人,他此番正是受师尊之命前来五洲寻找身怀五色石的少女。龙鳞甲能够解开扶摇身上的封印,一旦解开封印,扶摇的命运就会发生改变,可若是不解开封印,便会危及到扶摇的生命。向来自信聪明的长孙无极第一次有了彷徨犹豫之色,不知该如何是好。

扶摇在长孙无极的寝宫中醒来,长孙无极隐瞒了龙鳞甲的事情,只称扶摇是在御鳞台上睡着。扶摇想要下床离开却站不稳,长孙无极慌忙将她抱到了龙榻上,并替扶摇输内力疗伤。长孙无极提起扶摇经常梦到奇异景色,醒来后浑身沉重不已的现象,他想让扶摇进宫,替扶摇解除封印。扶摇不愿进宫,直接拒绝了长孙无极,可长孙无极却称扶摇身上的封印必须在太渊王宫中解开,要想在宫中解开封印并不是易事,唯有自己能帮到扶摇。

扶摇想起周叔临死前对她说过的话,她与长孙无极再三周旋之后,二人达成约定。扶摇进宫,但她必须在一个月的时间内拿到长孙无极贴身携带的玄灵真叶,长孙无极方才会帮扶摇解开封印。之后,扶摇从密道中离开寝宫,长孙无极看着扶摇的背影,心中复杂,不知道自己是应该带扶摇回去向师尊复命,还是应该帮助扶摇解开封印。

扶摇偷偷潜回客栈,她悄悄叫醒了雅兰珠,雅兰珠利用邛叶族的圣珠再次帮扶摇换脸,圣珠之力虽可保扶摇换脸后的相貌永不消失,但扶摇依旧需要避开镜子。次日,齐震因刺客迟迟抓捕不到而当众打了云痕,对云痕大发脾气。这时,扶摇浑身伤痕累累,狼狈不堪地出现在了火后的废墟现场,齐震对扶摇的出现充满怀疑,扶摇向齐震解释,她昨晚突遇大火,只能拼命奔跑,却晕倒在了火场外,直到刚刚才醒来。

扶摇第18集剧情介绍

扶摇踏上进宫选秀之路 战北野将摄坤铃交给扶摇

齐震相信了扶摇并让扶摇好生休息。房间内,齐震向云痕说出自己当众打他的原因,国公府这场大火起得蹊跷,他之所以打云痕是想起到震慑人心的作用,让府中众士兵都提高警惕,务必搜出刺客身影。齐震已经年近百关,他也开始害怕死亡,认为生死攸关的大事含糊不得。正在这时,齐震突然咳出血来,云痕心中着急,慌忙请宗越前来查看。宗越替齐震诊治过后,称自己手上有一良方可助齐震尽快恢复。齐震疑心甚重,他命云痕前去全程监视。

云痕来到宗越房间,他替宗越帮忙切药草,宗越看到云痕手上的伤疤,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因练剑误伤了云痕的事情,云痕正是他的亲弟弟。宗越想将消除伤疤的药交给云痕,却遭到了云痕婉拒。宗越心中猜测到云痕是想凭着伤疤寻找到亲生父母,云痕并未否认,只提起齐震对他恩重如山,视他如己出一事,要论对齐震的忠义,他云痕问心无愧。随后,宗越上前切起药草,肩膀处的血却顺着宗越的手臂流下,宗越为瞒下自己受伤一事,只好让云痕误以为自己是被切药草的刀所伤到。

客栈,雅兰珠得知国公府着火一事,她心中担忧起扶摇的安危,后悔昨夜没将扶摇强行留下。战北野对扶摇回来一事十分意外,雅兰珠将自己为扶摇换脸的事情道出,她与小七都心急如焚地想要冲进国公府救扶摇。战北野深知国公府的戒备森严,他出声呵斥住了二人,要求二人乖乖呆在客栈内,他们此时若贸然前往国公府,只会替他们自己跟扶摇带来危险。

齐震服下宗越的药之后有所好转,却始终忧心刺客一事。刺客的左肩被齐震射伤,云痕突然想起宗越今日在切药时左手臂流血一事,心中对着宗越起了几分怀疑。夜晚,云痕独自一人前来宗越房间,正在上药的宗越连忙穿好衣服,让云痕独自进屋。二人在屋中谈论一番,云痕这才离开。另一边,一封加急的鹰羽封送到战北野手上,鹰羽封是纪羽所传来,战北野看过信后孤身一人来到屋顶,对着一轮空月想念起了自己的母亲。

雅兰珠来到战北野身旁,默默地陪伴着他,战北野提起自己的心酸之处,他的家在天煞,可如今却有家不能回。生在帝王之家,就注定只能有国,没有家。雅兰珠不同意战北野的话,战北野的母亲静太妃,跟着战北野出生入死的兄弟,以及她,他们都是战北野的家人。战北野想起自己的亲人和兄弟,他们每个人都是自己的家人。他向雅兰珠表明,他不会舍弃掉自己的家人,包括她跟扶摇。随后,战北野提起天煞王国的傲人之处,可这一切都不及母亲哼给他的那首曲子。战北野在茫茫夜色中唱起了那首歌谣,雅兰珠也陪着战北野一同哼唱起来。她只想让战北野知道,无论前方有多坎坷,她都会陪伴在战北野身旁,绝不让他孤单一人。

金銮殿,长孙无极位于宝座上听着众大臣议论起朝中之事,他故意装出一副碌碌无为的庸君模样,将所有一切都交由齐震裁夺。退朝后,齐震的耳目曹总管前来询问起齐震府中走火一事,称章鹤年已借此为由向长孙无极递交奏书,向朝中讨要调整戍军的军费。齐震并未经流程看到奏书,心中意外,曹总管称长孙无极已经当着章鹤年的面准许,故齐震无法看到奏书。齐震听完,心中更是琢磨不透长孙无极此人。

战北野化作一平民百姓,他在街头打听到了国公府走火,国公新收的义女宇文紫将被送进宫选秀一事。另一边,扶摇以宇文紫的身份进宫参加选秀,时岚在扶摇马车旁提醒着她选秀注意事项,希望扶摇不要毛躁行事,以免身份暴露。突然间,马车剧烈一动,百姓响起一阵惊慌声,扶摇被一神秘人掳走。太渊王宫中,长孙无极想前往幽掖庭查看秀女例行检查,却在寝宫门口被侍卫们拦下。经过一番套话质问,长孙无极方才得知国公府送来的待选秀女宇文紫在城门口被人掳走。

战北野将扶摇带到树林中,想让扶摇逃离国公府这个危险之地。扶摇感谢战北野的相救,却执意入宫,她有着自己必须入宫的理由。战北野无法勉强扶摇,只好让扶摇进宫后万事小心。随后,战北野将摄坤铃交给了扶摇,摄坤铃虽对寻常人有着致命伤害,可却对扶摇造不任何影响,他认为这是摄坤铃与扶摇之间的缘分。扶摇自知摄坤铃的贵重,不肯收下,战北野却坦言称自己即将离开太渊去办一件事情,此去凶险万分,若是将摄坤铃带回天煞,又必将引来一场腥风血雨,他相信扶摇的铁骨铮铮,矢志不渝,所以他愿意将摄坤铃以及家国的安全都放在扶摇手上。扶摇听完后,她收下摄坤铃,称自己会记得战北野的这份情意,也要求战北野务必平安归来。

朝堂上,齐震因秀女被劫一事向长孙无极请罪,长孙无极却勃然大怒,认为是齐震不舍义女才故意演了这一出戏。齐震脸上惊慌,连忙向长孙无极表明自己忠心,希望长孙无极能够给自己几天时间,他一定会寻回秀女宇文紫。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