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23-2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23集剧情介绍

长孙忍痛驱逐扶摇 扶摇确认爱慕心意

看着长孙无极揽着唐芷蓉而去,扶摇心里觉得酸溜溜的。简雪见状,话里有话地套她的话,想知道她是不是喜欢上了长孙。扶摇却难以确定,她并不知道长孙的真实身份,也从没想过和他有所牵连,但自从认识他以后,似乎每件事都与他有关,慢慢地,她习惯了有他,也习惯了想起他。简雪告诉扶摇这就是喜欢,扶摇想起自己曾经喜欢过燕惊尘,但在他负了自己的时候,却失望大于难过。如果说对长孙这种奇妙的情绪就是喜欢,似乎与先前有所不同。

这时,长孙从她们背后出现,他已经全都听到了。简雪识趣地退下,留下扶摇和长孙独处。扶摇有些难为情地问起长孙对自己有何感觉,长孙坦白表示自己从一开始就对她有兴趣,因为他这么多年从来没见过像她这样的女子,桀骜不驯、机灵狡黠却又忠肝义胆,可以为了朋友连性命都不要。就在扶摇为他的话感到欣喜时,他紧接着却说,新鲜感过去后,对她的兴趣便消失了,因为,终究男人想要陪在身边的,还是那些小鸟依人的温婉女子。

这番话让扶摇一下子红了眼眶,她突然觉得自己很可笑。在自己情绪失控之前,扶摇表示以后不会再缠着长孙,而后起身离开。长孙狠下心肠,言明自己要的是她尽快消失。

寒衣节如期而至,当夜,简雪交给扶摇一套宫女的衣服和一个腰牌,称今晚宫中守卫都是自己人,只要她带上腰牌,没有人会难为她。扶摇换上衣服后,独自一人往宫门口的方向走去,脑子里想的全是和长孙相处的画面。想当初为了进宫,她煞费苦心,没想到如今要出去却这么轻易。

与此同时,寒衣节盛会已经开始,百官焚衣的时候,长孙因为想着扶摇,满脸的哀伤之情难以掩饰。晚宴之上,百官列位,燕惊尘和裴瑗也一同出席了,同床异梦的两个人在群臣面前扮演着模范夫妻。善妒的唐芷蓉故意提起没有到场的扶摇,时岚解释淑夫人身体抱恙,无法到场,唐芷蓉还想说什么,长孙大手一挥,没有计较。

这时,有大臣提起寒衣节习俗有焚衣、舞剑和祭祖。早有准备的高普若趁机自荐,说自己经一隐士教授,习得了一种剑法,只要搭配太渊宝物十二水灵镜,她的身影可以幻化出多种身姿,寒光照射下就如同万人齐舞。长孙挺有兴趣,命她前去准备。

一旁的唐芷蓉心生妒意,但她突然发现四个夫人所用的餐具颜色都不一样。曹公公表示这是根据各个夫人的身份定的,唐芷蓉心思一动,低声唤来侍女欢儿,嘱咐了她一番。欢儿领命悄悄离去,故意在走廊上假装寻找丢失的耳环,拦住了准备换酒的阿秀,也就是高普若的侍女,并用一枚金叶子贿赂她帮自己一起找,然后趁机在酒壶中下了药。

阿秀浑然不觉,在阿秀故作欣喜地表示找回耳环后,便重新端起酒壶往前殿赶去。毛毛躁躁的俩人撞到了一身华丽服装来赴宴的扶摇,溅了她一身酒渍。扶摇只是轻蹙眉头,挥挥手便让她们离开了。而她之所以出现在这里,是因为在她走出宫门前,江枫突然找到她,拉她到暗处后,把长孙受轩辕晓三掌替她取来摄坤铃的事情告诉了她,并请求她留下来。扶摇得知长孙真正的心意后,当即决定回到他的身边。

赴宴前,她在途中遇到了外出散心的燕惊尘。燕惊尘太熟悉她的背影和走姿了,尽管脸不一样,他还是一眼就认定她是他爱的扶摇。扶摇难以隐瞒,只有劝燕惊尘莫再执着于过往,既然已经与裴瑗成亲,便好好待她。燕惊尘十分懊悔负了扶摇,一心想着要与她重新来过。扶摇心里已有长孙,更何况,她知道燕惊尘不是对的人,虽然伤心他的食言,但并不留恋。

扶摇第23集剧情:宫内重遇,燕惊尘一眼认出扶摇

与扶摇的重遇让燕惊尘越发忍受不了怨毒的裴瑗,回到宴会上后,他性情大变,对裴瑗连假装恩爱的耐心也失去了。心思不在他身上的扶摇在长孙惊讶的注视下出现并请安,长孙暗暗对着扶摇挤眉弄眼,扶摇却故意别过脸不理他。

高普若的水灵镜剑舞已经准备完毕,唐芷蓉为了让她喝下毒酒,故意以寒衣圣节为名敬酒,亲眼看着她把酒喝了下去。就这样,高普若表演到一半,手中的剑因为她无力握住而飞了出去,直指长孙。长孙暗中用内衣逼停了剑,表面上装作大惊失色。

扶摇第24集剧情介绍

长孙暗护扶摇过关 惊尘裴瑗双双丧命

高普若只是中毒呕吐,并未有性命之忧,但她在众人面前出尽了洋相,当然一定要把陷害自己的人抓出来了。她在询问过阿秀之后,指认唐芷蓉就是下毒之人。唐芷蓉连连否认,高普若说出欢儿让阿秀帮忙找耳环之事,被点名的欢儿立刻把扶摇拉下水,称好像看见淑夫人往酒里放了什么东西。

本来只是看戏的扶摇突然被指名,感到有些哭笑不得,她故作柔弱地解释自己确实曾被撞到,沾上了酒渍,但绝对不会做下药这么上不得台面的事情的。长孙当然知道扶摇是清白的,但是又得假装对这件事情很上心。紧接着,高普若指出一定是淑夫人和贵夫人联手陷害自己,却被德夫人简雪一语驳回,这要是两位夫人都有问题,她贤夫人不就稳坐后宫之位了。

这下子,一连几个人都有嫌疑了,事情反倒成了无头公案。长孙趁机想说择日再议,高嵩却不肯罢休,非要查个水落石出。高普若突然提出可以借用水灵镜,只要有一定的参照物,水灵镜便能以时辰为基准,折射出过去十二个时辰发生的事情。而这个参照物,便是一生只活六个时辰的子午虫。

长孙表示这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到子午虫,结果没想到,朝臣之中的陈阁老却有,因为他甚是喜爱子午虫的叫声,所以每天都让下人去林中抓取,放在瓶子里随身携带。这下子真是不断案也不成了,长孙只好眼看着高普若为自证清白头一个接收测试。

高普若虽然是郡主出身,但陋习倒是不少,什么抠脚挖鼻,全在水灵镜里照射出来了,引起众人的暗暗嘲笑。但不管如何,她算是证明了自己的清白。接下来就是扶摇和唐芷蓉了,简雪提出让欢儿接受测试更为妥当,唐芷蓉生怕暴露,表示应该让身份较高的淑夫人先试,若她没有嫌疑再试欢儿。

扶摇看着水灵镜,有些担心,雅兰珠提醒过她好几次,镜子照出的永远是她真实的模样。可众目睽睽,她无法拒绝,长孙又回避了她求救的眼神。她只好忐忑地向水灵镜走去,就在这时,长孙放出了元宝。元宝四处乱窜,长孙又大喊让所有人帮忙抓住它,一时之间现场乱作一团,水灵镜全被打破了。

见状,长孙对扶摇大发雷霆,让人把她押去萃梁殿关着,治她惊扰圣宠之罪,而下药之事便不了了之了。还有臣子提起立后一事,被长孙呵斥回去,反正他本来的形象就是一个懦弱昏庸的王上,不介意多一个喜怒无常的罪名了。结束晚宴后,长孙暗中交代江枫照顾好扶摇,这几日他需要外出祭祖,不放心扶摇在这里。本来呢,长孙是要问罪江枫的自作主张的,但看到扶摇回来,长孙就觉得什么不好的情绪都烟消云散了,便不追究了。

江枫在长孙的授意下追上被卫兵押走的扶摇,遣退卫兵后交给扶摇一个锦囊,让她随身携带,这样,萃梁殿便是她在宫中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扶摇在被从宴席上押走的时候,真实的模样被地上破碎的镜面照射了出来,齐震和裴瑗都看见了。齐震回去后便想着要找回长宁府的人,却忘了长宁府的人早被他命人秘密处决,已经死无对证。而裴瑗一心想着要报复扶摇,燕惊尘为了阻止她,硬拽着她要回府,没想到途中被她下了迷香散,浑身无力陷入了昏迷。等他醒来,发现自己身处柴房,被绑在柱子上,而扶摇也被绑在一边,还未清醒。裴瑗手里拿着弯刀,还让阿烈拿来了从燕惊尘那里取来的裂魂散。

燕惊尘这才知道她早就发现了,他解释自己并未动手,希望裴瑗能够冷静下来。但被嫉妒和仇恨蒙蔽了双眼的裴瑗已经在复仇的路上越走越远了,她叫醒扶摇,满脑子想着的都是要扶摇承受和自己一样的痛。扶摇看清自己身处何方后,并不惊慌,只是发现自己无法动用内力,因为被服下了失魂散。

裴瑗撤下自己的面纱,咬牙切齿地表达对扶摇的憎恨。扶摇看着那抹不去的伤疤,无奈讽刺她事到如今还不知道自己的脸是谁毁的。情绪激动的裴瑗并未深思她的话,而是提出要玩一个刺激的游戏,今天她和燕惊尘之间只能活一个人,只要有一个人服下裂魂散,另一个人就能活。

燕惊尘不断地向裴瑗求情认错,希望她能清醒过来。裴瑗却要他杀了扶摇,只有这样,她才相信他会对她一心一意。燕惊尘沉默片刻后,连声答应,信以为真的裴瑗割开了燕惊尘手上的绳子,把裂魂散交给了他。燕惊尘来到扶摇面前后,却是断开她的绳索要她跑。

见扶摇无力逃跑,燕惊尘转过身面对裴瑗,毅然决然地服下了手中那包裂魂散。裴瑗来不及阻止,眼睁睁看着他服药,心再次被他刺痛,他竟然宁死也不肯伤害扶摇。开始呼吸困难的燕惊尘苦苦哀求裴瑗放下,让扶摇走,裴瑗却失了心智一般,提刀要杀了扶摇。同一时刻,一直站在裴瑗身后的阿烈,用燕惊尘的佩剑一剑刺穿了裴瑗的身体。

裴瑗直到这一刻才明了自己的脸是被阿烈毁了的,阿烈对她充满了恨意,她们明明从小一起长大,她却从未把阿烈当人看,对其连待一条狗都不如。长久的歧视和欺压扭曲了阿烈的心,她不仅要裴瑗死,还要让燕惊尘和扶摇都死。就在阿烈准备杀了扶摇的时候,裴瑗用最后的力气杀了她。临死前,裴瑗一直重复着恨燕惊尘的话,爱有多深,恨就有多强烈。

服下裂魂散的燕惊尘也奄奄一息了,这毒很奇特,能让人心寒而死,他觉得这也算是他的报应了。对燕惊尘来说,他这辈子唯一做对的事情,就是爱扶摇,永远地爱扶摇。扶摇心里对他还是有师兄妹情分在的,眼泪一下子夺眶而出。就像燕惊尘说的,如果他们能回到在玄元山的时候,那该有多好,一切都很单纯很美好,他们一起习武练剑,一起嬉闹玩耍,陪伴着彼此长大,许诺携手将来。须臾,燕惊尘停止呼吸,而扶摇也因失魂散药效而昏迷过去。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