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25-2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25集剧情介绍

宗越确认龙鳞甲所在 轩辕晓错认扶摇为女儿

国公府内,齐韵因上次被抓回来的事情责怪云痕。云痕见她哭得上气不接下气,非常地心疼,却不知如何安抚她的情绪。齐韵虽然是齐震的亲生女儿,却没有遗传到父亲的心狠手辣,她善良宽容,尽管有些小任性,可对穷苦人家却有着怜悯之情,更向往普通人的生活。

正巧回来的齐震,出声呵斥齐韵,认为她这是不知好歹。齐韵哭着反驳道齐震只知道管着自己,让自己丝毫没有自由。情绪激动之下,齐韵昏了过去,齐震连忙让云痕请来宗越为其看诊。宗越以不便打扰为由支开了齐震和云痕,云痕生怕宗越对齐韵不利,但也只能和齐震在外等候。

宗越仔细查看后,确认龙鳞甲就在齐韵身上。拿走龙鳞甲,齐韵必死无疑,宗越想起长孙无极曾说过不想伤及无辜,心里有了点犹豫。经过诊治,齐韵逐渐清醒,意识模糊间她睁开眼看到了宗越,喊他越哥哥,伸手想碰他,但一下子又睡了过去。宗越心下感慨,出了房门后只说齐韵病症虽重,但目前不至于伤及性命。云痕趁齐震离开后,话里有话地请求宗越不要伤害齐韵,两家恩怨,祸不及儿女。宗越却冷漠地回答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命数,谁也改不了。

另一方面,扶摇从昏迷中醒来后发现自己身处萃梁殿,是轩辕晓救了她。轩辕晓一改之前的态度,对扶摇十分热情,而且说已经帮她处理好了燕惊尘等人的尸体。扶摇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轩辕晓对自己改变态度,一番对话之后,才发现轩辕晓是因为长孙无极给她的那个荷包,将她错认成了多年未见的女儿涟儿。

神志不清的轩辕晓一直念叨着对涟儿的思念,自责当年被迫抛弃她。扶摇想解释自己并非涟儿,轩辕晓却不听,拿出自己这些年为涟儿做的衣服,一一细数,眉眼间尽是对女儿的思念以及母女相认的欣喜。扶摇自小便是孤儿,从来没有享受过母爱,第一次受到这样的重视,不禁有些动容。

轩辕晓还说起涟儿小时候最喜欢玉妍花,表示她已经派人去采花了。这时,一个婢女兴高采烈地拿着刚采的花进来了。扶摇惊讶地发现这个人竟然是男扮女装的小七,小七也认出了她,事后,两个人私下谈话。扶摇这才知道小七当时想卖身进宫救自己,但因为要被净身而害怕逃跑,就这样被轩辕晓救了。轩辕晓看起来凶凶的,但其实很会疼人,对小七也很好,偶尔看不清楚,还会把他当成涟儿。扶摇听后,对轩辕晓有了不同的看法。

重新找回女儿的轩辕晓整个人非常欢喜,帮着扶摇梳妆打扮,还给她讲女孩子要懂得打扮自己。镜子里的扶摇露出了真实面容,还好轩辕晓并没有察觉,还认为女儿和自己长得很像,开心她以后一定会找到一个如意郎君。扶摇反问起她的夫君,没想到一下子刺激了轩辕晓,她大喊着自己身为太渊长公主竟然不被夫君喜欢,连女儿也要被害。扶摇安抚不住轩辕晓,只好寻机点了她的睡穴。看着怀里的轩辕晓,扶摇有点难受,原来她的心里竟然藏着这么多事。

这时,小七突然在外面心急如焚地呼唤扶摇,扶摇出去后,发现原来是国公府来人了,说是她长宁府的娘亲来了,让她过府一叙。扶摇心下一惊,表面上不动声色地以需要梳妆打扮为由回房换衣服,暗中取了枕头下的匕首带在身上。她知道今日是凶多吉少了,但她却不能随便离开,否则会连累许多人。所以,国公府哪怕是龙潭虎穴她也要闯一闯。

与此同时,长渊的长孙在行过繁琐的祭水大典之后,被告知需按照祖制在长渊祭坛住上一夜。长孙只好表示按照规矩来,发现齐震以身体抱恙为由缺席后,他嘱咐人去看望一下齐震,心中担心齐震会趁机耍什么花招。

长渊是苦寒之地,没什么乐子可言,曹公公为了讨王上欢心,安排了唐芷蓉带着点心前来伺候。长孙眼尖地发现端上点心的婢女队伍里竟然有小七,他暗中让江枫去看看什么情况。得知扶摇现状后,长孙假意乏了,遣退众人独留唐芷蓉伺候。唐芷蓉还以为要受恩宠了,长孙却突然拿出一把匕首,让唐芷蓉故作临幸,发出调笑声,使在外等候的众人误以为两个人一夜春宵。

国公府,扶摇见到齐震后,得知其实不是长宁府来人,而是齐震对她起了疑心。齐震质问扶摇为何与王上暗中勾结,称王上得知她被带来国公府后,竟独自跑来要带她回宫。扶摇有些惊讶,只好故作镇定地表示并不知道从未得过宠幸的自己为何能得到王上这样的对待。

当初进宫时,扶摇曾以宇文紫的身份向齐震承诺过会听他差遣。如今,齐震要求扶摇用实际行动证明她的忠诚。他要扶摇前往中庭与正在饮茶的王上会面,伺机取其性命,这样就算是为他除了心头大患。当初扶持轩辕旻上位,本就是为了伺机夺王位,而不是养虎为患,眼见他做了王上后,对齐震防备加重,已经到了不得不除去的地步了。

扶摇怀揣匕首,心情忐忑地前往中庭,果真见到了长孙。长孙一看到扶摇就冲了过来,说着要亲自迎她回宫。扶摇知道齐震就在暗处看着,她连忙与长孙拉开距离。长孙紧接着说寒衣节下毒事件另有隐情,还表示她生性乖巧,深得自己欢喜。就是这句话,让扶摇一瞬间意识到眼前的人不是她认识的长孙。于是,趁眼前人不备,扶摇将匕首刺入其体内。

暗处的齐震立刻冲了出来,原来这个人其实是一个将死的术士,使用了易容之术,是齐震用来试探扶摇的。扶摇心下了然,但还是故作害怕地向齐震表忠心。齐震扶着瑟瑟发抖的她,对她的反应非常满意,嘱咐她回宫去继续做她的夫人,国公府会罩着她。

安然回到宫中的扶摇被真正的长孙拉走,原来他从在国公府时就跟着了,如果齐震敢对扶摇下手,今天就是他的死期。扶摇还心有余悸,能够再见到安好的长孙,她觉得很开心。

扶摇第26集剧情介绍

齐韵试探宗越无果 宗越暗中布局换信

虎口逃生的扶摇回宫后遇见了真正的长孙无极,两个人一起回到萃梁殿,长孙问扶摇是如何分辨真假的自己的,扶摇表示只是一种感觉。就在长孙一时情动,想亲吻扶摇时,外面传来轩辕晓的呼唤声。扶摇连忙让长孙赶紧离开,自己则前去陪伴轩辕晓,长孙这才知道扶摇莫名其妙变成了轩辕晓的女儿,只好嘱咐她照顾好自己。

从长渊回来后,唐芷蓉多次受到传召,备受荣宠,一时之间风光无两。所有人都羡慕唐芷蓉,认为她铁定是未来的王后,高普若还为此天天嚷嚷着要自缢。可只有唐芷蓉自己心里知道,这样的状况,完全是王上刻意营造之假象。在长渊那日,长孙用匕首控制了她以后,道破了她勾结齐震的事实,也替她说出了背负家族命运不得不听信齐震的无奈。唐芷蓉从懂事起就一直为家族而活,进宫后也是如此,可她毕竟是庶出之女,当她公开地得到专宠后,她的父亲唐伯年竟然上书,想把她的妹妹唐怡光也送进宫来,全然不顾唐芷蓉在宫内的处境。

得知父亲的无情后,唐芷蓉感到心灰意冷。尤其是长孙为她分析了她的境况,作为一颗棋子,不管齐震功成与否,她都注定没有活路。深知长孙所言极是的唐芷蓉当即跪求他指一条明路,她决定为自己活一回。长孙交代唐芷蓉,只要从今天起,她的一言一行都听他指挥,他保她荣华富贵。于是,唐芷蓉帮着长孙瞒过了耳目,让他得以赶回昆京救扶摇,也在回宫后配合他的行动,假装蒙受圣恩,以此离间齐震和唐伯年。

另一方面,齐韵多次想请宗越吃饭以表谢意,宗越始终避而不见,她只好以复发为由把宗越骗来。宗越发现后本想离开,恰巧云痕来找齐韵,他在齐韵的央求下开口请宗越留下,宗越这才愿意坐下进食。这是齐韵亲自下厨做的饭菜和汤,她说起宗越和自己一个故人特别像,那是一个邻居的大哥哥,她从小就喜欢跟在他屁股后面,仗着两家关系好,便天天缠着他陪她玩。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他们全家都搬走了。自此,齐韵一直念着这个大哥哥,宗越给她的感觉就和他很像,所以,她特地下厨,就是要试探宗越。

原来她记得大哥哥对七锦叶过敏,只要沾上一点就会全身起疹子。所以,在盛给宗越的这碗鸡汤里,她放了七锦叶。宗越心知齐韵说的人就是自己,但他还是面不改色地喝完了鸡汤。齐韵执意要查看他的手臂,他不耐烦地掀开了袖子露出干净的臂肘,让齐韵死心。宗越拂袖而去后,齐韵仍然泪流不止,云痕安慰她只是认错人而已,她大哭着告诉他,他们全家不是搬走了,而是死了,全死了。她本以为大哥哥还活着,没想到也只是空欢喜一场。

回到房里的宗越赶紧进行自我治疗,只见他的手臂已经红肿不堪。童年记忆在他的脑海里不断重播,可他却知道,一切都回不去了。这时,安慰完齐韵的云痕偷偷来见宗越,跪求作为兄长的他不要伤害齐韵。齐韵虽然任性,但心地善良,是云痕发誓守护到底的人。

看着这个自己苦苦追寻十五年的亲生弟弟,宗越恨得咬牙切齿,没想到他第一次称自己为兄长,竟然是为仇人之女求情。当年,邱先生买通刽子手,才保住了宗越和云痕兄弟俩的命。云痕年纪尚小,躲在冬袍中便被带走了,而宗越不得不假死,躺在亲人的尸骨之上。齐震为了避免节外生枝,连夜让人将所有尸体埋在了乱葬岗,还是个孩子的宗越躺在荒凉的乱葬岗之上,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可他清楚,自己一定要活下去,一定要活到手刃仇人的那天。为此,他不惜啃食亲人尸身。只要能报仇,他做什么都可以,如果云痕挡住他的复仇之路,那他也绝不会手下留情。云痕闻言痛苦不已,血海深仇在眼前,他真的不知自己该如何抉择。

在长孙的布局之下,所有人都认为唐芷蓉会成为后宫之主,按捺不住的高嵩直接找上国公府质问齐震是不是早就安排好了让唐芷蓉做王后。齐震表示这不在自己掌控范围内,将高嵩打发走了。但高嵩的话在齐震心里留下了一根刺,而怀疑这种东西一旦在心里种下,只要稍加灌溉,便会茁壮成长。得到消息的长孙让江枫去告诉宗越,宗越自然知道怎么做。

这些日子为了布局,长孙一直假装专宠唐芷蓉,扶摇则一直在萃梁殿住着。这日,长孙让元宝带扶摇从密道过来自己的寝殿相聚。扶摇拿他和唐芷蓉的事情取笑他,长孙反问她是不是吃醋。扶摇表示如果不是长公主对她好,她早就走了。长孙却知道她不会的,否则就不会回来。随后,长孙拿出玄灵真叶,说是可以吸纳人的思绪,希望扶摇拿去对长公主施法,问出当年她德王妃的身份为何被夺去,她与德王决裂的原因又是什么。扶摇认为这是在利用长公主对自己的信任,她果断地拒绝了长孙,哪怕他说这关乎着她能否解开封印,她也丝毫没有动摇。看着扶摇负气离去,长孙虽然无奈,但还是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另一方面,齐震因为怀疑唐伯年而私下写了一封信送去南辞,让他孤身进京,准备伺机取得其手中的十五万兵权。毕竟,如果这十五万兵马不能为齐震所用,对他来说便是隐患。宗越得知此事后,以上山替齐韵采药为由,让齐震派出云痕保护自己。

待行至郊外,宗越才告诉云痕这次行动他有另外的任务。齐震送去南辞的信已经被掉包,唐伯年此刻看到的内容,是齐震让他带着五万兵马进京。可是,私自带兵进京乃是重罪,宗越料定唐伯年不会轻易上当,肯定会派人去信询问。由此一来,便需要有一个齐震的亲信出面向唐伯年确认信函的真实性,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云痕。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