扶摇第63-6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扶摇第63集剧情介绍

无极知身世秘密 长孙迦驾崩传位

长孙无极给了元皇后与长孙迦告别的机会,俩人的对话零零碎碎地传入他的耳中。元皇后不愿让长孙迥得逞,不愿看到无极与长孙迦父子相残,她想告诉无极真相。长孙迦极力阻止,他知道,只有自己死了,长孙迥才有可能放他们母子一条生路。元皇后却明白,弑父之过,苍天难恕,她不能让无极一辈子活在这样的自责和悔恨之中。

两个人从一开始的低语变成了大声的争吵,元皇后不顾长孙迦的反对,把无极喊到身前。无极缓缓走来,他心底里也隐约感到自己将面对一些什么,长孙迦见状,一把抽出无极的佩剑,当场自尽身亡。元皇后从一瞬间的瞠目结舌转换为痛苦的哀嚎,她这一生,所有的欢乐苦痛都系在无极和长孙迦的身上,亲眼看着心爱之人死于眼前,这比相爱却不能相守还要痛不欲生。

而无极,浑浑噩噩地坐到了行刑台旁,他突然不知道自己坚持的意义何在。随后,扶摇赶来,看到她,无极强忍着泪水问她,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他父皇做的。扶摇坐到无极身旁,她表示,有些真相,不应该她来告诉他。与此同时,长孙迦已被行刑的消息传回皇城,长孙迥等了一夜,终于等来这个消息,他大叫一声“好”,却很快便因病重而瘫倒在地,长久以来支撑他的这一股恨的信念,随着长孙迦的死讯而消失了。

夜间,元皇后在军中为长孙迦烧纸,无极来到她的跟前,听她缓缓说起,长孙迦就是他的亲生父亲。无极出生在正月十五的上元佳节,那天本该是月圆之夜,却赶上了瑞雪,那样的天气,像极了元皇后与长孙迦初次相见时的场景,从此,每当看见无极,元皇后都像看见长孙迦一样。长孙迥苦心经营二十年,就是要对无极的亲人赶尽杀绝,让他孤独地继承这刀山火海的九五之位,这是长孙迥要给他的王位,也是最深沉的恨意。最敬重的父皇逼自己成为弑父的刽子手,生身父亲为保自己而死,他甚至没有喊过长孙迦一声父亲,这一切让无极几近崩溃,他痛苦地哭泣,不知如何自处。扶摇在一旁看着他痛不欲生的模样,非常不忍。

难以从痛苦走出来的无极躲到树林中为长孙迦烧纸,扶摇出现在他的身边,说起自己也曾经追着周叔问身世,但周叔告诉她,身世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是她自己。无极表示自己从小只想着要做最配得起天权皇位的人,如今却无端成了一个名不正言不顺的太子,他认为自己并没有扶摇心里想的那么好,已经开始自我怀疑。扶摇却说,她见过无极的假面、手段,也知道他的底线,所以不管怎么样,只要无极还是无极,她的心意就不会变。

见无极还是不自信,扶摇用自己小时候和影子对峙的例子告诉他,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黑暗,五洲之大,只要有一个人陪着她一同面对,那她便无所畏惧,而这个人,她希望可以是无极。看着扶摇的笑颜,无极终于重拾信心。

翌日一早,无极被长孙迥的诏书急召回宫,长孙迥危在旦夕,只要求见他一人。无极跪在长孙迥的跟前,仍然唤他一声父皇。长孙迥拉住他的手,语重心长地表示把天权王位这个天底下最大的官交给他,提醒他这样的尊贵是最遭人恨的,不怕错,只怕底下人认为他错了。随后,长孙迥让无极问他想问的,无极哽咽许久,只问了一句为什么。

长孙迥亲口承认,德王谋反,父子相杀,是他亲手布的局,是他这辈子最想做,现在刚刚做成的事。无极心痛难忍,但看到长孙迥剧烈地咳嗽,他还是忍不住要喊御医为他诊治。长孙迥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他阻止了无极,反而说起了自己的心事。这一生,长孙迥最恨两个人,他自己,和长孙迦。自长孙迦一出生,长孙迥所珍视的一切,他都可以轻易得到,就连王位都是父皇替他挑剩下的。因此,长孙迥登基的那一天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夺走长孙迦最在乎的。如今长孙迦死了,却赢了,长孙迦反而失去了所有,留在他身边的只有无极,可就连无极,也是长孙迦的骨血。

在过去的无数个夜晚里,长孙迥看着熟睡的无极,经常反问自己为何不杀了无极,反而教他诗书礼仪、君王之道和帝王之术。无极哭着问长孙迥为何要传位于自己,长孙迥其实知道,他穷一生之力破解了天权皇位的死局,从此天权的皇帝不再受恶咒缠身,可他还是把王位交给了无极,只因无极叫他一声父皇。长孙迥说,等无极坐上王位,他就会体会到现在自己的没有自由和孤独,但他一定不会恨自己,因为自己把一生的爱都给了他。临死之前,长孙迥伸手想抚上无极的脸庞,他不断地问着一句话,为什么你不是我的儿子。

长孙迥在无极的眼前停止了呼吸,无极痛苦大喊,随后强忍着悲痛之情给长孙迥行了跪拜大礼。长孙迥驾崩后,无极顺理成章从储君变成了君父。可接连失去生父和养父,让无极悲痛难忍,眼见长孙迥驾崩数日,他还是不愿意见朝臣,整日跪在灵堂之内。元皇后在失去长孙迦后便遁入空门,去了绿珠山上的宛心庵常伴青灯,她走之前,祝福无极能够与心之所爱一生相守。

扶摇第64集剧情介绍

无极登基为王 扶摇直面命运

扶摇来到灵堂看望长孙无极,各国吊唁的使臣她都安顿好了,宛心庵那边她也去看过了,元皇后现在很好。还有,德王府被抄家的时候,扶摇偷偷地留下了德王生前常穿的两件袍子,如果无极想给他立个衣冠冢,还是可以的。无极满脸憔悴,若说这么久以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身世,是不可能的,但他不敢去追查,长孙迥于他而言是慈父,是严父,是这个世界上最信任也最亲近的人。他曾想过,就算自己不是父皇的骨血,他们之间的父子之情也早已超过血脉。他从来就不在乎什么王位,只是不愿让父皇失望,可他万万想不到,父皇心里埋藏的竟然只有恨。这是无极至今最难接受的一点,扶摇心疼地抱住他,告诉他,长孙迥对他的爱与恨都源于他的好。如今的无极已经难以自处,他曾经以为最爱他的人,却如此之恨他,他最恨的人,却可以为了他死,他已经不懂,人心究竟是什么。

扶摇坚定地扶住无极的脸庞,承诺就算全世界都背叛他,她也会站在他身边。无极哭倒在扶摇怀中,他认为扶摇根本不知道将来会遇到什么。扶摇明白他指的是帝非天封印一事,她表示自己明白,他们经历的一切都是磨砺,如今五洲和天权都不能乱,他们都需要他。这句话让无极停止悲泣,看着长孙迥的牌位,他告诉自己,一个君王,没有悲伤的权利。

很快,无极收拾好情绪,正式登基为王,从此以后,他就是天权的王,五洲的君父。他不知道,此时的穹苍大殿之中,天机召集了其他四位上古穹苍长老,共同施法封印象征着帝非天一半残识的巨石。鸑鷟渊底的残识是守不住了,万万不能让这半边残识出世,否则,二者合二为一,天下难平。最后,五位长老穷尽半生之力,终于暂时克制住了蠢蠢欲动的残识。长老们说起无极是他们最后的希望,天机听在耳中,想到无极的犹豫不决,便将方才发生的一切通过神识传送给无极。他要无极带扶摇回穹苍,只有扶摇和帝非天一同毁灭,才能让苍生安好。收到消息的无极感到难以抉择,他想不到办法既保全五洲,又护住扶摇。

另一边的扶摇站在高楼之上,她拿出周叔送的匕首,想着周叔让她杀了无极,最后,她长叹一口气,还是把匕首收了起来。这时,无极来到扶摇身后,为她披上外衣。扶摇感慨地说起从玄元山到太渊再到天煞、璇玑和如今的天权,她摘下了无极的面具,看他看得越来越清楚,却反倒看不明白自己了。太渊皇后、璇玑女王,究竟哪一个才是真正的她呢。无极让扶摇不要乱想,只要记住,她是他的心爱之人,这就够了。

扶摇笑着说想见到充满光明和平等的五洲,转而又说起如果有一天自己不在了,希望无极能做这样的君王,给五洲子民最好的五洲。她心里早已经做好了献出生命的准备,无极却听得心慌意乱,他忙问扶摇要去哪里。扶摇顾左右而言他,说自己只是开玩笑的,还说总有一天要看遍五洲风光。无极抢过话头说会陪着她,并心疼这一路让她受尽委屈。扶摇一语双关地表示这是因为他们都有不得不做的事,都有割舍不下的责任。

天权新皇登基,按照祖训,必须派出御前使节去穹苍领受封诏书。无极拒绝了大臣选好的备选官员,他心中已有出使穹苍的人选。此时,扶摇在房中与元宝对话,她把自己的一缕青丝交给元宝,希望元宝能带着无极找到自己,她决定去穹苍,去与她的命赌一赌,因为她既不能让无极背负自责,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五洲因自己而乱。她还说,如果自己赢不了,希望元宝带着无极前去,亲手杀了她,这是她唯一也是最后的请求。

扶摇本以为这是她与无极的诀别,没想到刚一上路,就在树林里见到了一身黑衣等着她的无极。无极心中前往穹苍领诏书的人便是他自己,他早就猜到了扶摇的打算,决定与她一同面对。不管扶摇去哪里,他都会陪在她身边。扶摇感动落泪,二人相拥在一起。

无念山上,天机得知无极带着扶摇回来,本以为他终究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却紧接着得知他隐去了踪迹,分明就是不想被找到,不禁雷霆大怒。而无极已经带着扶摇来到了他耗尽十年的时间建成的住所,这里算是穹苍最安全的地方了。扶摇发现此处的布置与上阳宫一模一样,不禁心疼无极花费十年的时间建造自己熟悉的地方,一定是很想家。无极表示他想的是既然回不去,那就想办法让自己不要忘记。

随后,扶摇在无极的书桌上发现了一首相思诗,为此感到吃味,强调无极是她的,不可以相思别人。无极高兴地一把吻住扶摇,这是她第一次说他是她的。两个人紧紧相拥,他们都不知道未来将会如何,却都无怨无悔与对方守在一起。正是因为有扶摇,无极才爱这俗世,也第一次想活得更久。他其实很明白,扶摇是抱着必死的决心来的,他也知道,一个人的生死和天下苍生比微不足道,但如果这个人是扶摇,他就不愿轻易认命。他不相信有什么样的大义需要牺牲一个无辜的生命去成全,只要有一分机会他都要争取,如若最后真的避免不了,那他们就一起面对。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