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青春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最美的青春第3集剧情介绍

冯程坝上植树失败 受陈工嘱托坝上育苗

冯程带着于局长、曲科长和陈工去坝上看他种的树,面对坝上已经出叶的树苗充满自豪,陈工检查树苗,说树苗虽然放叶,但又瘦又小,颜色也不新鲜,今年雨水多放叶率高,但这一千棵树苗也就活个四五棵,还挺不到明年。冯程根本不相信,老陈要三个月后见分晓。

三个月后,于局长的老陈再次来到坝上,老陈挨个检查树苗,这一千棵树苗几乎都死了,还有几颗半死不活。于局长看冯程满脸的失望,安慰他局里已经派人在坝上连续种了三年树,一棵都没活,失败不是他的原因,冯程却不服气,认为是树苗问题,他要下坝,亲自选苗,继续植树,于局长同意。

冯程亲自去苗圃选苗,陈工看冯程工作认真,向他传授了种树总结出来的实际经验,冯程十分感谢。就这样,冯程带着自己亲自挑选是树苗,开始了又一轮的种树生活,风里雨里,陪伴他的只有那条大狗。

冬去春来,冯程精心栽种的树苗又是一棵没活,陈工安慰他山沟里的十几颗有可能成活,在事实面前,冯程终于承认自己只有一腔热血,没有实际种树经验,要向陈工好好学习。于局长要他下坝休息一阵子,冯程坚持还要继续种树,甚至说树种不活他就不下坝,曲科长说他原单位保卫科又来人找他了解情况了,他必须回去配合,冯程这才跟着于局长一行下坝回局里了。

从北京来找冯程的还是侯科长和徐干事,他们带来一条纱巾和一幅画让冯程辨认,冯程认出那条纱巾正是唐琦走之前他在沙漠替她捡回来的,画是他送给唐琦的,冯程想把这两样东西留下来做个纪念,但侯科长说这是公安局转来的证物,调查后要还回去,冯程再三追问唐琦怎么了,侯科长看他不断恳求,终于告诉她唐琦死了,她在边境偷渡的时候被当场击毙,冯程听了这话悲痛之下晕了过去。

冯程醒来,刘师傅在一旁照顾他,刘师傅看冯程醒来总算松了一口气,问他想吃啥,冯程只想大醉一场。

冯程一人拿着铁锹来到镇风树下,他在沙漠上挖了一个坑,躺在里面,感觉就躺在父亲身边。父母都走了,唐琦也走了,树一棵也没种活,此时的冯程万念俱灰。就在风沙快要将冯程掩埋的时候,冯程听到有人砍树的声音,他一咕噜爬起来,看到有四个人真的在砍树。冯程上前制止,一个叫郑三儿的人要把这树伐了回家建屋做大梁,冯程再三劝说,郑三儿一伙儿根本不听劝,冯程和他们打了起来,对方人多势众,冯程打不过他们,他护住大树,坚决不让砍树,被郑三儿等人一顿拳打脚踢,拉倒一旁。冯程听到锯子伐树的声音,心如刀绞,不顾一切地揪住郑三儿狠狠地在他手臂上咬了一口,然后把锯掰断了,紧紧用身体护住大树,昏了过去。郑三儿恼羞成怒,要一锹拍死冯程,这时郑三爹匆匆赶来,大喊住手,他看到重伤的冯程,担心儿子杀人要偿命,赶紧和郑三儿一伙儿跑了。

冯程养的狗似乎预感到主人危险,挣断绳索找到了冯程,在冯程身边守了一夜,天亮了,冯程醒过来了,他看着自己舍命保下来的镇风树,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于局长和曲科长、陈工、刘师傅等人到处找不到冯程,有人推测他可能遇到狼群了,于局长不愿相信,叹息找不到冯程就对不起冯大队长的在天之灵,这话点醒了刘师傅,他们一起来到镇风树下,果真找到了冯程。陈工见冯程已经把大树被锯出的伤口保护好,十分感动,大伙儿见冯程因为保护大树被打伤,对这个勇敢的小伙子十分佩服。

冯程又开始了他的种树生涯,又一年春去冬来,这天于局长派人到坝上找冯程,冯程来到局里,于局长看他头发长了没剪,胡子也没刮,问他怎么弄成这样。他让冯程赶紧和他去医院,陈工查出肿瘤,日子不多了,要见见冯程。冯程来到医院,陈工问他树种得怎么样了,他想出一个办法,在坝上育苗,一方水土养一方苗,这样树木的成活率会高。在塞罕坝种树是陈工一生的愿望,他在离世前把这个重任交给了冯程。

于局长让冯程今年回局里过冬,冯程要按照陈工的遗愿在坝上育苗,这个冬天还要在坝上过,于局长见冯程这样十分感动。冯程回去准备好过冬的柴火,这已经是他在坝上的第三个冬天了。

曲科长出差回来,于局长让他安排人手去坝上育苗,他还告诉曲科长一个好消息,林业部来了通知,国家要在塞罕坝上建一个大林场,他下午就去哈尔滨,部里的领导带着他去各林学院招兵买马,曲科长一听十分兴奋,这回改变塞罕坝的面貌有希望了。

塞罕坝上,一大早赵天山就吹哨出操,冯程不愿从帐篷里出来,赵天山就一直在他门口吹哨子,冯程不得已出来,不情愿地和四个派来育苗的人一起训练,赵天山是一名退伍兵,他是领导任命的塞罕坝林业局先遣队队长,其余人要服从他的命令。

出完早操吃过早饭,冯程听赵天山要安排育苗,他认为赵天山不懂技术,这事得听他的。赵天山让冯程找个人和他一起做苗床,冯程就让赵天山跟他一起干,一旁的张福林主动上前愿意帮忙。

最美的青春第4集剧情介绍

张福林谋害冯程未得逞 覃雪梅主动报名到塞罕坝工作

张福林跟着冯程做苗床,他不停地给冯程吹风,说赵天山对他们发号施令,冯程是大学生不该听他的,冯程也说要找个机会把赵天山赶下坝。张福林和冯程回到营地,发现才半天的功夫,在赵天山的带领下营地就大变样,地窨子和帐篷都修理好了,一旁累得筋疲力尽的魏富贵说赵天山一个人干活儿顶三个,这让冯程不禁对赵天山刮目相看。

冯程安排人做饭打水,还要大家趁休息时间整理内务,张福林一听急忙说自己不去打水,他帮着冯程做筛子,等着育苗着急用。他等大伙儿都走了,急忙到地窨子里拿出一个油布包,跑到树林里埋了起来。原来张福林在上坝之前,在博物馆里偷窃被发现,不仅杀了博物馆的管理人员,还偷走了博物馆里的藏品,所以他对军人出身的赵天山格外忌惮。张福林埋完赃物回来,冯程养的狗小六子跟着他们打水回来,冲上前就咬他,冯程喝住小六子,问张福林咋惹小六子了,张福林说小六子欺软怕硬,赵天山见张福林衣服破了,手里拿个镐头,问他拿镐干什么,张福林解释防狼,赵天山没说什么。

晚上冯程在帐篷里看育苗的书,赵天山来找他,白天打水的时候,冯程看赵天山洗澡时身上布满伤疤,问他是不是立过很多军功,为什么不弄个官当,赵天山告诉冯程,自己对当官没兴趣,都去当官了,谁来打仗啊。冯程听了这话,打心里对赵天山佩服,伸出手和赵天山的手紧紧握在一起。

冯程和赵天山带领四个工人精心育苗,在他们的努力下,苗床建起来了,各项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这天小六子突然叼回一块油布,还冲张福林直叫,张福林一见就说肚子疼,匆忙走了。赵天山见他很久不回来,以为他碰到黑瞎子了,拿枪去找他,正碰到回来的张福林,张福林看赵天山拿着枪吓了一跳,知道是来找他怕他被黑瞎子祸害才缓过气来。

冯程见张福林回来,把小六子叼回来的油布给他,告诉他把东西收好。夜里张福林辗转反侧,这块油布是他包赃物的,今天他是去把从油布里散落的赃物重新埋好,他以为冯程对他起了疑心,半夜起来拿着镐去冯程帐篷要害冯程,没想到小六子一直守着冯程,扑上去就咬张福林,叫嚷声惊动了赵天山,张福林阴谋没得逞。

冯程是张福林的心病,张福林趁白天冯程在苗圃工作的时候,悄悄来到他背后,想再次下手,没想到冯程突然起身和他说话。冯程这两年一直独自住在坝上,陪伴他的只有小六子,现在赵天山他们来了,开始他不习惯,现在慢慢地觉得坝上有了生气。他看张福林拿着镐,问他干什么,又问他那块油布是不是藏东西的,张福林紧握镐头,做好了杀人灭口的准备,没想到冯程说是不是把吃剩下的窝头藏起来了,这让张福林一下子松了气,冯程以为张福林吃不饱,还把自己从北京带来的压缩饼干给张福林两块。

东北林业大学,即将毕业的覃雪梅在会场第看到农业部部长覃丰收讲话,覃雪梅的母亲曾给过她一张照片,照片上是覃雪梅小时候和她的父母的合影,照片上的父亲就是台上的覃丰收。覃雪梅看着台上的父亲激动得掉眼泪。覃部长希望毕业生们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到艰苦的地方去锻炼,去建设祖国。覃部长讲完话,于正来上台动员毕业生去塞罕坝工作,他介绍塞罕坝的情况,希望同学们到那里改天换地建功立业,覃雪梅记住了父亲的嘱托,她学的是育苗专业,找于正来报名,愿意到塞罕坝工作。

雪梅一路来到北京,她拿着照片来到覃部长家里,覃部长不在,他的爱人金大姐在家,金大姐以为雪梅是来找覃部长走后门安排工作的,满脸不屑,教训雪梅为什么工作怕吃苦,不愿到偏远的地方工作。谈话中,雪梅听到金大姐说已经在覃部长身边二十多年了,那就说明覃部长是抛弃母亲无情无义之人,他生气地把照片扔在桌子上,转身跑了,金大姐看到照片十分惊讶。

覃雪梅坐火车从北京回到学校,同学武延生一见她就要她赶紧去参加政审,原来林业部的接收函来了,要覃雪梅去给覃部长当秘书,覃雪梅很意外,她到学生处询问,知道武延生所言非虚,但她已经决定去塞罕坝了。

覃雪梅最好的朋友被分配到塞罕坝了,覃雪梅十分高兴,两个人又能在一起了。武延生一直喜欢雪梅,他来找雪梅,问她为什么不去林业部,非要去塞罕坝,让雪梅替他着想。但雪梅认为自己没答应过武延生,自己去哪和他没关系,武延生已经追了雪梅三年,他见雪梅决心已定,要和雪梅一起去塞罕坝。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