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青春第5-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最美的青春第5集剧情介绍

坝上迎来大学生 覃雪梅拔次等苗和冯程起冲突

曲和来坝上传达上级命令,让赵天山带人修营地和地窨子,做好接待大学生的准备工作。冯程听了心有不满,苗圃正在育苗的关键时期,他认为不该耽误工夫接待这些来“镀金”的大学生,并且坝上也根本留不住他们,坝上只留自己就够了。曲和不满意冯程的言论,警告他的事还没完,他是为了躲避处分来坝上的,并且三年没种活一棵树。冯程一听生气的要上前和曲和动手,被赵天山拉住了。曲和强调大家放下手头工作先做好接待大学生工作,冯程认为当务之急是育苗,曲和一个政工科长没权力停止育苗工作,曲和告诉冯程,于正来已经调到地区工作,他已经接替了于正来的局长职务,他的命令必须服从。

曲和走后,赵天山告诉冯程,他抓育苗,自己负责建营地,两人一起努力,做好育苗生产两不误。冯程开始了艰辛的育苗工作,浇水施肥,在他的辛勤努力下,小苗从苗床上长出来了。

于正来在承德给分来的大学生开欢迎会,他让大家依次自我介绍,他们有东北林业大学的覃雪梅、武延生和孟月,南京林业大学的沈梦茵、天津林业大学的隋志超、承德农专的那大奎和季秀荣和西南林业大学的闫祥利。隋志超会打快板,现场还表演了一段,引来阵阵笑声。于正来认为坝上还没做好接待工作,想让他们在坝上先修整半个月,覃雪梅说他们是来建设祖国的,不需要接待,能吃苦,于正来十分欣赏,让他们去避暑山庄游玩两天就去坝上。

大学生们游览承德避暑山庄,那大奎喜欢李秀荣,但李秀荣却不喜欢那大奎,想找一名大学生,弥补自己是中专生的遗憾。武延生和隋志超瞧不起中专生的那大奎,想方设法挤兑他,那大奎见隋志超出言嘲讽他,把他扛起来就想扔进湖里,多亏李秀荣制止,武延生见那大奎身强力壮有两下子,不再排挤他反而拉拢他。

大学生们修整完毕,于正来把他们带到坝上,赵天山已经带人修建了简单的营房的大学生们居住的地窨子,武延生见条件如此艰苦十分失望,但在覃雪梅面前仍然表现出一副乐观的样子。覃雪梅来到地窨子里,觉得挺新鲜,而沈梦茵则难过地哭了,她成分不好才被分配到这里,李秀荣安慰她。

覃雪梅听说坝上有苗圃,让于正来带领他们查看,覃雪梅看苗圃出苗率很高,但质量不好,有很多次等苗,让大伙儿把次等苗拔了。冯程打水回来灌溉,见有人拔了他的苗大动肝火,问覃雪梅拔是何居心,拿起镐头要赶走大学生们。于正来喝住冯程,覃雪梅上前问冯程是否对种子进行了消毒,消毒液浓度是多少,冯程回答不上来,她从出苗的情况看消毒液的浓度过高了,又从土壤看出氮肥过多,覃雪梅的的一番话让冯程有些服气,但嘴上不肯服软,说大学生有什么了不起,他还教过大学生呢,还是让大学生走。于正来看覃雪梅哭着跑了,让众人先离开,他给冯程做工作,说覃雪梅拔次等苗是要换床生长,她是东北林业大学品学兼优的大学生,放弃部里工作主动报名到坝上,冯程不该伤人家,并且苗圃是国家的,不是他冯程个人的,于正来批评完冯程,要他跟自己下坝,他认为冯程长期呆在坝上,是精神出了问题,要带他下坝看病。

最美的青春第6集剧情介绍

冯程给覃雪梅道歉留在坝上 女大学生上坝第一夜遇狼

冯程收拾东西坐卡车随于正来下坝,覃雪梅知道了内心很不安,她听孟月说冯程是东北林业大学的老师,因为包庇女朋友叛国,对这个人充满了好奇。

冯程坐车行驶在下坝的路上,想起自己从前的雄心壮志,怎能半途而废,他不能走,突然跳下卡车。前面吉普车里的于正来和曲和急忙停车下来,问冯程是不是真的精神出了问题,冯程诚恳地承认错误,让塞罕坝变成绿洲的他的理想和信念,他希望于正来让他留下来。曲和说他骂覃雪梅,要是覃雪梅原谅他就可以留下来,冯程二话不说就往回跑,他跑到营地,喊覃雪梅出来,武延生说冯程不配给覃雪梅道歉,上去就揍了冯程一拳,一直跟随冯程的小六子上去就扑咬他。冯程拴好小六子,让武延生打他出气,武延生真的动手打冯程,把冯程打到在地还不依不饶,覃雪梅和赵天山等人闻声赶来,冯程诚恳地向覃雪梅道歉,他要留在坝上,看着他育的苗成活,覃雪梅看冯程对苗圃这么重视,她说自己也有错,伸出手和冯程握手,冯程激动不已,紧随其后的于正来和曲和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在冯程的建议先,赵天山给大学生开会,为了安全起见,原本安排的两个人一个地窨子改成男生一个,女生一个,女生们同意,男生中武延生带头反对,赵天山让男同志先离开,给女同志制定了规章制度,特别强调起夜不能出宿舍。

晚上,冯程回忆白天覃雪梅说的育苗知识,这些知识是他手上的育苗书里没有的。此时,四个女大学生结伴出地窨子去上厕所,沈梦茵突然发现远处有狼,四个人惊慌失措地往回跑,多亏赵天山及时出现开枪,吓跑了狼群。枪声惊动了其他人,大伙儿都出来查看,赵天山说多亏冯程嘱咐他大学生上坝第一夜不能睡觉,武延生认为冯程处处针对大学生,安的什么心,为什么不给女生修厕所,冯程坚持不能修,不然养成了习惯,等冬天零下四十多度,暴风雪掩盖了所有声音,等待他们的也许是冰冷的尸体。冯程想了想,又说也许没到冬天人都走光了,那样他就是多虑了。覃雪梅认为冯程说的有道理,承认她们错了。赵天山感慨多亏冯程没下坝,不然大学生上坝第一天就让狼给套了,他得蹲监狱。

大学生们面对食堂的黑面馒头发牢骚,但冯程却吃得津津有味。坝上成立了实验室,林业部收集的英文资料到了,覃雪梅学的是俄文,让学英文的武延生翻译。冯程想要参观大学生们的实验室,又不好意思开口,于是偷偷地到门口看。武延生从实验室出来看冯程要参观实验室,试图阻挠,冯程叫出小六子,武延生吓得不敢吱声了。冯程参观完实验室,说着实验室不怎么样,可惜这地窨子了,这让覃雪梅和孟月很生气。

李秀荣到食堂找魏师傅借面,她看闫祥利昨晚没怎么吃东西,以为他病了,想给他做烩面,其实她想闫祥利做她的男朋友。李秀荣做好了面给闫祥利送来,并帮他洗脏衣服,闫祥利其实没病,他不想出工抡镐头,他负责气象工作,在李秀荣的请求下,闫祥利带她到气象站观察。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