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的青春第11-1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最美的青春第11集剧情介绍

武延生下跪请求让冯程帮他圆谎 大学生投票表决是否下坝过冬

冯程看张福林拿枪口对准自己,说每个人都有秘密,这人迹罕见的塞罕坝又有谁知道呢?他又能往哪里跑呢?今天他救了自己,自己永远拿他当兄弟。现在他们种的树已经活了下来,这里一定可以长出大树,难道他就不想看看,等树苗都长大成材的样子吗?张福林听冯程的话觉得有道理,慢慢放下了手中的枪。

张福林决定不逃跑了,冯程腿上有伤,张福林用马载着冯程回营地。在路上,张福林知道是冯程让武延生先带着覃雪梅走,自己留下来和狼搏斗,不禁为冯程抱不平,冯程觉得害怕是人的本能,并且人家是大学生,见到狼害怕也很正常。

众人见张福林用马载着冯程回来,十分激动也十分气愤,都以为他是当逃兵才遭此下场的,那大奎甚至看着冯程腿上的伤,说狼怎么没把他咬死,武延生闻声匆忙出来,坚持要把冯程带到他宿舍给他疗伤。武延生以冯程要脱裤子包扎腿伤为由支走了女同学,那大奎不愿帮忙也出去了,武延生见屋里只有他和冯程二人,突然跪下来,求冯程救他,他承认自己撒谎了,他昨天以为冯程牺牲了,就和大伙儿说是他救了覃雪梅,冯程见死不救临阵脱逃。冯程这才知道刚才大伙儿刚才为什么如此反应。武延生哭着求冯程不要把实情说出去,不然覃雪梅一辈子都不会原谅他。冯程虽然对武延生的做法很生气,但觉得他能为了爱的人编织谎言,自己也能理解的,冯程答应帮武延生保守这个秘密。

武延生帮冯程包扎好伤口,又和张福林把冯程抬到冯程宿舍,临走的时候还不忘叮嘱冯程让张福林帮着保守秘密。张福林一肚子不服气,但冯程认为武延生是大学生,能到坝上造林不容易,自己不妨成人之美。他们正说话,赵天山他们回来了,听说冯程安全回来十分高兴,转身质问张福林为啥拿走了他的枪,还骑走了马,冯程说这是他的主意,是想让张福林出去打野兔子改善一下伙食,还碰巧把自己救了,赵天山一听,非但没责怪张福林,还称赞他立大功了。

冬天就快到了,冯程来气象站找闫祥利,问他今年冬天气候情况。闫祥利告诉他,今年冬天气候反常,可能出现极寒天气。冯程回到食堂,那大奎和隋志超对他冷嘲热讽,说他是懦夫、是逃兵,张福林听不下去,一拍桌子走了,只有武延生热情地给冯程打饭。冯程和赵天山说了今年冬天天气预测,为了大学生的安全着想,冯程想让赵天山跟局里申请让大学生们下坝过冬,覃雪梅一听觉得他们能吃得了这个苦,不用下坝,冯程这是在动摇军心,并话里话外指责冯程的懦弱,冯程听了没说什么,默默地走了。赵天山出来找冯程,问冯程当时是真的逃跑了吗,他一直不相信,冯程却点头承认自己一时害怕做了逃兵。

武延生找那大奎、隋志超、闫祥利四个人开会,说冯程让他们下坝是阴谋,是要用激将法把他们留在坝上,其他三人觉得武延生真是足智多谋。武延生让他们想办法说服其他四个女生同意下坝。八个大学生在一起开会,覃雪梅听那大奎说冯程是想用激将法把他们留在坝上,想看他们这些大学生的笑话,她问是谁分析的,这是想做逃兵,他们留在坝上能播种育苗为明年春天做准备,并且气象观测也需要时刻进行,难道大学生们连当逃兵的冯程都不如?冯程能在坝上待三年,大学生怎么就不能。没有太多工作的人可以补充知识学习,如果大学生连一个冬天都熬不过,怎么能在塞罕坝上造林,那些守卫国家疆土的边防卫士也能请假修整吗。覃雪梅的一番话让大家都沉默了,那大奎要举手表决,闫祥利弃权,覃雪梅、李秀荣不同意下坝,沈梦茵因为武延生喜欢覃雪梅故意跟他唱反调,不同意下坝,而隋志超喜欢沈梦茵,也不同意下坝,结果同意下坝的人只有孟月、那大奎了,武延生见风使舵,为了讨覃雪梅欢心,表示自己坚决不同意下坝,他主张召开的这个会议以失败收场。

赵天山来找冯程,问他为什么让大学生下坝,是不是要显示他的个人英雄主义。冯程认为冬天条件太艰苦,大学生受不了,他听赵天山说大学生以五票反对,一票弃权,二票赞成决定留在坝上,不禁对这些大学生心生几分敬意。

最美的青春第12集剧情介绍

大学生誓死保护镇风树 林业专家佩科维奇不相信塞罕坝能种树

赵天山因为大学生们主动不下坝高兴,他在食堂给大家开会,为了鼓舞士气,决定组织一次秋游,带他们去看看坝上唯一的那棵大树。大学生们一听十分兴奋,有的要表演节目,有的要带上家里寄来的好吃的。开完会,季秀荣带着闫祥利去看空出来的一间地窨子,她告诉闫祥利,自己跟把他们恋爱的事和家里人都说了,她的妈妈还有三个姐姐已经开始给她寄东西了,等曲局长来他们就申请结婚。李秀荣伏在闫祥利肩头憧憬未来的美好生活,没发现闫祥利脸上躲闪和犹豫。

第二天,赵天山带着大家去看大树,一路上欢声笑语好不热闹,赵天山不禁感慨坝上的生活太枯燥了,应该让大学生们适当放松一下。此时于正来、曲和还有林业部的领导正陪同俄罗斯专家佩科维奇赶往塞罕坝视察,佩科维奇是世界著名林业专家,这次请他来也是想让他为塞罕坝建林场给出建设性意见。佩科维奇不愿骑马,一路上他乘坐的吉普车在塞罕坝上无数次的陷进沙漠,佩科维奇认为塞罕坝的环境不适合植物生长,他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在这里种树。于正来说坝上有棵参天大树,佩科维奇压根不相信,于正来决定带他去看看。

赵天山一行一路跋涉,边唱歌边行进,终于远远地看到了镇风树。覃雪梅等人看到这棵参天大树,感觉这不仅仅是棵大树,这是塞罕坝林场的未来。

众人一起欢呼着向大树奔跑过去,就在快要接近树的时候,他们发现居然有人在砍树。赵天山和大学生们将将老乡们拨开,护在树的前面,赵天山告诉乡亲们这棵树是林业局的不能砍,为首的那人是上次要砍树打伤冯程的郑三爹,他老娘病重,要砍了这棵树做寿材,无论赵天山还有大学生们怎么跟这些村民们解释,村民们都不听,覃雪梅提出可以拿钱给老人家买寿材,可是郑三儿说覃雪梅不是他媳妇,这么说是骂人。那大奎是承德人,为覃雪梅不懂当地规矩给郑三爹赔礼,说这树是国家的,砍树是犯法,但郑三爹就认准了这棵树,非要砍了给他娘做寿材。赵天山和大学生们无奈紧紧拉着手,在树的周围围成了一堵人墙,誓死要捍卫这棵树,郑三爹一见大哭,说没办法和老娘交代,在郑三鼓动下,一村民上前打伤了隋志超,这可惹恼了赵天山他们,两伙人打在一起。赵天山和那大奎都身手不凡,郑三儿一伙儿吃了亏,叫号不让赵天山他们走,回村搬救兵了。

大学生们见村民走了,隋志超说大获全胜,大家都欢呼起来,二勇看这情形感觉要吃亏,赶紧回去找冯程。冯程听二勇说了情况,感觉报告派出所来不及了,到赵天山宿舍砸开他的箱子,拿出枪骑马去找赵天山一行。

在大家伙歇息的时候,覃雪梅和孟月在大树的附近发现了冯程种植的那五十棵树苗,这才知道冯程没有种在水泡子旁,而是选在了这里,而且成活率不是冯程说的二十八棵,是三十一棵,有三棵不确定冯程当时就没提,覃雪梅觉得冯程做事挺严谨。这时大学生们突然发现郑三儿他们带人卷土重来,赵天山等他们人到跟前,说已经报给派出所了,派出所的人正往这赶,可是郑三爹根本不相信赵天山的话,他们仗着人多势众,不仅要砍树,还要报刚才吃亏的仇,为了挽回面子,就算蹲大狱也在所不惜。就在双方剑拔弩张之际,冯程骑马飞奔而来拿枪镇住众人。这时赵天山突然眼前模糊,昏倒在地。

于正来一行正往镇风树赶来,他听到声音赶紧和曲和骑马先飞奔过来,郑三爹认得于正来,知道他是当年的抗日英雄,还是局里的大官,带着老百姓悻悻地走了。

曲和因为冯程将枪口对准老百姓的事情要处理他,赵天山醒来替冯程叫屈,覃雪梅也不服,她认为是冯程及时赶到才救了大家,应该表扬。冯程告诉曲和枪里并没有子弹,于正来验证了枪里的确没有子弹,同意不处分冯程。这时佩科维奇乘吉普车赶到,他亲眼看到眼前这棵大树,才承认塞罕坝以前的确有过森林,但认为在塞罕坝建林场是天方夜谭。冯程再也忍不住了,他让佩科维奇去看看他种活的二十八棵树苗,覃雪梅强调是三十一棵,但佩科维奇认为现在活着的树苗一场雪之后会全部死掉,就连眼前这棵大树也被雷劈过,他不明白中国这么大,为什么非要在塞罕坝植树造林。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