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第19-2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夜天子第19集剧情介绍

花晴风徐伯夷针对叶小天 叶小天召集旧部饮酒自责

叶小天故意用自己的马屁股去撞击徐伯夷的驴,还声称是要和徐伯夷亲近一下,气的徐伯夷说不出话来,叶小天和罗大亨一起一唱一和的损徐伯夷是在葫县臭名远扬,气的徐伯夷要要切齿。

黎教瑜还专门派遣了人在路上等候叶小天,声称是铜仁知府张铎要请他吃饭,这也让徐伯夷动了心思,认为叶小天能做官也是根基不浅,打算先一步到葫县找花晴风整治叶小天。

张铎正看戏看的出神,丫鬟给上茶,恰好张铎伸手去拿,烫了一下张铎,气的张铎当场打死了丫鬟,拉下去喂狗。此时,有人传报叶小天来了,张铎赶紧去见叶小天,这个张铎其实就是心狠手辣的莽夫一名,叶小天也对此心知肚明,只能表面不得罪拍马溜须,倒是也深得张铎的喜欢。吃饭的时候,黎教瑜说出这个徐伯夷有田家撑腰也是不简单的,想当初,田家和安家宋家都是并列的大土司,包括现在的铜仁都是田家的地盘,后来田家兄弟闹内讧,造的民不聊生,后来皇上大怒,派兵镇压,分割了田家为两府,田家从此就没落了,田家虽然没落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要叶小天以和为贵,张铎则认为应该和徐伯夷斗到底,只有斗败了徐伯夷才会让田家以为他是烂泥扶不上墙,叶小天认为张铎说出了他的心思,两人一笑干杯。

与此同时,徐伯夷已经去找了花晴风,并且挑明了叶小天就是当初的艾典使,并认为叶小天惹是生非,他抢先来到这里的原因就是要针对叶小天,花晴风本就对叶小天不安分而头疼,听到有人愿意帮忙除掉叶小天他也是乐观其成。

华云飞认为他有命案在身,不方便跟着叶小天进城,留在了父母的坟墓前,叶小天也认为徐伯夷这个人是阴险狡诈,难免会出什么阴谋诡计,因此同意了华云飞的决定,认为二人一明一暗相互也有一个照顾。

叶小天来到葫县,被百姓认出就是艾典使,叶小天否认自己就是艾枫,也从未来到这里,只是二人相貌相似而已,随后叶小天去了衙门见花晴风和众位官员,也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都好像第一次见到叶小天一样,花晴风则给叶小天准备了一间民房居住,其实也就是明着欺负老实人,可叶小天从来就不是老实人,虽然暂时接受了这样的安排,实际也为了观察下一步的行为。

徐伯夷亲自将叶小天带去了一家破败的民宅,罗大亨看不下去,质问徐伯夷为什么不住在这里,徐伯夷却一派官腔的说财政紧缺之类的废话,叶小天却认为这里很好,还能养点动物,而且睡觉的地方只需要一张床就够了,并且拉着众人进入房间,徐伯夷暗骂都是上不了台面的粗坯。

由于院子里能住的地方只有一间,叶小天就趁机将哚妮打发跟着罗大亨去住在他的店里了,趁机也可以帮着罗大亨经营生意,罗大亨自然是喜不自胜,拉着哚妮就离开了,叶小天也如释重负,终于摆脱了一个眼线。

罗百川焦急的等着罗大亨回来,可是当看到罗大亨进院子慌忙躺下来装睡,罗大亨故意藏起来引得罗百川起来四处寻找,罗大亨忽然钻出来,吓了罗百川一跳,罗百川责怪儿子说好的五天一封家书,可是他要不就不写,写了就俩字挺好,并要罗大亨这次回来就找个女人成亲,罗大亨则赶紧给罗百川献上一个鹿鞭作为礼物,罗百川无语。

叶小天去找掌房书吏老窦,发现不仅老窦不在了,而且那里的人都换成了新人,叶小天转身离去。随后叶小天去仓库找了周班头,周班头正在搬运粮食,看到叶小天拿着水过来激动落泪,随后叶小天又去找了杂役李云聪,得知其余两位班头被调去值夜和守城门,心里很自责,认为都是因为他才会导致这种结果的,李云聪安慰叶小天他们从选择这一行第一天开始,就做好了被踩的准备。

晚上几个班头和叶小天一起喝酒划拳,值夜的马班头也来到这里,叶小天含着眼泪觉得对不起大家,周班头告诉叶小天他们虽然在衙门里被踩,可是走到大街上都冲他们竖大拇指,这都是因为有了叶小天,现在叶小天回来了也就是让他们再次有了主心骨。

雅夫人逗鹦鹉,花晴风走过来搂住了夫人,雅夫人却露出不悦之色,花晴风慌忙询问原因,雅夫人告诉花晴风今天姓徐的一上任,就对衙门进行了调动,什么胥吏呀、捕头呀各种交叉替换,一片混乱,件件都是针对叶小天,质问花晴风是不是他的主意,花晴风解释这些都是徐伯夷的主意,他认为年轻人想干出成绩,所以他就给出了支持,并认为雅夫人没有必要替叶小天打抱不平,雅夫人哭笑不得,解释一切都是为了花晴风考虑,这些方法对付叶小天都错了,花晴风追问自己错在了哪里。雅夫人认为徐伯夷和叶小天本来就有过节,花晴风只要坐山观虎斗就可以了,没有必要非得出头,花晴风则认为虽然徐伯夷的官职在叶小天之上,但是叶小天在这里有很多的拥护者,如果他支持的话徐伯夷根本就没有胜算,他也就没有办法坐山观虎斗。雅夫人认为花晴风好不容易的收回了权势,也可以明确的告诉所有人他就是要对付叶小天不是也显得光明磊落,花晴风则认为那样就会被人抓住把柄,毕竟他是这里的父母官,不能直接和下属为敌,只能在幕后操控一切,雅夫人讥讽花晴风就不该做知县,适合做一个师爷,遇到事情就知道回避。

叶小天也认为自己是晚到一步失去了先机,身边已经被花晴风和徐伯夷安排了眼线,但是也不惧怕徐伯夷,反而跑去狠狠的嘲讽了他一次,气的徐伯夷也是捶胸顿足。

花晴风置办宴席,名义上为叶小天接风洗尘,叶小天也在宴席上知道这里三个月不下雨颗粒无收,因此税根本收不上来,为了安抚民心大家都只能借助老天爷求雨,只求老百姓不要闹事。

为了水源,高家寨的人拦截了水源,让下游的李家寨无水可用,双方因为水源的事情发生了械斗,伤了不少的人。花晴风认为此事应该马上进行调解,否则将来就是要出大事,于是召集众人商议事情,花晴风希望王主簿去说服两寨的人,因此婉拒了,叶小天主动提出他上山去调解,为了抢功,徐伯夷起身争着要去。

夜天子第20集剧情介绍

徐伯夷贸然抢功反被抓 叶小天收权整徐伯夷

徐伯夷担心被叶小天抢功,主动请缨要去调解高李两家水源问题,花晴风心里偏向徐伯夷自然也就同意了。

叶小天在衙门里发现只是负责一些领用物资的签字工作,没有一件关于监狱、缉捕之类的事情,于是找来了下属一问方知,原来在叶小天来的前一天徐伯夷就已经下令只要是关于缉捕和监狱方面的事情必须经过他批准,叶小天只是负责文书之类的工作即可了,叶小天心里也明白这是先夺了他的人再架空他的权力,于是特意找来了当时徐伯夷下的手谕放在袖子里,要求过两日再还回去存档。

徐伯夷去调解水源问题,却提出各种方案双方都不同意,情急之下徐伯夷呵斥双方械斗不听从调解,要将所有人都抓起来,结果惹怒了李家寨的人,李寨主命人绑了徐伯夷,消息传回来,王主簿抢先一步就找借口陪老婆看病离开了,而花晴风无奈之下只好命人去找叶小天,叶小天却回复不见,因为徐伯夷有令他只负责区域内的事情,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花晴风无奈只好亲自去找叶小天谈条件,叶小天也就趁机提出要回了全力和李云聪等人,花晴风为了解决问题不得不答应,并且表示之前要徐伯夷暂时管理是因为叶小天没有到,也都是权宜之计,现在既然来了就应当归还权利。

叶小天赶到的时候发现高家寨的人围住了李家寨,却是只围不攻,其实高家寨深知李家寨牢不可破,强行攻上去也只能是损失惨重,而李家寨的人绑架了徐伯夷朝廷命官,只要再主动出手就必定为朝廷不容,因此高家寨只需要叫喊将李家寨逼出来即可,李家寨的人自然也深知其中的道理,也不敢贸然出来,也是在等高家寨的人攻上去,到时候就可以说徐伯夷偏袒高家寨的人,他们不服气才扣押了徐伯夷,因此双方才僵持不下,而叶小天正是看透了这一点,知道双方都在等朝廷的人来调解,叶小天也知道罗大亨和李家少寨主是同窗,因此要罗大亨私底下去连吓唬带劝说,让少寨主以为朝廷调解不成一定会派兵镇压,且建议李家寨的人等等,朝廷一定不会坐视不管,看着李家寨的人活活渴死饿死的,因此也就方便了他的谈判。

同时,叶小天也以此吓唬了高家寨的人,认为绑架徐伯夷的人虽然是李家寨,可是高家寨围困李家寨导致李家寨的人不放了徐伯夷,追究起来都是问题,高家寨也趁机找个台阶退兵了。

少寨主也劝说了父亲,叶小天趁机提出要少寨主一起去县衙,到时候和高家寨的人一起座谈水源的问题,李债主同意,并释放了徐伯夷,叶小天则故意整蛊徐伯夷,告诉李寨主徐伯夷心存仁善只是表达有误,他就听徐伯夷亲口说过等回去以后设坛绝食求雨,李寨主深信不疑。

李寨主带着叶小天去释放徐伯夷,并且也表示是为了感念徐伯夷设坛求雨的诚意,徐伯夷大惊,疑惑询问怎么回事,李寨主见状以为徐伯夷要上来,质问徐伯夷是不是为了下山才诓骗他求雨的,徐伯夷担心无法离开,慌忙解释他堂堂一个县丞一定言出必行,回去就祈雨绝对不会食言的。李债主转头告诉叶小天这次就看在叶小天的面子上放了徐伯夷,但是要求叶小天必须兑现承诺。徐伯夷伸出手要叶小天拉他起来,叶小天伸手拉了徐伯夷却又往前一送,让徐伯夷跌倒在地。

回去的路上徐伯夷问绝食祈雨是怎么回事,是不是故意整他,叶小天解释他告诉人家李寨主是因为徐伯夷担心灾民,才做出那些举动来的,这样人家才肯放了徐伯夷,而且有周班头和李云聪还有少寨主都可以作证的,三人慌忙给叶小天作证,告诉徐伯夷如果不是叶小天担保他徐伯夷到现在还关着呢,徐伯夷一看李云聪和周班头都来了,质问叶小天是不是葫县没有人了,管杂役和仓库都给叫来了,叶小天告诉了徐伯夷因为花晴风对之前徐伯夷的人员调整非常不满意,因此又把典使的人都给叫回来了,叶小天同时要罗大亨负责祭坛祈雨材料准备工作。

回去以后罗大亨出资搭建了一个高台,将求雨的徐伯夷送上去,花晴风当着百姓们的面亲自送徐伯夷上去,百姓们也都恭请徐伯夷上去,罗大亨体贴的连厕所都给备在了高台上,大有不下雨徐伯夷就补鞥呢下来的架势,徐伯夷在众目睽睽之下只好坐在高台之上,徐伯夷脸上挂着笑心里却恨极了叶小天。

同时花晴风也在思付,叶小天不按常理出牌,阴谋诡计特别多,徐伯夷只是稍微露出不满之色就让叶小天整的死去活来,可是他也不能和叶小天合作,否则就真的会成了叶小天手里的傀儡了。一时之间花晴风居然不知道如何是好,恰好看到夫人在逗鹦鹉,慌忙上前讨好,已经将周班头他们调回来了,雅夫人却学着花晴风的样子说她是女人,管好自己的事情就好了,前堂的事情她不参与,之后就离开了。

叶小天修整住的院子,忽然之间从地底下冒出水来,又忽然没有了,华云飞告诉叶小天山上很多这样的泉水,叫间歇泉,冷不丁就会冒出来,叶小天感叹天上不下雨,可是地上的水又浪费了 ,并要华云飞带着他去看看那条河水。

花晴风来高台上看徐伯夷,劝说他也不必介怀,叶小天把他逼上去求雨也是一时之快而已,等到解决不了水源的问题,高李两家一定活剥了他,徐伯夷却认为没等叶小天被活剥他就已经饿死了,花晴风抖动手里的小包裹,也不说话,徐伯夷知道是干粮偷偷接过来,谎称上厕所钻进了小厕所里面,狼吞虎咽吃馒头,同时也在心里恨死了叶小天,让他堂堂一个县丞落到这个田地。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