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鹰猎第9-1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天坑鹰猎第9集剧情介绍

胖脸被抓小红果身世曝光 张保庆自由放养白将军

杨晔和张保庆互相不信任,两人各自都留有自己的计策,杨晔的计策是让小红果提前知道路线,如果林帮出现在撼山林,就可以断定小红果是内鬼。

张保庆则打算瞒着杨晔偷偷抓人,菜瓜随身带着牧沙,这是一种类似弹弓,但比弹弓更厉害的武器,把大些的石头放在上面能打出很远,她对这些陷阱武器的东西,甚至比那些多年经验的老猎户都厉害。

林帮的人埋伏在撼山林,白脸单独去查看地质队的行动进度,菜瓜听到有动静,立刻追了过去,二鼻子担心菜瓜遇到危险,赶紧拉着张保庆去找菜瓜。

菜瓜被白脸打伤,用口哨呼唤出了自家的猎鹰青生,青生从天上攻击白脸,菜瓜用牧沙扔出石头将白脸打倒,胖脸带着猎枪追了过来,冲着菜瓜开枪,青生护主,飞过来挡了这一枪。

胖脸想要杀了菜瓜以绝后患,白脸担心引起乱子,这时二鼻子和张宝庆在树林里呼喊菜瓜,眼看就要到这边了,林帮的人不得不赶紧撤退。

菜瓜用石头砸倒了胖脸,其他人都逃走了,张保庆押着胖脸去找村长,把头来到鹰屯,装出一副不知情的样子,说林帮内有几个人对金矿起了贼心,胖脸也适时地跪下跟把头认错,这两人的双簧唱的像模像样。

邢原野揭穿了白脸和小红果的关系,这次的行动路线一定是小红果泄密,小红果站出来否认,但是又支支吾吾解释不出来,把头见她为难,索性将一切都摊开了说。

原来小红果是把头的女儿,但是因为妈妈的死记恨把头,考上大学去了北京之后,就更加不愿意承认这个父亲了,小红果跟着地质队来鹰屯之后,把头便让白脸借着送菜的名义来看过小红果。

把头想要为小红果和林帮保全后路,他的意思是小红果完全没处卖地质队,林帮提前埋伏在撼山林,是因为胖脸躲在外面听到了小红果和邢原野的对话,跟小红果和把头没有任何关系。胖脸将错全部拦在自己一人身上,把头将胖脸交给村长处理,村长有些惧怕把头,只将胖脸批评一顿便算了。

邢原野觉得小红果留在队里是个危险的存在,没人保证她什么时候会背叛地质队,所以必须通报开除,但杨晔认为小红果的心还是向着队里的,而且也没有她出卖地质队的证据,一旦通报开除,对于小红果来讲,便是堵死了未来的路,所以他决定暂时相信小红果。

小红果今天突然冲出来想解释,导致把头也差点暴露,把头气的要打小红果,白脸出来挡住了一巴掌,小红果原本想隐瞒的只是身世,现在公开了她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她从来都看不起这个像贼一样的父亲,以后也再不会为把头做任何坏事了,小红果连夜离开了林帮,白脸便跟在后面默默保护。

青生为了保护菜瓜受伤,虽然上药之后没有大碍了,但是菜瓜依然自责。村里的人都认为青生的主人是二鼻子,但事实上这只鹰是菜瓜从悬崖上找到的,它第一个见到的人是菜瓜,所以在青生眼里,他们之间就像是亲人朋友一样。

鹰屯的驯鹰人和猎鹰之间仿佛有一个无形的契约,猎鹰帮助猎人寻找猎物,猎人回报它食物,一旦期限到了,就必须将猎鹰放飞蓝天,青生明年就要离开了。

张保庆带着地质队的人再去找天坑,但是按照他记忆路线所走过去,完全只是一片普通的雪地。

张保庆的鹰蛋终于孵出来了,没几天功夫就长的像母鸡那么大了,张保庆像养宠物似的,好吃好喝好睡的对待小白鹰,四舅爷看不下去,告诉他这样会将鹰养废的,鹰必须要经历磨难才能长大,但张保庆却要让它自由生长,四舅爷难以认同。

白脸到地质队给小红果送东西,希望小红果不要记恨把头,但小红果的恨意太深,直接将东西全部扔了,并盛气凌人的警告白脸以后不准再送东西,小红果平日里都是温柔有礼的,这生气的样子确实挺吓人。

小红果心里有气,独自出去散心,遇到了带着小白鹰出来散心的张保庆,张保庆带着小红果去烤地瓜吃,张保庆给小白鹰取名白将军,小名小白。

杨晔收到了总局寄来的十年前的电报资料,资料中显示的几个地点:乌木门、西风皮、沙滩镇、老龙口,这几个地方都是杨默书当年的勘探目标,杨默书每到一个地方,就会给杨晔邮寄一封信,唯有老龙口没有信,杨晔怀疑杨默书可能到了老龙口,但还没来得及给他寄信。其中一封信中说杨默书曾说发现了一个秘密,信中还附带有一张雪原的照片。

天坑鹰猎第10集剧情介绍

梦境指引张保庆领悟寻宝办法 张保庆宠溺驯鹰小白飞天

杨晔拿着父亲留的照片去找菜瓜,照片中露出了一小部分小木屋,菜瓜觉得应该是西坡一带的那个小木屋,但她没去过那边,只是听屯里人说过那里闹鬼。据说那个小木屋曾居住很多人家,但后来莫名其妙,互相残杀死了,木门上有一对鹿角,有人想偷下来去卖,但是无论如何都拿不下来,还从窗户里看到里面有一双红色的眼睛,之后木屋就荒废了。

二鼻子和张保庆在林子旁边烤鸡吃,二鼻子的手艺比北京的大厨都好,张保庆不禁叹息,二鼻子和菜瓜真的投错胎了,二鼻子的梦想是做厨子,但鹰屯不准男人碰灶台,菜瓜的梦想是做猎手,但鹰屯又不许女人做猎手,这两姐弟都憋屈极了。

之前要不是因为陆教授真诚相求,菜瓜是从来不去禁地那些地方的,因为她父母就是因为去了禁地,才再也没回来的,顺德奶奶不允许他们姐弟去禁地,一方面是马殿臣的传说,另一方面是怕他们俩也出事。菜瓜一直觉得父母没死,每天都翻山越岭的寻找,直到两年前,菜瓜突然就不提这事了,二鼻子觉得菜瓜一定有事瞒着他,否则以菜瓜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性格,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四舅爷家里突然响起枪声,张保庆赶紧回去看,原来是小白跑到鸡窝里面去偷鸡吃了,还咬死了两只鸡,四舅爷开枪了但没打伤它,张保庆赶紧给四舅爷赔不是。

菜瓜看到张保庆的鹰非常惊讶,原来这白鹰是最神圣的一个品种海东青,百年难得一见,据说马殿臣也有一只白鹰。海东青是万鹰之神,成年之后凶狠无比,聪明至极,屯里的人听说张保庆得了白鹰,纷纷挤着来看这神鹰,张保庆想起自己之前做的梦,想到了利用白鹰下天坑的办法。

菜瓜带着杨晔去西坡那边查看,找到了小木屋的所在,按照常理来说,从西风屯去老龙口,一定会路过这个小木屋,说明杨默书真的来过这里,出事应该是在去老龙口的路上。

杨晔给菜瓜讲了父亲翻车事故的事情,这个小木屋很可能就是他父亲最后呆过的地方。事故报告上说翻车的时间是在大雪天的晚上,但是菜瓜觉得不对,从照片的光线上来看,这张照片是上午拍摄的,从这里到事故的地方,几个小时就到了,根本不会等到晚上,这中间有好几个小时的时间缺口可以调查,这也更加加深了杨晔对陆教授的怀疑。

之前菜瓜被冰冻送到北京之前,曾在雪地裂缝里看到冲出来一只神鹰,之后便掉了下去,也许那时候她掉下去的就是天坑,而张保庆从天坑里带出来的鹰蛋,说明白鹰的家可能原本就在天坑,所以白鹰一定能带他们找到进入天坑的路,杨晔觉得张保庆这是在异想天开,不愿意跟他一起疯闹。

小白目前还不会飞,张保庆也不会跟小白配合,菜瓜教张保庆练习鹰把式,两只手吊着两块大石头几个小时不能松,这样日后才能撑得住鹰的重量。菜瓜的训鹰工具都被奶奶没收了,她找杨晔帮忙弄来了训鹰工具,张保庆累得不行,悄悄让二鼻子把手上的石头拿下来,偷懒地凑过去看那些稀奇的训鹰工具,还对杨晔冷嘲热讽。

驯鹰的第一步是熬鹰练眼神,需要几天几夜不让鹰睡觉,张保庆认为他不用鹰捕猎,只要白鹰带他们去天坑就可以了,不需要那么严苛训鹰,菜瓜妥协了熬鹰,直接到吞轴,吞轴也就是减肥,用绳子连着肉和面包裹起来喂鹰,它吃到肚子里之后是不消化的,之后再把绳子拉出来,将它肚子里的油脂吸出来,如此反复几天之后,这鹰的体重便会下降很多,张保庆可不舍得自己喂的小鹰受这般苦,认为菜瓜这是虐待鹰,菜瓜反驳说张保庆把神鹰当鸡养,根本不配当神鹰的主人。

小白鹰被张保庆宠着,连飞都不会,张保庆忽闪着胳膊,小白鹰学着终于能在空中扑扇几下,二鼻子带着小白鹰去悬崖尝试,这是每只鹰的必经之路,小红果和菜瓜都跟着去看,张保庆看着悬崖那么高,实在不忍心让小白跳悬崖,正准备回去呢,小白自己跳了下去,并且顺利起飞在高空盘旋,不一会儿便飞向老龙口的方向,张保庆几人赶紧追着小白的方向而去。

白鹰在老龙口附近的雪地停下了,但是雪地上什么都没有,张保庆扒开雪,用匕首将冰块抛去几层,下面果然有一个深不见底的洞口,原来之前找不到天坑,是因为被冰块堵住了。二鼻子留下守护洞口,张保庆则回去找人挖洞。

林帮的人一路跟踪着张保庆他们,看到二鼻子单独留守洞口,胖脸悄悄上前将他打昏,林帮的人一拥而上的凿天开坑。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