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犯分集剧情介绍(1-28集)大结局

时间:2018-09-12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战犯第1集剧情介绍

1950年1月,毛泽东率领中国政府代表团访问苏联,期间,两国政府达成协议,苏方将在对日作战中俘获的日本关东军战犯引渡给中国。这些对中国人民犯下滔天大罪的战争罪犯将在抚顺战犯管理所接受改造,等待中国人民庄严神圣的审判。同年7月16,押解日军战犯的苏联专列驶向中国。

列车车厢里,日本战犯正在高兴地唱着本国民谣,他们以为苏联政府是在送他们回国,所以情绪高涨。其中,六十二岁的原日军五十九师团中将师团长小川立夫是这些战犯中军衔最高的军官。六十三岁的原伪满洲国国务院总务厅长官,溥仪的太上皇武矢六浩是战犯中级别最高的文职官员。五十七岁的吉岗丰,为原伪满洲国宫内府次长。三十五岁的大岛龟三,为原满洲国哈尔滨警务厅特高课课长。三十二岁的中岛良子,为原关东军第731细菌部队中队长,日本京都大学医学博士。四十八岁的福原启久,为原日军一0二师师团长,少将。四十八岁的大次仁,为原关东军抚顺市典狱长。

在哈尔滨东北公安部,李部长传达指令,王忠被组织任命为抚顺战犯管理所所长,全面负责战犯的管理工作。公安学校的副校长金太平被任命为其副手,他留学过日本,懂法律。刘猛被任命为第二副手,他是王忠的老部下。王忠很高兴,认为这个铁三角的组合一定可以好好收拾战犯。但李部向他传达了中央精神,告知其主要任务是将这批战犯改造成新人。王忠却觉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在他看来,这些在中国犯下滔天大罪的恶魔,不被扒下一层皮都难解心头之恨。但李部长一再强调,中央的要求是用革命的人道主义精神来改造这批战犯,并且战犯管理所一定要做到三个保障:一,保障战犯的人格不被侮辱;二,保障战犯的基本生活需要;三,保障他们的身体健康。

中央的精神被再次传达给战犯管理所的所有工作人员,要求不准打骂战犯,更不准动刀动枪。按照要求,现在需要战胜的不是他们的肉体,而是他们的精神。要击垮的是这些破坏人类破坏世界和平的战争罪犯侵略者的反动思想,而最终目的是要把这些早已失去人性的鬼变回人。管理所的工作人员纷纷表示有信心,且能做到。

1950年7月18日凌晨,苏方押送日本战犯的专列秘密驶入中国绥芬河境内。车内的战犯纷纷猜测此时到达的地方,车外,抚顺战犯管理所全体接收人员已经集合完毕,正等着战犯的到来,王忠给大家做了战前动员。列车驶入车站,战犯还天真地以为他们离日本越来越近了。随车的苏联工作人员将列车车门打开,日本战犯这才发现,列车到达的并非日本,而是中国,所以群情愤怒。纷纷指责苏联借刀杀人,他们坚信落到中国人手里必死无疑,所以他们拒绝下车,在车厢内商量对策。而苏联工作人员则在一边拉扯战犯下车。小川立夫立刻稳住大家的情绪,号召大家要有尊严的下车。

战犯下车后质问为何要将他们送到中国,而当初苏联答应的是送他们回日本。俄方表示,回日本要经过中国。王忠强调,从此刻开始,战犯的一切都由中国政府来决定。战犯听完后情绪激动,纷纷抗议要回日本。俄方给中方献计,对这些顽固的军国主义分子,只能用无礼加谎言。中方自信地反驳,他会有更好的办法。就在混乱之际,俄方朝天开了几枪,震住了混乱的局面。战犯被告知,现在他们已经被移交给中国政府了,要服从中方管理。但战犯并不服从,准备用上车来抗议。局面再次陷入混乱,紧急之下,王忠命令大家举枪,中俄双方的枪同时对准了日本战犯。武矢六浩鼓动大家效忠天皇,大喊皇军万岁,大和民族永不言败,之后就用力地撞向了旁边的水泥柱,随即倒下,头部流血。中方随行的医务人员赶紧对其进行抢救,战犯瞬间又变得情绪激动。中方对着战犯大喝一声,问还有没有想要找死的,并带走了带头闹事之人大岛,战犯这才安静下来。中方开始点名,要求战犯按照顺序上车。

第一个点到的就是小川立夫,拒绝上车的他指着车窗质问,为什么要把车窗都遮住。王忠解释说是为了他们的安全,如果被老百姓发现是他们在车上,早就完蛋了。听完,小川立夫提起自己的行李,不屑地上了车。随后,战犯一个接一个有秩序地跟了上去。1950年7月18日,苏方在绥芬河车站完成了日本战犯的移交。押送日本战犯的中国专列驶向辽宁抚顺市。而受伤的武矢六浩情况很不好,需要马上送医院,如果被耽误可能会有生命危险。李部长马上请示北京,看能不能临时停车。车上的其他战犯情绪不稳定,和随行中方工作人员起了冲突。他们在车窗上糊着的一张报纸上看到处决日本军人的新闻,霎时愤慨,举手抗议,呼吁与其死在中国人手里,不如集体玉碎。这场抗议又被中方举枪喝止。

列车继续向前行驶,王忠安排护士周媛和随行医院人员从长春下车,送受伤战犯武矢六浩去医院,并要求其对战犯的身份保密。此时,李部长得知王忠的妻子小丁在长春,而且是军大医院的护士长。由于工作原因,她和王忠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面,所以他欲安排小丁到管理所的医务室来工作。说完便告知王忠,自己刚刚接到军区通知,要马上返回哈尔滨,不能和王忠一起去抚顺了,让其多加注意。

达到长春后,李部长离开,武矢六浩被送到长春公安总院,为了救他,医院特意从哈尔滨医院借调过来高桥医生,他是一名脑外科专家,也是日籍进步人士。高桥称把病人交给他,尽请放心,他会竭尽全力。搭载战犯的列车继续向前,到达了抚顺市,王所长和金副所长见了面,随即要求战犯下车。列队站好后,中方向其宣布两条纪律:上车后保持安静;不允许将头探出车外,以免发生意外。卡车载着战犯经过闹市区,有一战犯探头出来被民众发现,于是群众大喊要打死他们,并把手里的菜叶砸向他们。战犯愈加坚定,回到这里肯定没命。

到达管理所后,战犯被要求下车集合。抚顺战犯管理所是当年日本人修建关押残害中国人的地狱,现在变成了改造他们的场所。战犯列好队以后,管理所的大门打开,管理人员命令其进去,告诉他们这里就是他们的新家。大次仁立马认出这个残害中国人的死亡之地,随即扔下手中的行李疾呼不能进去,进去以后没有一个活着出来,接着大家也纷纷扔下自己手中的行李。就在这群战犯举手示威不进去的时候,一群情绪激愤的民众涌了进来,大呼着要打死他们,和战犯发生冲突。管理所趁机对战犯做工作,号称如果再不进去,这里的老板姓会将他们打成肉饼,战犯只好就范,乖乖了进了管理所。混论之中,中岛良子在群众中看到一位小孩子,突然发疯似的冲了过去试图抢走孩子,但马上就被管理所工作人员拉了回来。

管理所的铁三角在办公室清点战犯名单,在名册上,这批战犯总共有九百六十九人,实际到场的有九百六十八人。他们研究战犯的头衔,得知当年与其抗联较劲的小川立夫也在其中,他是王忠的老对手。现在,老对手终于落到自己手里,刘所长感到很高兴,却被告之这种态度不对。在战犯中,中岛良子是唯一的女战犯,由于平时疯疯癫癫,大家都认为她是疯子。王忠提出,等安顿下来以后带她去医院检查检查。登记点名的时间到了,三位负责人一起去监督工作。途中,得知小川立夫在苏联期间被特许携带拐杖,因为其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想到到李部长提出的要求,他们决定允许小川立夫继续携带拐杖。登记现场,战犯被一一发配数字胸牌,要求带于胸前,不得摘下。当大次仁站在登记桌前大声报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立马引起了金副所长的注意,他瞪大了眼睛盯着他。

战犯第2集剧情介绍

昔日对头再相遇 战犯不服闹抗议

登记人员让大次仁报出自己曾经的职务,大次仁闪烁其词地吐出“杂役”两个字,但工作人员并不相信,他闪躲着再次表示自己就是一个社会杂役。金副所长狠狠地瞪着他,他赶紧收拾好自己的东西走掉。轮到大岛龟三的时候,他也对自己的真实身份进行了隐瞒,称自己是一个杂役。金副所长强调,他们隐瞒自己的身份就是想逃避中国对他们的审判,所以一定要弄清楚他们的真实信息。登记完毕后,战犯依次进入了自己的监舍,监舍里面的大通铺上整齐地摆着被子,桌子上的茶缸也有序排列着。查看过环境后,战犯们表示这里比西伯利亚要好很多,而且监舍经过了改建,窗户扩大了,屋子里也明亮了许多。正准备坐下休息的时候,大岛龟三发现了墙上的战犯规则,忙喊大次仁过来看。大次仁愤怒至极,欲撕下规则泄愤,却被大岛拦下,并提醒他不要再往枪口上撞,不如先观察一下,晚上再想办法,大次仁这才停下来。

中岛良子被单独带到一间监舍,管理人员督促其换下衣服,她却站着一动不动。交代几句后,管理人员关上门走了,中岛良子依然站在那里,她开始打量起周围的环境。王忠在电话里给李部长汇报完战犯的收容情况,金副所长也进了办公室,跟王忠讲述自己在这批战犯里遇到了当年的老对头,他就是曾经的监狱典狱长大次仁。就在现在的战犯管理所,也就是以前的监狱,大次仁剁掉了金副所长的一条腿。王忠对此感到愤慨,但也只能依照中央指示改造好他们,而不是置他们于死地。

换好改造服的战犯集体端着脸盆准备去洗漱,刚出门就看到了曾为炼人炉的烟囱里冒着浓黑的烟,战犯警觉,不肯前去。金副所长大发雷霆,他表示,这个曾经被日本人利用来残害中国人的地方,如今已经被新中国政府改造成了锅炉房,专门为他们提供热水以及冬天的供暖。听罢此言,战犯才犹犹豫豫地进去。他们在充满温水的澡堂里舒舒服服地洗着澡,认为中国人是在用这种方式讨好他们,并且仍然一心想着回到日本。

食堂里大家正在忙着给战犯准备吃的,小徐一脸不高兴地扔下手中的活,他不愿意伺候这些战犯,原来他家里的八口人被日本人杀害的只剩下他自己了。老班长劝诫小徐,他认为这笔帐以后可以慢慢算。他将做好的东北炖菜端上桌,战犯盯着菜里面的肉直咽口水。没多大一会儿,盆里的菜便被一抢而光,还有战犯激动地哭了出来。五年来,他们第一次吃到高粱米饭和肉,不禁高兴地大呼小叫,福原启久认为这样很失皇军体面,让将军很不高兴。小川立夫则认为这是八路的计策,需要小心提防。

另一边,管理所的三位负责人对如何改造这帮战犯有了意见分歧。所长认为应该遵守上级指示,给与他们尊重。刘猛却慷慨激昂地认为,在新中国的土地上,绝不能容忍战犯的嚣张。争吵几句后,所长命令刘猛带头执行中央指示,不必再有异议。老金给刘猛解释,其实所长也在说服他自己去执行这条上级指示。随即,三个人来到小川立夫所在的宿舍,王所长亲自询问小川立夫对这个地方是否满意,小川立夫却并不回答,只是追问所长是什么军衔。得知这里并不设置军衔以后,小川立夫要求等王忠当了将军以后再来和自己对话,他声称自己是军人,和所长没有一点关系。王所长却并不生气,只是强调了几点规章制度,并要求他们服从监管,好好反省,认罪服法,否则,他就要行使自己的权力,照章办事,说完便出了门。小川立夫则鼓励大家坚决不要灰心,要和中国人斗下去,直到自己胜利回到日本。

为了好好改造战犯,让战犯输的心服口服,王所长决定给所里的人补补课,让他们接受学习培训。第一个纳入课程的就是关系到战犯定性问题的国际法。为了尽快熟悉战犯的档案资料,王所长挑灯夜战,熬到深夜。小高进来给王所长送资料,看到他还在忙,便提醒所长注意休息。说着就要去给所长倒杯水,所长却起身制止。就在起身的时候,所长的腰疼了起来。他让小高别担心,这已经是老毛病了。原来,所长的腰里有一块弹片,而且这块弹片是小川立夫部队当年留下的。小川立夫曾经还因为屡次袭击没有得逞而给所长起了个外号名叫“鬼见愁”。因为常年在外作战,金所长的妻子病了也没能去照顾,后来六个月大的孩子也没了。已经夜深人静了,王所长还在翻看着战犯的资料,而战犯宿舍里,大次仁翻来覆去睡不着。他在回忆着到底在哪里见过王忠,也在思索王忠是否就是当年自己的囚徒。而王忠对大次仁却是印象深刻,他清楚地记得当年大次仁是如何折磨自己的。大次仁因为这件事情而头痛,害怕猜测成真,自己小命不保。

从噩梦中醒来的大次仁看到了墙上贴着的战犯规则,他又号召大家起来抗议,大喊我们是战俘,我们不是战犯。他们将墙上的规则撕了下来交给小川立夫,小川立夫愤怒地撕碎了规则,并命令大家全体起来抗议。暴乱的声音引来了管理所的工作人员,王所长马上集合队伍,命令大家手持枪杆,但子弹不许上膛,只需要对他们起到震慑作用即可。三位负责人来到战犯监舍,王所长命令将关有小川立夫的监舍门打开。吉岗丰冲出来表达抗议。刘猛冲上去抓住吉岗丰的衣领,愤怒地要杀了他,被王忠拦下。狡辩几句后,王所长直接发问吉岗丰,是否想尝尝被处罚的滋味,吉岗丰立马乖乖回了房间。另一间监舍的大岛龟三则仍然大喊抗议,王所长马上令人将其拷走关禁闭。随后又带走几名闹事之人,监舍安静下来。小川立夫起身出来搬出国际法试图为自己洗脱罪名,要求王所长立刻释放他们,并将其送回日本。他攻击管理所不讲国际法,所以他们有权力抗议。王所长马上慷慨激昂地反击,细数他们的罪行:发动侵略战争,在南京、平顶山屠杀百姓,731细菌部队用中国人做实验,这些时候他们丝毫没有讲国际法。小川立夫依然在做最后的争辩,而金副所长随即悉数搬出了好几条关于侵略战争的国际法,将小川立夫驳的哑口无言,这场抗议也随之平息。

从战犯监舍出来以后,金副所长批评刘猛在战犯面前随意拔枪的行为,刘猛情绪激动地表示如果不拔枪,他们怎么可能安静。金副所长对此并不同意,所以和刘猛起了争执,但马上就被王忠喝止,他命令管教科和守卫科从现在起带枪上岗,并且要求警卫连在岗楼上架机枪。他想先通过这种方式把战犯的这股邪气压下去,然后再去谈监管改造。宿舍里的战犯看到岗楼的机枪和带枪的守卫,都乖乖地钻进了被窝。

重新回到办公室的王忠回忆起李部长任命他当所长的时候,本来是有心拒绝的,但李部长坚决要求,所以也不再推辞。李部长交代过,现在就是要摁住枪,压住火,才是真正的本事。虽然夜已深,但监舍里的中岛良子并没有睡觉,而是蜷缩在床上一角,带着哭腔,盯着手里捧着的东西哼唱着本国民谣。她的声音引来了女守卫,女守卫推开们大声质问她为何还不睡觉,中岛良子慌忙将手上的东西塞入嘴里,赶紧躺下了。等女守卫出去以后,她把塞入嘴里的东西又取了出来。这是一块心形怀表样的盒子,里面镶着一张小孩照片。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