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第45-4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2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如懿传第45集剧情介绍

如懿冤情昭雪 嘉妃被降贵人

李玉奉旨将红玉髓步摇拿给嘉贵妃,嘉贵妃称这红玉髓和玛瑙很相似但并不名贵,李玉谎称是因为皇上近日对孝贤皇后很思念,以表对贤孝皇后简朴的尊崇,他笑称嘉贵妃如今是万人之上,应该明白皇上的深意。嘉贵妃信以为真暗自窃喜。李玉接着说,皇上称皇贵妃私通之事涉及大师又有七宝手串为证,现令各宫写下七宝名称,嘉贵妃位分最尊,所以此事从她宫中开始。嘉贵妃答应配合,李玉让贞淑先写,嘉贵妃称贞淑是母族人,不会写中原文字,李玉以皇命威慑,贞淑只好做照做。

李玉让启祥宫人都用左右手写下七宝名字后,称贞淑写的字最别扭,当即要将字面呈皇上并要把她带走。他们到院里时,嘉贵妃阻拦,李玉称皇上有交待,谁的字写得最难看,就带谁走,嘉贵妃只好放行,气愤不已。

李玉带贞淑回养心殿,他回禀皇上,启祥宫并无人和皇贵妃的字相似,只是贞淑的字最别扭,贞淑是嘉贵妃从玉氏带来的陪嫁侍女,他已从贞淑房中搜了一封未写完的家书,和她写给自己这份的字迹完全不同,皇上质问贞淑原因,贞淑谎称当时心慌,所以写的潦草,皇上说字的事先不追究,让李玉拿来两颗玛瑙,请贞淑选颗好的带回去做为赏赐,贞淑不明所以,随便挑了一个。皇上怒斥她说,这两颗都不是玛瑙,而是红玉髓,他立即下令让李玉带贞淑到慎刑司换惢心出来。并交待慎刑司对贞淑哪里用刑都可以,唯独不能伤了手,直到她写出与皇贵妃一样的字为止。皇上叮嘱李玉,惢心出来后立即请太医为她医治,并到翊坤宫告诉皇贵妃,皇上等着她主持中秋家宴。

李玉从慎刑司将满身是伤的惢心接了出来,惢心虚弱地告诉如懿,她什么都没说,她知道只有忍受一切的刑罚才能平定外面的是非,还皇贵妃的清白,如懿含泪道谢惢心为自己受的苦。

如懿感谢李玉为她偷天换日,冒死救了自己。李玉称事关皇贵妃的声誉和惢心,他拼了命也得去救,如懿称不会让惢心白白受苦。江与彬心痛地回禀如懿,惢心在慎刑司被用过鞭刑、棍刑,而且在伤口上灌辣椒水,这些都可以治,只是她的左腿被上过夹棍,现在左腿骨已经生生被夹断,以后也不能像正常人一样行走了。李玉气愤嘉贵妃曾告诉慎刑司的人,为求真相不惜用重刑。江与彬恳求如懿,不管惢心以后身体是否残缺,他都想娶她为妻,照顾她一生一世,如懿感动他对惢心的一片痴心,称自己和惢心都没看错他,等她回了皇上定会成全他们。李玉也叮嘱江太医好好照顾惢心。江于彬进入房内细心地喂惢心喝药,惢心称他现在是医者父母心,但不用可怜自己,江于彬深情地说自己不是可怜她,是怜惜。

嘉贵妃金玉妍自贞淑被带走后烦躁不已,她不知道贞淑在慎刑司怎么样了,而且母族也没有消息,金玉妍为此忧心如焚。

皇上让如懿先挑各王族送来的中秋贺礼,如懿挑了一个合欢步摇。李玉回禀,他从贞淑房中查到她私藏了几张皇贵妃的字迹,用刑后,贞淑只肯招供模仿皇贵妃字迹之事,说是看不惯皇贵妃跋扈,其它的一概不认,称此事与嘉贵妃无关。如懿看了字确实和自己的有几分相似,她知道贞淑是医女出身,会写字所以成为了金玉妍的陪嫁。皇上令李玉传旨六宫,嘉贵妃肆意妄为对皇贵妃不敬降为嫔,禁足于启祥宫思过,贞淑叫人送回玉氏。嘉嫔膝下的两位阿哥送去撷芳殿。如懿称嘉嫔金玉研主仆心思狠毒,只是一个被降为嫔,一个送回母国,可惜了惢心的那条腿。皇上表示知道惢心受委屈了,但他不想让如懿受到任何的非议,因为只有这样,如懿才能成为他的皇后,他不许任何的流言蜚语来撼动自己的皇后。如懿称皇上是天下至尊,如果皇上深信不疑,别人也撼动不了。皇上这样做其实是想让自己相信,他宁愿用惢心的一条腿来换取自己的安心,来换取旁人对他所选的皇后的认同。皇上称当初让如懿做自己的谪福晋,皇阿玛和皇额娘人人都不认可,他不希望这样的事再发生第二次了,如懿认为当时他是皇子,现在是皇上当然不能同日而语。皇上解释流言像淤泥一般,一旦染上便再也洗不清了,即使他有错,但他是天子,错也不是他的本意。如懿不便再说,便恳求皇上成全江于彬与惢心,皇上答应了她。称经过此事,没有再质疑如懿,他会陪着如懿一直走到皇后的宝座上。如懿称自己并无继后之心。皇上却说在他的心目中,除了如懿,没有第二个皇后人选。眼下最要紧的是治好惢心的伤,操办他们的婚礼。皇后人选等孝贤皇后丧期满了再议。

李玉带人到启祥宫带走两位阿哥时,嘉嫔动了气,李玉称她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嘉嫔追至宫门口,正好遇到贞淑 被押回玉氏,这时卫嬿婉走过来告诉嘉嫔,贞淑也不必急着回去,因为玉氏新王爷刚继位没多久便逼王妃自裁,皇上已将他押解进京问责,如今已经进了京城,很快就进宫了,金玉妍听闻瘫坐在地。

嘉嫔金玉妍得知玉氏王爷的事后在养心殿外磕头痛哭求见皇上,皇上不胜其烦,令如懿以皇贵妃的身份告诉金玉妍,她现在已经是嘉贵人,若再闹一次,便再降一等,直到降为庶人。如懿传达皇上口谕后,金玉妍称是如懿蓄意要害王爷,如懿指出是金玉妍诬陷自己和大师,毁了皇上的圣意和天家的颜面。金玉妍质问如懿,自己认识那七宝手串上用的是玛瑙不是红玉髓,那红玉髓手串从何而来,如懿称当日嘉嫔对皇上说她连一眼都不敢看,若是认识就是看了,那就是欺君之罪,或者根本那手串就是她做的,所以不敢让人知道。鑫玉妍哭诉她怀着龙胎皇上不会这样对她,一定是如懿挑唆,如懿称她怀着龙胎还跪在这为王爷求情,那是把王爷看得比皇嗣还重,金玉妍再无话说,气得动了胎气要生了,如懿让人把她带回启祥宫生产。这时安吉大师来向皇上辞行,称中秋已过,是非已平,如懿只要清静自在,所有的尘埃都惊扰不了她。如懿谢过大师指点。

晚上,如懿心绪不佳,想一个人回宫,凌云彻坚持护送。他说如懿现在就像当年的自己一样,失云了曾经的嬿婉,不知道如何走下去。如懿称皇上给她指了一条道路,那是世间女子最尊贵的去处,但却不是她最看重的,她最看重的是和皇上彼此信任,真心真意的托付,只是这愿望可能得不到了。凌云彻底称他会为如懿照亮回头的路,不至于她想回头时连退路也没有。如懿想为凌云彻操持婚事,凌云彻婉拒。

次日,福伽告诉太后,嘉嫔后半夜就生下了九阿哥,但九阿哥落地时已没了气息,太后称她是自作孽,怀着孕还陷害别人。福伽告诉太后,皇上没去看嘉贵人,只让好生安葬了九阿哥。太后叹道这件事也算尘埃落定了。

皇上告诉如懿,九阿哥夭折,他不忍重责玉氏王爷,便罚了他三年恩赏,当面训斥让他回去好好思过。他虽然厌憎嘉贵人陷害如懿之事,但看她为了爱子如此难受也觉得可怜,如懿称爱子情深人之常情。

丽心告诉嘉贵人,太医说她是大悲大痛伤了龙胎,又兼难产,金玉妍称是老天爷在惩罚自己。她听丽心说玉氏王爷受了皇上面责,要被送回云了,便拖着虚弱的病体赶到宫门口送别玉氏王爷,王爷回头望了她一眼便踏上归程,丽心心疼金玉妍刚生产完站在风口里是不要命了 。金玉妍称她只要有一口气在,总有再见王爷的一天。她要立即回去给九阿哥上柱香,让他保佑王爷一切顺利。

如懿传第46集剧情介绍

讷亲擅自回京就地正法 大阿哥忧思过虑薨逝

太后正和福伽说着金川战事上,讷亲屡屡失利并且荒唐地请皇上派大师到军中助战。突然宫中来人回禀,讷亲已擅自回京皇上大怒,福伽劝太后为讷亲求情,或许皇上会念着太后和和钮祜禄氏的面子上饶了讷亲,太后称事涉战事,而且皇上现在羽翼渐丰,如果自己为讷亲求情皇上会在心中埋下对自己和钮祜禄氏的怨恨,反而后患无穷。

意欢为皇上研墨,皇上问她,讷亲是皇额亲的人,如果他杀了讷亲,皇额娘会不会怪自己?意欢称前朝之事自己不便插言,皇上告诉她,要用讷亲之事让朝中大臣看到自己只用可用之人,绝不为任何人徇私,意欢称皇上一切都是为朝局考虑,皇上说她还算识趣。

太后得知皇上已将讷亲正法于军中大吃一惊,她知道皇上此举是在军中朝中立威,令万人信服,让军中无苟安之人。福伽担心这样太后往后在前朝就无人依仗了,太后称皇上行事越来越老辣了。

江于彬告诉惢心,她在宫里住自己照顾也不方便,皇贵妃已经求皇上答应赐婚于他们,惢心称他在太医院有大好的前途,而自己年事渐长,腿又废了,她不想拖累江于彬,狠着心赶他走。如懿在院里看到江于彬满脸愁容,知道惢心还是没松口,她鼓励江于彬不要气馁,她会帮着劝惢心。

如懿晚上将海兰亲自给惢心做的护膝送给她,劝惢心说江于彬是可以依靠终身的良人,虽然她也不舍得惢心走,但更希望她有个好归宿,她自己嫁了喜欢的人,也希望惢心嫁给自己喜欢的人,而且江太医这样深情的人实在难得,惢心不应该辜负了他,她有机会走出皇宫过平凡安生的日子正是自己所期盼的生活。如懿劝惢心要好好珍惜眼前人,勇敢和和江于彬在一起,她会让惢心体体面面地出嫁。

惢心和江于彬成婚当日,纯贵妃、海兰和太医院的太医们纷纷前来翊坤宫道贺,如懿叮嘱江于彬和惢心以后好好过日子,吉时到后,她亲自给惢心戴上红盖头,将她交于江于彬手中,并亲自送他们到宫门口,二人正在话别,李玉也赶来了,他衷心为二人祝福,称他们三人是旧相识,惢心如今有了好归宿他也就心安了,李玉嘱咐惢心出宫后好好过日子,宫里有自己伺候皇贵妃让她放心。他送上京郊的五十亩良田当作新婚贺礼送给二人,并欣慰地告诉惢心,以前她戴绒花就说她会荣华平安,众人与惢心依依惜别。

嘉贵人金玉妍生气皇上从中秋到现在,一次都没过启祥宫,从前他最喜欢听自己弹北琴,如今只能弹给自己了。金玉妍告诉丽心,他们都以为自己没用了,还早着呢。

卫嬿婉被晋为嫔,春婵恭喜她成了一宫主位,卫嬿婉百感交集,称自己受了这么多委屈才成了一官主位。

皇上告诉如懿,婉嫔无才无子,晋升只是因为是潜邸旧人,炩嫔平平无才,只是如懿被冤之时她极力求情,所以晋升做为嘉奖。而金氏降为贵人已经大半年,自己不曾理过她,但她毕竟是皇四子和皇八字之女,也是第一个嫁入皇室的玉氏之女,所以嫔位总是要给的,而且也已经面斥了玉氏王爷,如果不晋她的位分,会让玉氏以为自己还对王爷的失德之心耿耿于怀,如懿生气皇上对金玉妍只是敲打从不严惩,皇上让她以大局为重,称日后金氏如敢再越轨,绝不容她,如懿只好妥协。

皇上很快下旨,复金玉妍嫔位。海兰和如懿、意欢正在宫里议论这件事,卫嬿婉求见,她生气嘉嫔犯了那么大的错不配复位,更担心嘉嫔复位后再欺凌自己,称她有母族,不像自己恩宠今日有明日无的,也没个孩子,卫嬿婉话一出口便觉失言,立即改口说她们都是伤心人。如懿安慰她和意欢都还年轻,孩子总会有的。意欢称那次听了皇贵妃的劝,知道孩子不能强求,已经很久不喝坐胎药了。

卫嬿婉出翊坤宫后对春婵说,她将皇上赏意欢的坐胎药吃了半年了一直没有动静,二人认为这药是皇上赏赐的,而且好容易才得来了方子要继续喝,并且听说嘉嫔也让太医院配坐胎药,卫嬿婉让春婵当心千万不能让嘉嫔知道这药方。

如懿告诉皇上,大阿哥的福晋回禀,大阿哥自立春后病情越发严重,请皇上抽空去看看。皇上称大阿哥得的是心病,无非是自己的心思重,生了不该有的心思,只让如懿抽空和纯属贵妃去看看他。

大阿哥又吐血了,他告诉福晋,就是因为额娘死得太冤屈,若不是她死得早,自己也不会被父皇冷落,失了父子恩义。

如懿说意欢坐胎药停了后气色也好多了,只是觉得有负皇恩。这时三宝回禀,大阿哥福晋来报,大阿哥怕是不行了。如懿立即打发人去回皇上和纯贵妃。

如懿赶到阿哥府后,福晋回禀她,大阿哥自从被皇上申饬,夜夜梦魇,还说要找孝贤皇后理论,纯贵妃打了大阿哥福晋一个耳光,称这不关孝贤皇后的事,都是他们挑唆。如懿解释纯贵妃也是为大阿哥的病体着急。齐太医来后给大阿哥吃了一粒提神的药,告诉如懿,大阿哥现在是回光返照,有什么话尽早给他说。永璜看着如懿唤母亲,纯贵妃识趣地带着众人回避,永璜称自己从小失去了额娘被人欺凌,是如懿给了他母爱,但他不孝还动过算计母亲的心思,如今怕已没机会给母亲尽孝了。如懿安慰他母亲从不会和孩子计较,他好好养身子才是对母亲的孝敬。永璜心知自己命不久矣,告诉如懿是孝贤皇后害死了他额娘,有人明明白白告诉他,孝贤皇后生前怨恨自己额娘先生下了他这个长子,便容不下她,后来在额娘再孕后动了手脚,害死了额娘和未曾谋面的妹妹。只可惜他知道这些的时候孝贤皇后已经死了,他只恨没有机会给额娘报仇了,如懿问他这些事从何而知,永璜说出嘉嫔后便气绝身亡。皇上赶到后听闻院里哭声一片,悲痛万分。如懿回想着小时候永璜可爱的笑脸和一幕幕母子相处的温馨场面,泪流雨下。

晚上,如懿到养心殿看望皇上,李玉告诉她,皇上自回宫后就一直躺着一句话也不说,也不吃东西,皇上拿出大阿哥额娘诸瑛陪嫁的一块玉佩告诉如懿,诸瑛虽然也是富察氏,但母家远不比孝贤皇后,这只玉佩一直戴着直到死才摘下来,他后来让人封存,这子母狮的亲密让人看了心生怜爱。如懿告诉皇上,他是相信哲悯皇贵妃了,现在哲悯皇贵妃和大阿哥也算是母子团聚了。皇上称他不是不愿给永璜脸面参加 他的丧仪,而是不想去面对他,他好害怕永璜见到他只剩怨恨的眼神,更不想自己的孩子走在自己的前面。如懿明白皇上心意,称她已令王公命妇都去给大阿哥致哀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