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坑鹰猎第23-2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1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天坑鹰猎第23集剧情介绍

张保庆挨打发现线索 村民和地质队解除误会

杨晔他们都躲在地质队高墙之内,张保庆一个人躲在四舅爷家里,几个村民去四舅爷家绑人,四舅爷拿起猎枪护着张保庆,几个村民被吓得连滚带爬离开四舅爷家里。

把头担心小红果在地质队出意外,拉着小红果回林帮,小红果不愿意回去,狠狠推了把头,触发了把头后腰的旧伤,小红果有些不忍心,便将把头送回林帮。

把头自己的房间乱得一塌糊涂,但小红果的房间却整整齐齐地保留着,而且把头也借酒了,小红果觉得把头真的变了,但想起小时候的一幕幕经历,小红果还是不愿意原谅把头。

当初就是因为把头喝酒,小红果的妈妈被他失手打成重伤,小红果出去找人帮忙,回来之后发现妈妈不见了,之后得到了妈妈去世的噩耗,小红果认为妈妈的死是父亲直接造成的,所以无论父亲做什么,小红果都不会原谅父亲。

小红果不愿意像父亲一样做个不负责任的人,坚持要回地质队,白脸追上去将当年的真相告诉了小红果,原来当年小红果去找人救妈妈的时候,把头背着红果妈妈徒步去了县医院,最终不但没能救回红果妈妈,把头的腿也因为长时间雪地行走而冻伤,把头什么也没跟小红果说,但这一切白脸都看在眼里,把头这些年来也一直自责,自我惩罚着,但他对小红果的父爱是一点没少,小红果从来都不知道这些,现在她反倒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父亲了。

顺德奶奶也跟村里人一样上吐下泻,菜瓜自责愧疚地哭了,菜瓜生性稳重懂事,跟同龄的女孩子比要成熟很多,多年来的责任感压抑地她从不流泪,现在看到菜瓜流眼泪,奶奶觉得哭一哭也能释放下她的压力,但对菜瓜也充满了心疼。

顺德奶奶明白菜瓜重情重义,所以才跟她作对保护地质队的人,但在奶奶看来,地质队会给村庄带来灾难,奶奶不是害怕马殿臣,而是心存敬重,顺德奶奶希望菜瓜不要再去冒险了,菜瓜含着眼泪答应了奶奶。

白脸带回了几贴膏药,说是小红果买的,把头不相信,因为今天小红果的态度很明确,她不会原谅他,所以上次送饭的也不可能是小红果,而是白脸做的,想哄把头开心。

张保庆觉得四傻之前的异状是装出来的,根本不是蜂毒的原因,便去找菜瓜打听四傻的人品,四傻在村里的风评并不好,不务正业、嗜酒、好赌,这让张保庆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张保庆发现四傻不光一次性结清了小卖部的欠账,还专门买了最好的酒,四傻突然有钱,张保庆怀疑是有人用钱收买了四傻,让他故意装疯卖傻嫁祸地质队。

村里那么多人生病,杨晔怀疑是有人下毒,村里有自家水井的人不多,大部分都是用村东头的公用水井,而地质队大院里有自己的水井,所以如果有人往公用水井下毒,那么大部分村民都会生病,而地质队反而会没事。

杨晔和商雪榕去公共水井取了水样,准备拿到县医院去化验一下,因为担心村民发现他而惹麻烦,所以一听到人过来便躲了起来,也因此目睹了一个蒙面人去井口投毒,商雪榕冲上去和蒙面人打斗起来,蒙面人身手灵巧又骑着马,杨晔他们并没有追上。

水样里检测出了泻药的成分,虽然没有抓到凶手,但是这足以证明地质队的清白。

菜瓜以看病为由去四傻家找他,并将他拉到厨房聊天,张保庆则趁机溜进四傻的房间找证据,四傻媳妇突然回来了,张保庆吓得躲进被窝,又装着咳嗽几声,四傻媳妇以为四傻又发病,要变怪物了,吓得赶紧去找顺德奶奶。

四傻媳妇忘记拿药方又折回房间,正好撞上张保庆,四傻媳妇拿起扫把便打张保庆,菜瓜和四傻听到动静赶紧出来阻止,张保庆拽掉了四傻媳妇手里的扫把,四傻媳妇情急之下顺手拿起一个大铁耙子扔向张保庆,张保庆躲了过去,但这大铁耙子却让他起疑,这耙子上还带有鲜血。

张保庆将四傻和大铁耙子带到村长家里,四傻当着村民的面,承认了自己的所作所为,他在大铁耙子上绑上动物皮毛,伪装成野兽的爪子,让村民们误以为是从未见过的野兽,四傻交代是有人从门缝塞钱和信给他,指示他做这一切的,但是对方是什么人,他完全不知道。

杨晔将水井下毒的事情告诉村民,大家怀疑也是四傻做的,但四傻极力否认,商雪榕和下毒人交手时,打伤了对方的手背,但四傻的手背没有伤,足以证明不是他下毒。

虽然没找到下毒的真凶,但破除了魔王诅咒的传言,杨晔让小红果统计村民生病名单,他已经在医院安排好了医生,让村民们尽快去检查,误会解开了,村民们也有些内疚,对地质队充满了感激。

林帮的大刘哥撺掇着几个兄弟去投靠老洞狗子,把头发现几个兄弟不对劲,便前去询问,发现了大刘哥手背上的伤痕,大刘哥见瞒不住了,便直接退出了林帮。

天坑鹰猎第24集剧情介绍

四舅爷身份浮现杀人灭口 邢原野失踪成杀人疑凶

地质队被排挤这一系列事情,都是从白鹰丢失开始的,所以杨晔断言,谁偷了白鹰,谁就是幕后真凶,邢原野曾目睹把头将白鹰交给了一个神秘人,也听到把头要跟对方一刀两断的话,便悄悄去林帮找把头询问。

邢原野想知道把头对接的神秘人是谁,但把头却说邢原野认错人了,邢原野将下毒的事情告诉了把头,把头心里只想着村民和地质队解除误会,小红果就安全了,邢原野这时才相信把头绝不是下毒的人,并告诉他,下毒的人手背上有伤,把头想起大刘哥手背上的伤,显然他就是下毒的人,但把头并没有告诉邢原野。

邢原野跟踪着把头来到一个小木屋,大刘哥带着几个林帮的兄弟,在这里跟老洞狗子会面,把头不再参与找金子是为了小红果,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小红果的,跟大刘哥起了争执打了起来,老洞狗子直接一枪打死了把头,邢原野在窗外看到了这一切,吓得赶紧逃走,但是老洞狗子在森林可是称王的,轻轻松松就追上了邢原野。

张保庆妈妈听说四舅爷眼睛受伤后经常神经痛,便从北京寄了些止痛药和钱过来,张保庆这才发现,四舅爷眼睛有伤,但家里却没有药,张保庆将止痛药放到四舅爷的桌子上。

两个警察去地质队调查情况,他们在把头的死亡现场,发现了邢原野的手表,邢原野有重大作案嫌疑。警察找到了邢原野的笔记本,杨晔看到笔记本的日记中,有一段写着邢原野发现那人带走了白鹰,但那人是谁,日记中却没有写。

小红果看着把头的遗体痛哭,她一直伤害把头的心,还没来得及跟他和好,就再也没有机会了,小红果自责的觉得是自己害死了爸爸,白脸想要安慰小红果,说一定会找到邢原野亲手杀了他报仇,小红果最讨厌违法犯罪,白脸的话无疑是火上浇油,小红果气的将白脸赶了出去,但又担心白脸真的做错事,便请张保庆帮忙去劝劝白脸。

白脸冲动起来跟把头很像,张保庆让他想象这件事的过程,把头尸体旁边留有邢原野的手表,邢原野又刚巧失踪,这一切有些太过凑巧和明显,所以之中一定有什么蹊跷,也许把头生前会留下什么线索,张保庆让白脸好好回忆,看把头之前有没有什么异常。

张保庆跟四舅爷打听把头是否得罪过什么人,四舅爷说只有这次跟地质队对着干这事,也许是地质队的人记恨把头也不一定。张保庆问四舅爷眼睛上的伤,是否真的是打猎伤的,张保庆见四舅爷眼神不对,赶紧解释说只是关心他还疼不,四舅爷隐约听出他的话外有话。

陆教授发现神鹰图上有一些大小均匀的小孔,且在阳光照射下,仿佛会形成图案,陆教授正在和商雪榕探讨小孔的问题,窗外一道黑影闪过,商雪榕和杨晔立刻追了出去。

把头的尸体是在他自己房间发现的,白脸回去检查现场的时候,听到外面有动静便立刻躲了起来,这时大刘哥带着一个兄弟进来了,之前是他们将把头的尸体运回林帮的,所以一直心虚,刚刚听到房间有声音,便赶紧进来看看。

小红果一直沉浸在爸爸去世的悲痛中,菜瓜感同深受,因为她也没有父母了,每个人都有颗自己的星星,那是去世的父母在守护她们,也许父母在天上过得比地上好也不一定,所以我们在地上便不能让父母担心,菜瓜的这些话质朴却很有说服力,小红果依旧伤心,但已经看得开了。

邢原野之前跟踪把头的时候,被小丁看到过,邢原野叮嘱小丁一定不能告诉别人,当时小丁目睹了邢原野和把头起冲突。小丁将这件事告诉了杨晔,立刻引起了重视,他们推测邢原野一定是发现了什么关键线索,或者在找什么关键证据之类的。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