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第33-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17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夜天子第33集剧情介绍

雅夫人联手叶小天整治徐伯夷 花晴风发觉雅夫人“奸情”

雅夫人告诉叶小天即使没有花晴风的帮助,他也会和徐伯夷斗的水火不容,如此一来,还不如让她助他一臂之力,叶小天答应和雅夫人合作,雅夫人在叶小天的书房里写了一封奏折弹劾相关人等,也弹劾了花晴风。雅夫人在叶小天的家里发现了一副非常珍贵的画,非常喜欢,叶小天当即摘下来送给雅夫人,雅夫人为了表示感谢。当场作画一副送给叶小天,叶小天也亲自送雅夫人离开。

随后,花晴风在叶小天的带领下,安抚了那些死难者的家属,大家都对花晴风此举感激不尽,花晴风当即表示一定查清楚给大家一个交代,叶小天一听就认为花晴风在说官场的套话,随时当着花晴风的面向老百姓表示,花大人已经弹劾了王主簿和徐伯夷,还惩罚了一干人等,并且罢免了李云聪的官职,老百姓都跪地叩谢花晴风大恩,口口声声都说花晴风是清官,花晴风简直是有口难言,一脸的尴尬。

回去以后,花晴风就责怪叶小天,并且表示绝对不会弹劾徐伯夷和王宁的,叶小天则告诉花晴风一切他的奏疏已经上奏朝廷了,且还有他的印信,原来雅夫人一直替花晴风保管印信,且也帮助花晴风处理政事,一旦事情暴露出去之后花晴风也绝对不会说出不是他所为的。

花晴风气的跑回去就责怪雅夫人大胆,而且担心这件事一旦传扬出去就是死路一条,雅夫人告诉花晴风如果这件事只要他认账就没有人能说是假的,并且认为花晴风就该和王宁徐伯夷他们放手一搏。叶小天也认为这件事本就是该他做的,也不明白他究竟怕什么,为什么就不敢和徐伯夷公然对抗,同时叶小天也向花晴风保证这件事如果成了功劳是他一个人的,如果失败了,责任就是他叶小天的,花晴风沉默了。

叶小天带着花晴风一起来到驿站,并且小声安慰花晴风,现在驿站上的人大部分都是高李两家寨子的人,绝对不会闹事的,花晴风表示只要有叶小天保驾护航他没有什么不放心的。

花晴风向这里的衙役宣布从今天起驿道的事情他全权负责,让李云聪等人先回去休假三天。李云聪慌忙去禀报徐伯夷他已经被花晴风撤职了,王宁提醒徐伯夷不得不小心提防叶小天,随后就慌忙找理由撤退了。

徐伯夷亲自出驿站来接花晴风,花晴风却不愿意和徐伯夷发生正面冲突,被叶小天使眼色强行逼着进了驿站,花晴风进入驿站向徐伯夷道声辛苦,让徐伯夷先回去衙门休息,从今天起他来镇守驿路,此番话惹来徐伯夷不满,危言耸听吓唬花晴风如果出事的话责任重大,花晴风面露怕色,但是随即也突然下定决心,就这么定下了,从今天起他就镇守驿路了,而且声称他是一方父母官,万一出事的话他也难辞其咎,所以也希望徐伯夷能体谅,徐伯夷生气的离开。

雅夫人着急的来找叶小天,告诉他徐伯夷跨过花晴风上奏朝廷,要搞什么移风易俗,让老百姓都改姓汉姓,皇帝已经同意了,而且认为这件事是民心所向的大好事,因此非常重视,派遣钦差已经在来的路上了,叶小天没想到徐伯夷这个马屁隔着万里之遥都能让皇帝受用,雅夫人担心如果真的促成这件事的话对花晴风是非常不利的,叶小天劝说雅夫人不必担心,他早就等着徐伯夷出招了,而且他也早就知道徐伯夷是撇开了王宁去做的这件事,一旦王宁知道这件事的话也断然不会饶了徐伯夷,到时候他再和王宁联手,再联合高李两家寨主,想要坏掉徐伯夷的好事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周班头也将徐伯夷上书的事情汇报给了花晴风,花晴风着急的赶去叶小天的府里,雅夫人着急万分,担心被花晴风误会,因此让叶小天找个地方给她躲避一下。

花晴风一进房间就大叫出事了,把徐伯夷的事情告诉了叶小天,叶小天同样安抚了花晴风,告诉他如果这件事让朝廷下不来台,徐伯夷就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这次也一定会让徐伯夷下不来台的。花晴风刚要放下心来,却抬头看见了雅夫人画的画挂在墙上,低头一看发现雅夫人的裙子在桌子下面,雅夫人也发现了自己的裙子暴露在外面,一点点的拽进桌子底下,花晴风眼睛直直的看着这一切,惊恐万分,慌忙告辞离去。

花晴风回去以后看到雅夫人不在家里,而且墙上还挂着雅夫人从叶小天那里拿来的画像,花晴风气的要自杀,认为自己没有脸面活在世上,眼瞅着夫人和叶小天以画传情,做官做不好,连夫人也看不好,雅夫人此时刚好回来。花晴风不漏声色的离开,暗自发誓徐伯夷、王宁、叶小天这帮龌龊的小人一个他也不放过。

徐伯夷来找账房支银子准备迎接钦差,账房管事表示没有花晴风和王宁的签字不能给他,徐伯夷怒斥账房是礼部直接给他的回文,钦差的迎来送往工作自然也是他全权负责。

夜天子第34集剧情介绍

李玄成被派葫县做钦差 叶小天暗中破坏移风易俗

徐伯夷来找账房先生蔡书办命令他必须拨款,否则耽误了大事将他革职查办,这番嚣张跋扈的话被在门口的王宁听到,王宁暗骂徐伯夷小人得志,也后悔瞎眼了居然和这种人结盟。

为了迎接钦差的到来,徐伯夷命令所有的衙役必须把县衙打扫的一尘不染,如果稍有不干净的就责罚三个月俸禄,周班头着急的让叶小天赶紧想办法,不能让徐伯夷这样下去了,叶小天让周班头存住气,暂且忍耐,他有办法去治这个徐伯夷,随后,叶小天去找了王宁,二人一见面就知道彼此的心思,相视一笑,心领神会。

王宁和叶小天出来一直称赞衙门打扫的干净,徐伯夷爬上梯子,连牌匾后面都要擦干净,忍不住讽刺了两句,徐伯夷下来高谈阔论,认为虽然钦差不上去检查,可是也不能糊涂应付,钦差能来到这里就相当于皇上来到这里,必须慎重,并且也告诉叶小天有可能会因此见到皇上,二人也不理会那么多,讽刺一笑离开,边走边议论徐伯夷小人得志。

关尚书关海山和李玄成一起赶去葫县的路上,作为这次去葫县的钦差,李玄成告诉关尚书这次幸亏太后说情才能去到葫县,否则离开京城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呢,李玄成这次除了针对叶小天也是为了自己心仪的女孩夏莹莹。

一听说钦差来了,花晴风和徐伯夷都争先恐后的往前跑,花晴风暗自恨徐伯夷不给面子抢先跑,徐伯夷则认为自己促成的这件事,而花晴风只不过是一个尸位素餐的人罢了,因此争着往前跑,这到让王宁和叶小天看笑话。

叶小天和关海山、李玄成见面,免不了的一番表面的咬牙切齿寒暄,花晴风因此并未看出他们的矛盾,还以为叶小天认识这样的高官深藏不露,而徐伯夷则从他们的表情看出不对付。

关海山从饮宴上看出花晴风窝囊,而一直抢着说话的徐伯夷虽然阿谀奉承,可是也是有真材实料的人,唯独担心的只有叶小天,他只想尽快办完事回去,祈祷叶小天不要闹出幺蛾子来。

李玄成单独叫来了叶小天,吓唬叶小天他来这里有五品以下官员任免的权利,因此提醒叶小天必须谨小慎微的干活,小心被免职,叶小天却不担心,也看出李玄成贼心不死,因此告诉李玄成他现在着急回去呢,家里的媳妇夏莹莹等着呢,起的李玄成扔掉了手里的杯子。

夏莹莹此时正无聊的让家里的侍女扮演成叶小天的样子,来到夏家提亲,夏莹莹知道叶小天已经回到了葫县,可是却迟迟不来看她,心里不由得着急万分。

县衙里召集了所有的相邻宣扬移风易俗的事情,希望能顺利实施,此时,周班头来通知花晴风驿路上的军需辎重被土匪抢劫了,一条龙的手下收伏了附近的山贼,现在已经大有死灰复燃的趋势了,因此希望花晴风马上去处理一下,花晴风忙去请示两个钦差离开一下,岂料,却被徐伯夷讽刺是弃而不顾移风易俗的大事,花晴风只好如实禀报现在军需辎重被抢,所以必须离开一下,徐伯夷则认为事关治安的事情就应该让叶小天去。关海山听到这番争论,心里已然对徐伯夷有了新的看法,觉得徐伯夷即便是再能干,但是就凭这个小鸡肚肠的气度,也成就不了大事,因此准许了花晴风的离开,花晴风将现场交给了叶小天,徐伯夷却认为大势已成,即使叶小天留下也掀不起大风浪,而他不知道的是,叶小天早已联合了高李两家的寨主帮忙。

徐伯夷在移风易俗的大典上指责了王宁的管理不善,这更加让王宁心生怨恨,且称赞高李两寨的寨主大力支持这件事,还请他们上台带头改名换姓,两人起身却并未立即同意,并表示以前也是自己的莽撞,本来已经答应了徐伯夷,可是现在回去一问寨子里的人都反对,他们也无可奈何,徐伯夷看着二人出尔反尔气急败坏。此时,台下有人起身大义凛然认为名字是父母所赐,体现的也是孝道,即便是皇上也没有理由让他们不尽孝,而且寨子里大部分人都不同意,两位寨主心知肚明,只是不敢说而已。不敢说的原因是因为徐伯夷是一个只手遮天的人物,花晴风也不敢说话,两个寨主也不敢不听,所以之前才会谎称答应更名改姓,只等两位大臣前来为他们做主,李玄成气的怒骂徐伯夷,关海山让徐伯夷必须给出合理的解释,否则也绝对不会轻饶,吓得徐伯夷慌忙请二人后堂说话,解释清楚。

徐伯夷向李玄成和关海山回禀之前自己已经调查清楚了,大家也都同意,现在一定是有人背后操作,才让他做事举步维艰,因此提出要和高李两家的寨主再谈谈,如果真的有人怂恿这件事,一定会让他露出马脚。关海山交给徐伯夷一个圣旨,希望能成为他的助力,但是如果这件事最终不能成功也要有人出来承担责任,欺君之罪也不是小事,徐伯夷慌忙离去。

随后,徐伯夷将高李两寨的寨主叫过来,用圣旨说服两家寨主带领全寨的人去做改名换姓的事情,而两位寨主则没有告诉徐伯夷是谁背后指使他们反悔的。

徐伯夷向关海山回禀已经说服了两个寨主,同时,两个寨主也让他们的儿子去告诉叶小天对不起他了。

徐伯夷带着人再次回到了大会现场,请高李两家寨主上前代表全寨的百姓签字。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