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诗三百案分集剧情介绍(1-20集)大结局

时间:2018-09-17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唐诗三百案第1集剧情介绍

上元节惊现人皮天灯 李墨白被冤锒铛入狱

李唐开元年间上元节,百姓们纷纷走上街头放孔明灯,祈祷上苍保佑大唐盛世,巫师们也在街头施法祈祷,突然一个身着白色道袍的巫师身上滴落上了滴滴鲜血,法师抬头一看,天空中飘着一个人皮灯笼,甚是恐怖诡异。

李墨白正在青楼畅饮喝酒,潇洒不羁,忽然来了一对大理寺的官兵抓捕李墨白,李墨白武功卓绝身形奇快,几个翻飞腾挪,拔出宝剑,不下几个回合便潇洒的大理寺的人悉数打败,临了还不忘他手中的美酒,美酒在怀李墨白携酒而去。

李墨白在大街上二楼品尝美酒,可惜美酒不常有,很快就喝光了,此时恰好看到一队大理寺的官兵路过,李墨白故意飞身而落撞在了大理寺人的面前,目的只为探测这帮人究竟要干什么。

李墨白被绑在了大理寺的刑架上,怎么鞭打泼水就是不醒,大理寺头目拿着一瓶酒在李墨白鼻前一晃李墨白立刻睁开眼,随后却被告知是李慕白就是杀死顾惜风,原因居然是之前和顾惜风发生了争执,顾惜风现在不但惨死,还被剥皮做成了人皮灯笼。

李墨白这才想起来,他和侍女念奴一起刚来长安时候去购买状元酒,偶遇了同样买酒的顾惜风和女扮男装的奇绝蛊女东南,三人同时看上了一坛酒,老板一定是早就认识顾惜风,讽刺顾惜风即使买了状元酒也中不了状元注定名落孙山,随后店老板认为李墨白气度不凡一定可以在赋诗大会上大放异彩,愿意把酒卖给李慕白,东南不服气,扔下酒钱拿起酒就离开了。

李慕白和东南同时走出酒店,李慕白的剑不小心缠上了东南的腰带,二人相背而行离开的时候李慕白的剑扯掉了东南的腰带,东南的衣服被扯开,李慕白惊讶回头却发现一件衣服和酒坛飞来慌忙伸手去接,以为衣物之后是暗器,迅速拔剑劈开了衣服,这一劈不打紧,将东南的衣服和束发从上而下的劈开,东南露出里面的肚兜,但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些,反而责怪李慕白抢了她的酒上前就要和李慕白缠斗,周围的人都对衣衫不整的东南指指点点,东南这才发觉,气的飞身离去,但是也将这个梁子结下了。

唐诗三百案剧照

唐诗三百案剧照

念奴去买肉顺便打听一下哪里还有住的地方,卖肉的老板告诉念奴目前天下的才子都齐聚长安,平常的旅店住宿地方都被住满了人,只能去碧书书院里寻求住处了,念奴看到老板分割肉速度风非常缓慢,主动去替老板分割猪肉,念奴熟练的分割完选择了一块打包带走,直看的买肉的人眼睛发直。念奴回到马车旁发现李墨白已经不在,只能在马车旁等候,不一会之间李墨白带着酒坛而回,忍不住嗔怪李墨白自从回到长安总是每日不离酒,小心因此误事,李墨白则只是笑笑。

二人一起来到碧书书院,跟随书院的书童刘启往里走,没想到却碰到了同样住在这里的顾惜风,顾惜风一看见李墨白手里的酒就气不打一处来,责怪刘启不该把李墨白带进来住,当初许诺了这个地方就是给他住的,刘启解释房间比较多,顾惜风一个人也住不过来,顾惜风不依不饶非要李墨白滚出去,一旁的刘启则讽刺顾惜风一个落魄的书生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李墨白也不是容易被欺负的人,让念奴收拾房间,今天就只在这里,并挑衅的看了一眼顾惜风,径直离开了,顾惜风气的咬牙切齿。

赋诗大会开始了,没想到冤家路窄李墨白再次遇到了顾惜风,顾惜风扬言要外地来的秀才李墨白见识一下他的文采,两人一见面就开始了较量。

来到赋诗大会的有朝中权贵,还有玉贵妃派遣的如星、如碧两位尚宫,当天来的还有鬼魅异人易夫人,东南依旧女扮男装身边还带着一个美娇娘,身边的美娇娘是不日即可进宫的才人,东南故意引诱他喝下酒,趁她迷糊之际去偷取令牌,恰被正在赋诗比赛的李墨白看见,李墨白前面几句的诗词显然引起了大家的主意,剩下最后一句的时候李墨白因为赶去阻止错过了答题时间,而未能完成全部的作品,李墨白缠斗间将东南到手的令牌打落地上,并威胁东南如果敢再抢夺令牌就去告发她,东南看到后面坐着的官府人员没有动手愤然离去,顾惜风趁人不注意离开时候顺手捡起了令牌离开。

李墨白离开的时候和易夫人擦肩而过,易夫人趁机在他的袖子上留下了朱砂,李墨白回到书院,念奴着急李墨白没有答上最后一句诗,想要帮着去找人疏通将最后一句补上,李墨白挥笔写下最后一句诗,此时刘启前来给他送东西,是顾惜风约见李墨白到醉仙居一叙,李墨白虽然诧异不解,但是决定前往。念奴发现了李墨白衣袖上的朱砂询问李墨白是何时染上的,李墨白却浑然未觉。

东南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一个出身简单无父无母的才女令牌,不成想被李墨白给搅乱了,因此偷偷跟在李墨白的身后将其打晕,在李墨白身上搜寻令牌,此时李墨白忽然睁开眼睛询问东南究竟想要什么,东南迅速撒向李墨白一把粉末,李墨白晕倒,也正因此李墨白耽误了和顾惜风见面的时间。李墨白将这些都告诉了大理寺的人,解释他并不是杀死顾惜风的凶手,大理寺的人却认为李墨白依然有重大嫌疑,其一李墨白知道顾惜风昨天在哪里,其二人皮灯笼上的第四句诗只有李墨白知道,其三笔迹也是一样的,其四听闻买肉的说念奴剥皮剔肉的手法纯熟,足可以剥皮了,李墨白忽然觉得迷雾重重无法辩解,被大理寺的人打入大牢。

随后,有人在河边洗衣服的时候发现了被剥皮人的骨头,念奴来到监狱看望李墨白,大理寺的樊大人将顾惜风的妻子卢氏找来和李墨白对质,卢氏表示昨天顾惜风回来就发脾气怨恨李墨白,于是卢氏出主意要顾惜风将李墨白约出来见面,将李墨白赶出长安,因此才拜托了刘启送信。李墨白承认却有其事,随后樊大人又拿出一支毛笔要李墨白辨,声称这个毛笔就是案发现场发现的毛笔,毛笔上沾染的朱砂和李墨白袖扣的朱砂一致,刘启到场之后樊大人询问李墨白和顾惜风的关系如何,刘启则声称二人在书院起了争执,李墨白辩解刘启是诬陷,樊大人却认为证据确凿将李墨白打入死牢。

李墨白在牢房里来回的思索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可是似乎找不到一点头绪,此时,樊大人来通知李墨白他可以出去了,念奴也已经在门口等着了,李墨白离开了大理寺,实际一切则是玉贵人命如星如碧来保释了李墨白,案子没有调查清楚之前不许他离开长安。

半夜时分,李墨白和念奴去停尸房查看,通过检查尸体念奴和李墨白确定了顾惜风的准确死亡时间,且在他的体内发现了水银,李墨白告诉念奴以前在一本典籍上看过有一种惩罚谋权篡位的刑罚,就是这种人皮天灯,人皮内也是有水银的,只是经过火的炙烤在空中飞舞已经挥发了,只剩下躯体残留的水银。

此时,李墨白忽然发现有人进来,二人慌忙躲起来,却发现一个蒙面人进来欲销毁人皮证据,同时也发现了躲在床下的李墨白二人,经过一番打斗,惊动了大理寺的人,黑衣人夺路而逃。

李墨白正在分析黑衣人究竟是谁,东南却突然出现用刀子逼在了李墨白的脖子上,李墨白无奈且烦恼,又是这个死缠烂打的不男不女的东南,李墨白迅速出手将东南按倒床上,质问东南为什么要拿才女令牌,东南就是不回答,大骂李墨白放了她,此时念奴过来,轻轻叫了一声李墨白阿郎。

易夫人来找樊大人,知道李墨白已经被释放了,不由得一丝冷笑浮上嘴角,她定要李墨白无法破案。

唐诗三百案第2集剧情介绍

李墨白发现顾惜风被活剥皮 李墨白鬼市里探查凶手所在

东南逼着李墨白将才女令牌给她,否则就一直跟着他,直到找到才女令牌,李墨白追问东南究竟要令牌做什么,东南骂李墨白多管闲事,李墨白推测是这个令牌就在凶手的身上。

李墨白和念奴、东南来到顾惜风家里,看到有一个道士在做法事,东南看出道士的变幻之术都是骗局,冲动想要揭穿被李墨白拦住,声称破案最要紧,之后李墨白三人给顾惜风去上香,同时也询问卢氏事发时候她在哪里,侍女小英作证当时卢氏正在睡觉,她是亲眼所见蜡烛燃烧完毕之后进去更换,卢氏还在床上睡觉,李墨白随后告辞,念奴同时通过蜡烛燃烧时间推测期间有1个时辰时间。李墨白也认为丫鬟没有撒谎作伪证的样子。

李墨白翻看典籍知道人皮天灯是在萧后当政时候的刑罚,现如今早已废除,制作人皮天灯的人也都被驱赶出宫了,李墨白打算从人皮天灯的制作人这里查找线索,东南认为只有鬼市才能买到你想要的一切。

随后,在东南的带领下去了一家棺材铺,从棺材内进入到鬼市,鬼市里充满了诡异,在这里什么都可以买卖,生活在这里的人也都是有各种各样的原因不得不生存在这个见不得人的地方,李墨白一路来到一家制作灯笼的地方要购买特大号天灯,老板娘一听说有人要买特大号天灯就要抓了李墨白等人,声称是人皮灯笼的事情闹的沸沸扬扬,一定是官府搞不定了,才来到鬼市,想在这里找替死鬼,东南慌忙向李墨白要了钱给老板娘,表现的诚意十足就是来买天灯的,老板娘却忽然命人将三人轰出去,李墨白有些不明白气愤,觉得这些人简直不可理喻收了钱还被轰出来,东南则认为鬼市的人喜怒无常是常事,只要看到不顺眼就会轰出来,还不能跟他们翻脸,否则也走不出鬼市,但是鬼市的人如果讲义气比任何人都讲义气,东南灵机一动计上心来,既然明的不行就来暗的,随后就去抓了一个店铺值班的伙计,询问案发时间所有人的去向,结果发现都有不在场的证据,但是有一个叫同贵的手指受伤,而受伤时间就是顾惜风死亡的那天,李墨白却认为即使通天受伤,但是根据时间来看也不是同贵,李墨白忽然想起做法事那天遇到的元丹丘,他曾经神秘的告诉李墨白有一个书生阴魂不散的跟着李墨白,当时李墨白并未理会,此时想起打算先从书生和道士调查,看看究竟道士究竟是个什么人。

念奴很快就打听到了道士名叫元若子,也打听到了他的住所,李墨白三人赶去见元若子,恰好元若子正在施法,隔着纱帐能让莲花池起火,求法事的妇人深信不疑,对元丹丘毕恭毕敬要带回府里去详细勘察,李墨白却说出了这个杂技的出处,元若子打发走了妇人,怒斥李墨白不通情理,专门来拆台,本来是想给他指点一条明路的,现在却还是算了吧,元若子刚要转身离开,被东南一把拉过来,上去就是一顿揍,元若子只好说出实情,念奴体贴的准备了煮鸡蛋,给元若子敷脸,元若子看着念奴出神许久。

随后,元若子告诉李墨白等人,顾惜风的死闹得沸沸扬扬的,他推测一定会有生意找上门于是提前就去顾惜风家里踩点,发现刘启也鬼鬼祟祟的去了顾家,而刘启以前和顾惜风有过节,曾经模拟顾惜风的画赚了不少钱,因此惹怒过顾惜风,后来顾惜风也落寞了,而在元若子这里还有一副顾惜风以前的画,元若子推测一定是这个刘启喜欢卢氏所以杀了顾惜风,李墨白不置可否带人离开了。

回去以后,李墨白想起他写的最后一句诗词恰逢刘启俩转送顾惜风的信,因此看到了他写的最后一句,李墨白发现了写天灯上面字迹的人善于模仿,一般人根本就看不出来,而李墨白发现天灯上的字迹虽然和他的很像,但是却明显是一个左撇子,而刘启送信那天就是左撇子,加上在元丹丘那里看到的顾惜风的画,也是左撇子,很明显也是模仿来的,李墨白初步把目标锁定在了刘启身上,打算趁刘启晚上来的时候打探一番。

晚上,李墨白故意激怒刘启,询问刘启为什么杀害了顾惜风,恨的将顾惜风扒皮做天灯,质问刘启是因为往日临摹的旧恨还是近日爱慕卢氏的新怨,果然刘启大怒,斥责李墨白才是杀人的真凶,想把脏水往他身上泼,李墨白拿来了刘启的诗谱,认为这是左手笔迹,临摹高手,且还有不在场的证据,只要这些都拿去给大理寺,就足以证明刘启就是凶手,刘启承认把李墨白诗补齐的是他,但是他却没有杀人。

之所以将诗补齐是收到了匿名信,只要补齐了送到指定地点,就可以得到一千两的银子,当时不知是和顾惜风的死有关,所以刘启就偷偷潜入了存放诗词的悦来客栈,将李墨白的诗词补齐,那天去顾家也是担心有人查到他才去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刚说到这里,刘启忽然晕倒过去,经过查看东南告诉李墨白刘启是水银过敏,刚才为了逼问刘启,念奴故意高温搅动水银,水银挥发空中才导致了刘启的昏迷,李墨白认为刘启不是凶手,他根本就无法接触水银。此时元若子也忽然来到这里,想要看看他推测的是否对,李墨白要元若子和念奴一起去药铺把名单拿来,元若子虽然不满意李墨白对他的指挥,但是能和念奴一起去他还是很开心的。

李墨白再次和东南查看了顾惜风的尸体,发现伤口向外翻卷,只有活着被剥皮才会这样,因此李墨白打算再去一次鬼市,如果活剥皮就必须是在短时间内完成,二人刚进入鬼市就遭到了暗器袭击,李墨白闭上双眼感知对手的方位,打斗中发现了对方正是同贵,且使用的是剔骨刀,李墨白嘴角露出一丝笑意,东南在二人打斗的时候向同贵撒了一把药粉,同贵立刻晕倒在地。

元若子和念奴来到药铺,想吓唬老板有命案发生追问是谁买了水银,如果不查出这个人,就会有性命之忧,结果没有吓到老板却被人赶出门外。

李墨白吊起了抓回来的同贵逼问是否是他杀死了顾惜风,同贵否认,此时,有一个女子入内询问是否是李公子。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