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第39-4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1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夜天子第39集剧情介绍

李秋池甘愿为叶小天做师爷 田妙雯暗箱操作叶小天升职

雅夫人解释她在叶小天家里的前因后果,当时也是为了花晴风不得已才抛头露面去找叶小天的,担心当时被徐伯夷得逞,而花晴风当时去了驿站,她心里着急才去找叶小天的,不曾想花晴风也随后回来,她担心被花晴风误会才藏在了桌子底下。翠儿也站出来为雅夫人证明解释,花晴风斥责雅夫人即使一切都是真的也不该帮助叶小天,雅夫人担心花晴风的手段不如叶小天,一旦失败到最后受伤的还是花晴风,花晴风也意识到自己一定不会赢的,不由得跌坐在椅子上。

李秋池被赶出了客栈,叶小天找到了李秋池,李秋池为了能有地方住,立刻表示愿意为叶小天效犬马之力,叶小天带着李秋池回去做了师爷。

花晴风因为暂时不能理政,大家都建议叶小天去主持大局,叶小天为了避嫌将这件事交给了王宁去做,王宁大喜,主持上上奏知府花晴风患上了癔症,就等待张铎的裁夺了。李秋池也帮着叶小天分析了一下现在的情况,因此代替叶小天写了一份奏疏,让叶小天不要把花晴风的病情写的非常严重,这样朝廷就会让花晴风去休息,叶小天就会是一人独大,等熬到花晴风任期到了就可以让叶小天做正式的县丞,到时候再熬几年就是知县了。叶小天却认为树大招风,只想好好的歇一歇,因此对李秋池的建议并未听取。

与此同时,张铎却认为葫县不吉利,风水不好,而叶小天命足够硬,因此打算向朝廷举荐去做知县。

田妙雯却认为只有掌握了葫县才能有资格和杨应龙谈条件,而一直都是叶小天在那里搅乱才不能让她掌控葫县,因此打算把叶小天调到铜仁来,到了铜仁就到了他们的掌控之中,因此命令戴崇华去给安排一个有名无实的推官。当杨应龙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让田妙雯不但要把叶小天弄来铜仁,还要重用叶小天,给他实权,这样的话就能让叶小天捅出更大的窟窿来,方便他们浑水摸鱼,田妙雯却表示已经安排人去给张铎进言做推官了,想要重用不可能,也只能是见机行事。杨应龙随即离去,而田妙雯虽然嘴上对杨应龙恭敬,实际却是非常不屑,更何况杨应龙还没有真正的掌握铜仁,就想对她发号施令,因此杨应龙越是要重用她偏不会重用。

戴崇华巧舌如簧的说服了张铎调叶小天去铜仁,周班头一接到公文就火一样的跑去找了叶小天,叶小天一看大吃一惊,没想到一下子就升职到了铜仁府。

罗大亨回去告诉罗百川他已经打算成亲娶哚妮了,罗百川警告罗大亨娶了哚妮就别想要一分家产,话还没说完,罗大亨就已经离开了,气的罗百川暴跳如雷。

华云飞来告诉贾千户知道罗百川是杨应龙的人,请示是否抓捕,贾千户认为罗百川只是一个小虾米不必理会,但是提醒华云飞如果有必要的时候不要顾及兄弟之情。此时,叶小天也来到这里找贾千户,询问是否可以接任推官一职,贾千户觉得可以,叶小天也心里有数。

叶小天随后向花晴风辞别,花晴风却连面都不愿意见,叶小天只好先离开了。

罗大亨一听说叶小天要去铜仁,二话不说死皮赖脸的就是跟着一起去,而且告诉叶小天必须带着陶桃一起去,否则华云飞一定会哭的,叶小天大惊也大喜,没想到华云飞会和陶桃有感情。

一听说去铜仁做官,夏莹莹忍不住大喜,证明之前的房子没有买错,叶小天更是称赞夏莹莹从来都不会做错事,反而还是一个福将。

叶小天刚到铜仁就发现很多百姓等在那里,还以为是迎接他的,正想说两句话,没想到扬州歌姬一露脸,众人纷纷跑过去追捧,原来都是叶小天自作多情了,顿觉尴尬无比。

叶小天在戴崇华的带领下来到推官办事的刑庭,发现这里空置已久,因为各土司之间有问题都是私下解决,从来不用刑庭,因此这里的衙役也都闲着,无事可做俸禄不够用,还在刑庭大院里养起了鸡鸭种上了蔬菜,大厅里也是灰尘满布。戴崇华将这里的衙役都叫过来给叶小天认识,限期两日把菜都拔了,将鸡鸭都赶走,叶小天却阻止了,认为反正也没有花圃,就当是花圃了。衙役们一看就是松散已久,连基本的礼帽几乎都忘记了,叶小天心里自然也已经有数。

知道叶小天已经到了张铎却避而不见,让叶小天安心在刑庭养老,将水银山所有的乱局都归咎在了叶小天的身上。

李秋池面对刑庭的清闲反而觉得斗志昂扬,向叶小天保证一定重振刑庭的威风,叶小天微笑表示就看李秋池的了。

李秋池对衙役指手画脚,让大家赶紧把所有的蔬菜都拔了,在李秋池看来之说以叶小天留下这些东西无非也是刚到这里,不忍心责怪罢了,当属下的就该知道怎么做,必须要把刑庭弄的像模像样的。

田妙雯一听说刑庭被整理的像模像样了,而作为通判的她,也饶有兴趣的打算坐坐衙门了。

管家劝田妙雯千万不能嫁给杨应龙做三夫人,而且和杨应龙合作无异于是与虎谋皮,而田妙雯则认为想要打走张铎就必须得借住杨应龙。田妙雯告诉管家叶小天屡次坏了杨应龙的好事,可是杨应龙还要重用叶小天有点说不通,此时,忽然有两个蒙面刺客飞身而来,管家让田妙雯赶紧离开,田妙雯从密道离开,管家将几个刺客都尽数杀死。随后,管家告诉田妙雯一共来了三个杀手,田妙雯命管家去调查为什么没有人发现这些人,管家也感叹田妙雯从小到大数次被刺杀,应该当断则断了,田妙雯则认为时机未到。

夜天子第40集剧情介绍

叶小天新官上任清闲衙门 杨应龙推波助澜制造大案

李秋池凭借自己的三寸不烂之舌,给百姓宣传新任推官叶小天大人,大肆宣扬叶小天曾经的丰功伟绩,并且让大家都来报案,一定为所有人主持公道,岂料一整天下来居然没有一个人报案,三班衙役都困的直磕头。

叶小天也开始闲中无事给父亲写去家书。连续数日刑庭里都没有一个人报案,李秋池也纳闷怎么会没有人报案,而叶小天则认为土民有事都找土司解决,所以也就没有人来报案了,李秋池认为一定是百姓不信任刑庭,只要刑庭能办好一件案子,必定能让百姓信服,叶小天若有所思。

杨应龙认为现在叶小天闲着不是坏事,过几天才能让他把铜仁的水搅浑。

张铎弟弟张义家的儿子张孝天喜欢戴崇华的女儿戴婵儿,虽然父亲多次提醒张孝天不要和婵儿太多纠缠,当心坏掉了两家的友谊,可是张孝天就是不听。这天又带着戴婵儿和她的家仆普阶出去爬塔顶,张孝天看到戴婵儿独自在塔顶就心生邪念上前抱住了戴婵儿,气的戴婵儿打了张孝天一巴掌就慌张跑下楼,恰好碰到了普阶,此时,杨应龙安排的人出现在塔顶一掌将张孝天打下塔顶当场死亡,普阶误以为是戴婵儿所为慌忙带着她离开了。

戴崇华知道自己女儿出事了慌忙跑回去,戴婵儿一直哭泣,声称自己不想杀死张孝天的,戴崇华心疼女儿,温言劝慰,让她说出实情,婵儿将所有的事情告诉戴崇华,戴婵儿甚至以为是她用力太大将张孝天打下楼顶的,戴崇华安慰女儿他一定会想办法摆平这件事。

戴崇华出来以后命令家人都毕竟嘴巴,一旦透漏半点消息就活埋了所有人,戴府所有人都不敢吱声。

戴崇华为了保住戴婵儿私底下找到管家,让他的儿子普阶抵命,管家求戴崇华饶了普阶,戴崇华则认为小姐有难他们就得站出来,如果不救的话就是忘恩负义,就是他们杀了戴婵儿,并且威胁管家如果戴婵儿死了他们全家都会死。此时在戴府的门外,张义已经集结了所有人来到外面索要凶手,戴崇华不敢开门,从围墙爬上来询问发生什么事,张义声称张孝天从七星塔掉下去的时候所有人都看到戴婵儿从塔里慌张出来,因此认定就是戴婵儿所为,为了拖延时间,戴崇华表示去向戴婵儿问清楚了再回话。

戴崇华用普家老少的性命威胁普阶,普阶无奈只好同意为戴婵儿抵命,戴崇华向张义告知是普阶见张孝天对戴婵儿不轨才护主心切推了张孝天,但是由于普阶是为了保护戴婵儿,因此拒绝将普阶交给张义,只同意次日一早将普阶带回衙门,交给张铎处置,而且还要状告张义带兵围攻戴府。

张铎因为戴崇华一直都是他的心腹,是当地的土官,一旦得罪了戴崇华就相当于是自断一臂,且现在各地土司本来就已经对张家不恭敬,此时再得罪戴崇华就是不明智,因此不能公开的维护张义,张铎私下责怪张义不该带兵围攻戴崇华,认为张义是在拆他的台。此时,戴崇华押着普阶来到铜仁府,小声叮嘱普阶不可说漏嘴,承诺会设法保住他的命,即使真的保不住了也会善待他的家人。

张铎的儿子张雨桐劝张铎不能对不起张义,如果这件事不替张义主持公道的话,势必会更加让各地的土司瞧不起,张铎不由得陷入两难之地,帮助张义也不是,不帮也不是,张雨桐建议张铎把这件事交给叶小天处置,也算是谁都不得罪。

戴崇华和张义在知府衙门口争的是脸红脖子粗,此时田妙雯来到这里,阻止了二人的争论,将他们带去找张铎讨回公道。这一幕被李秋泽看到慌忙去通知了叶小天,认为这个案子太棘手,担心会推到他们这来,因此请示要去替叶小天去向张铎请病假,让叶小天躲避两天,叶小天认为两天不够,让李秋泽请假十天半个月再说。

田妙雯带着双方来找张铎,本来想把这件难题交给张铎,张铎却声称自己和张义的关系非比寻常,免得让人误以为处事不公,所以移交叶小天处理,命人去传叶小天前来,恰好李秋池来请假,张铎斥责叶小天就是假装生病推脱不见,因此请田妙雯去请叶小天,如果叶小天不来就给绑来,田妙雯立刻去了叶府。

叶小天一听说田妙雯来了,抓把香灰就抹在脸上,假装面色惨白生病的样子,还提前喝口水在嘴里,等田妙雯一进来就呕吐,田妙雯伸出手指抹了一把叶小天的额头,忍不住就笑了,讽刺叶小天的香灰没抹好,一把扯掉了叶小天身上的被子,发现他连鞋子都穿着没顾上脱掉,微笑看着叶小天,只留下一句在楼下等着,随即就下楼而去,叶小天也无法继续装下去,洗把脸就下来了。

叶小天也实话实说自己管不了现在张家和戴家的案子,两家谁他也得罪不起,田妙雯告诉叶小天张铎也有难言之隐,所以一定会把这件事推给他的,而且张铎有言在先即使绑也得把叶小天绑去。随后,田妙雯告诉叶小天如果真觉得为难可以再想办法推回去就是了,叶小天突然搞不懂这个田妙雯了,感觉似乎她很愿意看到张铎头疼。

田妙雯临走的时候向叶小天提出他家里摆放的摆件位置不对,容易带来煞气,夏莹莹忍不住噘嘴自责自己又摆错了位置,叶小天微笑看着夏莹莹给了她一个飞吻,安慰夏莹莹只要是她摆的他就都喜欢。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