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天子第41-4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1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夜天子第41集剧情介绍

戴崇华为女用计杀普阶 叶小天让山民迁出深山

普管家向戴崇华提出条件要戴崇华东郊的庄子,还有船行,否则就让普阶说出实情,让戴婵儿去抵命,气的戴崇华怒斥普管家,但迫于自己有短处被抓着,也只能妥协,普管家再次提出全家人脱离戴崇华的管辖,成为自由身,戴崇华咬牙同意。

叶小天当堂问案,戴崇华和张义被带上来,叶小天迫于二人的官位,先给二人看座。杨应龙也命人密切注视着叶小天的断案,就想看看这次这个猴子还能怎么闹。

张义非要求叶小天带来戴婵儿审问,并且认为就是戴婵儿杀人,普阶只是一个替罪羊而已,叶小天气的要撂挑子走人,却被告知刑庭已经被张铎派人围住了,任何人不得出去,也包括叶小天,无奈,叶小天只好坐下问案,但是警告张义如果不服气就去找张铎申诉,今天他就是主审,该怎么问案他说的算,张义顿时无语。

普阶承认就是他杀了张孝天,因为张孝天对戴婵儿不轨,张义则声称自己的儿子是读书人,断然不会去侮辱戴婵儿,戴春华指责张义就是和他过不去,咬着他的女儿不放,两人一言不合在大厅里打起来,连双方的下人也打起来,李秋池给叶小天献计….

叶小天一拍惊堂木,斥责二人在大堂捣乱,如果再不尊重他的话就移交别人去审理,二人深知是张铎推过来的,自然也不能再闹下去。叶小天认为现在既然戴婵儿身体抱恙,而这件案子又和戴婵儿有关,就先延后再审,再此之前要进一步的请仵作验尸,双方也都没有发表什么不同意见。

普阶被押下去的时候,张义的儿子张孝全认定了普阶就是杀害张孝天的凶手,认为现在就是官推管的不处置,一直延期后审,因此一怒之下冲出来杀了普阶,张义认为这次是死无对证,气的当场晕倒,衙役将张孝全抓住报告了叶小天,叶李秋池小声告诉叶小天这个机会来了,随后大声的向叶小天替张孝全求情,认为张孝全为了自己的哥哥杀了凶手情有可原,按理不该处死,叶小天命人将张孝全押金大牢。

张孝全临走之时目光所及是戴崇华含笑的脸,想起戴崇华找他帮忙,戴崇华挑拨张孝全和张孝天是嫡子和庶子的区别,地位也是天差地别,因此让他去杀了普阶,将这件案子变成无头公案,再也审理不下去,张孝全为兄报仇也占了一个孝理,不会被定下死罪的,铜仁又是张家的天下,因此想要出去简直是轻而易举,并给了张孝全很多的银票,张孝全本来就长期被哥哥欺负,此时自然也乐得如此。

叶小天将这件事汇报给了张铎,并顺水推舟的结束了这个案子,认为既然凶手已经死了也就没有查下去的必要了,张铎自然是乐意看到这样的局面,让叶小天就此结案。

与此同时,戴崇华恨普管家威胁,命人将普管家沉塘淹死。

为了给叶小天唱歌听,展凝儿每天不停的练习,开心不已,遭罪了安南天和下人的耳朵。

安南天告诉展凝儿叶小天的近况,鼓励展凝儿去看看叶小天,展凝儿不放心自己的母亲,安南天则体贴的找来了大夫,专门为展母调理身体,展凝儿害羞的笑了。

通过这件案子,叶小天也终于想通了一件事,为什么在葫县的问题在铜仁就行不通,是因为铜仁在一堆的势力中,朝廷说的不算,律法说的也不算,是土司说的算,江湖说的算,谁的拳头硬谁就说的算,而针对这些他也有了自己的答案。

叶小天来找冬天,告诉冬天需要他去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叶小天让华云飞陪同冬天回蛊神教,冬天担心叶小天的安全,华云飞建议去跟贾千户说一声,让他派人来保护叶小天,叶小天也推辞了,此时展凝儿来到这里,叶小天正好请展凝儿去找格哚佬做说客,说服整个格家寨搬出来离开深山,展凝儿比华云飞更加适合做这件事。展凝儿认为格家寨现在生活的很好,不一定愿意出来,而叶小天则认为他们衣不蔽体,食不果腹,大批的婴儿夭折,不认为是好事,他也希望以后所有的人都出来,包括蛊神教,展凝儿询问叶小天又打什么鬼主意呢,叶小天笑而不答。

展凝儿回来把这件事告诉了蛊神教的大长老和二长老,希望他们去帮忙让格哚佬带着全寨子的人搬去铜仁,大长老认为以前的教规是不允许教众和外界接触的,冬天却认为格哚佬出去没什么不好的,现在教主是叶小天,他有权更改教规,二长老也认为叶小天的做法没有什么不好的,更何况只有一个部落出去,探探路子也好,大长老也就同意了这个主意。

戴崇华跑来告诉张铎,有大批的山民出山,在卧牛岭大兴土木,举寨迁出,不再靠打猎卫生,而且打算种植庄稼了。卧牛岭是张铎的地盘,张铎一听大怒,命令戴崇华去将山民赶走。戴崇华去请示了田妙雯,田妙雯却要戴崇华往相反的方向弄,她要的是坐山观虎斗。

戴崇华去找了格哚佬向他讲明在外面生活的人是需要登记在册,还需要有路引的,格哚佬提出让戴崇华帮忙造册,戴崇华想到田妙雯的话自然也就同意了。

贾千户知道这件事也是责怪了叶小天不该让格哚佬带人出来,但是既然木已成舟也没有办法,答应在朝廷方面解释清楚,同时也警告叶小天如果惹下大祸由他一人承担。

戴崇华回来向张铎汇报,在回来的路上听说,本来围着水银山等着大打出手的几家,一听说卧牛岭格哚佬住进去了都偃旗息鼓了,也算是是好消息一个了,张铎却认为这个不是好消息,声称卧牛岭本来是他直接管辖的地方,现在几家罢战。明显都是不想惹祸上身,将格哚佬这把火向他这边烧来。戴崇华慌忙劝说张铎,只要安抚好了格哚佬,进可以彰显教化之功,退可以震慑于家和格家,这也算是两全其美,张铎提醒戴崇华不要忘了,格家就是从深山迁出来的,可是现在却也没有听他的话,因此绝对不能让这一幕重演。

夜天子第42集剧情介绍

田妙雯带头孤立张铎 叶小天怒抓嚣张恶少

展凝儿告诉格哚佬张铎如果文的不行一定会来武力,格哚佬表示他早已有了准备。

张铎打算趁格哚佬立足不稳的时候,联络铜仁的各路土司将他们赶走。

张铎和张雨桐合计本来各界土司对他们这个世袭的知府就已经不服,也正好趁此机会召集各土司前来一起出兵,从而试探一下他们的底,看看谁听话谁不听话,如果愿意的话就更好了,联合大家一起驱赶山民,从而可以借此重振张家的威望。

张铎告诉所有在座的官员和土司,打算武力驱逐格哚佬这个不速之客,众位土司都劝以和为贵,张铎询问田妙雯的意思,田妙雯认为招安是最好的,众人也都纷纷响应,这让张铎明白了挑头对付张家的是田妙雯。格土司更是懒得掺和,径直离开了,田妙雯讽刺张铎这次恐怕要千里走单骑了,没有人会响应的,气的张铎当场晕倒,田妙雯潇洒离开,众位土司也都相继离开,这一幕让叶小天想到当年对付孟县丞和徐伯夷的情况,也不由感叹田妙雯和他当年的风采有一拼。

刑庭里终于有两个樵夫来告状,虽然没有状纸,叶小天也欢喜升堂,总算是有买卖上门了。两个樵夫带来了张孝诚,状告张孝诚和几个男人在老洛家对老洛家的姑娘轮番施暴,恰好老洛家的夫妇回来,反被张孝诚带人给打晕了,两个人樵夫带来了村子里的人抓他们,结果却被张孝诚嚣张的跑掉了。今天两人来到城里卖柴,一下子就见到落单了的张孝诚,因此二人一合计就把他抓来了叶小天这里,叶小天怒问张孝诚是否属实,张孝诚嚣张承认一切,而且告诉叶小天他姓张,父亲是张铎的弟弟张义,叶小天让张孝天把其他人也一一招供,并要当庭处置,李秋池慌忙把叶小天请到了后堂说话。

李秋池劝叶小天不要以卵击石,毕竟张家势力太大,叶小天却不服气,想当初也是自己这个卵击碎了孟县丞和齐木这个大石头,如果此时不法办这个张孝诚他就连牲口都不如了,李秋池见叶小天执意要办这个案子,建议叶小天去借田妙雯的力来办好这个案子,叶小天沉思以后去找了田妙雯。

叶小天来将案子的情况告诉了田妙雯,希望能依法严惩,按照法律强暴就是死罪,更何况还是轮奸,田妙雯提醒叶小天如果敢动张义的儿子,张铎一定会吃的他连渣都不剩,叶小天却以田妙雯也是女人之身 劝说田妙雯,并且义愤填膺的要处置这些恶霸,田妙雯问叶小天当初圆滑的劲去哪里了,叶小天表示自己就是一头驴,有温顺的时候,也有尥蹶子的时候,现在是想较劲认真的时候了,田妙雯无语,叶小天则气愤的离开。

叶小天上堂来让张孝诚供出其他同犯的名字,张孝诚认定叶小天不敢将他们法办,所以嚣张傲慢的说出了所有人的名字,还愿意当庭画押签字。叶小天命人将张孝全下了监狱,同时也签了传票,命人去将恶少都给缉拿归案,命李秋池去把洛家三口人请来大堂。

几大家族的人都被抓走了,张雨桐则是担心叶小天就是想趁此机会灭了张家,都去找张铎商议对策。而私底下所有人都以为叶小天是受了田妙雯的支持,所以才敢这样大张旗鼓的去抓人,田妙雯明知外面的传闻也不去出面阻止,反而是想看看这个被杨应龙看重想要重用的人究竟如何。

五个犯人都被带到了大堂上,恶少们对叶小天讽刺侮辱,认为他就是一个芝麻绿豆大的官,居然敢抓了他们,简直不知死活,叶小天怒拍惊堂木,斥责众人敢咆哮公堂就仗打,几个人顿时不敢吱声。叶小天命人把洛家的三口人带进来,洛家夫妇当庭指认凶犯,洛家女儿已经遭受刺激出现痴呆之状了,但是看到三人立刻就清醒过来,指认五人闯入家中欺凌她,张孝诚当场认罪,认为就是赔钱的事情,在铜仁他们这些人向来犯法都是花钱了事,因此也毫不惧怕。

张雨桐认为这次田妙雯挑衅的不止是张家,还有其他几家大家族,要不就是有钱,要不就是有势,因此劝说张铎等人不变应万变,让其他家族去交罚金,如果田妙雯贴心的要办这个案子,得罪的也就是其他三家,到时候办不下去也只能羞刀入鞘,张铎认为儿子说的有道理。

叶小天审判完毕之后打算关押所有人,此时,张义联合几家来交纳罚金,并声称土司家犯法在铜仁向来就是交罚金买罪,叶小天却拒绝交罚金,判定五个恶少死刑,张义认为叶小天就是小鬼难缠,所以纷纷去找田妙雯。

田妙雯刚接到消息也大吃一惊,没想到叶小天真的敢判了五个人死刑,此时五家人都已经来到这里找她,认定了就是田妙雯撑腰,叶小天才敢如此胆大,请田妙雯网开一面,田妙雯知道自己解释了也没有人相信,遂让管家文先生去把叶小天叫来。

文先生将叶小天带到了田妙雯的面前,劝说叶小天真的怜悯洛家女孩就应该给她一笔钱,而不是追究到底,毕竟事情已经过去了,覆水难收,即使再追究也是枉然,还不如拿了足够的银子离开铜仁,叶小天思索片刻答应去询问洛女的意思,只要洛女同意他不会追究,文先生认为洛女一定会同意的。叶小天刚离开,五大家子的人都冲过来询问结果,一听说田妙雯已经说服了叶小天,都表示非常感谢田妙雯。

叶小天叫来了洛家的人,洛家人一看见叶小天就下跪磕头,叶小天慌忙扶起来,面色凝重,询问洛女的打算。洛女表示自己苟活一日就是一日的耻辱,只是希望死之前能看到五人受到惩罚,叶小天劝洛女如果轻生该如何面对老人,随后将赔偿的事情告诉了洛女,因为几个人是土司家的,花钱买罪是他们的特权,虽然被判了死罪,但是行文传到朝廷还是会释放他们的,所以希望洛女能拿钱离开铜仁,洛女含泪询问叶小天是否是怕了他们的权势,叶小天告诉洛女他恨不得杀了那些人,替洛女讨回公道,可是法律对他们都是有特权的,因此只是希望能帮洛女多争取点补偿,洛女厉声告诉叶小天她不需要。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