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分集剧情介绍(1-70集)大结局

时间:2018-09-2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1集剧情介绍

凉生抢婚程天佑姜生婚礼 姜生凉生兄妹相伴上大学

拥有着出众的相貌和让人敬畏气场的程天佑是程氏集团大少爷,娱乐公司董事长。这个天神一般的男子外表虽然冷酷,内心却稚气、痴情,这一天,他终于要与心爱的姜生举行婚礼了。姜生是凉生伦理意义上的妹妹,兄妹俩虽无血缘关系却从小相依相偎。

程天佑和姜生的婚礼现场,正在等待发小儿——北小武的姜生却接到了北小武因为心爱女子小九来不了的消息,这时,凉生突然出现在姜生面前,并称愿解燃眉之急牵着姜生的手步入婚礼殿堂,但当凉生真的把姜生的手递给程天佑的那一刻,凉生的心情瞬间黯然了下去。主持人依照程序询问现场是否有人反对这场婚礼,台下的凉生忽然出声反对,并拉起姜生的手逃离了婚礼现场,只留下了一脸愕然的程天佑。

时间回到1997年秋天,魏家坪,小姜生看到妈妈放在桌上的一枚煮鸡蛋,馋得央求妈妈只吃一小口,但这是妈妈给久未归家的爸爸姜凉之准备的,便狠心拒绝了姜生的要求,但姜生始终不相信那个不着家回家的大记者爸爸会在今天回来。这时她的发小儿北小武叫姜生出去玩儿,姜生放下饭碗立刻跟着跑出去了。小武的爸爸北国雄正跪在地上给北小武当马骑,许久未与爸爸谋面的姜生特别羡慕,怯怯的问北国雄是不是也可以让她骑一会儿?北国雄怜爱地把姜生背到了背上,孩子们正玩儿得高兴,忽然听见了一声巨响,原来是煤矿爆炸了,死伤了很多人,其中包括姜生的爸爸姜凉之,姜生妈妈来到爆炸现场找了半天惊愕地发现了躺在担架上浑身是血的姜凉之,和他身边穿着雪白衬衫、正无助的望着姜凉之的凉生。姜生妈妈牵着凉生的手带回了家,并让姜生以后都管他叫哥,姜生迫于妈妈的要求虽然一点都不情愿的喊了哥却趁妈妈不注意偷偷给凉生扮了个鬼脸示威。半夜里姜生听到旁边的床上凉生小声的哭泣声,以为凉生是因为怕黑就下床要陪着哥哥一起睡,可是凉生并没有理她,反而小声喊着妈妈,姜生只得又回到了自己床上。

清早,凉生起床穿上他的小皮鞋,背上书包怯怯地站在饭桌前,姜生妈妈温柔地喊他坐下吃饭,凉生一边吃饭,一边默默地看着身旁这个陌生的小女孩——他的新妹妹姜生。吃过饭,妈妈带孩子们正在院子里干活,两个村妇来到他们家,一边嘟囔着凉生是扫把星,把矿难归结到姜凉之带凉生妈妈(女记者)下矿所致,要找他们家算账,姜生妈妈一声没吭默默忍受着。

姜生妈妈在医院里照顾姜凉之,姜凉之只说了要姜生妈妈照顾好凉生的话,姜生妈妈隐忍着答应。病房外,何满厚和北国雄说起矿难是矿工违规操作导致,姜凉之和一块来的女记者本来是想去下矿采访新闻的,但不幸的是矿难发生了,结果女记者抢救无效已经死了,还道听途说女记者是姜凉之的情妇,凉生就是姜凉之和这个女人的孩子。

姜家,凉生一直抱着书包不撒手,姜生不明白,凉生解释说要回家。姜生想看书包里装的是什么东西,凉生拿出琴谱来给她看,还给姜生解释什么叫钢琴。姜生看凉生什么东西都是好的,一边摸着自己破了洞的布鞋一边羡慕凉生脚上的皮鞋好看。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剧照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剧照

姜生带凉生找小朋友们去玩儿,向小朋友们介绍凉生是他亲哥,还让小朋友们都管凉生叫他哥,北小武不同意,说凉生是姜生爸爸在外头的孩子,凉生冲上去就和北小武打了起来,姜生上去帮凉生胳膊被咬了。回到家里,凉生正查看姜生胳膊上的伤势,北小武的妈妈带着被打伤的北小武来找凉生算账,姜生妈妈只能打姜生出气,姜生一边哭一边解释说是因为别人说哥哥是野孩子才打架的。

姜凉之出院回家了但只能坐在轮椅上,还支使姜生妈妈去办理凉生的收养手续,姜生妈妈无奈答应着出去了,姜凉之的眼泪却情不自禁流了下来。院子里,角落里的姜生远远地看着爸爸抱凉生,吃饭的时候爸爸也把唯一的一个荷包蛋给凉生吃,姜生却没有还被妈妈安排给爸爸喂饭,生气的姜生端着饭碗坐到了门外,凉生一看就主动去喂爸爸吃饭。姜凉之瘫痪后家里的重担都落在了姜生妈妈身上,一家人的生活捉襟见肘。但晚上,凉生还是省下荷包蛋给姜生吃,自己却饿着肚子,还骗姜生说自己吃过了。

姜生和凉生走在小树林里,姜生看见冬菇,想要摘,凉生却说这大冬菇和小冬菇凑在一起挺好的,就别摘了。姜生同意了凉生的看法,说着大冬菇和小冬菇永远不分开。而他们一大一小的身影,像极了地上相依为命的大冬菇和小冬菇。姜生带凉生去看成片的野花田,还跟凉生说最喜欢的除了红烧肉就是花,凉生顺手摘下一朵花,插在了姜生的辫子上。

时间过得真快,姜生和凉生长长成了少年,孩子们结伴去摘柿子,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这是他们并不多见的零食,常引发恶战。另一群孩子站在柿子林外不让他们摘,还刁难说只能摘刻上他们名字的柿子树上的柿子,三个小伙伴没有和他们打架,而且忍气吞声地回到了家。到了晚上,凉生一整晚都没有回家,姜生和北小武出去找他,姜生走到了柿子林,忽然发现每一棵树上都用小刀刻着姜生的名字,而凉生在一棵树下累得睡着了,手上还拿着刻字的小刀,看着哥哥受伤的手,姜生感动不已,回家给凉生包扎,还把凉生的家务都揽下了。

一天,姜生和凉生正坐在田里玩,北小武突然跑过来找到他们说何满厚去他家闹事了,兄妹俩立刻跑回家里,何满厚嘴巴不干净地说凉生是野种,凉生冲上去就和他扭打在一处,姜生怕凉生吃亏也立刻冲上去咬了何满厚的屁股,结果她的额头受了伤。医院里,凉生一边看着姜生额头上的疤,一边跑前跑后给他拿药。晚上凉生和姜生一起坐在外面看月亮,凉生说女孩子脸上不能留疤,而姜生却说这样以后即使走散了凉生也会找到她,凉生跟姜生许诺他们永远不会走散。

长期劳累的妈妈身体越来越差,姜生不忍开始多帮妈妈做家务,她觉得只要她多干一点妈妈身体就能好一些。但是当看到爸爸还对妈妈像以前态度冷淡还不时要伺候,气得把水杯摔到桌上,说出了要是没有爸爸和那个女人就好了的气话,自己也气得一直坐在街口哭,凉生在一旁安慰她,姜生将火全发到凉生身上,但凉生只是默默地给姜生留下为她摘的两个柿子。

姜生和凉生从此认为应该用功读书才能离开魏家坪。18岁的时候,两个人同时收到了同一所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因为贫寒的家境,姜生想退学供凉生上大学。但凉生却说会申请助学贷款坚持要和姜生一起上学,而且发誓以后有了能力会让所有的穷学生都有学上。

从旧金山回国的程天佑,刚下飞机就先去看了从小看护他长大的刘杏婆婆,然后才回家给爷爷和天恩准备了他们爱吃的晚饭,爷爷问起天佑回国的计划,天佑就把他想做院线的计划汇报给爷爷,但爷爷却要给他安排相亲要他继承香火。

姜生妈妈一边咳嗽着一边给姜生收拾行李,姜生舍不得妈妈,不想上学了,但妈妈坚持让姜生多读书,才能做她想做的事不再走妈妈的老路。北小武和他们考上了同一所大学,于是就请他爸爸的专车送他们三个一块儿去,姜生凉生和爸爸妈妈告别,姜生最后也还是没跟爸爸说句告别的话,姜凉之望着凉生的背影如释重负,自言自语道对得起他的妈妈和亲生父亲。

姜生和凉生开始了没有人对他们翻白眼,也没有人叫凉生野孩子的大学生活。

北国雄带着姜生、凉生和北小武一起来到大学,姜生碰到了第一个舍友金陵,三人各自收拾自己的宿舍。新生军训时,凉生的同班同学宁未央突然晕倒了,凉生抱起她就送往了医务室,醒来的未央看到凉生一见钟情。姜生看到了布告栏里申请奖学金的通知就想申请,而这个奖学金计划正巧是程天佑未雨绸缪选拔人才的计划,在这批优秀学生名单里面,姜生的简历赫然在列。

凉生我们可不可以不忧伤第2集剧情介绍

宁未央倒追凉生惹姜生吃醋 姜生醉酒与程天佑初相识

程天佑约儿时的伙伴宁信一起吃饭,还挖她随自己一起去创业。自宁信15岁认识程天佑,程天佑一直把她和妹妹宁未央一起当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程天佑“第一个想为之披上嫁衣的姑娘”。

大学教室里,坐在角落里的凉生语出惊人回答上了老师的提问,得到了老师的赞许和同学们的羡慕。教授分组做实验,宁未央和凉生分到一组,下课后宁未央正想要和凉生一起吃饭,凉生却被姜生叫走了,宁未央看到这一幕心里很不舒服。

北小武的自行车路上坏了四次,正在气急败坏地修车碰到了骑摩托车路过的小九,小九拿出工具默默地替他修好车就走了,北小武望着小九的背影开心地笑了,他对这个个性十足的姑娘产生了好感。

宁未央主动来找姜生,了解他和凉生的关系,当从姜生口中听到是亲兄妹时舒了一口气。

程天佑拿到了集团的账目,当下属钱至说到魏家坪的矿每年支出都是超出的时候,程天佑想起了自己的姑姑就是在多年前魏家坪那场矿难中去世的,便要求钱至查一查何满厚和北国雄。查到之后,便拿到账目去找爷爷,告诉爷爷是王德辉吞并集团的财产,爷爷反而心软不让他赶尽杀绝。程天佑认为公司要良性的发展就应该聘请专业的CEO,但是被爷爷强烈的反对。

程天佑来到了姑姑的房间,看到了角落里放着姑姑遗物的箱子,但因不愿回忆往事并未打开就离开了房间。

北小武缠着小九要和她一起去看电影,小九却说只要北小武能骑车就和她一起看电影。为了爱情,北小武竟出奇地勇敢执着。

好多同学都拜托姜生给她哥哥送信,姜生心里怪怪的。当她和北小武一起去找凉生吃饭时又看到了宁未央帮凉生整理书包肩带的一幕,姜生心里涌起一丝异样的情愫,气鼓鼓地把一沓信塞到了凉生手里。三人一起吃饭时姜生还念念不忘凉生是否看过那些信,吃醋为什么那么多女生喜欢凉生?饭后北小武带姜生凉生去见小九,小九却带来了一个摩托车队,也就在这一天,小九闯入了他们三个人的生活,三人组从此变成四人行。

宁未央和凉生一起去图书馆,宁未央一直找各种话题搭讪凉生,但凉生一直很冷淡,宁未央问凉生最喜欢吃什么?凉生答曰最怀念的是家里做的白水煮面。

姜生去了暖宫社团做义工,正好程天佑也前去看望刘婆婆。程天佑给婆婆刘杏带去了爱吃的甜食,婆婆却一下想到把在她这儿做义工的姜生介绍给程天佑做女朋友,姜生进门时恰巧程天佑出门,两人擦肩而过。

程天佑的爷爷跟钱伯聊起想让程天佑回来接手时风公司并好好继承干下去,钱伯赞许程天佑一定会大刀阔斧让公司焕然一新。

宁未央在楼下等凉生回宿舍,递给了她亲手做的水煮面,凉生看着宁未央的背景若有所思。

何满厚因为程天佑公司查账给北国雄打电话说起账目一事,北国雄称这一切都是王德辉指使他们干的。挂上电话,北国雄心事重重嘱咐小九妈妈以后不认识的电话就不要接了。程爷爷短短一些时日便收到了管理层的四封辞职信,而这些事情,与北国雄脱不了关系。

热闹的酒吧里,程家二少年程天恩坐在轮椅上里默默看着这热火的场面,一直担心弟弟找到酒吧的程天佑与弟弟一起喝酒聊天,重申弟弟程天恩是他最在乎的人,并保证只要弟弟需要会随时出现在他的身边程天佑与属下商议治理公司下一步的计划,因为觉得弟弟程天恩有些反常,让属下去查一查原因。

晚上,北小武听说姜凉之住院了就急匆匆地来找凉生和姜生,凉生着急给家中打了电话,妈妈只说爸爸得了感冒需要住院观察,不让兄妹俩回去也不需要她们寄钱,只叮嘱凉生照顾好姜生,兄妹俩商量着如何赚钱贴补,北小武则主动申请去买营养品寄回凉生家里。

第二天,姜生着急等待着奖学金的公布名单,想用这份钱给爸爸治病;凉生也因为想多打一份工多赚点钱寄回家里急着去面试家教,却不巧因为自行车坏在路上迟到被拒绝了,失落的凉生一个人推着坏了的车子走在雨里,却迎面遇到了来接他的宁未央,宁未央开车把凉生和他的坏自行车送到宿舍才离开,这一幕恰巧被来给凉生送饭的姜生看到,姜生把饭递到梁生手里,却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讪讪地走了。心情不好的姜生被同样心情不好的北小武带去酒吧开心。北小武问姜生不开心的原因,姜生只说了没拿到奖学金的事,但对看到宁未央送凉生回来的事绝口不提,两人干了不少酒都醉了,北小武拿着本来想给小九的手链送给了姜生,姜生只好先收下,打算之后再交给小九。程天佑根据查到的矿难线索找到北国雄情人的女儿小九,欲就商业亏空案找到小九的妈妈,这时姜生也来找小九帮北小武送手链,小九正好借口送醉酒的姜生回家意欲脱身,已经醉了的姜生开始胡闹,抓着程天佑的衣服还吐了他一身,小九趁乱逃走,姜生又错把程天佑错认成凉生,拉着程天佑叫哥哥还要一起回家,程天佑询问姜生家的地址无果,无奈只好把她带回了自己家,还递水递垃圾桶照顾耍酒疯的姜生。

清早,醒来的姜生发现自己躺在了一个陌生的地方,还看到了程天佑留在桌上一杯水和写着“不要再随便叫男人带你回家了”的字条,小九请姜生吃饭感谢姜生昨晚的搭救之恩,但姜生已经什么都不记得了。

姜生去图书馆借书时才发现图书证落在了程天佑的家里,程天佑回家发现了姜生在他的纸条下面另外写了一行“也请不要随便把陌生女孩带回家”的留言,还在沙发下面发现了姜生的图书证。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