橙红年代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2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橙红年代第3集剧情介绍

刘子光死里逃生回江北 聂万锋得知刘子光尚在世

两天后的中国西海市海滩边,一个晨练的女孩发现了躺在海滩上的刘子光。救治刘子光的是西海银滩医院的医生,医生告诉刘子光,他是从海里漂到这边来的,是一个好心人救了他并把他送到医院。医生说发现刘子光头部受过伤,这可能造成刘子光缺失性记忆。

刘子光一脸茫然,他的记忆停留在八年前,他除了记得自己的名字和来自江北外,什么也不记得了。医生好心地给刘子光一些钱,让他去买衣服和吃的和做回家的路费。刘子光表情怔怔地,他走到玻璃窗子前打量着自己目前的模样。当刘子光看到玻璃窗上自己沧桑狼狈的样子时,刘子光痛苦地问自己,这八年到底发生了什么。

胡蓉所在警局接到报警出任务,疾恶如仇的胡蓉在情况紧急时根本不听韩进队长的指挥而一意孤行。最后有惊无险地完成任务,自然也免不了韩进劈头盖脸地批评。胡蓉知道韩进一向嘴硬心软,她调皮地不当回事。韩进却坚持要给胡蓉一次教训,他勒令胡蓉不得再参加任务先回警队反省。就在这时韩进突然收到总部命令,一名儿童被劫匪劫持,总部要求他们火速赶到现场增援。韩进带着手下马上上车奔赴现场,胡蓉不愿被行动落下,她拦截一辆摩托车后也飞快地追随韩进他们而去。

此时江北市区的警察们倾巢而出追击劫匪营救儿童。韩进在追击劫匪途中警车与其他车辆相撞,警车受损被迫停了下来。韩进正沮丧时只见胡蓉骑着摩托突出重围继续朝劫匪的车辆追去。

刘子光蓬头垢面地出现在江北车站,他疑惑地打量着发生了翻天覆地变化的江北市区,城市是熟悉的城市,街景却是陌生的街景。刘子光凭记忆来到八年前父亲经营的名为地地道道的烧烤店,烧烤店变化似乎并不大,每个角落都有他八年前和父亲在此经营时的记忆。

刘子光陷入沉思时一个叫李建国的年轻人走进店来。李建国告诉他,自己现在是这里的老板,他好奇地问刘子光到底是谁。刘子光试探地问李建国,晨光机械厂现在还在不在。李建国告诉他,那里早就拆了,现在只是片废墟。

刘子光走上街头,正好遇到胡蓉追击劫匪的车辆。劫匪的车在慌乱中差点撞到行人,刘子光反应迅速地救下行人。劫匪弃车带着被劫的儿童逃往一处的废弃建筑物,胡蓉拦住劫匪。无奈劫匪人数太多,胡蓉势单力薄,幸亏警察增援力量赶到,等警察制服劫匪时,刘子光正抱着被劫持的儿童。警察把刘子光当成了劫匪将他抓了起来。

刘子光被带到警局按照程序进行了拍照,他身上的纹身和刀疤触目惊心。胡蓉和韩进对刘子光进行了审讯,刘子光报了姓名和住址后,警员小白迅速查到刘子光的身份信息。胡蓉看了信息资料冷冷地质问刘子光到底是谁,他们查到的晨光机械厂家属院的刘子光八年前已经因为死亡在派出所被注销了户口。

胡蓉将刚刚拍摄的刘子光的照片摆到他面前,她指着照片上刘子光的纹身和刀疤问刘子光,这些到底是什么。刘子光无从解释,他说自己是两天前在西海银滩医院被人所救,医生说他头部有脑震荡。韩进让小白马上去西海银滩医院调查,很快信息反馈回来,刘子光所言非虚。

刘子光辩称他不是劫匪,是他把孩子救下来的。刘子光把自己救孩子的经过告诉了胡蓉。据刘子光描述,他一个人单挑了数个绑匪救下孩子,胡蓉却不相信刘子光的话。这时韩进将胡蓉叫出审讯室,他说根据其他绑匪的交待和调查的情况,刘子光确实不是绑匪反而是见义勇为的英雄。

化名聂万锋的叶望龙现在是江北有名的富商,他从警察手里接过被解救的儿子诚诚并向警察表示感谢。警察告诉他,是一个叫刘子光的人救了诚诚。聂万锋难以置信地又问了一遍,确认没听错后聂万锋强压着心中的震惊。聂万锋在回家的路上想到了跟刘子光相处的点点滴滴,聂万锋的心情难以平静。

刘子光最终被从警局放了出来,警局已经通知刘子光过去的邻居郭大爷来接他。郭大爷在看到刘子光的那一刻简直不敢相信,他老泪纵横痛哭流涕。刘子光终于记起郭大爷,郭大爷是刘父生前的挚友。郭大爷见刘子光认出自己不禁悲喜交加,他拉着刘子光回了自己家。

橙红年代第4集剧情介绍

郭大爷好心收留刘子光 刘子光遇到阿瑟认不出

聂万锋的手下向他汇报,绑架诚诚的就是当地的地头蛇老四。聂万锋叹息老四太不地道,不过是商人间利益之争,但老四却祸及家人。聂万锋却暂时并不想动老四,毕竟他现在对外的身份是正常的生意人。他让手下不要轻举妄动,另外,他让手下调查刘子光的情况。手下离开后聂万锋陷入沉思,他想起公海那次他手下兄弟严重受损,他不知道刘子光活着对自己是福还是祸。

郭大爷将刘子光带回自己位于高土坡的破旧修车铺,高土坡在整个江北市就如同一个贫民窟。郭大爷却对目前的生活很知足,他带刘子光参观了自己的铺子。郭大爷拿出替刘子光保管有八年之久的刘父的骨灰坛。刘子光接过骨灰坛,郭大爷问他记不记得刘父生前说过的那句话。刘子光清楚地记得,刘父生前常说:坏人的猖狂是因为好人的沉默!

郭大爷见刘子光没有忘记刘父的教导非常欣慰,他说刘父生前为人正直善良,希望刘子光也像他父亲一样。刘子光不擅言辞,他扑通跪倒在郭大爷面前感激他如山一般沉重深厚的恩情。

郭大爷好奇地问刘子光,这八年他去了哪里,他脸上的疤到底是怎么来的,还有他的眼神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这八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刘子光一脸茫然,他把自己失忆的事告诉郭大爷。郭大爷叹息,不管他经历了什么他相信刘子光的善良不会改变。

胡蓉向韩进申请调查刘子光。她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刘子光身上有刀伤、枪伤和特殊的纹身,而且他一个人能从那么多绑匪手里救下小孩子而且毫发无伤,她觉得刘子光一定受过专门训练。但到底是谁训练了他,她有太多的疑问。韩进公事公办地要求胡蓉无论如何要先取得搜查令才行。胡蓉愤愤地表示不满。

胡跃进突然接到上级通知,黄警官失联几天了。胡跃进的心突然沉了下去,黄警官是多么优秀的侦查人才他很清楚,他失联意味着凶多吉少。胡跃进把这个消息通知了韩进,黄警官是韩进的师父,得知师父失联韩进也揪心起来。胡蓉回到家里看到父母竟然失魂落魄非常疑惑,胡跃进却没有跟胡蓉说出实情。

刘子光晚上推开郭大爷的修车铺无意间看到门口流浪的阿瑟,阿瑟看到刘子光激动万分,他扑通跪在刘子光面前满眼的欣喜和激动。刘子光却根本记不起阿瑟。这时阿四的手下猴子骑着摩托车嚣张地来到修车铺前,他拿着棍子指着刘子光通知他跟自己去见一个人,不然他们就会对付郭大爷。猴子骑车离开,阿瑟不知危险地追了上去。刘子光想了想也追过去。

刘子光一路追赶来到一个地下停车场,阿四的手下孙伟猴子等人带着一帮小弟包围了阿瑟和刘子光。阿四是查到刘子光救了诚诚而恼羞成怒地要报复刘子光。刘子光面对强敌毫不畏惧,他以一敌十地对付孙伟等人。最终闻讯而来的警察赶到,孙伟等人马上作鸟兽散。刘子光呆在原地没来得及离开警察就包围了这里。

这次带队的胡蓉,她见到刘子光顿时没有好气。再看阿瑟对刘子光恭恭敬敬言必称掌门,胡蓉越发觉得刘子光可疑。刘子光不愿跟胡蓉打交道,他离开前让阿瑟不要跟着自己,要跟就去跟胡蓉。阿瑟听话地竟真跟着胡蓉。

胡蓉把阿瑟带回警局并请他吃好吃的,胡蓉问阿瑟到底住哪她可以送他回去,阿瑟却说自己没有家。胡蓉提示他有没有写有他信息的东西,阿瑟掏出一个布袋,里面有一张武术学校的推荐信。胡蓉看了推荐信哭笑不得。

刘子光在附近的操场呆坐愣神时,突然听到口哨声。刘子光条件反射地想到在监狱时听到毒贩们操练时的口哨声,他突然跳下看台奔向跑道,然后以非人的速度将正在跑步的专业运动员远远甩在身后。正在操场外看刘子光的郭大爷被刘子光的表现震惊地瞠目结舌。郭大爷高兴地叫住刘子光,他说虽然不知道刘子光过去做过什么,但他知道刘子光以后可以做什么。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