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第49-5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2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如懿传第49集剧情介绍

意欢意外怀孕 皇上疑心齐汝

皇上和如懿、意欢正在喝茶聊天,卫嬿婉求见,称自己新学了月琴,要弹给皇上听,她瑾见后,意欢突然头晕不适,侍女称她近期一直如此昨夜还呕吐,卫嬿婉疑心舒嫔是否是遇嘉了,皇上脱口而出当然不会。后觉失言,下令传齐汝给意欢诊治。

齐太医诊断意欢是喜脉,已怀孕两个月,意欢喜极而泣,称之前已觉没指望遇喜,坐胎药是有一碗没一碗得喝着,没想到竟真的怀孕了。皇上心里五味杂陈,如懿真心为意欢高兴,齐太医谎称舒嫔喝药调理后身体强壮所以才能受孕,皇上当即晋意欢为妃位。卫嬿婉心生嫉妒,不情愿地和如懿一起陪意欢回宫。皇上随后质问齐汝是怎么回事,齐汝称应是舒妃没有按时喝药的缘故,而且那药药性温和,并不能完全绝育,之前都是进宝看着舒妃喝下的,没想到近期她竟悄悄地把药停了而意外得子,皇上担心意欢察觉了药中不妥,齐汝称应是她对子嗣没了指望所以才停了,他请皇上示下,皇上怜爱稚子无辜,令齐汝好好照顾龙胎。

意欢回宫后兴奋地告诉如懿和卫嬿婉,孩子是她和皇上的骨血,从此后天地间就有了她与皇上不可分离的连接,也不枉她来世上一场,如懿感动她对皇上的痴心,称是上天眷顾意欢而得子。

告别意欢后,卫嬿婉对如懿说,她看到舒妃有喜心里发酸,舒妃的坐胎药她也喝了却一直未有孕,如懿得知卫嬿婉是有心捡了意欢的药渣悄悄配制喝的,知她是求子心切弄巧成拙,便善意提醒卫嬿婉,淑妃遇嘉未必靠的是药,不如她把药停一停缓缓身子兴许就有了。

卫嬿婉回宫后气愤难平猛喝坐胎药,春婵提醒她,舒妃是停药后才有孕的,她们要多长个心眼,把药方拿给宫外的大夫瞧一瞧,。

太后得知意欢有喜也觉意外,她称意欢是个不听话的棋子,一直不肯为自己进言,福伽称舒妃有了孩子就更和皇上一心了。太后想到如果孩子生下来归她抚养,意欢就会听她的话了。她立即让福伽送去补品给意欢补身子。

春婵将宫外大夫看的药方结果拿给卫嬿婉看,卫嬿婉简直不敢相信这药原来根本不能助人受孕反而有害,她气自己吃了大亏偏偏这亏还是她自找的,春婵提起意欢把药停了半年就怀孕了,二人想起是皇后曾多次在意欢面前劝她这药最好不喝,卫嬿婉气愤如懿知道真相竟不告诉她,恨她铁石心肠,称自己奉承示好也换不来如懿的一句真心话,。

太后下令齐汝精心照顾舒妃龙胎,齐汝请太后懿旨,他想侍奉完舒妃平安生产后就告老还乡,太后允准。

毓瑚回禀皇上,齐汝又去太后宫里了。皇上怀疑意欢是太后的人,是齐妆有意将此事泄露给她让她有孕,毓瑚认为齐汝没有那么大胆,皇上觉得此事有蹊跷,他想起当年慧娴皇贵妃曾说过齐汝替她医治越医越病,一直不得子嗣。有可能是太后早安排齐汝对慧娴皇贵妃下手了,他气愤自己身边的人竟为太后周旋,连他的嫔妃都敢暗害,毓瑚称她会尽快查晴此事,如果齐汝违背了皇上心愿暗害慧娴皇贵妃,再处置也不迟,皇上允准。

皇上计划带着太后如懿等人南巡,临行前,如懿特意来看望意欢,嘱咐她要好好当心身子。意欢称她现在才知道自己熟读经书都是为了走到自己倾慕的皇上身边,她觉得满宫上下看皇上的眼神里都是赤裸裸的欲望,只有如懿看皇上的眼神和自己是一样的,如懿会意一笑,关照意欢有什么事可以给愉妃,她会将消息传递给自己。

意欢在奉先殿祈求平安生子,卫嬿婉看到后心生恨意,称皇后除了愉妃便是心疼意欢,她一定让意欢吃点苦头。

毓瑚回禀皇上,已查过慧娴皇贵妃当年的药方没问题,问题出在药上,那药都是齐太医亲自配的,从不经他人手。皇上生气齐汝为了讨太后欢心,竟让慧娴皇贵妃身死,让舒妃有孕,如果他与太后有了嫌隙,不知道他会去帮谁,他气愤用了那么久的人都可以违背自己,身边竟没有可信的人了。于是决定这次出巡照例带着齐汝,他要看看齐汝一身的医术能治得了别人能不能治得了自己。

皇上南巡出发,带上了太后、皇后和纯贵妃、卫嬿婉等人。到苏杭后,皇上兴致勃勃地独自带着如懿游玩,他知道如懿最喜欢平常夫妻的生活,答应陪她玩一整天再走。二人欣赏着湖光山色美景,皇上叹息当一个老百姓也很惬意,只愿与如懿朝夕相伴共度此生,如懿深为感动。晚上二人到江南水乡,一起携手逛街吃小吃听评书,如懿悄悄告诉皇上,如今的盛世景象都是皇上殚精竭虑勤政爱民的结果,皇上笑称他只有出来了才能真正了解奏折上自己子民的生活。他们后到西糊共赏月夜,皇上称,就想这样和如懿善始善终看四时花开,希望如懿执着他的手永远不放开。他轻揽如懿入怀,这时打起了雷,如懿说起一个字谜“春雨绵绵妻独宿”,皇上猜到是“一”字,如懿称这是姑母之前常常让她猜的字谜,先搞她不管是谁到最后都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皇上称如今和如懿已经在一起,他不是一个人在峰巅上孤独,会让如懿一生一世陪着自己,他不许如懿再说这种不吉利的谜语了。这时天上下起了春雨,二人才恋恋不舍地回行宫。

次日清晨,皇上穿上龙袍对如懿说,他要去见闽浙总督了,再没有了昨晚的惬意了,如懿笑他本就是要续先帝之志,定盛世江山。

福伽告诉太后,地方官员拨了许多佳人入行宫侍候皇上,太后生气这些人想着法想让自己家里的女眷得圣宠,可如果有人得了皇上一夕宠幸,会误了人家姑娘一辈子。福伽称皇上登基以来从未选秀也不是浪荡之徒,太后担心皇上起安逸之心,差福伽去请皇帝看场歌舞。卫嬿婉躲在柱子后听到此言,告诉春婵太后既然有意安排,她们就要抓紧了,春婵担心皇后并不知情,卫嬿婉称她不能一辈子仰人鼻息,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重新得宠。

如懿传第50集剧情介绍

皇上忌惮太后除掉齐汝 卫嬿婉设局害永琪意欢

晚上,皇上应太后之邀与众嫔妃一起喝酒饮宴,太后称要让皇上看荷花,皇上正在诧异,突然湖心驶来两艘满载荷叶的小船,有二名妙龄女子宛如花蕊端坐船中弹琴唱歌,等那两名女子走近行礼,众人才看清楚原来她们是玫嫔和庆贵人,太后责怪皇上自南巡后独宠皇后,如果一直这样如何绵延皇家子嗣,她教导皇上要雨露均沾,免得两宫嫔妃心生怨恨。如懿急忙起身跪称是自己思虑不周全,太后指责她这个新后太疏忽了,纯贵妃为如懿说好话,皇上表示以后会多多眷顾玫嫔和庆贵人,也不会冷落了六宫诸人,太后这才告辞回宫。

福伽称玫嫔和庆贵人今晚总算没辜负太后,太后告诉她,皇上根本就没瞧玫嫔,她也是可怜人太干瘦了,但却衬出了庆贵人的惹眼,只是不知皇上是否理解她动了这么多心思把庆贵人推出去的良苦用心,太后告诉福伽,光一个庆贵人还不够,官家格格里有出色的她还得留意着。这时二人走到长廊看到齐汝在此,齐汝回禀是皇上称身上倦怠让他来请平安脉,他在此等候皇上夜宴结束后给他诊治,太后吩咐她如有不妥给她回禀。太后走后,一太监走上前引导齐汝随他到屋内等候。

酒宴上,卫嬿婉别出心裁地在一艘船上着红衣翩翩起舞以博取圣心,嘉贵妃不屑她费尽心思争宠弄得像个歌舞伎似的,纯贵妃揶揄道称这伎俩与嘉贵妃当年如出一辙,二人唇枪舌战一番。皇上却赞卫嬿婉如入画中也是进益了,已不是当日只认得燕窝和细纷,连白瓷和甜白柚都分不清的人了,嘉贵妃问如懿对炩嫔如此做作的看法,如懿称做作能讨皇上欢心也是不易了。皇上令卫嬿婉上前,卫嬿婉献上了一支红梅,称知道皇后爱绿梅,但只得了这枝红梅希望皇后喜欢,如懿一语双关地说这段时日不见她竟是忙这些了,皇上称赞卫嬿婉能借着西糊景色一舞实属不易,如懿问她是否也喜欢梅花,卫嬿婉称她喜欢凌霄花。这时进忠让皇上翻牌子,庆嫔建议晚上让庆贵人陪皇上,皇上却决定让炩妃侍奉自己,嘉贵妃气卫嬿婉一转眼竟成了炩妃了,如懿得体地带着众嫔妃离开。

一路上,嘉贵妃生气卫嬿婉一个宫女又没有子嗣凭什么晋升妃位,如懿提醒她刚复了贵妃,要谨言慎行。纯贵妃这时突然说起玫嫔自孝贤皇后死后突然脾气古怪,那时孝贤皇后落水时她们明明听到有人落水的声音玫嫔却不让查看,否则或许能救孝贤皇后上来,如懿奇怪此事她怎未听愉妃说起,纯贵妃谎称那时大家都乱了方寸没有在意,如懿若有所思。

容佩回来后告诉如懿,炩妃之前是巴结如懿的,如今却弄了这么一出,可见心机深沉以后得留心着她,如懿称卫嬿婉之前奉承自己是为了讨皇上欢心,如今她得了恩宠自然不用与自己虚于委蛇了。这时宫里的小瑞子来报,称自从二月里御驾离京后,五阿哥永琪得了伤风一直断断续续的咳嗽,愉妃心急如焚请旨能否拨江太医回京照顾,而且淑妃月份大了手脚水肿,肾气虚弱脸上起了很多黄斑,如懿立即同意让江太医回京侍候。

入夜,卫嬿婉看着身边熟睡的皇上心满意足,而同一时刻,嘉贵妃却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她告诉丽心,玫嫔她知道的事不少,她们要多留意一些。

凌云宵晚上巡夜时发现湖中有一个人,打捞上来一看,原来是齐汝。次日,皇上称赞毓瑚事情干得漂亮,毓瑚称这事对外只称是个意外,也给了齐太医家中赏赐,皇上称他也不想和太后撕破脸。毓瑚回禀已让江太医回宫了,以后江太医可留在皇上身边侍候。皇上说他身边的御医医术和心肠都得好,毓瑚称江太医是皇后提拔上来的,皇上嘱咐她那也得小心,因为他身边可信的人太少了。他原本以为太后只是安排一些嫔妃在自己身边窥探进言,他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想到太后竟然现在盯上了他身边的御医,那他就得好好料理一下后宫了。皇上明白舒妃对他是有些真心的,但其他人就不一定了。

卫嬿婉告诉春婵,她并不满足于妃位,还要一步步成为炩贵妃和炩皇贵妃,她叮嘱春婵,宫里的事要做得查不出一点错处来,这时进忠拿来了皇上给卫嬿婉的赏赐,他悄悄地提醒卫嬿婉,她现在成了宠妃,是借了皇上和太后治气的东风,这是个侥幸,便她要千万记住,绝不可轻易与皇后冲突,卫嬿婉生气自己一直刻意奉承皇后,她却有意疏远,根本指望不上只能靠自己,她感激进忠这次帮了自己,进忠言语轻佻想对卫嬿婉动手动脚被她拒绝。他告诉卫嬿婉,凌云彻发现齐太医死了,卫嬿婉问进忠,皇上除了朝廷和子嗣,最在意什么,进忠回答是祥瑞。

次日,如懿在行宫院中回禀皇上,永琪风寒未愈,舒妃孕中水肿,已让江太医回宫照应了,只是皇上身边缺了得力的太医,她叹息齐太医多年照顾皇上失足落入水中实在可惜,皇上称太医医人容易但他的生老病死却由不得自己。如懿称卫嬿婉尚无子嗣已晋妃位,庆贵人也该晋晋位分了,皇上说卫氏封妃是他生气太后干扰自己与皇后的私事,只是可怜庆贵人在宫中呆了多年,他也顾及如懿的心思和处境,如懿多谢皇上体恤。

与此同时,卫嬿婉求见皇上,她私下悄悄问进忠是否都安排妥了,进忠点头帮她通传。卫嬿婉称自己刚晋封妃位特来给皇上皇后行三拜九叩大礼,皇上说还她的晋封礼还未举行,行礼就免了。卫嬿婉闲聊二句后,用眼神示意进忠,如懿看在眼里,进忠会意,回禀皇上钦天监监正求见。监正告诉皇上,今日紫微星中有小星相冲,有刑克之象,卫嬿婉插言紫微星是帝星,有小星刑克是克着皇上了。监正称小星不祥,但是从紫微星中分离而出,似主皇嗣降生,果真如此则是父子相克。皇上问他是否是自己孩子中有人对他不忠不孝,监正称只需父子不相见与皇上便是无碍,眼下皇上不在宫中,那小星已经克了病弱的皇子了,轻则抱病,重则丧命,与皇上相克也是如此。卫嬿婉火上烧油称莫非是舒妃腹中皇嗣,如懿喝斥皇嗣不是她可以议论的,皇上让监正和卫嬿婉退下。如懿安慰皇上天像之说不可全信,皇上道舒妃的孩子也是他的孩子,他不会多想,嘱咐如懿照顾好永琪和舒妃便是。

监正见过皇上后与卫嬿婉会面,告诉她皇上极信天象,卫嬿婉称赞他今日的表现,承诺说他若得力保他荣华无忧,监正跪谢恩典。

晚上,江于彬正在看意欢医案时,一太监不怀好意地送来了饭菜,江太医吃后便不停地拉肚子。

宫中,意欢问太医自己脸上的黄斑可医得好吗,太医称那是因孕而生他无能为力。

皇上一行人下一站来到了江宁行宫,卫嬿婉坐在辇轿里逛花园,看到凌云彻路过,她称自己自封了妃位还未见凌云彻一句道贺,凌云彻无奈只好敷衍道贺,卫嬿婉问他是否真心,凌云彻不作答自顾行礼离去,卫嬿婉气得下了辇轿心烦意乱,这一幕被阁楼上的进忠看在眼里。卫嬿婉来到阁楼下与春婵说起此事,这时进忠主动现身,卫嬿婉心里慌乱,进忠故意说他看到了炩妃和凌云彻在叙旧,说明炩妃心里还怀着旧情,而凌云彻日日在皇上面前当差,随便往皇上面前说炩妃一两个秘密她就没有活路了,所以现在的万全之策是除掉他,卫嬿婉一听心乱如麻,提醒进忠他要对付的应该是李玉,自己要对付的是皇后而不是凌云彻,进忠却告诫她,凌云彻已不是当初的那个人了,卫嬿婉为了荣华不要她,肯定日后会和皇后撕破脸,而他有皇后撑腰,卫嬿婉如果对凌云彻心软就是害死自己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