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懿传第51-5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9-2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如懿传第51集剧情介绍

卫嬿婉进忠陷害凌云彻 玫嫔被救后自寻死路

江宁行宫里,嘉贵妃侍寝前沐浴好准备穿衣服时,丽心发现她贴身的肚兜不见了。另一边的江于彬赶着回京给五阿哥舒妃治病途经山东境内时,突然腹泻不止。

三宝深夜禀告如懿出了大事,嘉贵妃的贴身肚子兜不见了,李玉后来在凌云彻的换洗衣物里发现了,嘉贵妃现在正缠着让皇上处死凌云彻,李玉递来消息,凌云彻已经受刑了,如懿听后立即赶去。

如懿赶到时凌云彻正在房外受刑,如懿进去向嘉贵妃求证那肚兜确实是她的,皇上气愤至极,如懿却觉得事有蹊跷,她回禀皇上,这件事虽然严丝合缝人脏并获,但按常理这种不能见人的东西应该贴身藏着,可现在却放在庑房那种人多手杂的地方像是故意等着被人翻出来一样,如懿称凌云彻一直对皇上忠心耿耿,这事如果是有人设计陷害皇上一怒之下杀了他,身边便少了一个忠心得力的人,而且嘉贵妃的冤屈也会受得不明不白,嘉贵妃气愤如懿竟为凌去彻这种游荡的无耻之徒求情,如懿解释皇上是第一次南巡,如果因为她的事打死了一个侍卫,这事传到民间可能就成了一桩艳闻轶事,会毁了皇上清誉。这时卫嬿婉也赶到赞同如懿所言,建议皇上把凌云彻打发得远远的眼不见为净就好,如懿附和这是一个折衷的办法。嘉贵妃哭诉她受了奇耻大辱皇后却不为她做主,如懿斥责她不要再任性妄为,皇上下令打发凌云彻到木兰围场做打扫苦役,不允许再回京。如懿称嘉贵妃当夜不宜再侍寝会带她回去,皇上让卫嬿婉留下。如懿出去后交待李玉等凌云彻养好伤后再安排他去围场。

容佩猜测这事会不会是嘉贵妃自己设的陷井,如懿称凌云彻与嘉贵妃无怨无仇,而且她犯不上毁了自己的名声,容佩好奇卫嬿婉竟对凌云彻那么好,跑来为她求情。如懿嘱咐容佩明天给凌云彻送些药。

次日,春婵问起卫嬿婉怎么说好的事到临头她又舍不得了,她担心凌云彻没死,进忠白费了心思不会善罢干休。卫嬿婉称她不怕进忠这个阉货,话音未落,进忠已进了门。他警告卫嬿婉,以后侍候皇上时别让皇上瞧出来她人在身边,心却在凌云彻身边,卫嬿婉声称她就是不想让凌云彻死,进忠质问卫嬿婉让他除掉凌云彻,他下手了,嬿婉却又去求情是什么意思。卫嬿婉称她是想除了凌云彻但并不是让他死,现在把他赶走是一样的,就当是自己当初负了他还的人情。如果进忠安份老实就和她一起求富贵。如果他敢闹出来,大不了二人一拍两散,皇后念救命之恩会保着凌云彻,进忠尽可以把自己当初为了争宠怎么答应了他的要求告诉皇上,到时候看皇上是厌恶自己还是更厌恶他。进忠提醒卫嬿婉别忘了她曾在嘉贵妃身边受的凌辱,没有自己她哪来的荣宠。春婵见二人闹僵,立即找打圆场说主子一直念着进忠的好,昨夜只是怕皇上和皇后嘉贵妃彻查下去牵扯出他来,才赶走凌云彻了了此事。进忠这才缓了语气,称他是心疼嬿婉的恩宠来得不容易要她好好珍惜,嬿婉警告他,二人一根绳上的蚂蚱,他不要轻举妄动让皇后和李玉知道这事是他做的。李玉答应告退。

容佩给凌云彻送药,带来了皇后送给他的无患子,她转达如懿的话,无患子抗风耐寒,皇后让凌云彻无论身居何地,都要耐得住一时苦心图谋后路,他走的不体面,若想回来必得堂堂正正体体面面的。凌云彻得知如懿还想让他回来,感激涕零。

如懿回宫后次日就来储秀宫看望意欢,意欢称相貌丑陋,羞于见人,江太医回禀如懿,舒妃是孕中长斑,水肿也已经消了,如懿安慰意欢等她生了孩子好好调理慢慢地也就好了。江太医把脉后称舒妃一切安好。意欢欣慰皇子无恙。

太后告诉皇上,舒妃的孩子如果生下来,不如抱到自己身边养,因为舒妃是他举荐给皇上的,自然心疼她。而且孩子还在母腥中舒妃就病歪歪的,如果父子缘薄碍着彼此倒不如放在她身边养,皇上称有太后的悉心照顾是舒妃母子的福分。

皇上出慈宁宫后问李玉,那次他们在杭州行宫与钦天监谈及皇嗣之事并未声张是谁把这事传到了太后的耳朵里,他令李玉去查。卫嬿婉听到说是她那次出来后看见了玫嫔在外等候说要求见皇上,进忠插言说那次玫嫔并未见到皇上,只怕是她听见了什么让炩妃给撞见了,皇上让李玉传话给玫嫔,入夜后到养心殿叙话。李玉传话时,正好被丽心听到。她立即把此事回禀了嘉贵妃,嘉贵妃奇怪上次行宫里太后那么抬举玫嫔也没见皇上搭理她,这次却这么郑重问话,她联想到上次纯贵妃多嘴提起孝贤皇后落水时白蕊姬举止反常,怕皇后说了什么惹皇上怀疑,所以叫来白蕊姬问话,她生怕这事牵扯到自己,气自己一时犹豫留下祸根,下决心这次绝不心慈手软,她拿出一支簪子告诉丽心说是从家里带来的,让她小心行事拿去给白蕊姬的饭菜里添一些。

午膳时,丽心拿着嘉贵妃的那支簪子在饭菜里试毒,并好心要把永和宫的也一并试了,这一幕被海兰和如懿看到,如懿称她们无事献殷勤必有蹊跷,果然丽心趁拿饭菜的太监不注意把簪子里的药粉撒了进去,。

饭菜送到永知宫后,如懿和海兰也赶了过去,在二人的劝说下,白蕊姬用银针又试了一次饭菜但银针并未变色,白蕊姬笑海兰枉做小人了,还指出如懿一定是对嘉贵妃为了后位毁她清誉的事耿耿于怀才如此,她说二人若还不放心她就把饭菜给鹦鹉吃了,待皇后和海兰要出门时,突然吃了米饭的鹦鹉坠下鸟杆身亡,如懿立即令人把饭菜拿去给江于彬查验,白蕊姬也为自己刚才的出言不逊向如懿和海兰道歉。

海兰出永和宫后感叹在宫中生死就是一瞬间的事,玫嫔得宠又失子失宠,如懿称玫嫔一生就那么点快活的日子剩下的便是黯淡,只是她平日也不见与嘉贵妃有来往,嘉贵妃要这般置她于死一定有她们不知道的缘故。

晚上,皇上召玫嫔到养心殿问话,问她可知自己和炩妃同在行宫表演,炩嫔晋了妃位她为何一无所得,白蕊姬称自己是病得久了模样不如从前所以难再入皇上眼,皇上知道她最怨的是和自己的孩子受人所害,说她一生都在为他人做嫁衣,到最后一生怨恨缠身一无所有,皇上气愤太后明着送来了庆嫔和舒妃却暗中早就布了了她,如果不是她露了行藏自己还不会挖她的底细,白蕊姬哭道皇上都知道了,皇上让她起来说话。

嘉贵妃听说了此事心里害怕,丽心安慰她说养心殿一片安静,应该皇上只是问话没别的事,嘉贵妃称她还是不放心,要尽早把白蕊姬料理了才好。

白蕊姬次日借口到药房看自己的药锅,喝斥让煎熬的太监出去换药,趁机在玫嫔的药中做了手脚。

江太医回禀如懿,玫嫔的米饭中被人混入一种粉末,它不是寻常的毒药,用银针试过并无变色,但他给太医院的猫吃了后猫的死状与鹦鹉相同,如懿猜到这多半是启祥宫动的手脚,江太医称白蕊姬是明白人,她想清楚了会告诉如懿嘉贵妃要害她的缘由。他又回禀一事,在皇上出行时,他查了太医院给舒妃开的方子,其中有木通和干遂两味药不妥,这两味药如果用于有肾气不强的人,会有伤肾之效,舒妃久服坐胎药伤了肾气,孕中肾本就损耗服了后便会长斑,如懿怕是有人故意为之。江于彬不好判断,称太医院的人除非早就看到舒妃坐胎药的药方故意加上了那两味药,他还据实禀告如懿,舒妃母体肾气其实关乎胎儿,胎儿身体也不会强健,而且他赶着回京治病时偏在山东患上了腹泻这也事出蹊跷,只是无从查证,但因此耽误了舒妃的最佳诊疗时间,如懿无奈眼下也只能先顾着舒妃腹中的胎儿了。

白蕊姬深夜独坐院中凄凉的弹琵琶,她感叹自己这一辈子都是为他人做嫁衣,现在大限将至,什么都无所谓了,她告诉侍女,谁想要她的命拿去便是了。

庆嫔昨晚喝了药便一直腹痛,纯贵妃赶到后正要让太医院的人去查,白蕊姬赶来自首说事是她干的,只因为不想让庆嫔得宠。太后得知此事后气愤白蕊姬明知道庆嫔是她的人也敢动手,福伽告诉她,皇上要处死玫嫔,而且庆嫔身体受损,再想遇喜是不能了。太后称白蕊姬是毒妇,自己没了孩子,也让庆嫔生不出孩子,她得知玫嫔只认了自己的罪,其他什么都没说,便说皇上处死她挺好,省得自己费心了。

李玉传皇上口谕,让皇后亲眼盯着玫嫔受死,不要走漏任何风声,这时惢心赶到,已按如懿交待在宫外给白蕊姬备下了吉穴和祭礼,而且做了场法事,让她们母子能在地下相聚,如懿听后称这也了了玫嫔的一桩心愿。

如懿传第52集剧情介绍

皇上赐死白蕊姬 十阿哥被送宫外寄养

如懿赶到白蕊姬宫里时,她正盛装端坐弹奏琵琶,如懿问她因何加害庆嫔,白蕊姬告诉她其实这一切都是皇上安排的,自己与庆嫔还有舒妃都是太后的人,她冷笑太后竟在皇上身边安插自己的人,对皇上进行窥探进言献媚,皇上这样做就是让太后吃了亏又不能言说,只能怨自己选错了人,白蕊姬称皇上最恨别人算计他,是她们明知故犯才走到这一步,只是她这辈子唯一对不住的就是自己的孩子,即使她报了仇也见不了孩子的面。如懿问她如何报的仇,白蕊姬称茉心当初求她不成便求到了自己,让她终于知道了是孝贤皇后害死了自己的孩子,她笃信茉心以死告发不会有假。如懿提醒她当时孝贤皇后位居中宫,而且已有嫡子,她和仪嫔的孩子根本不会威胁到她。她不信白蕊姬会一个人害死了皇后和七阿哥,而且如懿已查到是嘉贵妃在白蕊姬的米饭里下了不寻常的毒,她询问白蕊姬嘉贵妃要置她于死地的原因,见她不愿告之实情,如懿提醒她也许有人看着要帮她,实际上是另有所图,利用完她后又想杀她灭口,白蕊姬听后痛哭自己已要死了,才知道可能恨错了人,报错了仇,而她活着的每一天都在思念自己的孩子,只是不知到了地下如何与他相见,如懿见她至死不愿说出内情,告之已替他们母子安了吉穴,等她走后会替她做法事,愿他们母子在地下可以好好团聚,白蕊嫔跪谢如懿为自己所做,她称自己想体体面面地见自己的孩子,如懿示意三宝拿上毒酒,玫嫔接过一饮而尽。

如懿心情沉痛地告诉海兰,可怀白蕊姬一心为孩子报仇,但报得不清不白到死都不知是谁害了她,海兰称金玉妍让人下毒,就算把江太医查到的告诉皇上皇上也不会信,如懿知道金玉妍是玉氏贵女,皇上不到万不得已不会严惩,她要好好查查这许多事是不是金玉妍做的。

福伽告诉太后,白蕊姬死后皇上没有追封,只白布一裹就葬了,太后称她不在意这些,现在只盼着舒妃的孩子能早日到自己身边。

李玉向皇上皇后道喜,舒妃顺利产下一位阿哥,皇上表情复杂,如懿知道他是怕钦天监所言父子相克,皇上称知道舒妃盼子心切,但他实在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太后抱着舒妃的孩子爱不释手,赏了舒妃千年子参,并特意赏赐了接生的田姥姥百两银子。

卫嬿婉告诉春婵,舒妃虽然脸上有斑但扑了粉也看不出什么,春婵称她侍寝便不能扑粉,失宠是早晚的。这时田姥姥来见卫嬿婉,卫嬿婉又赏了她银子夸她办事得办,并说她有一女寄养在别人家,连她死去的夫君都不知道,田姥姥称之前的夫君一家人生了怪病,都活不过三十,嬿婉拿上了让太医院给田姥姥开的方子,田姥姥感激不尽,称她这次办的事神不知鬼不觉。虽然十阿哥是生出来了,但很难养大,她接生过很多孩子,这一点可以确信,卫嬿婉听后非常满意。

果然皇上很快听到太医回禀,十阿哥夜夜盗汗,每到深夜便身体发热,这是胎里带来的症候,因舒妃肾气衰弱,便连累了十阿哥,皇上又想起了钦天监说的话担心是自己妨着十阿哥了,如懿安慰皇上不能全信钦天监的话,太医好好照顾十阿哥会好起来的。进忠趁机进言说皇上近段时日身体确实常感倦怠不似从前了,如懿喝止他说皇上只是累着了,令江于彬给皇上好好调养。

卫嬿婉深夜看望皇上,称得知皇上龙体欠安后自己想起钦天临的话心里就不安,她提到皇上若把孩子送到太后膝下抚养,那今后孩子便只听太后的话,也印证了钦天监的话父子无缘了。皇上听后决定把孩子送到咸亲王府里养育,舒妃哭泣不舍,太后开始也不同意,皇上解释把孩子送到宫外是为求身体康健,也是为太后和舒嫔身体着想。皇上称钦天监说父子无缘,因此十阿哥身体孱弱,他给十阿哥起名纳福,答应等长到大些再抱回来也解了天像之说,太后和舒妃见皇上心意已决只好同意。皇上起身时突然觉得眩晕,太后令舒妃扶皇上回宫。皇上走后,太后告诉福伽,没想到十阿哥身体如此单薄,送出宫了也好,如果自己将他留在身边养,出了差池舒妃会怨恨她的。

皇上忧心黄河决堤冲了良田,下令高斌官复原职督办这件事。意欢已好久没看到皇上了,她整日思念儿子郁郁寡欢,她求如懿让自己和孩子见上一面,如懿为难皇上有旨,只能逢年过节时才能让咸亲王把十阿哥抱到宫里,意欢叹息她往后的时日只能靠看着皇上的御诗打发时光了。

容佩不明白意欢对皇上一片痴心,为何皇上一直没再招幸她,如懿称皇上知道十阿哥的肾虚是从母体带来的,而舒妃却是因为那些坐胎药导致肾虚,所以皇上心里愧疚,再加上钦天监所言也就不见她了。

皇上深夜梦魇见到了先帝,他担心自己近日总觉疲倦是否和十阿哥和自己彼此相克的天像之说有关,正好现在十阿哥身体虚乏,自己也总莫名疲倦,如懿安慰皇上只是近日太累了而已,皇上担心自己已经老了,问如懿会不会一直陪伴他,如懿笑称会一直陪伴皇上到老。

如懿次日特意问李玉皇上近日的饮食和起居情况,李玉回禀一切正常,只是皇上近日喜食鹿肉,如懿回宫时突然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但她并未在意。

众嫔妃向如懿请安,如懿提醒大家初一到安华殿祝祷,都不要误了吉时,众人一起为皇上和十阿哥的身体康健祈福,也会在玫嫔身后为她办一场法事。庆嫔称玫嫔心思歹毒不配这些,如懿劝解这也不是玫嫔的本意,让大家看在一起在宫里侍候皇上的情分上原谅她的无心之失。嘉贵妃说起听说玫嫔临死前说了很多真心话,嘉贵妃面露紧张,如懿告诉众人,玫嫔临终前说她因丧子之痛失了心性,宫里的孩子都命苦,二阿哥七阿哥也不知道是着了谁的手死的冤枉。如懿称七阿哥侍候的人一向谨慎,乳母也未出宫,偏就他得了痘疫,嘉贵妃称生痘这种事谁也说不准,如懿说已获知茉心临终时得了痘疫死了,但玫嫔没事,反而是乳母和七阿哥生了痘疫也是奇怪,嘉贵妃不屑地说是她自己福薄罢了,卫婉嬿向嘉贵妃发难,称她这样说等同于说孝贤皇后和七阿哥福薄,众嫔妃众口一词地说嘉贵妃这样说就是对先皇后和七阿哥的大不敬,她们一起恳请皇后对嘉贵妃示惩戒,以正宫规,如懿下令嘉贵妃画制百条经幡,送云胜水皇陵赎罪,在此之前不能出启祥宫。嘉贵妃哭闹着要让皇上给自己作主,如懿警告她自己会给皇上回禀,看皇上怎么处罚她,嘉贵妃悻悻离去。

皇上得知此事后称嘉贵妃言语失当,如懿惩戒适当,但他认为嘉贵妃曾与孝贤皇后交好,玫嫔所言并不能认定孝贤皇后就是嘉贵妃谋害的,如懿提出玫嫔的鹦鹉也是嘉贵妃毒死的,还有永璜临终前也提到了嘉贵妃,所以她不能不疑心,皇上称如懿只有疑心没有证据他是不能动嘉贵妃的,如懿知道皇上是为了玉氏考虑,问他若真有一日嘉贵妃被证实犯了滔天大罪皇上会如何,皇上称届时他绝不会再姑息,他已令嘉贵妃画经幡后让她刺血祝祷以表忏悔。

嘉贵妃虽然奉命在经幡上刺血祝祷,但其实心里并无忏悔之意。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