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男孩第5集剧情介绍

剧情集 > 港台剧情介绍 > >

我的男孩第5集剧情介绍

安庆辉心系罗小菲安危心神不宁 安庆辉偶遇罗小菲小赖回来醋意发

安庆辉因为一直没有收到罗小菲的回话,担心罗小菲出事了。课堂上安庆辉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根本没听到老师讲什么,突然听到短讯声响,安庆辉以为是罗小菲回话赶紧低头查看,却发现是尼咕噜发来的爆炸新闻,新闻讲篮球队张伟捷腿断了不是单纯的车祸,是潘研婷的父亲派人将他绑上车,等到下车时候张伟捷的腿已经断了,安庆辉又亲眼看见潘研婷父亲给校长送红包,大概是为了封住学校的口吧,有了这些传闻大家自然都对潘研婷避而远之。

放学后,尼咕噜和搞屁正在庆幸当时帮安庆辉追潘研婷时候,没能及时追上潘研婷,否则现在腿断的该是安庆辉了。说话间,安庆辉看到潘研婷一个人费劲地搬着绘画用的雕塑模特,安庆辉示意尼咕噜去帮忙,可是尼咕噜不愿意和潘研婷再有什么瓜葛,拒绝去帮忙。安庆辉迅速走上去帮潘研婷将雕塑送往教室,全班学员都纷纷起哄。

中午,安庆辉看到潘研婷一个人孤单的吃着午餐,正要上前陪伴,却看到潘研婷的朋友端着奶茶走了上去,安庆辉赶紧收住前进的脚步,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这一幕却被潘研婷看到,她叫住安庆辉迅速追赶上他,并将奶茶递给他,潘研婷告诉安庆辉下次一起吃便当,安庆辉心里很感动。安庆辉认为无论潘研婷是谁的女儿,她都会成为最优秀的自己,安庆辉来到厕所奋力地擦掉厕所墙壁上潘研婷的黑色大字报,雪白的墙壁上赫然写着”黑道牌洗发精,每瓶只售一条腿”。

罗小菲问正在忙着网络销售水饺的姐夫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姐夫反问罗小菲为什么不去约会,罗小菲认为约会太累了。姐夫笑着说如果喜欢又怎么会累呢。罗小菲告诉姐夫自己总是爱上错的人,所以累。姐夫非常认真的问罗小菲自己是不是那个对的人,罗小菲看着有失聪症的姐夫,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对。姐夫却很忧伤的认为自己总是让罗小珊操心,随后他写下几个字递给罗小菲,纸上写着“爱让一切都变对”正在此时姐姐家孩子醒了,通过监控器姐夫看到孩子在婴儿车内哭,姐夫赶紧跑过去照顾孩子。通过监控器看到细心照顾孩子的姐夫,罗小菲真替姐姐感到幸福。

姐夫出去送货,罗小珊跟罗小菲一起包饺子,罗小珊嘴上不停地唠叨姐夫送货还不回来,害得自己下班还要加班包饺子,实际关心有耳疾的丈夫会不会出什么事。罗小菲看出罗小珊的心思,说看来姐夫说的是对得。罗小珊刚要问姐夫说了什么,小赖及时来到打断了姐妹俩的谈话。

罗小珊姐夫在送货的时候由于助听器没电了听不到声音,骑着车行驶到半路时候车子颠簸导致外卖睡觉掉在地上,姐夫下车将外卖重新绑回后座,却丝毫没有听到身后大卡车倒退鸣笛声,卡车渐渐逼近姐夫,姐夫的车子迟迟没有启动着,只听见啪的一声响,瞬间一片漆黑。

刚帮助罗小菲包完饺子的小赖,收到姐夫短讯麻烦他去警察局一趟,小赖知道这是姐夫不想让姐姐担心才电讯通知自己的。得知姐夫用心的罗小珊从背后抱住了正在做饭的姐姐。姐姐向罗小珊讲述了她和姐夫的爱情故事,姐夫刚会利用助听器发出含糊不清的语言第一个就打给了姐姐,在电话中姐夫说了很多话,虽然姐姐一句也没听清楚,可是她就在那一刻决定嫁给姐夫。

小赖将姐夫带回,告诉罗小菲事情经过,幸亏有路人发现了及时阻止住司机继续倒车,否则后果不堪想象。姐夫用含糊不清的话语告诉姐姐整件事情的经过,姐姐 一边哭一边捶打姐夫,告诉姐夫以后不许再骑摩托车了,罗小菲看到这一切心中感动莫名。小赖告诉罗小菲今天剩下的所有水饺他已经按照送货地址给送去了,而且是他建议姐夫将事情经过告诉姐姐的,因为他认为姐姐是姐夫最亲的人,姐姐应该知道这件事,虽然自己的建议不一定对,可是他就是想这么做。罗小菲望着小赖离去的背影,她认为自己这辈子也不会遇到这样好的男人了。

罗小珊一家家打电话退货,她不赞同姐夫继续出去送货,对于这次的事情她感到非常害怕。姐夫告诉姐姐他只想做个好丈夫,做个有用的丈夫。这个时候小赖来了,姐姐告诉小赖帮着把摩托车卖了,姐夫看姐姐这次是下定决心不让他卖水饺了,居然着急到哭了。小赖让姐姐看看自己修好的摩托车再做决定,原来小赖将姐夫摩托车给改装了,加上了全方位感应器装置,无论哪里有物体接近都可以报警提示,并且还帮他们找了皮蛋作为他们送货员,皮蛋是小赖在抚育院做义工时候认识的孩子,那时候皮蛋因为伤了人被送去管教一段时间,现在已经托管重新回到学校了,可是担心他会因此自卑,所以小赖相帮他重拾自信就给送到小珊这里帮忙,小珊也没有理由再拒绝老公做水饺生意了。罗小菲微笑着看着这一切,对于小赖想得如此周到细微,她此刻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依然收不到罗小菲回信的安庆辉,接到潘研婷短信邀请,潘研婷请安庆辉帮她完成影视收像的作业,俩人来到天桥上用相机俯拍来来往往的车辆,俩人并排坐在长椅上,由于阳光很强烈,潘研婷不时用手遮挡阳光,微风习习吹浮动潘研婷的发丝,安庆辉眯着眼贪婪地闻着丝丝发香。安庆辉安慰潘研婷不要网络流言影响心情,潘研婷解释那些都是谣言,对于校园里那些帮她编的故事她表示很喜欢,有人叫自己黑道千金她觉得很浪漫,张伟捷的腿断跟自己也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她倒是很希望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至于安庆辉看到潘研婷父亲送红包一幕则是潘研婷父亲在送潘研婷上学时,脚踏车不小心刮伤了一个同学,虽然同学不严重可是潘研婷父亲依然过意不去,因此麻烦训校长帮忙把钱转交给同学。一切真相大白,得知潘研婷也没有因此而影响心情,安庆辉开心地笑了。

罗小菲要回台北了,姐姐罗小珊把手机还给她了,但是再三强调不许打给那个负心汉。刚开机就收到一大堆短讯,罗小珊听到短讯声音立即抢过来看是不是萧也时发来的,结果发现是安庆辉发的,为了避免姐姐多想,罗小菲告诉姐姐自己只喜欢成熟的老男人,而安庆辉才是20岁的孩子。小赖体贴地送来很多吃的给罗小菲,并且叮嘱罗小菲哪些是需要先吃哪些是需要后吃的,小赖担心罗小菲开车吃东西不安全,可是又担心堵车她会饿,因此决定亲自开车送她回家,这样问题就都解决了,罗小菲虽然很无奈可是也只能听从善意的关心和安排。

安庆辉正在跟潘研婷做拍摄作业,无意中翻看手机发现罗小菲已经回话了,异常兴奋的安庆辉着急给罗小菲回话,找机会劝潘研婷说现在的材料已经搜集够了,有些功课可以回学校他帮潘研婷弄一下,不明真相的潘研婷非常感谢安庆辉,安庆辉抓紧时间将相机收起来。

安庆辉和潘研婷在回学校的路上,潘研婷告诉安庆辉自己并没有答应张伟捷的表白,安庆辉觉得非常意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辆红色的轿车开过来,差点碰到潘研婷,安庆辉一把拉过潘研婷,刚想发作却发现打开车门处下来的是自己的阿姨姐姐罗小菲。安庆辉高兴劲还没过就看到小赖从车上下来。安庆辉以为这么多天罗小菲对自己的关心视而不见,全都是因为跟这个新男朋友约会去了,安庆辉心里莫名的生气难过。罗小菲第一次见到潘研婷就认出了是安庆辉雕塑中那个大头妹妹,潘研婷也从安庆辉口中听说这个小阿姨,双方互相打招呼,罗小菲很不喜欢这个小阿姨的称呼,叫姐姐多好,显得年轻。安庆辉则一直怀着敌意看着小赖。

小赖离开后,罗小菲载着一直生闷气的安庆辉,她不停地跟安庆辉道歉,解释这么多天不联系是因为手机被没收了。安庆辉一直在心里对抗着罗小菲的每一句解释,这些对抗化成一句话就是,你不理我就是为了新男朋友,我心里很不舒服。罗小菲看安庆辉一直不说话有点不耐烦了,提高嗓门训斥他让安庆辉要多沟通多说话,要不然问题得不到解决。安庆辉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反驳罗小菲,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安庆辉越说越多越说越严重,像个被抛弃的小怨妇,数落着罗小菲的种种不是,认为罗小菲是感情高手,走了一个来了一个伤口恢复的自然快,这些话引出了罗小菲埋藏心底的痛,罗小菲紧急刹车将安庆辉赶下了车。

罗小菲回到家里看到门上贴满了安庆辉留下的便签,每一张纸上都充满了关心,他以为罗小菲因失恋想不开出意外了,看了这些关心便签,罗小菲明白了为什么安庆辉会有那么多怨言了,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坐在沙发上,刚要给安庆辉发短信道歉,却收到小赖发来的表白短信,罗小菲心烦意乱地将手机丢在沙发上。

安庆辉回到家里着急上厕所,却看到母亲把家里所有的卫生巾全都装起来,交到安庆辉手中,让他送给他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听到这些话安庆辉大声反驳妈妈,自己没有不三不四的女人,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还是一个满身细胞都是处男的男生,话音没落安庆辉突然想到罗小菲强吻自己的一幕,一时无语。

安庆辉母亲坐在公园,对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痴呆老人不停发牢骚,感叹自己一生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年轻时候为父母活,给自己母亲养老送终,老了要操持家务照顾孩子。这一辈子连一件漂亮的裙子都舍不得买,现在也该为自己活了,只有变成漂亮的美女才能被人捧在手心,安母突然下定决心要改头换面。

安母很晚没有回家,饿肚子的爷仨只能去饭店吃牛肉面,回到家里发现安母已经做了新发型换了新衣服,并且做了一大桌子菜等着大家,安爸极力想配合安妈妈的付出,想做下来再吃一顿,哥俩却埋怨妈妈不早点说做好吃的,害他们在外面吃饭。安母生气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改变,生气之下将桌子上的菜倒进垃圾桶,转身离开了。晚上,睡在沙发上的安爸收到安妈发来的要求离婚的短信…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喜欢看“我的男孩”的人也喜欢:
最新剧情排行榜
推荐电视剧情
最新电视剧剧情

我的男孩第5集剧情介绍

我的男孩第5集剧情介绍

安庆辉心系罗小菲安危心神不宁 安庆辉偶遇罗小菲小赖回来醋意发

安庆辉因为一直没有收到罗小菲的回话,担心罗小菲出事了。课堂上安庆辉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根本没听到老师讲什么,突然听到短讯声响,安庆辉以为是罗小菲回话赶紧低头查看,却发现是尼咕噜发来的爆炸新闻,新闻讲篮球队张伟捷腿断了不是单纯的车祸,是潘研婷的父亲派人将他绑上车,等到下车时候张伟捷的腿已经断了,安庆辉又亲眼看见潘研婷父亲给校长送红包,大概是为了封住学校的口吧,有了这些传闻大家自然都对潘研婷避而远之。

放学后,尼咕噜和搞屁正在庆幸当时帮安庆辉追潘研婷时候,没能及时追上潘研婷,否则现在腿断的该是安庆辉了。说话间,安庆辉看到潘研婷一个人费劲地搬着绘画用的雕塑模特,安庆辉示意尼咕噜去帮忙,可是尼咕噜不愿意和潘研婷再有什么瓜葛,拒绝去帮忙。安庆辉迅速走上去帮潘研婷将雕塑送往教室,全班学员都纷纷起哄。

中午,安庆辉看到潘研婷一个人孤单的吃着午餐,正要上前陪伴,却看到潘研婷的朋友端着奶茶走了上去,安庆辉赶紧收住前进的脚步,转身往相反的方向走去,这一幕却被潘研婷看到,她叫住安庆辉迅速追赶上他,并将奶茶递给他,潘研婷告诉安庆辉下次一起吃便当,安庆辉心里很感动。安庆辉认为无论潘研婷是谁的女儿,她都会成为最优秀的自己,安庆辉来到厕所奋力地擦掉厕所墙壁上潘研婷的黑色大字报,雪白的墙壁上赫然写着”黑道牌洗发精,每瓶只售一条腿”。

罗小菲问正在忙着网络销售水饺的姐夫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姐夫反问罗小菲为什么不去约会,罗小菲认为约会太累了。姐夫笑着说如果喜欢又怎么会累呢。罗小菲告诉姐夫自己总是爱上错的人,所以累。姐夫非常认真的问罗小菲自己是不是那个对的人,罗小菲看着有失聪症的姐夫,毫不犹豫地回答当然对。姐夫却很忧伤的认为自己总是让罗小珊操心,随后他写下几个字递给罗小菲,纸上写着“爱让一切都变对”正在此时姐姐家孩子醒了,通过监控器姐夫看到孩子在婴儿车内哭,姐夫赶紧跑过去照顾孩子。通过监控器看到细心照顾孩子的姐夫,罗小菲真替姐姐感到幸福。

姐夫出去送货,罗小珊跟罗小菲一起包饺子,罗小珊嘴上不停地唠叨姐夫送货还不回来,害得自己下班还要加班包饺子,实际关心有耳疾的丈夫会不会出什么事。罗小菲看出罗小珊的心思,说看来姐夫说的是对得。罗小珊刚要问姐夫说了什么,小赖及时来到打断了姐妹俩的谈话。

罗小珊姐夫在送货的时候由于助听器没电了听不到声音,骑着车行驶到半路时候车子颠簸导致外卖睡觉掉在地上,姐夫下车将外卖重新绑回后座,却丝毫没有听到身后大卡车倒退鸣笛声,卡车渐渐逼近姐夫,姐夫的车子迟迟没有启动着,只听见啪的一声响,瞬间一片漆黑。

刚帮助罗小菲包完饺子的小赖,收到姐夫短讯麻烦他去警察局一趟,小赖知道这是姐夫不想让姐姐担心才电讯通知自己的。得知姐夫用心的罗小珊从背后抱住了正在做饭的姐姐。姐姐向罗小珊讲述了她和姐夫的爱情故事,姐夫刚会利用助听器发出含糊不清的语言第一个就打给了姐姐,在电话中姐夫说了很多话,虽然姐姐一句也没听清楚,可是她就在那一刻决定嫁给姐夫。

小赖将姐夫带回,告诉罗小菲事情经过,幸亏有路人发现了及时阻止住司机继续倒车,否则后果不堪想象。姐夫用含糊不清的话语告诉姐姐整件事情的经过,姐姐 一边哭一边捶打姐夫,告诉姐夫以后不许再骑摩托车了,罗小菲看到这一切心中感动莫名。小赖告诉罗小菲今天剩下的所有水饺他已经按照送货地址给送去了,而且是他建议姐夫将事情经过告诉姐姐的,因为他认为姐姐是姐夫最亲的人,姐姐应该知道这件事,虽然自己的建议不一定对,可是他就是想这么做。罗小菲望着小赖离去的背影,她认为自己这辈子也不会遇到这样好的男人了。

罗小珊一家家打电话退货,她不赞同姐夫继续出去送货,对于这次的事情她感到非常害怕。姐夫告诉姐姐他只想做个好丈夫,做个有用的丈夫。这个时候小赖来了,姐姐告诉小赖帮着把摩托车卖了,姐夫看姐姐这次是下定决心不让他卖水饺了,居然着急到哭了。小赖让姐姐看看自己修好的摩托车再做决定,原来小赖将姐夫摩托车给改装了,加上了全方位感应器装置,无论哪里有物体接近都可以报警提示,并且还帮他们找了皮蛋作为他们送货员,皮蛋是小赖在抚育院做义工时候认识的孩子,那时候皮蛋因为伤了人被送去管教一段时间,现在已经托管重新回到学校了,可是担心他会因此自卑,所以小赖相帮他重拾自信就给送到小珊这里帮忙,小珊也没有理由再拒绝老公做水饺生意了。罗小菲微笑着看着这一切,对于小赖想得如此周到细微,她此刻除了感激还是感激。

依然收不到罗小菲回信的安庆辉,接到潘研婷短信邀请,潘研婷请安庆辉帮她完成影视收像的作业,俩人来到天桥上用相机俯拍来来往往的车辆,俩人并排坐在长椅上,由于阳光很强烈,潘研婷不时用手遮挡阳光,微风习习吹浮动潘研婷的发丝,安庆辉眯着眼贪婪地闻着丝丝发香。安庆辉安慰潘研婷不要网络流言影响心情,潘研婷解释那些都是谣言,对于校园里那些帮她编的故事她表示很喜欢,有人叫自己黑道千金她觉得很浪漫,张伟捷的腿断跟自己也没有任何关系,不过她倒是很希望能谈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至于安庆辉看到潘研婷父亲送红包一幕则是潘研婷父亲在送潘研婷上学时,脚踏车不小心刮伤了一个同学,虽然同学不严重可是潘研婷父亲依然过意不去,因此麻烦训校长帮忙把钱转交给同学。一切真相大白,得知潘研婷也没有因此而影响心情,安庆辉开心地笑了。

罗小菲要回台北了,姐姐罗小珊把手机还给她了,但是再三强调不许打给那个负心汉。刚开机就收到一大堆短讯,罗小珊听到短讯声音立即抢过来看是不是萧也时发来的,结果发现是安庆辉发的,为了避免姐姐多想,罗小菲告诉姐姐自己只喜欢成熟的老男人,而安庆辉才是20岁的孩子。小赖体贴地送来很多吃的给罗小菲,并且叮嘱罗小菲哪些是需要先吃哪些是需要后吃的,小赖担心罗小菲开车吃东西不安全,可是又担心堵车她会饿,因此决定亲自开车送她回家,这样问题就都解决了,罗小菲虽然很无奈可是也只能听从善意的关心和安排。

安庆辉正在跟潘研婷做拍摄作业,无意中翻看手机发现罗小菲已经回话了,异常兴奋的安庆辉着急给罗小菲回话,找机会劝潘研婷说现在的材料已经搜集够了,有些功课可以回学校他帮潘研婷弄一下,不明真相的潘研婷非常感谢安庆辉,安庆辉抓紧时间将相机收起来。

安庆辉和潘研婷在回学校的路上,潘研婷告诉安庆辉自己并没有答应张伟捷的表白,安庆辉觉得非常意外,还没来得及说话一辆红色的轿车开过来,差点碰到潘研婷,安庆辉一把拉过潘研婷,刚想发作却发现打开车门处下来的是自己的阿姨姐姐罗小菲。安庆辉高兴劲还没过就看到小赖从车上下来。安庆辉以为这么多天罗小菲对自己的关心视而不见,全都是因为跟这个新男朋友约会去了,安庆辉心里莫名的生气难过。罗小菲第一次见到潘研婷就认出了是安庆辉雕塑中那个大头妹妹,潘研婷也从安庆辉口中听说这个小阿姨,双方互相打招呼,罗小菲很不喜欢这个小阿姨的称呼,叫姐姐多好,显得年轻。安庆辉则一直怀着敌意看着小赖。

小赖离开后,罗小菲载着一直生闷气的安庆辉,她不停地跟安庆辉道歉,解释这么多天不联系是因为手机被没收了。安庆辉一直在心里对抗着罗小菲的每一句解释,这些对抗化成一句话就是,你不理我就是为了新男朋友,我心里很不舒服。罗小菲看安庆辉一直不说话有点不耐烦了,提高嗓门训斥他让安庆辉要多沟通多说话,要不然问题得不到解决。安庆辉终于忍无可忍,大声反驳罗小菲,发泄着自己内心的不满。安庆辉越说越多越说越严重,像个被抛弃的小怨妇,数落着罗小菲的种种不是,认为罗小菲是感情高手,走了一个来了一个伤口恢复的自然快,这些话引出了罗小菲埋藏心底的痛,罗小菲紧急刹车将安庆辉赶下了车。

罗小菲回到家里看到门上贴满了安庆辉留下的便签,每一张纸上都充满了关心,他以为罗小菲因失恋想不开出意外了,看了这些关心便签,罗小菲明白了为什么安庆辉会有那么多怨言了,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坐在沙发上,刚要给安庆辉发短信道歉,却收到小赖发来的表白短信,罗小菲心烦意乱地将手机丢在沙发上。

安庆辉回到家里着急上厕所,却看到母亲把家里所有的卫生巾全都装起来,交到安庆辉手中,让他送给他那些不三不四的女人。听到这些话安庆辉大声反驳妈妈,自己没有不三不四的女人,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还是一个满身细胞都是处男的男生,话音没落安庆辉突然想到罗小菲强吻自己的一幕,一时无语。

安庆辉母亲坐在公园,对着一个坐在轮椅上痴呆老人不停发牢骚,感叹自己一生从来没有为自己而活,年轻时候为父母活,给自己母亲养老送终,老了要操持家务照顾孩子。这一辈子连一件漂亮的裙子都舍不得买,现在也该为自己活了,只有变成漂亮的美女才能被人捧在手心,安母突然下定决心要改头换面。

安母很晚没有回家,饿肚子的爷仨只能去饭店吃牛肉面,回到家里发现安母已经做了新发型换了新衣服,并且做了一大桌子菜等着大家,安爸极力想配合安妈妈的付出,想做下来再吃一顿,哥俩却埋怨妈妈不早点说做好吃的,害他们在外面吃饭。安母生气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的改变,生气之下将桌子上的菜倒进垃圾桶,转身离开了。晚上,睡在沙发上的安爸收到安妈发来的要求离婚的短信…

想看更多好剧,就加我微信:sylifes 吧

我的男孩分集剧情

喜欢看 "我的男孩" 的人也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