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宫心计2深宫计第27-2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8-2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tvb宫心计2深宫计第27集剧情介绍

太平纯熙正式决裂 纯熙三恕被陷害

郑纯熙看清了太平,太平恼羞成怒想打郑纯熙,李隆基从门外赶来阻止了太平,表示郑纯熙即便有错,也是身为夫君的他来教训,轮不到太平。太平将所有错都怪到芙蓉头上,指责是芙蓉自作主张,搬弄是非,让秦槐打芙蓉耳光。

郑纯熙于心不忍,有意避开,他们都知道,这时太平故意推卸责任,之后置身事外,李隆基没有直接带着郑纯熙离开了千秋殿。

李隆基对郑纯熙的心结已解,他对郑纯熙心存愧疚,也希望郑纯熙能永远保持这份善良之心,不要被后宫污染,他愿意为郑纯熙识人辨忠奸,对郑纯熙敞开心扉。

南宫司设收到成内侍的信,成内侍还没到达边疆,但对南宫司设思念情切,对自己此生无憾,只希望南宫司设好好照顾自己。

李隆基成为皇帝却没实权,李唐宗室对他也并不在乎,公然批评李隆基,既非嫡出,也非长子,没资格坐上皇位,任三恕调查得知,这些人中多是昏庸之辈,在封地早已是百姓怨声载道。宗室众口铄金,必定是受人唆使,如果长此以往,不加以制止,恐怕会掀起翻天巨浪,李旦亲自前往幽州,震慑四方宗亲,遏制流言,李隆基欲前去凤州,跟公孙将军商议整兵,以防止幽州出现变数。

李隆基出宫之前,最担心的是郑纯熙,以前太平会关照郑纯熙,但现如今她们已经反目成仇。李隆基准备了一对纯金的如意送给王蓁,一对如意一个大一个小,李隆基暗示王蓁,希望王蓁能跟后宫分享这份上次,王蓁立刻意会,要将如意分给郑纯熙一个,并让郑纯熙先选择,郑纯熙选择了小的那份如意,李隆基希望自己离宫之后,她们两人能够和睦相处,称心如意。

王蓁安排文太医为郑纯熙调理身体,文太医建议郑纯熙常泡药浴,这样能更快养好身体,为大唐怀上龙嗣。王蓁在紫兰苑建了紫兰汤,那里幽静雅致,最适合药浴,郑纯熙决定趁着李隆基不在皇宫,好好调理身体,文太医告知药浴最好的时辰是晚上戌时。

贤太妃自从上次受伤,之后便一直浑浑噩噩,记忆混乱,常常说起王蓁怀孕了,要好好照顾。淑太妃看她精神不好,便让王蓁准备蟹宴,希望淑太妃能开心,没想到贤太妃一巴掌打向淑太妃,称螃蟹会对胎儿不利,不适合皇后吃,淑太妃让皇后准备蟹宴是居心不良。

晚上戌时,任三恕在御花园巡逻,一个宫女从花园假山跑过,并大喊有刺客,任三恕匆忙向刺客方向追去。

郑纯熙正在紫兰苑后的紫兰汤沐浴,突然听到有人喊刺客,便起身准备穿上衣服,这时任三恕追捕刺客至此,看到郑纯熙之后准备退去,王蓁带着淑太妃正巧到此,看到郑纯熙和任三恕在一起,且衣衫不整。

任三恕解释自己是追踪刺客来到紫兰汤,但是羽林军搜查过,附近根本没有任何刺客踪影,郑纯熙和任三恕在紫兰汤相见,没有任何侍卫、宫婢作证,这在淑太妃看来,就是两人暗中私会。

何离带着龙武军巡查记录求见淑太妃,告知龙武军巡查路线都是有记录的,任三恕每天戌时都会在紫兰苑附近巡查,恰巧遇到宫婢呼救,冲进去查看实属正常,绝不可能存在私会昭仪之事,何离请求给三天时间,一定找到呼救的宫婢,证明任三恕的清白。王蓁答应何离的请求,但将任三恕关在羽林军的禁室,将郑纯熙软禁在熏风殿。

元玥带着甘若芊去探望任三恕,甘若芊并不担心任三恕蒙冤,她相信任三恕不可能跟郑纯熙私会,所以一定会洗清冤屈,她担心的是任三恕在禁室吃不好,住不好。

王蓁夸赞文太医手段好,原来郑纯熙和任三恕蒙上这不白之冤,正是出自王蓁和文太医的手笔。文太医为郑纯熙调理时,特意告知戌时泡药浴,之后他在郑纯熙贴身宫婢浣纱的食物中下毒,导致浣纱当天身体不适,郑纯熙只能独自前去紫兰汤泡药浴。王蓁对任三恕的巡逻路线了如指掌,所以在戌时安排人呼喊刺客,将任三恕引到紫兰汤,她再带着淑太妃前去,目击任三恕和郑纯熙“私会”的画面。

章尚宫将尚宫局所有宫婢的出入记录送去给何离,这份记录里面会详细记载宫婢在昨日戌时身在何处,何离誓要找到这名呼救的宫婢,殊不知这名宫婢根本是不存在的,而是文太医的药童男扮女装。

以前任三恕念及王蓁恩情,处处维护王蓁,现如今王蓁处处心计,任三恕过于耿直,他们显然不是一路人,与其日后任三恕抓到王蓁把柄,倒不如她现在直接除去任三恕,王蓁打算趁着李隆基不在皇宫,要损近任三恕和郑纯熙的名声。

任三恕一边寻找宫婢,一边通知李隆基尽快回宫,三日期限实则缓兵之计,王蓁正得意之时,李隆基已经回到皇宫,并决议放了任三恕和郑纯熙,之后再查询那名宫婢的下落。太平阻止释放两人,称此事兹事体大,事关国体,唯一的证人没有找到,就放了两人,这就是徇私枉法,这时元玥大呼已找到那名呼救的宫婢,她身后是带着铁链镣铐的甘若芊。

tvb宫心计2深宫计第28集剧情介绍

甘若芊为爱顶罪获杖刑 郑纯熙有孕皇家大喜

甘若芊称当晚根本没有刺客,是她故意大喊刺客,引任三恕进入紫兰汤,陷他于不忠不义之地。甘若芊称自己陷害任三恕的理由,是因自己求爱不得,所以因爱生恨,陷害任三恕,但是没想到被王蓁和淑太妃撞破,事情才闹大。

任三恕非常清楚,当晚呼叫此刻的宫婢根本不是甘若芊,甘若芊却坚称是自己,李隆基已经明白,甘若芊是甘愿顶罪,让此事有个结果,于是宣布结案,处以廷杖五十棍责罚。

任三恕求见李隆基,想请求延缓杖刑,给他时间查出真凶,但是李隆基不肯见他,眼前的局面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李隆基不愿节外生枝。

甘若芊正在受刑,任三恕想冲进去,被元玥拦了下来,元玥非常明白任三恕此刻的心情,杖刑那种切肤之痛她曾经体会过,元玥亲手将甘若芊送去自首,将她推进牢狱,元玥的心痛一点不比任三恕少,但这是甘若芊的心愿,如果任三恕阻拦行刑,甘若芊就白牺牲了。

甘若芊情愿牺牲自己,保住任三恕的清白,在甘若芊来看,任三恕能多看她一眼已是知足,只要任三恕平安,她什么都愿意做。

紫兰汤一案,王蓁在李隆基面前表现的非常自责,怪自己没有整治好后宫,才让太平有机可乘,使太平不惜利用亲人来陷害任三恕,目的是断去李隆基的左膀右臂,王蓁将一切矛头都推向太平,以此减少自己的嫌疑,但是李隆基对她已不像以往那么信任。

紫兰汤之事虽不是太平安排的,但她得知任三恕陷于此事之后,确实想将任三恕治罪,只是没想到甘若芊承担了所有罪过,太平断去李隆基势力的计策失败,但有另一件事让她欣喜过往。

崔湜查到,当年刘皇嗣妃去世的时候,即将临盆,但却被武皇赐死一尸两命,弃尸乱葬岗,崔湜找到了当年的仵作,得知刘皇嗣妃在死前将这个孩子生了下来,且被人抱走。刘皇嗣妃是李旦的嫡妻,她的孩子就是正经的皇室嫡子,比李隆基更有资格坐上皇位,如果太平能找到这个孩子,并加以利用,不是不可能将李隆基拉下位。

李隆基八岁时候母亲被杀,李旦曾告诉他,在没能力杀伐决断的时候,一定要避开锋芒,隐藏本心,所以李隆基给自己取小名叫阿瞒,希望自己可以像三国的阿瞒曹操那样创一番伟业。一直以来,李隆基只会对自己完全信任的人不做隐瞒,以前王蓁就是他最信任的人,但现如今他在王蓁面前,已经不知不觉又做回了阿瞒,现在李隆基能信任的人,只有任三恕和何离了。

经过这次事件之后,郑纯熙也认清了身边的人,看似亲人的太平,根本视她为棋子,并不顾她的死活,宫里处处尔虞我诈,勾心斗角,唯有挺身而出的甘若芊和元玥,才是她能相信的人。

王蓁为了能让自己再次怀孕,让文太医给她想秘法,文太医告知用树藤拍打全身经络三月以上,疏通经络,缓解体寒,可能会有再次怀孕的可能,王蓁便让妙蕊每日打她。

郑纯熙怀孕了,李隆基异常开心,对郑纯熙的关心更超过了以往,王蓁心里的妒火再次燃烧,但在李隆基面前,只能说些为郑纯熙好的话。

李旦回到皇宫,得知郑纯熙有喜的消息,免去了她一切的礼仪,所有人对这个皇嗣都无比看重,而王蓁站在一旁,仿佛一个局外人,只能说些客套话在提升存在感。

李旦称赞王蓁治理后宫有序,赐了一对华钗送给王蓁,一只精雕木兰,一只盛世牡丹。又将一件金镶翡翠三彩六钏筒送给郑纯熙,这是李旦珍藏多年的宝贝。王蓁看到自己的赏赐跟郑纯熙的赏赐千差万别,脸色立刻就变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