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卞赫的爱情第9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7-12-04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卞赫的爱情第9集剧情介绍

江秀集团因卞赫举措大受表彰 白准知父亲离职真相陷苦恼中

香吻结束,白准明明很有感觉却故作轻松的对卞赫说终于确定了,没有什么感觉,还是停留在朋友的阶段。回到家中,卞赫仍然在思考,他明明感觉到了白准是喜欢他的为什么要拒绝他呢,最终他得出结论白准是一个爱情的高端玩家,现在使出的是欲情故纵的高阶手段,也许自己应该配合她一下。而白准因为这个吻又在她的小床上辗转反侧。

今天是江秀集团的新产品赵主厨烤肉杯饭第一天上市的日子,整个企划室都打起精神迎战,梁科长要求权帝勋将第一天的营销情况写个报表给他。卞赫在这时悄悄的走出了企划室,权帝勋看到了怕他又要闯祸跟了出来。权帝勋问他有关江秀牌烤肉碗饭的事情,卞赫信心满满的说自己已经找到了销售的渠道让权帝勋不用担心了。加了一夜班的白准几人此时正在打扫江秀集团的窗户,李泰京几人都在担心他们的烤肉碗饭(清洁工和这个饭有什么关系,已经在前面补上了)的前途,白准因为休息不佳眼前总是出现卞赫幻影没有听到他们的讨论。而卞赫来到了他叔叔的办公室,并以他曾经给叔叔买过壮阳药(伟哥)威逼利诱让叔叔答应了在超市上架江秀牌烤肉碗饭。权帝勋将这件事情报告给了卞宇成,并问卞宇成的打算。卞宇成让权帝勋不要管这件事情,并打了电话给薛专务表示他管辖的经营支援组会无条件支持他们新产品的宣传。

卞赫给世满集团的产品找到了销路,满以为只要等消费者去买就可以了。但是事实是因为赵主厨烤肉杯饭的宣传非常好,以至于江秀牌烤肉碗饭在超市里无人问津。卞赫几人和张社长愁眉苦脸的坐在大排档不知如何是好。白准想起李泰京大叔原来是公司的宣传能手,想让他帮忙,李大叔一开始不愿意,但禁不住众人的恳求决定使出杀手锏。第一个杀手锏是刺激无意识,首先派白准在超市里摆试吃摊让消费者回忆起熟悉的味道,然后派李大叔和安女士当托打出怀旧牌。第二个杀手锏是过滤,派出几个人当托去抢购商品让人感觉这个商品很火爆,实际上抢出的商品回到了白准这儿,白准故意大声说这个商品很火爆。这两招果然奏效,江秀牌烤肉碗饭卖的非常好,甚至有记者拍下了这个场面。

企划室里梁科长怒气冲冲的训斥卞赫由于他的所作所为现在赵主厨要求要赔偿,卞赫十分不解因为他觉得赵主厨也损失不了多少。权帝勋将销售报表拿给梁科长看,梁科长惊呆了,卞赫看到报表上江秀牌烤肉碗饭的销售额十分惊喜。梁科长更是火冒三丈,卞赫埋怨企划部的员工没有人性并说他们只是少拿一点奖金而已,员工们对于卞赫的指责十分生气,梁科长表示他们也跟张社长一样在水深火热中,如果他们不按指示工作就会被上面炒鱿鱼。卞赫明白了一切的源头都在于自己老爸。正好这时卞江秀的秘书来找卞赫,卞赫被带到了卞江秀的办公室。卞江秀对于卞赫的所作所为大为光火,将他辞退了并让人将他托出办公室。卞赫还是不死心的劝说老爸,他的那一套弱肉强食的理论已经过时了现在是讲究共生的时代。卞江秀并不听卞赫的解释,这时青瓦台(大总统)打电话找卞江秀。

安女士打扫的时候知道了赵主厨要求赔偿的事情,着急的跟白准他们说了。于是白准穿了一身职业装假扮卞赫的私人秘书去找了赵主厨。她非常诚恳的跟赵主厨道了歉,接着又摆出了数据说明了两款产品的销售市场不存在竞争性,最后还说江秀集团因为打破了以往将损失都推给转包工厂的制度而受到了总统的表扬,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的劝说赵主厨撤销投诉,最后赵主厨愉快的答应了白准的要求。

所有的事情都圆满解决了,白准他们在大排档喝酒庆功。吃饱喝足了,白准和卞赫二人一起回家,在路上卞赫问白准为什么不承认喜欢他。白准想起了她和薛专务的谈话,薛专务问白准为什么留在卞赫身边帮助他而不进入江秀集团工作。白准说因为她想改变,卞赫只要改变心意就可以改变江秀集团,但凭他自己的力量根本做不到。因为卞赫想改变江秀集团,她才帮助他的。白准也不确定她和卞赫的相遇到底是为了什么,所以还是再走一段时间再看。

权帝勋爸爸带着卞夫人为卞赫准备的衣食来到权帝勋租住的房子里,并受命向权帝勋打探白准的事情。权帝勋因为爸爸关心卞赫胜于自己而难过,同时也因为爸爸对卞家唯命是从的样子而生气。他问爸爸是不是希望自己以后也像爸爸这样活着,爸爸无言走出了家门,只剩权帝勋一个人在家中默默流泪。

卞江秀因为受到了青瓦台的表彰,开心的把一家人聚到一起吃饭,家里人一个劲的夸卞赫,卞赫说这一切都是因为白准。卞江秀也没有在意,最后答应可以给卞赫一个奖励,卞宇成看着这一切心里很不是滋味。第二天卞宇成在公司里看见了在打扫的白准,想起了妈妈曾对他说白准是卞赫的解铃人的事情,便将白准叫走了。卞宇成质问白准接近卞赫是什么目的,并将白准爸爸因为受贿被开除的事情告诉了白准,并问白准是不是因为白胜奇的事情才接近卞赫的。白准没有想到自己的父亲是因为受贿被开除而离开公司的,她不相信卞宇成说的话并生气的离开了。而这一切被赶来的卞赫听到。

白准找到权帝勋,问他是不是受命于卞宇成调查她,并追问他父亲离开公司的真相。权帝勋将他找到的证据给白准看了,白准仍然不愿相信,她问帝勋证人是谁,她要自己去问他。权帝勋告诉他就是之前她帮助过的张社长。

白准约见了张社长,张社长没想到白准竟是白胜奇的女儿,感叹世界真小。他之前跟白准说过很多关于白胜奇的好话,让白准十分确信张社长有事隐瞒。然而张社长却什么都不肯说,始终只承认证词所说。白准十分沮丧的回家,卞赫知道白准心情不好,在楼下等她。为了安慰白准,他给白准煮了一碗面,两人一起在天台上吃面,白准吃着面想到了小时候的事情,终于忍不住哭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