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我黄金光辉的人生第50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3-06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我黄金光辉的人生第50集剧情介绍

崔在成执意离婚 智安欲彻底告别崔道京

智安听了爸爸胃癌晚期的噩耗以后,难以置信到身体止不住地颤抖,双腿抖动得根本站不住,她慢慢蹲下来嚎啕大哭。看见妻子和孩子们错愕痛苦的神情,徐泰秀苦笑着把从患想象癌到现在胃癌晚期已经扩散到腹膜的心路历程分享给了孩子们,他感谢妻子和孩子们慢慢理解了他的心,走进他的世界。虽然阴差阳错,但现在自己已经完全看开了。同时还让智泰千万不要告诉秀雅,以免影响她的心情,对胎儿发育有不良影响。

崔道京把自己的经营战略告诉好朋友金奇载,自己打算招聘职业经理人,让海盛集团摆脱家族经营体制,重新焕发活力。但是他担心这样做,外公生气的话会迁怒于智安,很害怕智安被外公和妈妈训斥。自己等公司步入正轨,招聘到合适的职业经理人以后,就要去闯自己的事业了,因为呆在公司只是下达指示让下属去做很没意思,他要干自己真正想干的事情。

崔在成询问卢明熙始终不在离婚协议书上盖章的原因,卢明熙回答说在她的字典里就没有离婚二字。崔在成一下子戳中妻子的要害:她是害怕因为离婚而被人指指点点,丢了她的面子。卢明熙反问丈夫,不是已经忍耐了25年吗,为何现在忍不下去了?不能就像现在一样过吗?崔在成说他厌倦了这种生活,指责她不知道感谢和抱歉,只知道带着海盛集团千金的假面具装腔作势,在她的心里,体面比什么都重要。卢明熙被怼得哑口无言。

智秀在贴吧看到宣于赫约网名为“布拉德皮特”的人见面,而这个人正是自己。她误以为宣于赫不知道这个“布拉德皮特”就是自己,故意勾搭其他女生,她觉得宣于赫是在拈花惹草,十分生气。

第二天早上吃饭时,崔欣怡关切地问妈妈什么时候去公司上班,没想到卢明熙态度强硬地让女儿吃好以后去房间,不要管这些事儿。崔欣怡委屈巴巴地回了房间。一旁的崔在成看着女儿委屈的样子,赶忙追了过去。

卢明熙质问崔道京为什么要把郑明秀安排为酒店社长,对当时要害自己的人这么仁慈?崔道京说姨夫是公司需要的人才,他要任人为才,而不是掺杂私人感情与私人恩怨。而且自己要为公司招聘职业经理人,进一步推动集团发展。卢明熙觉得儿子越来越胡作非为,越来越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徐智泰和智安问医生爸爸的癌症是否有合适的治疗方案。医生惋惜地说道,考虑到徐智秀的体力和年龄等很多因素,如果化疗的话徐泰秀很难支撑下来。智安迫切想知道爸爸还有多长时间,医生说最长也就一两个月了,具体准确的时间谁也说不准。

梁美贞在给老公收拾行李时问老公自己该怎么办呢?他得病以后,自己甚至都有了想死的心。徐泰秀要她踏踏实实地活着,这样孩子们才能放心。

智安回家时,故作镇定告诉爸爸自己已经把飞机票改成随时预约的了。徐泰秀说这是靠她自己的能力得到的,所以一定要珍惜这次机会。智安说如果爸爸走了,自己却没能见最后一面,她会很遗憾的,说完抱着爸爸痛哭。

梁美贞告诉徐泰秀,她想和老公一起去旌善老家,打算好好照顾他。徐泰秀欣然答应。送走了回老家住的爸爸妈妈,智安不禁泪流满面。

智秀果真在咖啡馆见到了打算和“布拉德皮特”见面的宣于赫,她质问宣于赫怎么能背着自己勾搭别的女生?原来,宣于赫早就知道“布拉德皮特”是智秀本人,他故意用这个办法刺激智秀出来与自己谈心。得知真相的智秀感动落泪,她向宣于赫倾诉了自己的苦恼:她不知道自己该选择做徐智秀还是崔恩熙。宣于赫语重心长地说,为什么非要二选一呢,可以选择合二为一呀,名字只是一个代号,重要的是做真正的自己。智秀听了以后顿时豁然开朗。

徐智浩跑到姜南久的面包店买面包品尝,打算从事面包相关工作。

崔道京站在木工坊门口等智安,智安一看见他,便忍不住伏在他肩头痛哭。崔道京默默搂着她,轻轻拍着她的背安抚着智安的情绪。这一幕刚好被坐在车里的宣于赫看见了,他若有所思。

崔在成问女儿崔欣怡有没有自己想过的生活,崔欣怡说自己怎么敢有那种想法呢,一切不都早已经被妈妈安排好了吗?崔在成希望女儿好好考虑这个问题。

卢良浩会长让闵部长给徐智安打电话,他要单独见徐智安,为当初打徐泰秀的事情向她道歉。

崔道京给徐泰秀打电话,想要为当时股东大会上的雪中送炭的情意当面致谢,却被徐泰秀断言拒绝。

徐泰秀和妻子在旌善老家养病,智泰三兄妹整天替爸爸打听抗癌药物。秀雅得知以后很伤心,恰好智秀回来了,得知爸爸胃癌晚期的消息,嚎啕大哭,甚至想要去旌善见爸爸。徐智泰和秀雅打算去旌善老家接回爸爸妈妈。

宣于赫去海盛集团把智安三天后飞荷兰的消息告诉了崔道京。

闵部长处理完葬礼的事情后,向卢明熙递交辞呈,而且只用平语称呼卢明熙。埋怨她和卢良浩会长花钱使唤人的时候根本不把人当人看,说把她调回公司却一拖再拖。几十年来,自己为这个家辛苦卖命,失去了结婚的权利与事业。闵部长说当年她受会长的指使跟踪卢明熙,她亲眼看着赵顺玉带走了恩熙,一念之差让自己没有报警。因为卢明熙常常训导她,做好分内的事情,不要多管闲事,听从命令是她的工作。卢明熙听了以后气愤地揪着闵部长的头发,两个人扭打在一起。

闵部长说当年会长和卢明熙要是遵守承诺的话,恩熙早都找到了。而且还讽刺卢明熙亲手毁了自己的婚姻。因为卢明熙因交通事故处于昏睡状态中的时候,她的老公崔在成痛哭流涕。而结婚以后才知道她是海盛集团的千金,他们夫妇一辈子的精神生活都很悲惨,情意也被泯灭的一干二净。卢明熙像落败的斗鸡一样狼狈地站在原地,久久回不过神,闵部长则披头散发地离开了海盛。

崔道京打电话约智安见面,说要是早知道智安要去进修,自己就应该早点告诉她自己的计划的。他告诉自己,等公司步入正轨,他就要回到智安身边。智安给崔道京放了一段录音。原来,卢良浩会长那天假借道歉指名告诉智安,他为了阻止智安和道京交往,专门去找徐泰秀,还打了他耳光,让他跪在自己面前。智安听了爸爸受辱的事情以后,大受刺激跑了出去。就在震惊之时,闵部长给智安发送了当天会长在病房威胁徐泰秀的录音,智安听了以后心灰意冷。智安质问崔道京为什么不把这些告诉自己,他是打了她爸爸的人的孙子,她不可以爱他。海盛的人利己自私,自己永远接受不了。如果道京真的爱她的话,就不应该这么自私,应该放她离开。他口口声声说爱她,可曾为她做过什么,只是一味地让他接受他的心意,难道离家出走就应该成为她接受道京的原因吗?虽然现在她已经爱上了他,但是还是永远分开吧。崔道京哑口无言。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