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忘记诗的你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致忘记诗的你第3集剧情介绍

非常好的你

朴始源需要写论文,他指派于宝英到图书馆帮他查找资料。于宝英忍不住暗想,要不要放了他的鸽子。但是还是老老实实地帮朴始源查着资料。这一幕被芮在旭看到了。芮在旭回到宿舍,发现地上有一个礼品盒,是Report Sports Agency的朴在延室长送来的。

申敏浩破天荒地早早地就上班了。这让于宝英很诧异。金南宇看到两人之间突然不再敌对,心中暗自为二人高兴。于宝英主动伸出手表示和好。申敏浩先是答应,继而恢复了冷漠。于宝英知道自己再次被戏耍,只好嘴硬地表示以后仍会和他冷漠的无言相对。不料,一转身就撞在垃圾车上,狼狈极了。

芮在旭代替杨明哲室长管理康复室。朴始源又议论起了芮在旭替体育明星非法行医的事,还信誓旦旦地表示会找到证据。芮在旭坦言自己就有证据。谣言被不攻而破。于宝英担心芮在旭会因为这件事不开心,好意安慰,却也收到了芮在旭的一句忠告:他不是在乎他人议论的人,请于宝英不要随便安慰别人。于宝英决心把芮在旭当作人生榜样。

于宝英在给一位新来的患者测量障碍等级时,他一直大声喊痛。之后,芮在旭发现治疗室所有的工作几乎都由于宝英一个人默默完成。他特意开会对所有人的工作做了调整,减轻了于宝英的工作量。金允珠和朴始源还想掩饰,却分别收到了芮在旭的一句忠告。两人都认为芮在旭是在对他们说闲话的事进行报复。

朴始源的妻子在银行工作,他经常逼着自己手下的实习生办信用卡。这次当他逼着申敏浩和金南宇办卡时,却被杨明哲捉了现行。申敏浩和金南宇趁机离开了。来到大厅,看到于宝英。申敏浩作弄于宝英的脚上有只虫子,于宝英平生最怕虫子,吓得花容失色。金南宇告诉她所谓虫子只是一张贴纸,应该是刚刚哄着小患者时沾上的。于宝英责怪他之前不把话说清楚,金南宇讲起这十年来学习和生活的艰辛导致视力下降,申敏浩一脸的无奈,于宝英却被深深地感动了。于宝英走后,申敏浩再次嘲笑于宝英是哭宝英。

申敏浩和金南宇遇到韩柱容后礼貌地和他打招呼,韩柱容却对他俩并没有什么印象。原来他们是校友,而且同是保龄球社团的。韩柱容一直以来都对同事隐瞒了自己的毕业大学,所以叮嘱他俩保密。他当年从友星保健大学退学后,重新读了一所四年制的大学,为的是当上教授。申敏浩和金南宇认为像韩柱容这样的性格应该一个朋友都没有,没想到这番话却被金大邦偷听去了。

韩柱容和金大邦在不同的地点都听到了对方在职场被排挤的情况,都深深地同情对方的境遇。金大邦回到观察室后发现网上有人回了他的帖子。原来,他早晨纠结于穿哪件衣服,就把照片传到网络,没想到网友却攻击他应该先换的是脸而不是衣服。韩柱容想到他是因为没有朋友才问网络,心中对他充满了同情,却不知道金大邦也在暗中同情着他一个朋友都没有。

芮在旭夸奖了朴始源的论文,要求他说出参考了哪些书籍。论文是于宝英整理的,他当然回答不上来。芮在旭其实明白事实真相,他宣布职工演讲由于宝英参加,并忠告朴始源不能小看职工演讲,如果有人提问,会比现在还尴尬。杨明哲对朴始源所做的事也很失望,给他写了辞职信。情急之下,朴始源抢过辞职信吃了。杨明哲并不心软,又写了一封。

申敏浩很疑惑于宝英为什么总是帮朴始源做所有的事。金南宇提醒他于宝英心地善良,不懂拒绝。五年前就是如此。那时候,申敏浩不喜欢学医,于宝英追着他要资料。他告诉于宝英是父母逼迫他学了这个专业,所以他无法有兴趣完成。于宝英被深深感动,因为她自己也是因为生活所迫才学医的。她自以为能了解申敏浩的心情,主动替他完成了资料,而且完成的非常棒。从那以后,他就把所有的作业交给了于宝英去完成。

于宝英因为要参加职工演讲而兴奋,金允珠也特地给她送上了祝福,并称她为“芮队”。于宝英看着自己张贴在门后的小诗《见面》,感到自己的生活有了温暖,当职工演讲获得好评的时候,她再次回想起这首小诗:在人生寒冷的时节,谢谢你对我如花。她很感激芮在旭。芮在旭却送给她一句忠告,总是帮助别人,最后累到的是自己。于宝英将这句忠告,看作是对自己的关心,内心充满了甜蜜。

于宝英回到物理治疗室,发现之前判定障碍等级的病人正在大吵大闹要找她算账。因为于宝英在他的鉴定书上写了“正常”,所以他无法领到残疾抚恤金。于宝英不肯更改鉴定结果,这个男人就要动手打她,申敏浩下意识地上前一步准备阻止。却发现芮在旭已经握住了男人就要落下的胳膊,警告他再继续无事生非就报警。男人怂了。

韩柱容和金大邦一起值班,郑护士给他俩送来了小蛋糕。金大邦很快就又纠结于郑护士到底算漂亮还是可爱。韩柱容看出金大邦喜欢郑护士,两人吃饭时,问他为什么不大胆表白。原来金大邦对恋爱后的好多小事也有种种纠结。得知韩柱容也没有恋爱经验时,金大邦深深地同情他。没想到,韩柱容也同样在同情金大邦。两人喝醉后,在街上拦住一个姑娘,希望帮助对方摆脱单身狗的命运。两人酒后吐真言,越说越多,居然打了起来。

下班后,物理治疗室的同事们聚餐。杨明哲和芮在旭因为要见院长所以会晚点到。朴始源没有心情参加聚会。众人都起哄称于宝英为“芮队”。结果,最后来参加聚会的只有杨明哲一个人。朴始源攻击于宝英应该很失望,没想到自己却受到了杨明哲的冷嘲热讽,只好笑着逢迎。实际上,朴始源是因为母亲生病,前几天才把好多事推给于宝英的,而且他的妻子一直责怪他工资低,以自己也必须赚钱养家为由不肯照料婆婆。两人还在电话中争吵了几句,没想到这些话被杨明哲无意中听到了。聚会结束后,杨明哲改变了对朴始源的态度,特意邀请他单独谈心,还主动办信用卡帮他爱人增加业绩。朴始源被感动了。

于宝英喝高了,在路边的公共座椅上给芮在旭发短信表示感谢。正在这时,申敏浩在她耳边挤破了气球。于宝英被吓了一跳,整个人卡在椅子上动弹不得。申敏浩开心地拍下了她的窘境。金南宇连忙上前将她拉了出来。于宝英摇摇晃晃地追着申敏浩,想删除照片。却怎么也追不上。她只好放弃了。在路上她看到了一首小诗《真不错的你》,忍不住驻足欣赏。正在这时,芮在旭也来到这里等车。于宝英向他表示了感谢,又追问他为什么要选择自己做“芮队”,因为已经喝高,竟然自问自答起来,说出了因为自己做事多,漂亮。芮在旭很意外,只好将喝醉的她送上了计程车。

致忘记诗的你第4集剧情介绍

第四首诗 缠得死死的

早晨,于宝英从宿醉中醒来,发现自己居然昨晚给芮在旭发了几首小诗,也想起自己昨晚醉酒发疯的样子,追悔莫及,心如死灰。芮在旭第二天早晨才看到于宝英发来的短信,他正准备回复,这时来电显示前女友打来了电话,他心中烦闷,挂断了电话,也删除了短信。

在停车场,于宝英远远看到芮在旭也下了车,吓得赶紧躲了起来。申敏浩恰巧发现她鬼鬼祟祟的样子,就站在她身边观察。于宝英回过神来,突然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吓得倒在了地上。在申敏浩的吓唬下,只得承认自己确实对芮在旭做了错事。

于宝英在自己的办公桌上发现了芮在旭留下的字条,称在天台等她,要和她谈谈。于宝英忐忑不安地来到天台,当她鞠躬道歉时,却被一支大手按住头直不起腰来。她心中惶恐,不知道为何绅士的芮在旭做出这么粗鲁的事。不料抬起头来,才发现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申敏浩。她知道自己再一次被捉弄了。申敏浩如愿得知,于宝英这么害怕见到芮在旭是因为喝醉酒冲他发了酒疯。他嘲笑于宝英发酒疯和写诗,是他最讨厌的两件事,他愿意从今以后和于宝英和平相处,但是不允许于宝英再追求他。于宝英现在对自恋的申敏浩不感冒,她满脑子想的是,昨天她既给芮在旭写了诗,又发了酒疯,芮在旭得有多厌烦她啊!想到这里,她又忍不住要哭。

韩柱容第二天在更衣室换衣服时,才发现自己身上居然有很多伤痕。他想起昨晚与金大邦动手的事,决定向金大邦道歉。没想到在办公室里,金大邦对他的态度冷若冰霜。就算是韩柱容承认自己受排挤,没朋友,是单身狗。他也坚决不承认自己也是同样的人。

上午的诊疗结束后,朴始源才发现申敏浩忘记了消毒,冲他发了一顿火。申敏浩连忙去弥补自己的疏漏。朴始源从金南宇口中得知,申敏浩的父亲在全国有十所连锁医院,认为他是真正的富二代,拥有傲慢的资本。而金南宇因为对廉价香水过敏,抱怨患者。最后才得知香水的主人是金允珠。金允珠恨不得打晕他,用打分的事情威胁他对自己要尊重。

第二天要去村子里进行医疗服务。杨明哲把物理治疗室的同事分成两组。芮在旭负责一组。大家都认为他会带于宝英,没想到他当众拒绝“芮队”的说法,并起身离去。杨明哲只好安排朴始源和他一组。

之后,于宝英单独为昨晚的事向芮在旭道歉,并保证以后会尽力工作。不料,申敏浩再次偷听了她和芮在旭的谈话。这让于宝英觉得申敏浩这人实在是像苍蝇一样讨厌。

金大邦的搭档有事不能去村里进行医疗服务。但是他不愿意和韩柱容组成新搭档。就在单位群里发出了邀约。没想到无人接受,还在另一个金大邦不在的群里嘲笑他的选择恐惧症。同事洪植将信息错发在了有金大邦的群里,金大邦这才明白他是多么受到同事们的排挤和嘲笑。韩柱容自然也看到了,为了缓解尴尬,主动要求和金大邦一组。

金南宇的房间漏水漏的厉害,他只好到处接盆,还撑着伞才能继续学习。又没钱租其它地方,只好忍受。没想到第二天他就病了。金南宇身体一直不舒服,但是不想告诉大家。结果被朴始源和金允珠误会是个弱不经风的小树苗。

于宝英一早起来就为同事们准备了三明治。金允珠夸赞她想的周到。于宝英忍不住幻想芮在旭知道后也这么夸奖她多好。不料,在车上打开盛着食品的盒子,居然只是一些面包的边角,原来于宝英拿错了盒子。

于宝英主动为芮在旭买了咖啡,却尴尬地发现芮在旭已经自己买了。于宝英离开后,芮在旭收到劈腿前女友的短信,称已经和情人分开,希望复合。芮在旭的心情很压抑。

金大邦为了在韩柱容面前展示自己有朋友,主动和朴始源称朋友,没想到朴始源将他的名字都叫错了,金大邦提起当初一起喝酒时让朴始源难堪的一些事情,朴始源拒绝和他做朋友转身离去。

于宝英积极地工作着,她多希望芮在旭能够看到她的努力。结果,申敏浩趁她不防,对她脚下使了绊子,她失去平衡,正好躺在一旁坐着看记录的芮在旭腿上。她只好暗中警告申敏浩不要再作弄她了。

朴始源和金允珠指派金南宇搬箱子。金南宇体力不支,一个箱子都搬不动。朴始源只好自己去搬,没想到箱子没搬起来,倒把腰扭伤了。杨明哲指好让于宝英去帮助芮在旭。

金大邦的透视组来了一个老年痴呆症患者,金大邦从村民那了解到这个老人叫容植,没有结过婚,没有朋友,只有一个失联的弟弟,顿时想到自己的处境,同意再给这个容植做一次透视。没想到容植却把他当作失联的弟弟恩植。为了哄老人高兴,金大邦冲容植称呼大哥,容植却拿拐棍狠狠地打他,原来当年,他的弟弟拿着他的钱跑了,从此就失踪不见了。

过了一会儿,容植又来了。这一次他叫金大邦爸爸。金大邦犹豫了片刻,还是承认了。容植请“父亲”将他背回家。金大邦于是背起容植,将他送回了家。容植的家脏乱不堪,房顶上的灯忽明忽暗。金大邦并没有离开,反而帮容植又继续帮他做起了家务。做了饭,修了灯,还打扫了房间。韩柱容来给容植送拐棍,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也被金大邦的行为感动了,他一直在门外等候。称赞金大邦不是“心塞人生”,而是“心暖人生”,他愿意做他的朋友。

于宝英负责的老大娘惦记着打扫鸡舍,明明腰伤严重却不肯继续治疗。于宝英答应替她打扫。申敏浩一百个不情愿,毕竟鸡舍里很臭。他有意捉弄于宝英,趁于宝英专心打扫时抓了一只鸡吓她。于宝英被吓到,撞开了鸡舍门,鸡跑了出去。为了抓鸡,申敏浩累的筋疲力尽。他宁愿出钱买两只赔给主人。但是于宝英仍然奋力去抓,最后终于抓到了,却如讨饭一般狼狈。

经过这件事,于宝英郑重警告申敏浩,不要再和她开玩笑了。她想好好表现,是因为在她工作的两年来,尽管努力工作,却没有人看到她的努力。而芮在旭是唯一一个看到她努力,并给她机会的人。申敏浩被打动,决定以后不再捉弄她了。

金南宇坐着不动都冒虚汗,朴始源连忙给他测量了体温,发现他已经高烧39度了。杨明哲知道这一情况,赶紧给他打了针,并让他随业务科长一起回首尔。没想到,回到宿舍的金南宇却发现自己的行李都被房东扔到了走廊里,原来屋内成了水帘洞,已经彻底没有办法住人了。金南宇拎着行李,知道自己再也找不到比这里更便宜的考试院了。想到同样辛苦工作的妈妈,他就给妈妈打了电话。妈妈正在一家烤肉店的后厨忙碌着,为了还债,她也只能不停地工作。金南宇的父亲也一样,她很内疚连一斤韩牛都没给儿子寄过。金南宇怕母亲担心,只好告诉母亲自己一切都好。正在这时,店老板催促金南宇的母亲干活,她只好匆匆挂断了电话。

芮在旭在村里遇到一位老妈妈,带着小孙女一起生活。她的儿子自从离婚后就和她断了来往。她的病情很重,医生建议她手术。但是她没有钱,又担心没人照顾可怜的小孙女。所以拒绝手术。于宝英同情老妈妈,告诉她如果没钱到大医院手术,也可以到镇上做普通的物理治疗减轻病痛。不料这番话传到负责手术的任医生耳朵里,特意找过来吵闹,指责她只是一个物理治疗师,凭什么下断言病人不需要手术。任凭于宝英怎样解释,他都难消怒气。这时,芮在旭主动站出来化解了矛盾,杨明哲也一直在帮腔。为了于宝英的事,芮在旭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大家纷纷指责于宝英给芮在旭添了麻烦。并且大家意识到谁也没有见过芮在旭笑的样子。

金大邦承认自己曾经有一个女朋友,肤色微黑,十分适合珍珠耳环。而金允珠正是这样一个女人。

申敏浩知道于宝英一个人在独自伤心,就拿了外套去给她披上,还给她细心地系好扣子。于宝英将双手伸进兜里,发现一个兜里是啤酒,一个兜里是下酒菜。原来,这是申敏浩特意为她准备的。两人生起一堆火,第一次像好朋友一样轻松地聊着天。到了该回去的时候,于宝英的目光被白天那个行动不便引起纠纷的老奶奶吸引住了目光,老奶奶在吃力地拉车。她主动上前帮忙推车。而申敏浩因为朴始源吩咐的事需要做,先离开了。帮助完老奶奶,于宝英遇到了芮在旭,芮在旭告诉她他会一直对于宝英好,因为于宝英真心对人并卖力工作。看着于宝英因为兴奋蹦蹦跳跳的身影,芮在旭忍不住偷偷地露出了笑容。

金南宇好不容易等到大家都下班了,就在办公室里住了下来,没想到被申敏浩发现了。申敏浩要借钱给他,他却拒绝了,他最不喜欢的就是欠债。申敏浩只好请他去吃饭。芮在旭又接到了前女友的电话,他忠告她不要再打来电话。这番话被申敏浩和金南宇无意中听到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