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大君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大君第3集剧情介绍

为夺胜利李江暗伤李徽 李江再见成瓷炫生好感

在赛场上,正当李徽抢到先机时却被红衣队的人恶意刺伤,同时也刺伤了李徽的马匹,李徽跌落马下。而成瓷炫发现哥哥已经看到自己慌忙逃离现场,为了躲避哥哥的追捕她跑进了一间房。岂料,这间房子是李徽更换衣服的地方,虽然听到声响,成瓷炫躲了起来还是被李徽发现,李徽虽然对再次见到成瓷炫很意外,但是依然疑心成瓷炫别人派来的眼线,因为此时成瓷炫穿着婢女的衣服更加引起李徽的怀疑,抓紧成瓷炫的胳膊质问她究竟有何目的。

此时,李江却在责怪成瓷炫的哥哥,认为士兵突然离开战场是死罪,但是看在胜利的份上饶了他,只是从此他不再是主力。

成瓷炫见到李徽如此责问自己,气的夺路而逃,但是看到手上的血迹这是李徽的血,成瓷炫不放心又转回去为李徽包扎,李徽放下心防抓住成瓷炫的胳膊问她是哪里人,住在哪里。成瓷炫一语不发转身离去,打开房门的一瞬间却看到了李江站在门口,李徽告诉李江这个姑娘是走错房门的人,成瓷炫趁机离开,而李江根本就不相信这些,示意下属跟着成瓷炫。

成瓷炫走在大街上恰好碰到父母和兄长,成瓷炫掉头就跑被哥哥得植抓住脖领押回去,这一幕被跟踪的人和尹娜谦看到,尹娜谦认为这姑娘非常可爱,对这件事情也产生好奇,打算亲自去看望成瓷炫打听一下究竟发生了什么。与此同时,跟踪的人将事情汇报给李江,李江不怀好意的笑了,认为大提学的女儿却进了大君的房间,看来蹴鞠胜利的庆功宴要更改地址了。

孝嫔到了生产的时间,发现是难产,大妃娘娘命令必须保住孩子,太医下定决心让接生的人不必将孩子转过头来,强硬拉出体内。

成瓷炫的侍女末端正在屋内做成瓷炫的替身,夫人带着成瓷炫回来,责怪末端不看好小姐还自愿做替身,要把末端找人卖掉,成瓷炫着急的抱着末端不肯撒手,并要挟母亲如果送走末端自己就出家为尼,恰在此时,得植来禀报母亲大君李江来到,要在家里举办庆功宴,食物都是有大君准备,但是自己家里也不能真的空手迎接,夫人吓得惊慌失措慌忙去准备了。

得植让成瓷炫进屋静心不要再出来了,成瓷炫却认为如果不是哥哥追赶自己也不至于被家里发现,从而连累末端。得植露出肩膀上的伤痕给成瓷炫看,告诉成瓷炫这是大君打的,差点连命都没了,就因为去追赶这个妹妹,成瓷炫表示很抱歉,得植让妹妹好好在房间里待着不要出来,否则下次被赶走的就不是末端而是这个妹妹了。

李江和阳安大君坐在游温泉中,费尽心力一个个挑选美女,要找一个合适的人送往李徽身边,最终选定了有名的艺伎楚腰轻,楚腰轻却高傲的拒绝了这个任务,她认为自己是有名的艺伎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才能支配自己,阳安大君笑言如此美人没有必要便宜弟弟,自己可以先拥有,楚腰轻却说那得要看李徽和李江哪个能得自己的芳心,李江迅速将手中的就被掷向楚腰轻的脸颊,就被的边缘在楚腰轻脸上划下一个细细的血痕,李江告诉楚腰轻她没有选择的余地。

楚腰轻并未慌张而是慢慢的拿起酒杯为自己倒了一杯酒喝下,之后,来到温泉里走向李江主动捧着李江的脸吻上他的唇,告诉李江宴会上见。阳安大君问为什么如此貌美的女人他不留做自己用,李江认为女人貌美且胆大,正是最好的武器,尤其是美人计。

小灵子在为李徽擦洗伤口,李徽的眼睛却盯着放在水盆中成瓷炫的手帕,那是她为自己包扎时候用的,此时,李江派人来通知李徽天黑前赶到大提学家,庆功宴在那里举行。

李江没到宴会开始就提前来找得植,希望能喝到成瓷炫泡的茶。成瓷炫不得已随着末端去给李江倒茶,却发现李江就是自己在李徽那里看到的人,正要逃脱,得植却看见了成瓷炫,让她来给李江见礼,结果,成瓷炫却一不小心踩到裙摆摔倒在地。

李江看成瓷炫为自己倒茶的时候忍不住称赞得植有个漂亮的妹妹,得植却说妹妹就是野丫头,家里人都束手无策,李江却说如果给她翅膀她一定可以便蝴蝶,只是现在还是地蚕而已。此时,李徽来到看到三人在亭子上,就躲在假山之后听三人说些什么。此时,成瓷炫却将茶水撒在了桌子上,责怪得植不该说自己坏话让自己分心,并责怪李江不该责打得植,他只会让属下敬重和害怕自己而已,李江告诉成瓷炫只是希望得植成为猛将而已,成瓷炫却毫不退缩,反说残酷性成就不了猛将。李江见此情形主动向得植道歉,并问成瓷炫是否原谅自己,成瓷炫却说该原谅他的是哥哥不是自己,此言一出,吓得得植赶紧赶走了妹妹,这一番情形让李徽忍不住笑了。

成瓷炫离开之后碰到了李徽,成瓷炫受到后面末端的冲撞,收足不稳一下子撞到了李徽怀中,李徽告诉成瓷炫男子汉该道歉就得道歉,并郑重的因为之前的事情向成瓷炫道歉。

阳安大君聚集朝臣议事,朴富景认为已经提出了册立世弟的要求,现在就不能退而不进,希望阳安大君出面促成此事,阳安大君自信满满的说不着急,一切都会按顺序来的,只要自己提出就没有人能拒绝,正在众人认为大事必成之时,尹子俊来禀告阳安大君,宫里诞生小王子的事情,众人皆惊。

世子顺利诞生,主上对虚弱无力的孝嫔表示感谢,是她挽回了皇室。

楚腰轻在宴席上妩媚一舞之后,在李江的示意下来到李徽身边,此时的她脸颊的血痕已变成了一支鲜艳的小花,楚腰向李徽提出服侍的要求,却遭到了李徽的拒绝。

房间内的成瓷炫和尹娜谦闲聊,尹娜谦希望能把晋阳大君李江叫到这里让自己看一眼,毕竟将来是要嫁给大君的,她希望出嫁前能见到大君一面,同时她也想知道大君是怎么看待自己的。

成瓷炫写了一封信让末端交给李江,李江收到信之后立刻来见成瓷炫,却发现是自己订婚的尹娜谦,李江毫不客气的讽刺了尹娜谦在成婚之前约自己出来,并暗指尹娜谦用手段夺得成为皇室的一员的资格,并对于尹娜谦的手段表现了鄙视,尹娜谦起初解释自己的无辜,一切都是碰巧,李江早已看穿了一切,对于这样的谎言更加反感,尹娜谦只好坦言是自己用药让姐姐病重,她认为姐姐样样不如自己凭什么一切都是她的,这样对自己不公平,而且只有自己才有资格成为李江的夫人,并辅佐他。李江突然抱住了尹娜谦亲吻她,尹娜谦却推开李江并打了他一记耳光,尹娜谦生气的告诉李江自己虽然希望成文他的夫人,但是绝对不会让他随便对待自己。李江用看穿一切的眼神看着尹娜谦,告诉尹娜谦她果然不是因为爱自己选择自己的,只想成为夫人而已,这一切都在自己的预料之中,随后不屑一顾的离开,而这一切都被躲在一边的成瓷炫和另一大家闺秀看到。

成瓷炫送走尹娜谦和另一女友,回来的时候因为成瓷炫遭到李江的羞辱而有些消沉,却不料李江拦住了去路,成瓷炫欲夺路而走却再次被李江拦住,李江责问成瓷炫为什么收到信来赴约之后却是别的女人在这里,成瓷炫却说以为李江见到订婚的人会很开心,并认为尹娜谦是她们当中最聪明的,并说李江配不上尹娜谦,如果换做自己的话一定转身就走,李江警告成瓷炫她这是侮辱皇族,现在就可以杀了她,但是仍旧可以留一条活路给她,那就是希望成瓷炫嫁给自己,成瓷炫不愿理会李江,认为他简直就是疯了,正要夺路而走,却被赶来向李江报信的李徽看到,此时李江正抓着成瓷炫的胳膊。

韩剧大君第4集剧情介绍

成瓷炫醋意泛滥喝醉酒 李江为达目的湖上泛舟

李江看到李徽来到撒开了手,而李徽则用异样的眼光看了一眼,跟随李江离开,李徽告诉李江孝嫔已经分娩。

李江回到宫中当面询问这一消息,并问为什么这一的好消息不提前通知大家,李徽则欣喜万分,关心着孩子好不好,长得是不是随主上。

阳安大君和李江商议,这件事是谁都没有想到 的,孩子是在国丧期间有的,自己一直在用药物给那些嫔妃,让她们不能怀孕,或许她们意识到这件事是简单的不孕,能在国丧期间怀孕,李江认为这不是男人的欲望而是更加切实的人心愿。阳安大君意有所指的说,虽然能生下龙种,可是长多大就不得而知了。

圣旨向众人传达了王子诞生的消息,将优惠政策普及天下,并释放囚犯,减免赋税,在朝堂下的李徽开心的笑了,这些都是他希望看到的美好景象,而李江则气愤难平,脸色铁青的离开。

李江心烦意乱的射箭,阳安大君看出他的心事,劝李江一个连眼睛都没有睁开的孩子,肯定不是李江的对手,江山也不能交给一个孩子管理,自古以来只要有战事就会临时改变主意改选继承,因为一个孩子什么也做不了,同时命人给李江挑选战马送他去北方。

李徽命小灵子将蓝色颜料和一个手绢装在盒子里送给成瓷炫,里面的手帕上画着兰花,居然和自己画的一样。

尹娜谦来找李江,要和李江解除婚约,她认为与其被人冷待不如独自生活,李江却嘲笑尹娜谦是因可怜的自尊心受伤才闹出这一出的,尹娜谦拿出匕首一死证清白,却被李江阻拦,李江告诉尹娜谦这个匕首成亲时候还给她,尹娜谦告诉李江他不想过着什么都不知道的生活,在别人的左右下决定命运,她希望能和李江过着夫唱妇随的生活,全力辅佐李江,或许李江认为尹娜谦和自己太相似了,李江再次告诉尹娜谦成亲那日再见。

李徽未见到成瓷炫的回信,又再次写信告诉成瓷炫如果想学习画马的话,就要去马场,自己会亲自教她。李徽看到女扮男装的成瓷炫简直就是目瞪口呆,成瓷炫解释为了避免绯议不得不如此,岂料,李徽饭说她被皇室的男人抓住胳膊就不怕绯议吗,成瓷炫却对抓着自己胳膊的李江恨的咬牙切齿,认为那种男人欺负自己的未婚妻,简直可以咬死了。

李徽教成瓷炫画画的时候,成瓷炫则认真的跟随李徽学习画马,可是怎么也画不好,不禁有些泄气了,李徽重新给她换了一张纸,握住成瓷炫的手亲自教她绘画,成瓷炫害羞之余嗔怪李徽不该动手,只要动嘴教自己就行了,李徽却反说动口已经不行了,拉着成瓷炫的手走向马匹,当看到成瓷炫坐在马背上发抖的样子,李徽跳上马背跟她一起共乘一骥,两人欢快的任意驰骋。

李江的人向他报告李徽出现在马场,身旁有一个身份不明的男人,李江命人去告诉楚腰轻再给她一次机会,并一定摸清同行男人的身份来历。

楚腰轻来马场等候李徽,声称是要请他作画,李徽却不愿前往青楼,而站身旁的成瓷炫对此却很感兴趣,非要到青楼去一次,这样就能画出美女图了,李徽不放心成瓷炫一人前往只得跟随楚腰轻来到青楼。

楚腰轻安排了好几个人伺候两人,李徽对楚腰轻极力维护,主动替她挡酒,那些妓女又主动抚摸成瓷炫,逼得成瓷炫只得谎称去茅厕离开了,待离开之后,李徽大发雷霆赶走了楚腰轻几人。

来到外面的成瓷炫却看到了父亲迎面走来,慌忙转头假装喝醉,成抑没有认出成瓷炫,但是对这种在青楼喝醉酒的人很有看法,认为是丢脸。

实则,今天是阳安大君将成抑邀请到这里的,阳安大君认为当年自己被撤下世子之位的时候,只有成抑反对,对此他一直不忘,成抑却说那次不是因为阳安大君,而是为了稳定人心,他不希望撤掉长子该立幼子,同时告诉阳安大君既然已经从世子之位下来了,就不要在做妄想,好好辅佐主上才是。

同时在青楼的李徽实则已经看出了楚腰轻的心思,让她不要做任何妄想,并要带着成瓷炫离开,成瓷炫不明所以非要拉着李徽继续听人演奏乐器,但是看到李徽专著的眼神时成瓷炫又有些吃醋,端起桌子上的酒一饮而尽。

末端假装扫地实际着急的等着成瓷炫回来,这一切被得植看在眼里,猜想成瓷炫已经出去了,要去成瓷炫房间确认,末端慌忙抓住得植求饶,如果再有一次自己就被真的赶走了,得植看到末端抓着自己的手,也顺势抓住末端的手,告诉她有事都可以来找自己,自己始终站在她身边。

李徽背着喝醉酒的成瓷炫回家,一路上她不停絮叨那个女人长的如何貌美了,乐器奏的多好听了,就算自己是男人也会被迷住之类的话。李徽让成瓷炫闭嘴,她又不是男人是不会了解男人的。

末端好不容易等到成瓷炫,她已经喝的大醉,末端慌忙把她扶进院子,却恰好碰到得植和母亲来到,得植慌忙上前挡住成瓷炫,谎称这个男人着装的人是自己的朋友掩盖过去,同时不忘提醒末端欠自己一个人情。

楚腰轻向李江禀报那个跟随李徽的是个男扮女装的人,并且是隐瞒皇室身份的陪伴,李江显得有些惊讶,没想到李徽身边会有女人。之后,阳安大君告诉李江成抑的意思只希望政局稳定,不希望宗亲的人参与干涉,接下来只需要装一下就可以了。

醒来之后的成瓷炫得知自己喝醉失态,被李徽背回来的,忍不住倍感尴尬。

大君安排亲信前往北方送信挑起战事,亲信表示只要失败就会自裁。接下来就是等待和收买大臣,而李江则想用成抑的孩子逼迫成抑就范,而他今天要泛舟…….。

同时,李徽打算今天就找成瓷炫表明身份,向她表达爱慕之情。

而于此同时成瓷炫接到消息就立刻出门,她不希望末端跟着,忽然间她第一次想知道自己是一个什么人,不要那些家庭背景,只是自己,她更加也希望能跟那个教自己画画的人、送自己颜料的人,教自己骑马的人能走的更远。

成瓷炫刚坐着来接她的轿子离开小灵子就来到了,当得知成瓷炫刚被轿子抬走时,小灵子慌忙去找李徽,李徽猜到是李江带走了成瓷炫,立刻飞马去追。

成瓷炫被小船拉到大船上,对面的男人一回头成瓷炫发现居然是李江,此时,李徽飞马来到岸边看到不远处穿上坐着李江和成瓷炫。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