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大君第5-6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大君第5集剧情介绍

成瓷炫跳江李徽拼死相救 李江心系成瓷炫痛苦不堪

李徽和小灵子划着船来到大船附近,李徽大声叫成瓷炫到小船来,李江却紧紧抓着成瓷炫的手腕不松开,岂料,成瓷炫挣脱李江的手跳入江中,李徽和李江皆大惊失色,李徽不顾一切跳进江中救出了成瓷炫,坐在小船上的一刹那,两人仿佛经历了生死一般紧紧的抱在一起,而李江目睹这一切,妒火中烧,掀翻了桌子上的吃食。

上岸后,李徽将成瓷炫横腰抱起来到岸边的木屋,为成瓷炫点火取暖,同时让小灵子去找末端要成瓷炫的干净衣服。李徽生气成瓷炫不该不顾及自己的感受来和李江约会,成瓷炫解释说本以为是李徽派人来接,自己又急于见到李徽问几个问题,所以才上错了轿子。

成瓷炫问李徽为什么事事都满足自己,为什么骑马画画都教自己,李徽告诉成瓷炫不止是这些,所有的东西他都希望能给成瓷炫,成瓷炫依然问李徽这是什么意思,李徽冲上前吻住了成瓷炫的唇,告诉成瓷炫这就是自己的意思。

李江离开江面之后满面怒气的来到青楼,楚腰轻出面迎接李江询问为什么不提前打招呼就来了,李江不由分说拉着楚腰轻就进去房间,更是不由分说的将其按在墙壁上欲亲吻,楚腰轻却推开李江自己主动褪去衣衫,李江的脑海中闪现的是成瓷炫挣脱自己的样子,以及成瓷炫和李徽小船相拥的画面,楚腰轻看出李江似有心事,主动将李江拉近自己身侧,李江将所有的不满和气愤都发泄在了楚腰轻这里。

李江穿好衣服之后告诉楚腰轻,从此以后她就是自己的人了,至死也要为自己效力,楚腰轻却告诉李江自己需要考虑一下。看着李江坐轿远去的背影,楚腰轻说自己不输于任何人,但是对于李江所给自己的,自己都会带着感谢收下。

李江回到家里就发现李徽已经等着那里,未来得及说话,李徽就冲上前狠狠在李江脸上打了一拳,嘴角立时溢出献血,李徽好不后退,让李江以后远离成瓷炫,李江却说这是误会,并不知道李徽爱慕成瓷炫,并坦诚告诉李徽小时候那个小燕就是自己杀死的,李徽气的眼含热泪告诉李江这些年自己一直为他隐瞒这件事,其实也是李江自己一直不肯承认,李江认为自己是王者就该又被庇护的权利,李徽大声地告诉李江他不是王,不但现在不是,以后也不会是。

李徽和成瓷炫开始了密切的交往,通过小灵子和末端传递来往书信,成瓷炫也将李徽的每一封书信都放在了装颜料和手帕的盒子,这都是李徽送给自己最珍贵的礼物。

孝嫔逐渐康复,她对于当时大妃娘娘决定留下孩子性命的事情一点也不恨,她认为那也是自己的决定,如果孩子没了自己活着也是生不如死,因此摆脱父亲看顾孩子茁壮成长。

转眼到了李江和尹娜谦成亲的日子,成瓷炫也来到尹娜谦房间为其祝福,并送出了自己亲手制作的挂坠,尹娜谦告诉成瓷炫自己会好好珍藏的。此时有丫鬟来报说大君门都来了,其中一个女孩说有一个大君是自己想嫁给的人,已经告诉父母了,这个人就是殷成大君,并指着李徽告诉成瓷炫这就是殷成大君,成瓷炫立刻傻在那里,回想过往的片段,只怪自己太傻没有认出来,李徽看到成瓷炫的慌忙点头打招呼,成瓷炫却转身离开,李徽随后追赶,这一切都落在李江眼中,眼神中充满了怒气和苦涩。

成瓷炫对追赶上自己的李徽大发脾气,指责李徽欺骗自己,并说出那个女孩要嫁给李徽的事情,李徽向成瓷炫道歉自己的欺骗,但是对于那个女孩子的事情他却是一点都不知道,成瓷炫流着眼泪告诉李徽以后对自己就当不认识吧,之后转身离开,正当李徽追赶之时却被一人拉走。

在更换衣服的时候李江有些难过,阳安大君问此时李江心情如何,李江说自己希望拥有别的,而且非常渴望,渴望拥有别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阳安大君觉得楚腰轻只是妓女没必要太看重,李江告诉阳安大君自己想要的不是楚腰轻,就算楚腰轻在自己怀里十次也抵不掉那种苦衷,阳安大君告诉李江不管他想要什么,自己一定会帮他的。

成瓷炫回到家将所有李徽写给自己的信劝撕毁了,可最终还是无法将画兰花的手帕烧毁。

洞房花烛,李江一杯酒接着一杯酒的喝,同时把匕首还给了尹娜谦,并问她现在当上大君夫人感觉如何,尹娜谦觉得自从见识了李江的男子汉做派,她就一辈子也不会后悔这个决定,李江却说后悔也无用,推开案子将尹娜谦按倒在地,似乎这样才能减轻内心的痛苦。

尹娜谦一觉醒来发现身旁已没人了,而李江就孤独的站在院子当中,看着天上的月亮,他的痛苦似乎没有一丝减轻。

成瓷炫对于李徽送的信一概不收,李徽决定亲自去找成瓷炫。

李徽谎称是来找得植的混进成瓷炫府中,让小灵子去告诉成瓷炫自己在后院等她。李徽在后院不停的变换姿势,希望能以最帅的姿势见到成瓷炫,岂料,紧急跑来的却是得植,得植收到管家的信之后慌忙来见李徽,得植表现了极大的热情,拉着李徽去自己的房间,李徽示意小灵子再去找成瓷炫。

末端劝成瓷炫去见李徽,在她看来李徽是王族,但是为了成瓷炫都已经混到府中来找了,成瓷炫却认为王族也没什么了不起的,把别人当笑柄,只想操纵别人,跟这样的人接触多了就会受伤。

得知喋喋不休的高谈阔论,李徽却心不在焉地看着门口。

李江成亲第二天就和阳安大君去青楼楚腰轻那里议事,针对立世弟的事情做下一步计划,并留宿青楼未归,表面上尹娜谦表现的很多大度,实际则暗自攥紧了拳头。

成瓷炫的母亲找来许多命妇门齐聚家里看演出,末端将成瓷炫也来过来看节目,表演的人带着面具讲述了王子的爱情故事,并表达了自己对姑娘的爱慕之情,成功表达了两人之间对感情的误解,揭开面具的一刹那,成瓷炫看到了李徽的脸,李徽告诉成瓷炫不要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一定要相信他们从相遇开始的每一次相处,请成瓷炫相信冒着生命危险的勇气都是因为爱情,是成瓷炫让自己变成了日夜思念她的傻瓜,变成了不能没有成瓷炫的人,李徽深情地问成瓷炫能否愿意跟着自己走,并问成瓷炫是否愿意相信自己,台下的看众们都以为是看了一出精彩的爱情演出,纷纷让台上的女主角跟着男主角走,成瓷炫当然知道这些话其实就是李徽要告诉自己的话,忍不住热泪盈眶。

李徽和小灵子收拾东西准备离开,可是依然没有看到成瓷炫有任何动静,他不禁开始为自己担心,明明看到成瓷炫很感动,可是为什么不原谅自己呢,如果这次不成功的话就真的没有办法了。

当李徽和小灵子失望的离开时,却在半途中看到等候在那里的成瓷炫,李徽告诉成瓷炫因为她曾口口声声说过对皇族不满,因此才不敢表明身份的,他希望能留在成瓷炫身边赎罪,哪怕不原谅自己也没关系,成瓷炫原谅了之前李徽对自己的欺瞒,李徽扶着成瓷炫的双肩问她,她已经和自己拉过手,接吻过,是否愿意跟自己在一起,成为自己的人呢。同时李徽请求成瓷炫能叫自己的名字,听着成瓷炫一声声地叫着“徽”,李徽感动莫名,他郑重的向成瓷炫保证会一生守护,一生只爱成瓷炫。

韩剧大君第6集剧情介绍

为国本大妃命李徽为世弟 李徽成瓷炫寺庙定终身

李江派人去北方挑起的战事终于开始了,得到消息的主上正要紧急招大臣商量对策,却突然晕倒在地。

消息很快传到李江这里,阳安大君大喜,认为这是千载良机,这是天命所归,因为就算大妃娘娘暂时代理朝政,可是蛮夷作乱却是需要强大的,李江让阳安大君通知那些臣子们开始行动。群臣又开始上奏册立世弟,否则就会错失作战良机,这种解决危机时刻的办法就是册立世弟,孝嫔的父亲极力反对这件事,并自称可以亲自去北方作战。

百官在宫门外叩拜大妃娘娘,希望尽快定下国本,宫殿内孝嫔向大妃娘娘哭诉不能派父亲去打仗,他已经老迈不是过去的将军了,自己绝对不能看着父亲战死异国他乡,此时,主上醒来示意大妃娘娘答应孝嫔的要求。

尹娜谦叫来自己的哥哥,从哥哥处得知现在李江有意得到世弟之位,将来就是朝鲜的王,尹娜谦面露惊喜之色,她希望能做李江身边那个得力的妻子。

大妃娘娘知道了大臣的真正意图,也知道这一切都是阳安大君和李江幕后操作,目前唯一能做的就是册立世弟稳定国本,大妃娘娘找来李徽希望他能做世弟,李徽却拒绝了大妃娘娘,他更加希望成亲后出宫安静的生活,大妃娘娘知道想要逼迫李徽同意只能利用成瓷炫了,于是命人去找成瓷炫进宫。

尹娜谦真诚的向李江立誓要成为他的盟友,她愿意助李江完成心愿,要和李江结拜为兄弟,从此不再是夫妻,而是相互扶持的兄弟,誓死效忠李江,李江和尹娜谦一起喝下了动物血完成誓言,李江表示了对尹娜谦的认可,同时亲吻了尹娜谦,同时很快升了尹娜谦哥哥的官职,同时上次给他许多金银,这让尹娜谦哥哥心甘情愿为李江卖命,并表示一定会为他们办好事,只要有需要就随时准备好人马,此时,尹娜谦来告诉李江自己要进宫一趟,大妃娘娘让她去看李徽的新娘人选,李江忍不住问人选是谁,当得知是成瓷炫时李江表示自己进宫有事,可以送尹娜谦一起去,尹娜谦不知就里自然欢喜。

宫里,成瓷炫对这里到处充满好奇,忍不住四下张望,当看到殿内坐着尹娜谦时忍不住微笑示好,尹娜谦却拉着脸。大妃娘娘得知两人是一个新娘学堂出来时,问成瓷炫是否羡慕尹娜谦这个大君夫人的位置,成瓷炫表示自己不羡慕,但是羡慕尹娜谦有一个爱自己的夫君,这些都是因为尹娜谦真心爱慕大君而得的结果,大妃娘娘顺势问如果是父亲和夫君同时落水会就谁,尹娜谦谦恭的回答是救年迈的父母,而成瓷炫毫不犹豫的说是夫君,因为父母把自己带到世界上就是为了孩子能幸福,而自己的幸福就是夫君,这个回答大妃娘娘非常满意,问成瓷炫是否会拼命保护夫君,成瓷炫毫不犹豫的点头。

尹娜谦送成瓷炫和她母亲离开时候,成瓷炫母亲希望以后尹娜谦能多多照顾成瓷炫,尹娜谦却话里有话说自己现在位置比她还高,难得她见到自己还能跟以前一样随意,母亲听出尹娜谦话里有话,成瓷炫却丝毫不觉得话里有话,只是真的希望母亲能随意。

尹娜谦向大妃娘娘禀告绝对不能让成瓷炫嫁给李徽,她在新娘课堂时候就状况百出,频频旷课,当朋友还可以但是不能成为小叔子的老婆,这样会降低皇室的尊严,孝嫔和大妃娘娘都认为这个孩子看起来很不错,反而觉得是尹娜谦不愿意和成瓷炫做妯娌,尹娜谦看出两人意思,改口说这都是为了自己的朋友着想,不是站在皇室角度上,因为成瓷炫自在惯了,对于这里的规定会受不了,时间长了会变得压抑不开心,这番话倒是让大妃娘娘和孝嫔赞许。

当成瓷炫离开的时候宫女来报说是大君想见她,成瓷炫开心的跟着宫女去见李徽,却发现原来是李江,李江告诉成瓷炫自己不希望她成为弟媳,他不能让喜欢的人嫁给弟弟,成瓷炫则公园李江不该为了自己的私心阻拦弟弟的婚事,并认为自己和李徽的事情是上天注定的,谁也改变不了,李江自信地让成瓷炫看着人定胜天,成瓷炫气愤的提醒李江他已经是个有夫人的丈夫了,言毕,转身离去。

大妃娘娘希望李徽接受这个世弟的事情,否则就没有权利决定自己婚姻的权利,而与此同时,宫女将听到的事情报告李江,李江立刻找到阳安大君商议,马上大妃娘娘就要立李徽做世弟了,阳安大君认为只要李徽不在她就没办法,并叮嘱李江不要参与这件事,置身事外是对他最好的保护,如果沾血 的话就让自己的双手沾血,李江不由眼含热泪,伤心地说母后从未把自己当成儿子看,阳安大君告诉李江他有自己,为了李江他可以拼命。

大妃娘娘当众宣布李徽做世弟,又是遭到朝臣反对,都认为李徽是三子不能做世弟,按照顺序来,大妃娘娘列举了许多次子作为皇帝的事情,并说这是主上决定的事情,不要有异议,众人却都要求大妃娘娘收回圣旨。此时,阳安大君来到大殿,阳安大君自请以身作则去平乱,但是副将需要带着孝嫔的哥哥,另外就是新册封的世弟李徽,李徽既然被册封世弟就要证实自己的能力。

大妃娘娘下朝之后非常气愤,她知道这是阳安大君有意要杀死李徽,站在大妃娘娘这边的大臣反而认为这是个机会,李徽可以建功立业,因为同去的还有孝嫔的哥哥,他征战沙场多年有经验,功夫高,可以让他誓死保护李徽。

尹娜谦故意将李徽和成瓷炫的事情,告诉喜欢李徽的女孩雪花,雪花为此和成瓷炫大吵一架,两人为此断绝朋友关系。

之后,尹娜谦又故意把李徽上前线的事情告诉成瓷炫,并劝她认真重新考虑一下婚姻,这让成瓷炫大大吃一惊,居然从未听李徽说过。

李徽来找病重的主上,表示无论如何不愿意接受世弟的位置,但是他却认为上战场是身为王族的责任,他只同意去战场,让百姓免于苦难,希望主上能迎接自己战胜归来。

从尹娜谦家里出来,成瓷炫迎面碰到了归来的李江,询问李徽的事情是否属实,李江看着一无所知眼泪含泪的成瓷炫,挑拨李徽没拿她当回事,这就是她所为的天命姻缘,人家根本不在意。

成瓷炫回到家门口的时候碰到了来找她的李徽,她无论如何都不愿意相信自己对于李徽来说什么都不是,尽管李徽没有提前向自己解释,可是她依然爱着李徽,希望李徽能跟自己成亲之后再离开,李徽告诉成瓷炫他一直都希望自己作为成瓷炫的男人活下去,可是现在他想起来自己还是大君,国家有事他得去,希望成瓷炫能等着自己胜利的消息,成瓷炫泪流满面不停捶打着李徽,李徽就那样站在那里,眼里含着眼泪任凭捶打。

孝嫔娘娘特意把哥哥叫到宫中,恳求他保护李徽,哥哥表示誓死保卫李徽安全。与此同时,成抑希望得植也去上战场建功立业,得植却死活不愿意去,加上母亲的阻拦,此事只好不了了之。

成瓷炫来找李徽,希望李徽能再带自己骑一次马,并带着李徽到寺庙发誓她希望成为李徽的情人一辈子,李徽同时发誓要成瓷炫成为自己的妻子,这辈子乃至下辈子。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