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大君第7-8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大君第7集剧情介绍

成瓷炫跟随军队被发现 李江为爱千里追瓷炫

成瓷炫向菩萨宣誓自己愿意成为李徽的命运情人,奉李徽为夫,李徽搂着成瓷炫表示自己一定会一生守护,珍惜,爱她。

李徽出征了,成瓷炫混在部队的后勤中。成瓷炫的母亲发现成瓷炫留下的字条,自称为李徽和哥哥送行,她命末端赶紧去把成瓷炫追回来,可是又不知该去哪里阻拦,末端建议去告诉大人。

李江主动来找成抑,赞叹他逼着儿子上战场,而自己现在也是留守人员,或许心情都差不多,希望能一起谈谈,李江希望以后成抑不要和李徽走的太近,成为李徽背后的人,这样会引起一系列的争斗,众多灭门之事也不在少数,此时,成抑夫人着急的跑来,她告诉成抑成瓷炫跟着队伍出发了,李江告诉成抑夫妇自己去把成瓷炫带回来。

看到满桌子上的鸡肉,李徽却食不下咽,他不相信士兵也吃的这样好,于是让人带着去查看士兵吃的是什么。这里的士兵很辛苦,由于天冷饭团都结冰了。得植看到李徽来巡视,忙告诉李徽这里的士兵受伤的也没有营帐,官家子弟也没有营帐,李徽把重病的士兵安置在自己的营帐,得植忍不住感叹李徽对这个亲戚也没有同情之心,就知道照顾士兵,这番话让在旁边的成瓷炫听到,忍不住笑了。

李徽看到一个士兵悄悄的躲开人们的视线离开了营地,随后去查看发现是成瓷炫在为自己缝制马甲,现在已经完工了,看到李徽成瓷炫把衣服递给李徽,自己之所以跟着就是因为她希望李徽穿上自己做的衣服,可是一直到军队出发都没有做好,只好跟着队伍才行。李徽一把搂过成瓷炫附在她耳畔轻声问该拿她怎么办。

李徽让成瓷炫今天在自己的军营住一宿,明天就派人送回去。与此同时,李江深夜追赶部队,他向尹娜谦解释目的是为了去抚慰军队,弟弟和伯父都出征了,作为哥哥不能毫无表示,同时昂尹娜谦次日去宫中安慰担忧的母后。

李徽让成瓷炫挨着自己躺在那里,成瓷炫伸出手从背后抚摸李徽的铠甲,李徽伸出手握住了成瓷炫的手,看到成瓷炫似乎已经睡着,李徽睁开眼看着成瓷炫忍不住抚摸她的脸,成瓷炫也睁开眼睛温柔的抚摸李徽的脸颊,两人相拥相吻。

次日,李江赶到告诉阳安大君李徽带着女子在军营,阳安大君认为不管是谁带着女子就是死罪,李江拦住阳安大君自己去往帐篷找李徽和成瓷炫,恰好看到二人从帐篷出来,两人看到李江的那一刻也是惊讶万分。

阳安大君怪责李徽不该有女子出现军营,成瓷炫解释是自己偷偷跟着的,李徽并不知情,而这些解释似乎李江和阳安大君根本没有听到一样,依然责怪李江贪恋女色,成瓷炫认为自己只是为李徽送来棉衣而已。最终阳安大君原谅了成瓷炫跟随,李江主动说送完给养自己就该回去了,可以把成瓷炫带回去,这样不会引起任何人怀疑,李徽为成瓷炫戴好帽子不舍的送她离开。

而阳安大君也知道了李江是为成瓷炫而来,劝成瓷炫不要在自己继承的路上留下污点,李江反而反驳说王者无耻,他告诉阳安大君在这一路上都会记住好色的李徽,不会注意其它。

成瓷炫临走时候把自己的水壶送给了李徽,并告诉他可以稍微放些盐,这样就不会结冰了,而李江就坐在马上静静地看着两人,脸上看不出一丝表情。

李江走到驿站却不愿意直接回京都,而是安排住下,成瓷炫希望李江能给自己一匹马,自己就可以回去了,李江却并不愿意这样做,而是命人为成瓷炫梳洗。

晚上,李江和成瓷炫一起吃饭,成瓷炫却不愿意进餐,李江喝着酒,貌似无意地问成瓷炫在军营住在哪里,一听说成瓷炫住在士兵军帐里,且有李徽守护着,李江就有些发怒,问成瓷炫李徽在帐篷里都做了什么,并说这是自己有义务了解的情况,成瓷炫说自己只是想再看李徽一眼才送到这里的,什么事情也没有,李江告诉成瓷炫以后对外就说是送行,然后留在了官衙,这样就少生事端了,成瓷炫轻声答应。

晚上,李江就站在成瓷炫的窗外,看着那个女人躺下睡觉的身影,静静地发呆。而房间内的成瓷炫也根本没有睡着,而是想着和李徽在军帐的拥吻,不由得害羞的蒙上了头。

李江顺利的将成瓷炫带回家里,之后直接去了妓院,这让焦急等候的尹娜谦非常生气,她知道李江是去找楚腰轻了,哥哥劝尹娜谦一定要沉住气,这些事都属于正常的。

李江自斟自饮,面对楚腰轻说,自己从未为了得到一个女人的心如此努力过,自己出身王族所有女人都为自己请到,没等自己要求他们都自己送上门来。楚腰轻告诉李江有些女人是为了男人的志向折服,就要看将来这个男人的成就了。

前线,李徽为了减少士兵和百姓的伤亡,提出了兵法上的不战而屈人之兵,他希望去议和,阳安大君顺势支持这个想法,并让李徽亲自带人去谈判,李徽不希望挡在两军之间的是百姓,答应了阳安大君的要求,同时孝嫔的哥哥和小灵子愿意跟随李徽一起去谈判。看着李徽离开军营,阳安大君命属下去联系敌将,真正的谈判该是自己来谈。

尹娜谦劝李江把议会地点改在家里举行,这样就不必总是去妓院了,那里安排肯定不如家里舒服,李江看出尹娜谦的心思,告诉尹娜谦自己为了大事不得不忽略夫人的感受,也不得不去应酬,而作为夫人实在不该去做妓女该做得事情,只要管理好家里就行,之后,不管尹娜谦是何种反应径直离开了。

李徽三人来到倭寇大营,倭寇首领对于李徽提出的条件根本不满意,提出了更加苛刻的要求,这让李徽非常气愤,他告诉倭寇首领来谈判不是怕打仗,而是怕无辜的百姓受苦。在李徽看来第一天的谈判并不顺利,也只是刚刚开始,今天他们将留宿倭寇,明天继续谈判。

成瓷炫每天诚心向菩萨祈祷保佑李徽平安归来,今天再次祈祷完离开时却见到了李江,李江告诉成瓷炫听说她喜欢画,自己家里有著名的画像希望能来参观,成瓷炫却说自己只喜欢看李徽的画,李江希望成瓷炫能经常去自己家里,陪陪尹娜谦,因为她很孤独,成瓷炫表示为了尹娜谦她可以去。

倭寇军营里,一个女孩为李徽送来饭菜,看着女孩穿着朝鲜族的服侍,忍不住多聊了几句,女孩名叫娄诗介,是朝鲜族人家的女儿,当听到李徽的名字时,娄诗介笑了,说有点像是吹口哨的感觉,这让李徽想起了成瓷炫第一次听到自己名字时候也是这种反应,不由得对娄诗介产生了好感,李徽看到娄诗介朝服上面的蝴蝶结系的不对,主动伸手帮她系,却被娄诗介误会要占自己便宜,迅速拔出刀逼迫李徽,当明白了李徽真实的意思又主动让李徽帮忙,却被小灵子看见,误会李徽和女孩关系,忍不住笑李徽走到哪里都有女孩子喜欢。此时孝嫔哥哥慌忙来告诉李徽,朝鲜发起对倭寇的进攻,此时方才明白李徽是掉进了阳安大君设的陷阱里了,李徽拿着剑冲出房门的时候被倭寇的士兵拦截。

韩剧大君第8集剧情介绍

尹娜谦知情敌朋友决裂 李徽欲逃亡再次被抓

李徽三人冲破重围一路奔逃,却逃到了娄诗介的院子,娄诗介为三人找了衣服倭寇的衣服换上,李徽在换衣服的时候发现自己把成瓷炫送给的衣服落在住处了,慌忙跑回去取,却再次被人拦住,好不容易再次突围,孝嫔哥哥引开追兵,娄诗介和小灵子及李徽一路翻山越岭的逃跑。

阳安大君的人坐在倭寇对面谈判时候问及李徽的性命,头领表示李徽的命是送给他们的礼物,希望李江能夺得王位。同时,阳安大君的人在李徽的住处发现了那件成瓷炫送给李徽的衣服。

尹娜谦将楚腰轻请到家里,首先感谢她对李江的默默付出,并将礼物赠送给楚腰轻,并声称自己会准备风声的饭菜感谢为自己夫君做出贡献的人,同时要求楚腰轻将自己当做主人,楚腰轻却说自己的主君不是夫人是大君。但是看到尹娜谦气急败坏的模样,楚腰轻告诉尹娜谦李江真实的心思不在自己身上,并让尹娜谦如果有时间的话去找真实的那个人。尹娜谦气愤难平认为这是楚腰轻对自己的侮辱,一把将楚腰轻推下台阶,并狠狠地踩踏楚腰轻,楚腰轻被毒打至昏。尹娜谦一盆水泼醒了楚腰轻,问她那个女人究竟是谁,楚腰轻却再次昏迷过去。

孝嫔哥哥很快甩掉追兵找到了李徽他们,在树林中前进的时候几人中了埋伏,一群人将几人围困在中间,首领询问谁是朝鲜王子,孝嫔哥哥主动站出来承认自己就是朝鲜王子。

三人都被关押在一处小房子里,小灵子认为这一切都可能是娄诗介跟外面的勿吉联合的,李徽却觉得多亏她帮忙,虽然娄诗介是胡力改族的族长女儿,可是母亲却是朝鲜的俘虏,因此她的日子也一定不会好过,就像杂草一样长大,此时,娄诗介偷偷来为他们送了几个土豆,孝嫔哥哥提出见族长一面。

而此时,李江得到报告,李徽已经失踪了,下落不明。此时的李徽和小灵子已经在勿吉的矿区做苦力,朝鲜的军队此时也已经撤退了。

孝嫔哥哥已朝鲜王子的身份向勿吉首领谈判,希望能通过谈判离开这里,勿吉首领却说李江已经给了更为丰厚的报酬。

于此同时,阳安大君声泪俱下地把李徽的遗物送到大妃娘娘面前,上面已经染满了鲜血,阳安大君告诉大妃娘娘这是成瓷炫送给李徽的衣服,李徽本人已经战死沙场,尸骨无存了,大妃娘娘和主上皆痛哭失声。

李江则将李徽死亡的消息告诉了成瓷炫,成瓷炫根本不愿意相信这是真的,李江再次重复自己的话李徽死在了倭寇受伤,成瓷炫大叫,瞪着眼睛看着李江,坚定的说李徽不会死的,他和自己约定一定会回来的。

成瓷炫一路奔跑回到家里看到得植已经回来了,成瓷炫向得植询问李徽的事情,得植不知道该如何回答默不作声,成瓷炫从哥哥的深情上看出李徽已经遇难了,差点晕倒在地。

大妃娘娘也是伤心痛哭,自责自己为了守护大儿子,却让其他儿子送死,自己是个不称职的母亲,一个坏女人。

楚腰轻被尹娜谦毒打和羞辱之后,对尹娜谦的恨从心里滋生,但是她知道身份的悬殊是不能让她向李江哭诉的,他也不会为了一个妓女责罚正妻,加上皇族的背景更加不能妄动,她只能暗自发誓有朝一日一定会将尹娜谦带给自己的羞辱加倍奉还。

阳安大君本以为杀了李徽之后李江会开心,可是李江面对亲兄弟的死亡却无法开心,阳安大君告诉李江没有时间悲伤了,接下来更大的敌人是大妃娘娘,王子逐渐长大,即使大君死了,大妃娘娘依然可以摄政,立年幼的王子坐上王位,之后,又将李徽的遗物交给李江带回,如果谁质疑李徽的死就拿给她看。

成瓷炫不愿意相信李徽的死亡,她找到尹娜谦希望能通过她见到大妃娘娘,目前李徽死不见尸,只是失踪而已,应该去找寻才对。尹娜谦不愿帮她见到大妃娘娘奉劝成瓷炫应该放下死亡的人,如果他没有死早该回来了,如果一直纠结于死去的人,这样的话只会让自己更加难过。

成瓷炫离开的时候,恰好碰到了回来的李江,成瓷炫让末端出去等着,同时李江也示意手下的人离开,独独留下二人,成瓷炫跪在李江面前声泪俱下地恳求他不要放弃李徽,一定要派人去找,成瓷炫说自己没有人可以拜托,只能拜托李江。李江却告诉成瓷炫葬礼会办的,成瓷炫再次恳求李江去寻找李徽,并试图用亲情感动李江,李江将李徽的衣服丢给成瓷炫,那是成瓷炫亲手所制,成瓷炫虽然心痛难当,可是眼里流着眼泪,咬紧牙关仍然不肯承认李徽的死,这样的成瓷炫让李江心痛,李江伸手把成瓷炫搂在怀中,这一幕恰被尹娜谦看到,尹娜谦走向二人让李江进房休息,尹娜谦告诉成瓷炫可以回去了,不合规矩的纠缠别人的夫君是没有用的,成瓷炫伤心地跪倒地上收拾李徽的遗物,而尹娜谦当进屋的一刹那忽然想到楚腰轻曾说让她去找真正的情敌,就这时尹娜谦似乎明白了什么。

尹娜谦告诉李江自己可以忍受妓女,但是李江不能再看别的女人,李江说自己从未见过一个人对爱情那么执着,尹娜谦提出意见希望能安抚成瓷炫,给她找另外一位王室成亲,李江却认为现在不是时候,至少等到丧事办完,李江的拒绝让尹娜谦更加确定了心中的怀疑。

成瓷炫抱着李徽的衣服坐在床上大哭不止,另一边的李徽拿着成瓷炫衣带也是伤心落泪,对于成瓷炫的思念不断侵蚀着李徽。

李徽在矿场上遭人鞭打,孝嫔哥哥认为李徽应该迅速离开这里,并告诉李徽这一切都是李江的阴谋,现在李江已经跟倭寇合作,将北方领土全部给了倭寇,李江之所以发动这冬日的战争,现在又把李徽丢在这里不管不问,目的就是要杀死李徽,李徽不愿相信这样的事实,心痛的感觉让自己呼吸困难。

李江再次出现到大妃娘娘对面,他告诉大妃娘娘现在李徽已死,世弟之位是不是该交给自己了,大妃娘娘却拒绝了这个要求,认为主上尚在,大臣辅佐政事,待王子长大就可以立为世子,届时自己会垂帘听政,这番话让李江伤心不已,他瞪着大妃娘娘这么对待自己就不觉得愧疚吗,大妃娘娘觉得自己愧疚的是李徽,是李徽的牺牲赶走了蛮夷,等到丧礼结束时局稳定,她一定会为杀死自己儿子的人报仇,李江告诉大妃娘娘杀死李徽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大妃娘娘自己,是她害死了自己的儿子,大妃娘娘眼眶含泪一言不发瞪着李江。

尹娜谦气急败坏的来找成瓷炫,看到未穿素服的成瓷炫她满眼的鄙视,问成瓷炫既然那么爱李徽为什么不穿素服,成瓷炫说自己不相信李徽已经死了,她要一直等着李徽回来,尹娜谦告诉成瓷炫如果等李徽就不该动摇别人的夫君,指责成瓷炫勾引李江,成瓷炫急忙解释一切都是李江一厢情愿,尹娜谦听闻此言气的推翻桌子,让成瓷炫老老实实告诉自己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成瓷炫告诉尹娜谦自己一直不敢告诉她,因为知道她爱李江,希望嫁入王室,担心失去尹娜谦这个朋友也让自己不敢说,尹娜谦告诉成瓷炫自己从未拿她当朋友,也一直都很讨厌她,从此也不可能是朋友,并用大君夫人的身份警告成瓷炫以后不能接近李江。

末端拦住生气的尹娜谦向她解释,这些事不能怨成瓷炫,都是李江用各种理由欺骗成瓷炫去见自己,岂料,尹娜谦将怒火转向末端,狠狠地打了她两记耳光。

孝嫔哥哥本要以自己为人质,让倭寇放了李徽和小灵子,人群中被扣押的百姓以为李徽要离开从此丢下自己,因此着急的询问李徽去哪里,百姓的称呼引起了倭寇首领的怀疑,他们此时明白真正的王子要逃走了,命人赶紧抓捕,李徽三人夺路而逃,奔逃中孝嫔哥哥为了掩护李徽被射杀,李徽和小灵子再次被抓回,李徽看着死去的孝嫔哥哥痛不欲生。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