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大君第11-1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大君第11集剧情介绍

李徽落入陷阱被指认谋反 坐实李徽罪名逼迫成瓷炫

刺客向李江供认是李徽为了谋反指使他们杀死大臣的,李江命人将刺客关押,同时以谋逆之人的亲属为由让人抓走了成瓷炫,并控制成抑及其家人,示意他去出首李徽撇清关系,否则他们将作为谋逆之人家属予以逮捕。

李徽快马加鞭的回到皇宫,命令守城将士关闭宫门任何人不得入内,来到大殿却见那里浓烟滚滚,李徽顾不得思索冲进去救人,这一切都如李江计划的一样。一方面阳安大君向大妃娘娘状告李徽谋反,关闭了宫门,李江被阻城门不得入内,同时状告李徽已经前去大殿劫持主上了,大妃娘娘不相信这一切的真实性慌忙赶往大殿,却看到李徽正抱着主上,恰在此时李江也带着人冲进来指责李徽挟持主上,李江以自己受伤作为证据指责李徽利用婚礼谋逆,大妃娘娘虽然深知李徽为人,但是苦于没有证据只好让李徽去接受审查,并表示自己一定信任他,李徽无言以对。

娄诗介由于不喜欢看到李徽和成瓷炫成亲而没参加婚礼,躲过了一劫,她亲眼看到成瓷炫被轿子抬出来,随后一路跟踪到李江的府中。

当尹娜谦为成瓷炫拿来衣服更换的时候一口咬定是李徽谋反,而这一切成瓷炫根本就不相信,没有人会在大婚之日干这种事,尹娜谦却说李徽根本就不在意她,新娘的人多了去了,如果听自己的嫁给元凌君就没有这些事了,成瓷炫瞪着尹娜谦说李徽一定是冤枉的,尹娜谦得意的看着成瓷炫轻描淡写的说了句或许吧。

当李徽和李江独处的时候,李江承认了这一切都是自己所为,只是因为所有人都不喜欢自己,从来都只有怀疑,因此他就是要这样做,但是李江说自己从未想过要害李徽,一直是李徽推开了自己,同时以娄诗介和成瓷炫的性命要挟李徽交出自己肮脏的证据。

大妃娘娘告诉孝嫔她父亲已经在叛军中被杀了,孝嫔当时晕倒在地,而孝嫔闻听此言晕倒在地,大妃娘娘也泪流不止。

大妃娘娘来找李徽告诉他现在被抓的人指认是李徽指使,李徽告诉大妃娘娘是李江设计陷害自己,大妃娘娘告诉李徽,李江不惜挨刀诬陷李徽,所有大臣都相信李徽才是叛军,李徽焦急的求大妃娘娘不要相信李江,大妃娘娘却显得更加痛苦,不管凶手是谁,最终她都会失去一个儿子,哪个儿子都是自己的心头肉。

阳安大君告诉成抑抓住的所有叛军都指认李徽指使他们的,成抑根本不相信这些事,他认为李徽是不会做出这些事的,阳安大君告诉成抑只有他出面指认李徽才能保住一家人的性命,并认为人都是会变的,更何况三年之中受尽折磨,满腔的怒火才想得到权利吧,同时,阳安大君将纸笔推到成抑面前,带有威胁的口吻告诉他无论签与不签,最终李徽都难逃一死,不签,成抑全家都会跟着死,签了至少能保证一家平安。

娄诗介因为进不去城门只好一直蹲守在外面,看到李江出来随后跟踪李江至府中。尹娜谦看到浑身是血的李江回来赶忙冲上去抱住李江,想要请人为他治疗,李江却对此不屑一顾,询问成瓷炫在哪里,得知成瓷炫被关押,李江气愤的呵斥尹娜谦不该关押大提学的女儿,命令尹娜谦把成瓷炫带到厢房见他。

尹娜谦把穿着新娘服装的成瓷炫带到李江面前,李江却要求尹娜谦出去,自己有话要单独和成瓷炫谈,尹娜谦满腹怨言和满脸怒气的离开。

李江告诉成瓷炫她父亲将她托付给自己,希望成瓷炫能留在自己身边,只有这样她才是安全的,并认为成瓷炫并未举行婚礼还是个姑娘,否则会因为一念之差而死掉。成瓷炫再次拒绝了李江,认为自己能跟李徽同生共死也是福气,如果跟李江在一起生不如死,李江用成瓷炫三族的性命做要挟希望她再做考虑,成瓷炫清楚的告诉李江虽然她暂时不知道李江在谋划什么,但是终有一日会真相大白,李江并不在意成瓷炫的态度,反而说会尽全力保护她和家人的安危。

成抑留下了满满的一纸书信,那是状告李徽的信,但是他知道李徽是冤枉的,可为了保全家人他只能如此,可又觉得对不起李徽只好悬梁自尽,却被外面的官员听到声响进来救下了成抑。

而成抑的这个举动却被李江解释为,岳父无法看到自己的女婿谋反,羞愧之下自缢,幸亏被救下来了。李江希望李徽能就此认罪,李徽坚持不从,李江走至李徽近前悄声告诉他,他越是坚持就约会连累更多的人,而新娘成瓷炫就在自己的看管中,如果李徽在坚持的话难保成瓷炫不会遭遇到什么不测,或许她也会做出跟她父亲一样的决定,李徽气愤填胸瞪视着李江让他不要动新娘,而李江当众宣告将李徽押下去待审,李徽高喊自己是被诬陷的,冤枉的。

李徽被关牢房的时候小灵子已经被关在里面了,李徽安慰小灵子一定要坚持,一定要保持清醒,那么艰险的情况都过来了,这也一定能过去。同时伤感的认为自己本来对亲情抱有希望,结果一切都是错的,李江为了铲除登上王位的绊脚石任何人都不会放过的,可怜那些为此付出生命的人吧,还有自己的新娘成瓷炫。

李江告诉成瓷炫她自由啦,家里的人也都安全了,现在可以回去了,成瓷炫却拒绝了李江用轿子送,而是选择了走回去,李江有些不放心命人后面跟着成瓷炫,确认安全到家只好再回来。这个举动引起了尹娜谦的不满,尹娜谦指责成瓷炫只是个厚脸皮不识好歹的女人,让李江不必在意她的傲慢行为,李江却要尹娜谦好好善待成瓷炫,给出的理由是她是自己同谋大提学的女儿,需要哄着。尹娜谦更加不满,觉得为了这件事她也赌出了全家人的性命,却被李江如此慢待,李江告诉尹娜谦自己不会丢弃糟糠之妻的,王后的位置也会是她的,这个约定不会变,但是其她的就最好做好自己不要招摇,之后便转身离开不去理会尹娜谦,尹娜谦气的攥紧了衣襟。

娄诗介一路看着成瓷炫回到家里,等送的人离开之后,娄诗介拦住成瓷炫的路,问成瓷炫李徽去了哪里,到城门口被拦截根本见不到他,成瓷炫看到娄诗介就像见到了李徽紧紧抱紧了娄诗介。

成抑和夫人都清楚的知道李徽是冤枉的,李江却到处散播李徽造反的传言,可目前还没有任何办法,也不能在承认李徽是自己的女婿,对于现在的情况还需要暂时隐瞒着成瓷炫。

大妃娘娘和李江谈话,她不愿意相信李徽是叛贼,李江却说李徽过了三年禽兽一样的生活,因此不能按照正常人思维去判定这件事。大妃娘娘问李江怎样能解决目前的情况,李江却要求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只有这样才能有足够的权利解决这件事,大妃娘娘为救出李徽只好任命李江两重要职辅佐主上。

李江再次来到李徽牢房希望他认罪,否则成瓷炫将作为叛军之妻被处置,并肯定地说李徽手里没有秘密文件,否则也不会让自己走到今天的地步。

得植劝成瓷炫放弃李徽,否则全家都会被刺死,成瓷炫说李徽是冤枉的,得植生气地告诉成瓷炫如果想死就自己去,不要连累全家人。成瓷炫此时想到了李江曾告诉自己,如果改变主意可以去找他,他会保全她们家人的。

李江带着厚重的礼物来看楚腰轻,感谢她在这件事中立下的功劳,之前楚腰轻找人杀死婚礼上的人,以及随后的追捕都是她一手主导,让人进攻李徽和李江同时刺伤李江,这才有了后来的婚礼大乱。楚腰轻却将财务退还李江,她认为自己不想要钱财,只希望能有一个高贵的身份,李江再次将金钱给楚腰轻,并告诉她以后需要她的地方还有很多。

成瓷炫来找李江希望李江能放了李徽,李江却认为李徽从未真心对待自己,也没有把自己当兄长看待,因此没有情义可讲。成瓷炫跪下恳求李江放了李徽,自己可以到孤岛生活再也不出现,李江盯着成瓷炫的眼睛问她,她能拿自己的什么东西交换李徽的性命。

韩剧大君第12集剧情介绍

成瓷炫为李徽和李江达成交易 李徽被免职流放桥桐岛圈禁

看见成瓷炫流着眼泪一言不发,李江蹲在成瓷炫面前再次问她究竟拿什么换李徽性命,并告诉她所有的交易都是要付出代价的。恰在此时,尹娜谦出现在门口,李江只好站起来告诉尹娜谦她朋友来找她,待李江离开之后,尹娜谦告诉成瓷炫她跪错人了,因为正是李江想要李徽的性命,而且促成李徽走上死路的还有她的全家人,是她父亲写的告发信。

成瓷炫犹如一下子掉进了无尽的悬崖,天空中的雨也犹如她的心情一样直泻而下,成瓷炫冒着大雨缓缓的向家里走去。而因为没有为成瓷炫安排轿子的尹娜谦遭到了李江的一顿训斥。

成瓷炫回到家里的时候看着父亲焦急的房中徘徊。一看到成瓷炫父亲慌忙出来接应她,成瓷炫却责怪父亲将李徽推上绝路,这样让自己失去了最重要的人,母亲听到成瓷炫对父亲的责怪,冲上前狠狠打了成瓷炫一巴掌,她告诉成瓷炫父亲为了保全家里所有人只好这么做,因为家里不只有一个女儿,但是因为内疚父亲差点自杀了,成瓷炫伤心哭泣离开成瓷炫不愿意回到房间,就坐在门口台阶上任凭雨水拍打,娄诗介走过来将手放在了成瓷炫的肩膀上。

成瓷炫求得植帮忙买通牢头见到了坐在牢房的李徽,李徽看到成瓷炫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直到握住她的手才觉得真实的存在,听着成瓷炫对自己一声声的问候,李徽轻声说自己这个样子是不希望成瓷炫看到的,并问起成抑身体怎样了,成瓷炫代表父亲向李徽道歉,希望李徽原谅父亲,因为他也犹如生活在地狱,李徽安慰成瓷炫换做是自己,也会这么做的,他不仅不责怪成抑,反而感激他,那才是一个真正拥有爱心的父亲,他热爱自己的孩子们,也正因为如此才能保全成瓷炫。成瓷炫表示一定想法子救李徽,李徽却不愿意成瓷炫再冒险,李徽抚摸这成瓷炫的脸,回想婚礼当天犹如天仙一般的新娘,不曾想却带来了巨大的灾难,但是都不要放弃和灰心,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并请成瓷炫相信自己,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放弃,成瓷炫含泪点头。走出牢房的成瓷炫终于忍不住失声痛哭,成瓷炫向要去向大妃娘娘告诉父亲的信是假的,得知却拦住了成瓷炫,如此这样就会害死父亲。

成瓷炫来见大妃娘娘却被拒绝,大妃娘娘恨透了大提学一家,正因为成抑的信才让李徽深陷牢狱,在大妃娘娘看来成抑一家为了苟活而陷害李徽,因此她不想再见到大提学家的任何一人。出来报信的尚宫告诉成瓷炫大妃娘娘不肯见他,现如今为了李徽找大妃娘娘也没用,只能去找李江,现在所有的局势都掌握在李江手中,成瓷炫脑海中再次闪现李江问自己拿什么交换李徽,同时又想到李徽让自己坚持下去,只有活着才有希望,在这种纠结中成瓷炫昏倒在地,昏迷中迷迷糊糊的看到李徽从城门走出,向她伸出了手,成瓷炫眼前一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等到再次醒来的时候,成瓷炫发现身边除了末端还有楚腰轻,末端告诉成瓷炫是昏倒的时候碰到了李江,李江就把她送来这里了,楚腰轻告诉成瓷炫再上次成瓷炫和李徽来的时候就认出她是个女孩了。

成瓷炫来找李江,问李江是否现在还想要自己,李江肯定了自己的心思,成瓷炫跪下伏在地上愿意用自己的一切,把自己全部献给李江,用以交换李徽的性命,恳求李江杀了自己或者抛弃自己。听着成瓷炫这些话,李江心痛如刀绞,眼里含着眼泪问成瓷炫难道到自己身边来就如此生不如死吗,由于心痛李江不停发出痛苦的自嘲笑声,这一切都被躲在外面的楚腰轻听到。

以阳安大君为首的大臣们已经大殿逼迫大妃娘娘杀死李徽,并要求大妃娘娘以社稷为主杀了叛贼,大妃娘娘失声痛苦,大叫不能杀了自己的儿子,更何况虽然叛军有了坦白信可是李徽却一直没有认罪,李江站出来支持了大妃娘娘,同时放李徽一马,放逐荒岛之上,永世不得回来。最终李徽被当众宣旨免除一切职务降为庶民,永久居住桥桐岛,徽带着小灵子叩谢了大妃娘娘和主上的恩典离开。

李徽即将被押往桥桐岛,成瓷炫来码头送他,李徽激动地握住成瓷炫的肩膀告诉她一定等自己回来,成瓷炫觉得至少现在知道李徽去哪里,总比以前不知生死要好的多,而且还可以互通信件,这些将是最好的安排,娄诗介想要跟着李徽一起去孤岛,李徽却要娄诗介留下来保护成瓷炫。

阳安大君责怪李江不该心软放了李徽,李江却说桥桐岛上的副史死于叛军之手,李徽落入仇人之子的手中是不会被放过的,最后李江再派人提前联系好,栽赃不安于室的李徽联系旧部再次造反,这样就没有人能保护他了。

成瓷炫颤抖着双手为李徽写了一封信,回忆两人一起吃饭,一起画画的过往,虽然命运挡在了他们爱情的中间,挡在自己走向李徽的中间,但是却无论如何也阻挡不了自己的死亡,她愿意结束自己的生命化作小花守护李徽,写好信后,成瓷炫让末端将两封信送给母亲和李徽。

成瓷炫坐上轿子去往李江府中,却不让末端跟随,而在成瓷炫的袖子里悄悄藏了一把匕首。而此时,楚腰轻也在院子中恳求见到尹娜谦,楚腰轻告诉尹娜谦之所以李徽能活命,是因为成瓷炫和李江做了交易,并诚恳的表示以后有事还会告诉尹娜谦的,同时让尹娜谦不要告诉李江今天自己来的事情。

小灵子和李徽来到桥桐岛,被杜仲国安排住在了一个简陋的茅草房里,杜仲国告诉李徽自己的父亲杜亭秀就是死在叛军之中的,因此,自己一定会好好照顾这个叛军发动者的。

末端发觉成瓷炫的神情有些异常,向悄悄打开信件看看,可惜自己不认识字,于是找了娄诗介认字,娄诗介却说小灵子经常嘲笑自己是文盲,无奈之下,末端以美食作为诱惑让娄诗介去李江府中查看情况,她担心成瓷炫会有危险,娄诗介慌忙跑向李江府。

实则,李江约见成瓷炫的地方是李徽和成瓷炫的新婚居所,成瓷炫责怪李江不该来这里,这是让自己看到都会心痛的地方,是李徽精心准备的住所,李江却说自己亲手为他们挑选新婚住所,更加心痛。李江向成瓷炫讲了小时候小燕的事情,小燕对于李徽也是爱情,他希望小燕能跟着自己,自己也可以好好照顾她,可是她却不肯,最后只有死了。李江告诉成瓷炫自己会明媒正娶成瓷炫,在这之前不会侵犯她,让她好好照顾身体。成瓷炫认为李江只是无耻的想要霸占兄弟的女人,李江却认为自己如果不是爱情的话,就不会那么痛苦了,他难掩的痛苦浮现脸上,紧紧地抱成瓷炫入怀中,却发现了她的匕首,李江脸上的痛苦更加多了,他告诉成瓷炫他知道她想做什么,不过今天还是先回去吧。同时李江命令人加强对大提学府的监督,他担心成瓷炫随时都会逃跑。

成瓷炫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尹娜谦已经等候在门外了,尹娜谦嘲讽成瓷炫终于决定要做自己家里的小妾了吗,成瓷炫让尹娜谦看好自己的丈夫,不要总想着霸占兄弟的媳妇,尹娜谦气愤的告诉成瓷炫之所以李徽被释放不是因为他们之间做了交易,即使成瓷炫把自己的身子交给李江也免不了李徽被杀的命运,李江也绝对不是因为交易才放了李徽,因此希望成瓷炫离自己男人远一点,她可以容忍妓女但是无法容忍成瓷炫,这一切都被寻找成瓷炫的娄诗介听到,娄诗介高声地叫着小姐,微笑着为成瓷炫打开轿门护送她回家。

成瓷炫忍不住问娄诗介刚才为什么叫自己小姐,娄诗介表示了自己对尹娜谦的厌恶之情,成瓷炫让娄诗需要去一趟桥桐岛了。

桥桐岛,李徽正在给成瓷炫写信,却遇到了黑衣蒙面人的袭击,打斗中李徽摘下了黑衣人的面纱,却发现是杜仲国,李徽告诉杜仲国其中的缘由和冤枉,并让杜仲国相信自己,并甘愿赴死表示自己的清白,正当杜仲国要劈死李徽的时候,小灵子从后面打晕了杜仲国。

次日一大早李徽就迎来了之前在倭国时候救助的俘虏三人,他们回到京都之后因为李徽位置显赫不敢探望,目前得知遇难刻意来帮助李徽。见到李徽三人都是感恩戴德的下跪拜见,这一切都被头上杜仲国看在眼里。

杜仲国从府中出来时候迎面见到李江派来的人,于此同时,娄诗介带着女扮男装的成瓷炫赶往桥桐岛。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