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大君第13-1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大君第13集剧情介绍

成瓷炫入桥桐岛目睹李徽尸身 为复仇成瓷炫同意婚约刺杀李江

原来,成瓷炫借上香拜菩萨为由扮成男装悄悄跟娄诗介溜走了,而末端自然就成了成瓷炫的替身在大殿跪拜。

成瓷炫拿出自己的首饰作为船费让船夫送自己去桥桐岛,与此同时,李徽也在想着如何能以正常的理由逃离这里,鉴定的眼神看出他信心满满。

李江的人也正在和杜仲国商议假装去刺杀李徽,李徽就会套牌,再以逃跑之名抓获李徽,名正言顺的以叛逃之名除去他。

船夫行船至海上天黑了,他故意停滞不前逼迫成瓷炫加钱,岂料,娄诗介用武力制服了船夫,逼迫船夫继续开船。而李江的人也已经发现成瓷炫不见了禀报李江,李江命其沿着桥桐岛的方向追,如果追不回来属下的命也就没有了。

成瓷炫母亲得知成瓷炫去桥桐岛找李徽了,有些心灰意冷,决定从此抛弃成瓷炫,成家再也没有这个女儿了。

同时,几名黑衣人冲进李徽的家里发现人已经不在了,慌忙追赶,众人为了引开黑衣人让李徽独自逃生,岂料黑衣人也兵分两路,黑衣首领亲自追赶李徽,将李徽逼迫到海边礁石上,杜仲国却一箭射来正中李徽胸口,李徽掉落海中,杜仲国告诉黑衣首领这是为父亲报仇,明天再来寻找尸体。

终于来到桥桐岛,娄诗介命船夫在河岸边等着,她和成瓷炫下船去找李徽。同时,李江和杜仲国的人在海边找到了一个尸体,从中箭位置看就是李徽,可已经面目全非了。

正当李江的人和杜仲国抬着尸体往回走的时候,见到了娄诗介和成瓷炫,李江的人一眼就认出了成瓷炫阻拦她去看尸体,杜仲国却直接告诉成瓷炫死人是李徽,并用剑指着娄诗介和成瓷炫问是否是同伙,被李江的人劝阻。

当掀开草帘那一刻,从衣服上娄诗介和成瓷炫断定那是李徽,成瓷炫心痛难当,几近晕倒,被娄诗介扶着。

宫殿里有人发现了主上用餐里有毒,正当孝嫔带着主上慌张的来见大妃娘娘时候,走廊上又掉落了瓦片,这些情况弄的人心惶惶,而此时李江来求见大妃,他告诉大妃李徽已经死了,大妃痛苦之余责怪李江等着兄长去世,现在又杀死弟弟,干脆脸这个亲娘也杀死得了,此时来到外面的孝嫔听到李徽的死讯终于爆发,紧紧搂着主上,她不知道接下来还会有谁活着。

李江来到李徽经常来的湖边,洒下了白菊花,眼含热泪,他咬着牙肯定自己不是再为任何人难过,也绝对不会为别人难过。

杜仲国让人埋了李徽,并不许成瓷炫靠近,成瓷炫跪倒在地脸颊流着泪,娄诗介不愿意相信那是李徽,她认为李徽不会就这样死掉的,心如死灰的成瓷炫目光呆滞的坐在那里,当杜仲国和李江的人密谋抓捕剩下的人时,娄诗介悄悄走过去听到了他们的对话,趁人不注意离开了,杜仲国等人发现娄诗介不见了慌忙去找。

孝嫔恳求大妃娘娘让主上让出王位,她不要承受向大妃一样的痛苦,不愿意看着孩子去世,并哭诉自己不是大妃,难成大事,自己可以什么都不要,因为她只是一个母亲,所有的一切都可以不要,自己的妃位也可以让出,这是第一次孝嫔如此反抗大妃娘娘。

李江来青楼和妓女跳舞作乐,而楚腰轻看出来这是真正的痛苦,那些人是为了不能表现的痛苦而用另外的方式宣泄。

一方面阳安大君四处联系大臣,希望逼迫主上退位由李江担任,他并不认为这是谋逆,而是认为是顺理成章将事情引导到正规上来,虽然成抑一直相信李徽,可是当面得到阳安大君的确认时候,成抑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是自己一手断送了李徽的性命。现在自己这边势单力薄该如何守护幼主和大妃娘娘呀。

成瓷炫面容呆滞一口接一口的吃着白饭,末端多次劝成瓷炫哭出来,她都没有一滴眼泪,此时,得植来告诉成瓷炫李江已经登上王位了,由于李徽死了,大妃娘娘也已经让幼主让位给李江了,成瓷炫哇的一口吐出了所有的东西,得植将李徽生前写给成瓷炫的信交到成瓷炫手上,看着李徽的信,成瓷炫终于痛哭失声。

大妃娘娘更是痛苦,向先皇谢罪,没办法守护王位,让李江坐上王位,李徽在哪里却是无从得知。

李江坐上了高高在上的王位上,封阳安大君为首相,杜仲国也被升值为内禁卫,引起朝臣不满,认为提拔人应该按照步骤来,李江却反驳官员自己的王位都不是按照步骤来的,更何况别的事情,一部分大臣敢怒不敢言。

尹娜谦去拜见大妃娘娘,大妃娘娘却嘲讽尹娜谦终于坐上了中宫的位置,拿就好好尝尝那个位置的痛苦吧,同时命令尹娜谦必须对孝嫔恭敬有加,早晚必须去请安,一切照应周全,虽然是嫂子但是要看待如主子,不管什么时候,孝嫔都是她的主子,尹娜谦虽然气愤但是也不得不假装低眉顺眼的奉命。

李江听说成瓷炫不肯入宫派人强行带成瓷炫,李江派的人被成抑父母拦截,责怪李江不该登基第一天就做出如出无耻之事,居然逼迫女儿嫁给自己,来人却说是之前李江和成瓷炫商量好的事情,并告诉成抑父母这是圣旨,成母气的说禽兽的旨意不必遵从,房间内的成瓷炫冷静的让末端把炸过油的蓖麻子粉带来给自己,带着蓖麻子粉成瓷炫主动提出愿意跟随李江的随从而去。成瓷炫冷静且淡定地告诉父母,自己和李徽没有举行仪式,而李徽已经死了,现在王让自己去是不能不去的,并告诉父亲违背良心救了女儿,这种事情只能做一次,现在换自己来做,母亲惊诧地问成瓷炫要做什么,成瓷炫一言不发跟随那些人离开了,成母伤心呼喊女儿的名字。

侍女来告诉尹娜谦今天李江不会来这里了,今天是李江迎娶新娘的日子,已经准备好了一切,就等着新娘来到了,尹娜谦气的要去看看究竟是谁敢嫁进来。

成瓷炫被人服侍沐浴梳妆之后,她对着镜子自己戴上了一枚带来的发簪,跟随侍女们到李江寝殿,于此同时,尹娜谦气愤的在赶来的路上。

成瓷炫见到李江大方行李,表示自己已经放下心结,毕竟李徽已经死了,并希望李江能让下人退下,自己很多不习惯的地方,李江走出宫门命令尚宫带着人都离开,趁此机会成瓷炫在酒中放入了准备好的蓖麻子粉。

待李江回来,成瓷炫主动为李江倒酒,而来到宫门外的尹娜谦被尚宫阻拦,尚宫告诉尹娜谦她没有正式被册封成王后,如果今天闯进去影响了主上,还不知道结果会是什么,尹娜谦却硬要往里闯,被尚宫继续带人阻拦,双方僵持不下。

宫里的成瓷炫告诉李江自己自从跟李徽在一起,就发誓这辈子不会嫁给任何人的,李江不由的很想听听为什么会改变主意嫁给自己,成瓷炫贴近李江轻声告诉假装要把真实原因告诉李江,趁着李江眼神迷离之际,成瓷炫拔出簪子刺向李江,她怒声告诉李江是为了复仇才嫁过来的。

韩剧大君第14集剧情介绍

刺杀李江成瓷炫遭毒打 瓷炫重见李徽犹如梦中

李江听着成瓷炫的怒斥,眼睛瞪着成瓷炫,眼神里有说不尽的痛楚,李江握住成瓷炫的手,让他用发簪抵着自己的咽喉让成瓷炫下手,成瓷炫没想到李江会如此,加上自己从未杀过人一时无措,李江告诉成瓷炫李徽是因为逃跑才被杀的,不是自己的意思,成瓷炫却觉得一开始是李江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是李江促使李徽最终被杀的,李江推开成瓷炫叫洪尚宫进房,洪尚宫和尹娜谦应声入房,李江让人把成瓷炫关起来好好照顾,尹娜谦却怒不可遏欲追成瓷炫,却看到李江已应声倒地,慌忙叫来大夫看李江,大夫检查得知李江是中毒了。

娄诗介四处吹着口哨,希望小灵子能听到,不知不觉来到了李徽曾经住的地方寻找食物,后面却被人用剑架在了脖子上,娄诗介奋起反抗却发现原来是小灵子。

尹娜谦由于气愤成瓷炫给李江下毒,怒不可遏的去找成瓷炫,问成瓷炫是不是下的迷药,成瓷炫却说是毒药,尹娜谦怒火中烧,瞪着成瓷炫告诉她既然如此她活不了了,命令尚宫过来。

娄诗介终于见到了活着的李徽,那里还有杜仲国和跟随李徽的人,杜仲国认为的确是危险的计策,弄不好就会被杀,娄诗介哭着问那些尸体和坟墓是怎么回事。原来,那天杜仲国被小灵子打晕之后悉心照顾,小灵子告诉杜仲国李徽不是叛贼,并将在倭寇的事情告诉杜仲国,而这一切都是李江的陷害,后来,杜仲国又见到了倭寇那里被救出来的俘虏跪拜李徽,他心里已然相信,直到李江派人前来,杜仲国才彻底相信李江是不想留下活口,为了能帮李徽回去,替那些叛乱之中死去的人复仇,才想到了假死的计策。

娄诗介告诉李徽她和成瓷炫一起来就是为了通知李徽有危险,可是却得到了李徽死亡的消息,李徽希望尽快能赶回去,他担心成瓷炫因为伤心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杜仲国也非常自责没有告诉成瓷炫这件事,同时称赞成瓷炫是个了不起 女人,为了给夫君送信一个弱女子来到这里,李徽更加自责和着急。

李江醒来之后告诉尹娜谦自己是喝酒喝多了,尹娜谦却告诉李江是因为中毒,李江希望尹娜谦不要干涉这件事,尹娜谦觉得自己是中宫有权去干涉,而成瓷炫却害得李江丢了性命,李江觉得自己心里有分寸,并认为尹娜谦只是嫉妒而已,尹娜谦责怪丽江不该去采不该采的花朵,李江可以要所有的女人,但是不能要成瓷炫,抢了兄弟的老婆,有违伦常,李江明显有些激动,他告诉尹娜谦成瓷炫是自己的,是李徽抢了自己的,尹娜谦却还要争辩处置成瓷炫,李江却威胁尹娜谦如果坚持她自己的想法,那么就会撤销之前忠诚的誓言改立其她人,同时也会填满九宫,尹娜谦嫉妒之火心中燃烧,敢拿怒不敢言。

尹娜谦命人狠狠鞭打成瓷炫的双腿,当众让她承认毒害主上,成瓷炫反说尹娜谦鞭打无辜。

洪尚宫来朝外等候李江下朝,向他禀告尹娜谦正在密室私自拷问成瓷炫,李江慌忙赶往密室。等李江赶到的时候,成瓷炫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差点就窒息而亡,李江大发雷霆,对于这次行刑的人全部斩首,并责怪尹娜谦不懂国法,质问尹娜谦是不是向分享王权,并认为尹娜谦是否有资格成为国母有待考虑。

李江和尹娜谦来参拜大妃娘娘,大妃娘娘问题成瓷炫进宫的事情,尹娜谦余怒未息,见李江处处维护成瓷炫,一时失言说出了成瓷炫对李江怀恨报复,大妃娘娘质问李江夫妇为什么成瓷炫会怀恨,是不是李徽是被他们所杀,为了打消大妃娘娘的疑虑,尹娜谦只好自己承认是自己错误的思想导致了误会。

李江来到密室看望成瓷炫,看到成瓷炫躺在地上痛苦的呻吟,想到这个女人曾经险些要了自己的命,心里的苦楚让李江的脸看起来都有些扭曲,他伸出手试图想要掐死成瓷炫,或许从不曾有人可以让自己这样痛苦,但是最终因为爱,李江的手变的温柔,轻轻抚摸着成瓷炫的脸,痛苦难耐让李江流下眼泪,就算她刺伤自己,让自己流血,可是依然没能让自己恨她,本以为随着李徽的死成瓷炫会逐渐忘记并选择自己,可是他还是错了。

李徽小灵子娄诗介和杜仲国一行终于悄悄的乔装改扮回来了,看到大街上贴着李江登基的告示,李徽显得有些落寞,杜仲国安排其余的人先去寺庙,而李徽和娄诗介以及小灵子直接来到了成瓷炫家里,发现那里围满了人,对着成瓷炫家里扔石头吐吐沫,娄诗介问得植知道成瓷炫已经进宫做后宫的人了,听闻消息的李徽简直不敢相信这件事是真的,李徽对这件事虽然伤心,可是绝对不相信成瓷炫嫁给李江,他认为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成母非常担心成瓷炫的生死,想进宫去看看她的情况,她不管有多少人对自己家里扔石头,只要全家人都活着就行,成抑告诉夫人成瓷炫一定没有被收入后宫,否则早就下旨了,他让夫人在家里等着,自己去宫里看看。

成抑来见大妃娘娘问成瓷炫的事情,向大妃娘娘求救,大妃娘娘告诉成抑可以把成瓷炫放出宫,但是必须入静业寺出家,这是平息纷乱唯一的方法,否则就只有自裁。

尹娜谦告诉李江大妃娘娘的决定,李江却指责尹娜谦因嫉妒导致成瓷炫身受重伤,同时也把自己拉下了王后的位置,现在尹娜谦打伤了大提学的女儿,如何能出宫,只有等到伤势痊愈才可以,尹娜谦虽然知道李江只是不愿意放成瓷炫出宫找的借口,但是也因指责了自己的罪过而让她无言以对。

李徽分析李江制造自己叛乱的整个过程,最终将目标锁定了楚腰轻,杜仲国表示可以先去会会这个女人,同时大妃娘娘的尚宫来问成瓷炫身体如何,成瓷炫告诉尚宫自己随时可以出宫,同时要求尚宫能在自己离开宫殿之前到李徽的住所看一眼,尚宫答应了成瓷炫。

经过试探杜仲国肯定楚腰轻清楚整个事件,而楚腰轻也看出了别有用意的杜仲国,但是目前她不想把这件事告诉李江,楚腰轻首先认为自己一开始就不是想要跟李江谋天下的人,其次她不知道杜仲国究竟是哪方面的人,或许他旧事重提只是想为父亲报仇呢。

杜仲国将自己了解的情况告诉李徽,李徽认为一定要让冤死的人洗清冤枉,必须抓住楚腰轻。杜仲国同时把成瓷炫即将出宫的消息告诉了李徽,而成瓷炫也即将被送往寺院成为尼姑。

成瓷炫来到李徽的住所伤情地看着周围的一切,之后,跟随尚宫出宫,却碰到了尹娜谦,尹娜谦告诉成瓷炫,她即将去过尼姑的生活,表情上不仅露出得意之色,成瓷炫看着尹娜谦的脸说至少自己心安,不像他们夜不能寐,每天还要担心饭菜被下毒,恶人终有恶报的一天。

当成瓷炫的轿子路过宫门口的时候,李江就那么静静地看着轿子,同时命令人在轿子抵达寺院之前,尽快转移走。与此同时,李徽也拔剑欲去找成瓷炫,小灵子劝李徽现在带着成瓷炫只会对她带来不好,还不如暂且让她留在寺庙,等待着胜利之后再接走成瓷炫,李徽告诉小灵子他现在就想见成瓷炫一面。

成瓷炫被抬到静业寺山下的时候,提前赶到那里的李江属下买通下山迎接成瓷炫女尼,欲带走成瓷炫,却被埋伏在周围的李徽看到,李徽带人蒙面和李江的人发生冲突抢走了成瓷炫的轿子。

看到蒙面人摘下面纱之后,成瓷炫恍如在梦中,她不停地问着李徽是不是自己死了,一定是死了之后在天堂见到了李徽,二人紧紧拥抱在一起,就那么一言不发地紧紧拥抱。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