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金装律师第3-4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09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金装律师第3集剧情介绍

崔江熙帮助高延宇制服毒贩 崔江熙新案子再遇旧情人

高延宇并为回答崔江熙的问话,而是挣脱了他的手迅速的跑向天台,跟随的贩毒人也随后追赶而上,高延宇试图用自己的性命做要挟逼退追赶的人,岂料两人根本就不吃这套,高延宇正当要跳楼的时候金智娜带着保安人员上来赶走了贩毒的人。

金智娜问高延宇这是为什么追赶他,高延宇并未回答,金智娜告诉高延宇一开始的时候自己对他有意见,是因为在大雨中骑自行车的高延宇溅了金智娜一身泥水而不自知,因此并未向金智娜道歉,现在金智娜已经原谅了这件事,并对高延宇表现出关心,她告诉高延宇每个人都有另一面,高延宇看来也不例外,并提醒高延宇该去找崔江熙了。

高延宇来找崔江熙解释这件事,却遭到崔江熙的训斥,崔江熙认为高延宇没有把自己的话当一回事,并认为高延宇不珍惜自己所给的机会,目前来说只是一只脚踏进了律师所,那些毒品也并没有处理掉,而是寻找一个保险的时间卖掉,因此这个律师的机会还不如给狗呢,高延宇反唇相讥,觉得一开始崔江熙给自己的就不是机会,那个公益的案子也不是给自己的机会,他觉得自己就像被随时丢弃的卡片一样,并不是无视崔江熙的话,而是想要时间而已,因为那只脚在外面时间很长了自己即便是砍掉也需要时间,因为自己的骰子每次抛出就是失败,因此他才会更加谨慎。

崔江熙不愿意再听高延宇的解释让他滚出去,高延宇有些失望的说正如自己所想的一样,自己随时会被开除,那个蔡根植已经跟自己说过了,随时都会盯着自己,一旦犯错就会被开除,蔡根植曾当着自己的面辞退了一个律师。崔江熙告诉告诉高延宇在这里只有自己有资格开除他,蔡根植没有这个资格,并告诉高延宇蔡根植每年都会上演一出给员工放大假的表演,从而让别人产生畏惧,责怪高延宇连真假都分辨不出来,并告诉高延宇如果想辞职的话随时可以离开。

高延宇离开之后崔江熙给在熙打了一个电话,那个帮他搜集情报的女孩…..

高延宇疯狂的骑着自行车往前冲,最终决定辞职,将工作证放在了办公桌上离开。

崔江熙拿着高延宇的工作证叫住高延宇,告诉他最终不是骰子的问题,一切都在于他自己的手中,判断和选择也都在他的手中。

高延宇到储物柜取走了那个箱子,他没有发现在熙已经悄悄的跟上了他,高延宇回到家里换上自己的衣服,拿着箱子出门。

同时,崔江熙来找白恩英,他告诉白恩英其实从头到位她都在撒谎,尤其是对于性骚扰的事情,并拿出手中的证据,那是对方打给白恩英账户的钱,白恩英欲赶崔江熙离开,崔江熙告诉白恩英如果自己就这样走了的话她就等着被拘留吧,白恩英激动的说自己是受害者,崔江熙面无表情的说面对证据居然还说自己是受害者吗?然后,酷酷的转身离去,留下身后的白恩英大叫着自己是受害者,但是显然底气已经不足了。

而高延宇此时来到毒贩子关押哲顺的地方,将毒品倒在地上并浇上汽油点起打火机,要挟对方放了哲顺否者就烧了毒品,岂料,对方依旧不吃这套反而用刀架在了哲顺的脖子上,猖狂的告诉高延宇这才叫威胁,此时,高延宇手中的火机突然被抢了,回头一看原来是崔江熙,崔江熙告诉高延宇威胁人的样子都不像一个律师,转头对着毒贩子说他们绑架、威胁、贩毒、恐吓加上拿着武器,这些加起来最起码坐牢七年,并告诉他们真正的威胁现在开始,给他们五分钟的时间,崔江熙拿出文件夹里的照片告诉他们,公司录像已经拍下他们的照片,而赵成集团的儿子是自己辩护的对象,因涉嫌吸毒被抓住了,警方现在正在寻找证据,而给他们提供毒品的就是这两个无法无天的销售毒品的人,高延宇说出了面前这个人就是赵大震,曾经被关押多次,长期销售毒品如果被抓的话至少是无期徒刑,这番话也震惊了毒贩子。

此时,崔江熙拿出伙计点燃了毒品,他告诉二人作为律师目睹犯罪现场,是不能留下那些毒品的,这些毒品的价值是三千万,而自己的律师费正好是这个数字,两人需要在聘任的律师书上签字,赵振气的要揍崔江熙却被崔江熙制住,崔江熙告诉他现在就剩下了2分钟了么有时间瞎闹,警察已经到了,只有签了这个协议才能免受牢狱之苦,高延宇适时的提醒两人面前的崔江熙律师是事务所的头号人物,从未输过,二人听到警笛声,不得不在协议书上签字认栽。

崔江熙临走之前交给高延宇一个文件袋,这是公益案子的资料,崔江熙告诉高延宇挑选局,决定局的只能是自己,这个公益案子他必须自己解决,到明天如果他不出现的话就当他辞职了,之后,开车离去。

哲顺就这样被救出来,回到家里他庆祝高延宇成为律师,岂料,高延宇回手一拳把哲顺打倒在地,哲顺并不吃亏,站起来揍了高延宇,高延宇再次将哲顺打倒,他质问高延宇每次都想到他自己,有没有一次想到别人的,如果世熙知道他贩毒的事情两人能好好幸福生活吗?话音刚落却发现世熙就站在门口处看着两人,高延宇离开时告诉哲顺以后都不要联系自己了。

高延宇来到医院看望奶奶,奶奶非常担心他脸上的伤,高延宇谎称是骑车不小心摔倒的,是因为工作太累了才摔倒的,奶奶安慰高延宇一开始的工作都是这样的,自己以前工作时候也这样,这让高延宇非常吃惊,奶娘告诉高延宇当初他父母都不在了,自己没有害怕孩子的离去,而是担心如何养活高延宇,因此外出工作,什么都知道,高延宇趴在奶奶床上告诉奶奶自己这次真的和哲顺分开了,奶奶拉着高延宇的手说离开要割舍的缘分,接受到来的缘分,不必太在意。

高延宇来到法院门口的时候崔江熙已经到了,高延宇告诉崔江熙自己一定会好好干,绝对不会让他失望的。开庭前,高延宇和对方律师就进行了谈判,指责对方的人制造伪证,干扰律师的正常工作,高延宇重复崔江熙曾经说过的话,他说罪犯跑的再快也跑过罪恶,因为他是捧着罪恶往前跑,同时告诉对方律师如果起诉的话对方律师,由于对方律师未按照正常的手段去打官司,因此会失去律师的资格并被判刑,自己虽然是实习律师不能起诉,但是身后站的崔江熙作为律师的头号人物一定会起诉的,并且保证对方不会赢,同时为白恩英争取了她该有的赔偿,白恩英表示自己也会出面作证,无奈之下,对方只好接受了条款,并向白恩英道歉,白恩英非常感谢高延宇为自己所做的。

高延宇追上崔江熙伸出拳头想和他对一下表示庆祝的意思,岂料,崔江熙并不了解高延宇的用意,他依然冷酷的告诉高延宇30分钟之内赶到事务所,迟到一分钟就算辞职了,高延宇只好一路狂奔赶到了律师事务所,还是迟到了2分48秒,洪多涵拦住了高延宇告诉他崔江熙叮嘱只要迟到1分钟就没收工作证,高延宇恳求洪多涵救救自己,此时,崔江熙出来问洪多涵高延宇迟到了多长时间,洪多涵谎称是48秒,高延宇非常感谢洪多涵。

崔江熙问起秀安企业海外设立法人计划书在哪里,洪多涵告诉崔江熙一切都放在了高延宇的办公桌上,崔江熙向高延宇大概讲了一下这个企业的情况上,并让高延宇明天早上把这个计划书有关的东西背下来,并告诉他有些东西需要自己学。

崔江熙来到姜延河的办公室,姜延河把徐州航空成有真社长和南明学常务离婚诉讼案交给了崔江熙,崔江熙看出来姜延河是想用这个案子好好做一下宣传,多少有些不屑,姜延河却直截了当的说自己的确是希望拿到第一的位置,虽然现在同行业已经是第一了,但是难保哪里不会有人超过自己,因此自己需要把事务所变得更加牢固,这番话让崔江熙忍不住笑了,赞叹姜延河意图说的太明显了。

崔江熙问姜延河对方负责的律师是谁,姜延河告诉崔江熙只有见了才知道,姜延河突然问起了实习律师高延宇的事情,问什么时候可以见见高延宇,崔江熙却说当自己问她的什么时候能见见的时候,姜延河当时的回答是必须等到他自己破壳而出,姜延河笑言那自己就敲破那个壳,崔江熙笑言那就会变成煎蛋了,两人相视一笑。

高延宇找金智娜帮忙寻找资料,并承诺要请她吃饭作为回报。

崔江熙刚从姜延河办公室出来蔡根植句从后面跟上来,崔江熙告诉蔡根植自己已经知道了他打扰高延宇的事情,如果再让自己知道还有下次的话就让他抱着坟头去哭。

蔡根植来找姜延河希望她能把成有真社长和南明学的案子交给自己,姜延河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蔡根植,被蔡根植指责是偏心,姜延河告诉蔡根植不要总是拿眼睛看别人,也要能看得见自己才行,想拿案子就要多做业绩,不要总是找麻烦诉说不公平。

蔡根植把目光再次转向了高延宇,让高延宇陪着自己去玩耍,否则就会把他的黑历史告诉别人,但是却遭到高延宇的拒绝。

众多媒体都关注着成有真和南明学的离婚案,到了谈判桌上,崔江熙才见到对方的律师原来是自己以前检察官的同事罗律师,看到姜延河和罗律师的谈话崔江熙知道姜延河一定知道对方律师是谁,只是一直瞒着自己而已,他向姜延河投去生气的一瞥,罗律师主动和崔江熙打招呼,并说13年未见了,崔江熙并未回应而是直接把她叫出了办公室。

蔡根植带着嘻哈人的帽子来找忙工作的高延宇,将他的工作发给了手下的另一个律师明天早上处理玩,并告诉高延宇自己问他有没有时间并不是商量而是命令,岂料,高延宇告诉蔡根植他所谓的开除无非就是骗人的把戏,都是演的假戏,自己并不会真正害怕,蔡根植将嘻哈帽子戴在高延宇的头上,悄声告诉他自己知道他被人追爬上顶楼差点自杀的事情,高延宇无奈只好推了金智娜的约,和蔡根植一起出去。

崔江熙让罗律师退出辩护,否则的话就自己退出,因为两人曾说过不管是法庭还是外面都永远不见,罗律师告诉崔江熙之前自己不知道对方是崔江熙才接的,崔江熙指出了罗律师的撒谎,她知道对手是自己的公司,而自己的公司接这个案子的只能是自己,因此罗律师从一开始就知道是自己,所以自己实在不愿意和她出现在同一场合。罗律师叫住崔江熙,认为他变了好多,如果怕输的话尽管离开,自己是不会离开的,崔江熙告诉罗律师这次是不存在输赢的官司,罗律师却自信的说虽然不存在输赢但是赢的还会是自己。

罗律师的话让崔江熙想到了做检察官的时候事情,当时罗律师劝嫌疑人家属让嫌疑人说出真相,对方觉得说出来他就会死的,全家也都会死的,罗律师握住对方的手让她不要担心,保证会彻底保障那人的身份,而这个实际是不可能的,当崔江熙质疑罗律师的时候,罗律师却淡淡的说抓进去就保护了,这番话崔江熙非常反感,认为罗律师是为了胜利不择手段的人,看到现在的罗律师不由得觉得她一点都没有变。崔江熙告诉罗律师既然她那么有信心能赢,那就好好的比试一场吧。

蔡根植把高延宇带到了夜总会,并告诉他明天会闻到升官加爵的味道,让高延宇陪着自己好好的喝酒。高延宇喝的大醉,坐在了厕所的地板上,唱起了歌,恰好碰到了自己的偶像在夜总会唱歌,作为粉丝和偶像喝酒聊天,喝多了高延宇大声说着一切都是假的,粉丝是假的,律师也是假的。

双方坐下谈判,罗律师告诉对方自己的当事人南明学不想离婚,而姜延河也向对方说出成有真离婚的决心,这个谈判的环节还是跳过的好,调节已经没有用了,罗律师和南明学耳语一番之后打算结束今天的谈判,并觉得做表面功夫的关怀已经够了,并讽刺对方可以扶着当事人出去博取舆论的同情,姜延河生气的指责罗律师把话说过头了。

崔江熙为姜延河为什么隐瞒自己对方律师的事情,姜延河反问崔江熙是否对罗律师还有感情,姜延河说如果崔江熙在意罗律师的话可以退出来,反正蔡根植等着接这个案子,崔江熙反问姜延河真的交给蔡根植的话她放心吗?蔡根植愣在那里不发一言。

同事们在发牢骚,认为高延宇去玩却让别人为他加班工作,现在的高延宇喝多了和他的偶像一起在台上唱歌跳舞,台下欢呼声一片,蔡根植也在下面疯狂喊叫喝酒,却突然倒在地上。

高延宇被一阵电话铃声惊醒。电梯里,高延宇上班碰到了姜延河,姜延河看出高延宇是宿醉,因此有些不满的认为是崔江熙过于放纵高延宇了。

洪多涵见到来上班的崔江熙问他和13年前的老情人见面感觉如何,此时,崔江熙才知道原来洪多涵也知道对方是罗珠熙,责怪洪多涵为什么不告诉自己,洪多涵却说自己不会那么不识趣阻止两个老情人见面的,崔江熙狠狠地瞪了一眼洪多涵进了办公室。

高延宇拿着同事为他做的文件交给崔江熙,崔江熙将文件扔进了垃圾桶并告诉他同事是不会好好帮他做事的,满身的酒臭味证明了一切,高延宇慌忙说自己从新做一份,并向崔江熙诉说自己是苦衷的,崔江熙好不容情的将高延宇赶出办公室,并告诉他自己刚刚为他解决了瘾君子朋友的问题,现在又来一个蔡根植的事情,将来还会有谁抓住他的小辫子就不知道了。

高延宇回到办公桌的时候发现大家都用异样的眼光看待自己,一下子明白了所有的事情,于是来到蔡根植办公室找他,却发现姜延河和夜总会碰到的偶像都在这里,偶像看到了高延宇亲热的打了招呼,并说自己今天是为了高延宇来的,蔡根植当场问高延宇假律师是怎么回事?高延宇愣在那里不知所措。

韩剧金装律师第4集剧情介绍

高延宇意外谈成案子获称赞 崔江熙罗珠熙一夜情后告别

崔江熙坐在车上在看着案子中的请求要点,打电话给罗珠熙,问她现在哪里,罗珠熙正在攀岩,告诉崔江熙他知道自己在哪里,就在最高最险的地方,崔江熙让司机开车去公司。

公司,蔡根植当着姜延河的面问高延宇什么是假律师,高延宇流利的讲述了律师的相关规定,只要实习未满六个月就不算真正的律师,而自己也正在处于实习期,姜延河满意的让高延宇退出去。

高延宇将自己埋在洗漱间的洗脸盆内,崔智娜来找高延宇把他叫上了天台,崔智娜告诉高延宇他来的地方是女厕所,高延宇有些失态。崔智娜告诉高延宇不该喝酒,高延宇告诉崔智娜自己在天台的事情被蔡根植知道因此要挟自己,崔智娜告诉高延宇这里到处都是蔡根植的眼线,他知道也不稀奇。高延宇却觉得自己对不起崔江熙,自己曾答应崔江熙一定不会让他失望的,而崔江熙是不会听取任何缘由的,崔智娜告诉高延宇崔江熙的确是有名的律师,不会听别人的辩解,但是作为同样律师的高延宇不该连辩解都没有。

崔江熙让高延宇在公司门口等着自己,交给他一份合同告诉他自己有急事,已经打电话给对方了,他只要转交合同就可以,不需要多说话转交完毕就回来,高延宇刚要解释自己喝酒的缘由,崔江熙却已让司机开车离开。

高延宇来到酱菜制作场地,见到了一个女士,女士已经知道了他叫高延宇,是崔江熙派来的,主动和高延宇谈话。高延宇本想转交合同就离开,女士却并未接过合同,而是把高延宇请进了屋内。

崔江熙来攀岩的地方找罗珠熙,并也爬上了巅峰,罗珠熙告诉崔江熙南常务不是为了分割财产才打官司的,他希望胜利是因为想获得孩子的抚养权。

女士向高延宇详细的介绍着自己所有的酱,并觉得销售出去就是自己的孩子,她为了这些酱都取了名字,高延宇几次想把合同转交之后就离开,却因为女士不停讲述这些酱的不易,而把合同拿起又放下。高延宇称赞女士的成功,她这个年纪和自己的奶奶差不多,可是居然能把酱销售到海外,是了不起的人,女士问起了高延宇的奶奶,高延宇讲述了奶奶的事情,现在还在医院,此时,崔江熙打来电话,责怪高延宇不该多做停留,并要求跟女士对话,崔江熙向裴女士道歉,并承诺明天会抛下所有的事情去见她,裴女士没有责怪崔江熙,并表示了对高延宇的感谢。

崔江熙回到事务所来见姜延河,姜延河称赞罗珠熙的计划书做的不错,崔江熙却觉得这些不过是诱饵,他绝对不相信南常务是为了钱打官司,他是自己见过的少有的没有野心的人,因此打算去见一下南常务了解情况。

崔江熙回到办公室发现高延宇已经坐在那里,高延宇觉得自己没有遵守约定很抱歉,解释是因为蔡律师让自己去的,崔江熙责骂高延宇是不是蔡律师让他去死就会死,高延宇继续介绍蔡根植拿以前的事情要挟自己,崔江熙更加生气,告诉高延宇如果有人拿着枪指着自己,就需要把枪夺过来和对方拼命搏斗,无论是什么,至少要相处100个逃跑的办法,没有能力至少要有自信。高延宇觉得自己既有能力也有自信,正是因为如此当初崔江熙才会选择来自己的,崔江熙告诉高延宇知道如此就该感激自己,高延宇表示自己来的目的就是这样的,最起码要给一个展现自己的机会;高延宇责怪崔江熙明知道蔡根植是什么人,从一开始就该保护自己的,崔江熙说知道他没有律师证而用他就是保护,现在为了出去喝酒让别人做垃圾文件给自己,难道还要保护他吗?此时,崔江熙脑海中突然出现了南常务说过的话,他坚持不会离婚,不管什么情况下他都会保护她和孩子,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到最后,崔江熙站起来原谅了高延宇,并让高延宇去调查成有真和南明学常务,了解他们之间的所有过往,并写成剧本交给自己,他们都不是一般的人。

崔江熙和姜延河分别向南明学和成有真了解彼此的诉讼要求,南明学明确表示自己决不放弃孩子的抚养权,而成有真在表示了不放弃孩子的抚养权之后,姜延河犀利的问了一个问题,如果法庭上必须面临二选一的时候,成有真选择什么,成有真伤感的表示父亲已经很累了,弟弟们都在争夺继承权的事情,因此为了父亲她会最终选择徐州航空公司。

蔡根植再次来找高延宇,提醒高延宇帮助崔江熙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事情,如果他再胡闹下去小心被活埋,高延宇并不李徽蔡根植的说话。

崔江熙来找罗珠熙谈成有真和南明学的案子,崔江熙自信而肯定的告诉罗珠熙,孩子一定是成有真抚养,并说出了探视的时间,并且告诉罗珠熙即使上法庭自己也一定会赢,因为成有真已经打算承认非法捐赠的事情,而事实上自己并不想上法庭,也不想去赢南明学,罗珠熙告诉崔江熙律师的本分就是律师费,而自己就是问了本分而工作,崔江熙反问罗珠熙是否审判的真实和事实对她已经不重要了,罗珠熙反问崔江熙是否觉得自己会以为处身与公平的竞争台上,难道自己在他的眼中就那么纯真吗?崔江熙问罗珠熙为什么要这样,罗珠熙坦诚自己还深爱崔江熙,但是依然选择分开,因为有的爱在一起有的却要分开,并觉得案子结束之后最好还是不要见面的好。

高延宇搜集了所有的材料给崔江熙,此时姜延河来找崔江熙把契约书交给了崔江熙,并说裴女士决定撤回设立法人,借此机会要隐退,这让崔江熙觉得非常突然,姜延河告诉崔江熙即使裴女士退了契约书,但是也要阻止她的隐退,因为她是律师说重要的客户,崔江熙要立刻去见裴女士,姜延河问崔江熙是否说服了罗律师,崔江熙不语。

崔江熙回身责怪高延宇,自己只是让他转交契约书,是不是又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并把高延宇叫出了事务所。高延宇悉心的将自行车锁上放好,坐上车跟随崔江熙去找裴女士,崔江熙嘲讽高延宇的行为担心别人偷走他的破车,高延宇说对自己而言那不是破车,是孩子,崔江熙让高延宇不要在自己面前说事物是孩子。

两人来找裴女士,希望她能在契约书上签字,并告诉她这意味着巨额的财产进账,裴女士让二人如果不说实话的话就离开吧,崔江熙让高延宇发表自己的看法,高延宇觉得现在那些契约的确可以有庞大的资金进账,但是也意味着裴女士的事业变得更大了,而酱对于裴女士来说就像是孩子,不放心孩子在别人的手中成批量的生产,因此自己就会忙着坐飞机各个国家来回飞,向那些听不懂语言的人讲述着酱的制作过程,从而没有时间和自己的孙子和孩子相处,正当崔江熙不屑于高延宇的这些说法时候,裴女士却称赞高延宇说的对,她觉得一年前对自己来说是开心的事情,可是现在觉得很累,她想把事业分给孩子们去做,自己只想陪着孙子们,那才是最幸福的事情,崔江熙觉得还是应该和孩子们商议的,可裴女士却说最终的决定权还是自己,这也是不久前崔江熙说过的话,崔江熙一时无语。将目光投向了高延宇,高延宇却转过了头。

崔江熙让高延宇修复被他摔碎的罐子,高延宇觉得裴女士喜欢称呼事物为孩子,和崔江熙也是完全相反的人,但是接下来却不知道如何继续说了,崔江熙看着支吾的高延宇告诉他如果没有做好自信,那么以后绝对不要跟自己学。

高延宇把搜集到的南明赫夫妻的事情真的写成了戏剧交给了崔江熙,是神和人的相爱,两方的爱都成了诅咒受到惩罚,这让崔江熙想到了罗珠熙的话,罗珠熙说有的人因为爱在一起,可是也因为爱分开,因此崔江熙明白其实审判就是空壳而已,他和高延宇同时叫住了司机停车,高延宇告诉崔江熙此时应该联系裴女士的家人,尤其是裴女士的孙子孙女,虽然觉得可惜,但是似乎真的要打破罐子。看到裴女士拥抱着自己的孙子孙女,高延宇也觉得非常开心幸福。

同时,崔江熙赶到了法庭,他告诉众人己有了不用去法庭就能合理离婚的办法,罗珠熙觉得时间是不是太晚了,并问崔江熙究竟是为什么,崔江熙告诉罗珠熙因为自己知道了她不知道的内幕。

法庭开始,在经过罗珠熙的辩论之后,崔江熙说出了两人之间存在的真实,成有真是徐州航空的第一继承人,她和南明学之间是契约婚姻,南明学在契约之后根据契约的内容活着,但是不幸的是南明学爱上了成有真,按照契约的内容规定南明学一辈子都不许爱上罗珠熙,因此这个婚姻的责任不是成有真而是南明学。同时,崔江熙告诉罗珠熙之所以他提出巨额的财产分割,是因为她肯定徐州航空是不会向外承认这种契约婚姻的,也因为此才觉得一定能帮南明学拿到财产分割,但是还有罗珠熙不了解的情况。崔江熙转头看着南明学告诉他,自己知道南明学其实想把成有真和儿子从徐州航空解救出来,而他不知道的是,成有真也想把南明学从那里解救出来,因为成有真觉得自己从小是在那个环境中过来的,而南明学则对将来那样的生活不习惯,成有真为将来南明学的处境而着急,因为成有真也真心爱上了南明学,南明学激动的站起来看着妻子,而戴着墨镜的成有真则流下了眼泪,成有真觉得真的好残忍,崔江熙告诉成有真不想走法庭判定的话还有别的办法,成有真流着泪站起来离开,南明学拦住成有真的去路,成有真哭着让南明学理解自己,自己也是没有办法的,只能说着抱歉。

姜延河和崔江熙走出法庭,姜延河觉得很多人有眼睛能看到时间很多美好的东西,却看不透自己,而成有真双目失明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却看清楚了自己,最终选择放弃了南明学。

高延宇向裴女士讲述了自己和奶奶的事情,或许裴女士羡慕奶奶和自己的关系,但是现实生活很残忍奶奶在住院的时候交不起住院费而如履薄冰,现在的工作每天也是战战兢兢,而自己的奶奶和裴女士完全不一样,裴女士以后还要教孩子们如何制酱,此时,裴女士发现孙子打碎了酱坛,慌忙跑了过去训斥了孙子,却引来儿子和媳妇的不满,认为只不过是一个酱坛而已,一番话却惹恼了裴女士,觉得对于孩子们而言这些只不过是酱坛,但是对于自己却是几十年养育的孩子,现在连自己的儿子都是这种态度,更何况那些委托生产的公司,因此叫来了高延宇继续设立美国的法院,自己会亲自飞过去,同时让高延宇通知崔江熙把儿子们的工资恢复到月薪工资。

崔江熙问高延宇是否提前预测了孩子们会打碎酱坛,高延宇觉得都是运气,自己不可能未卜先知,并问崔江熙的战果如何,崔江熙告诉高延宇是和解,但是看起来崔江熙并不开心。

崔江熙带着高延宇来见姜延河,并告诉他高延宇已经破壳而出了,崔江熙忍不住看着高延宇笑了,高延宇也得意的笑了,崔江熙给了高延宇一个象征奖励和鼓励的扑克牌,可是却显示的是2,这让高延宇对于这样的低分有些不满,崔江熙告诉高延宇只是运气而已不要太得意,这个分数够了。

高延宇来到蔡根植的办公室告诉他自己再也不会被他威胁了,蔡根植觉得现在的高延宇太自傲了,很快会被活埋的,并拿出了高延宇的简历,告诉他是没有任何学历的和证书的,高延宇却说自己是被崔江熙亲自选定的实习医生,高延宇告诉蔡根植如果硬要提没有学历的事情,那就看看什么叫学历,于是拿出手机视频给蔡根植看,那是蔡根植在夜总会喝多了,摔倒在地上却不停的吸吮手指的样子,并告诉蔡根植这就是蔡根植黑漆漆的将来,蔡根植一时愣在那里说不出话来。回到办公室的高延宇兴奋地把扑克牌贴在办公桌前,并去找金智娜,却发现金智娜已经离开了,与此同时金智娜来找高延宇却发现高延宇也不在座位上,两人几乎同时发短讯询问对方的去向,最终金智娜回头再次来到高延宇的座位发现高延宇站在那里,两人忍不住相视一笑。

崔江熙和罗珠熙也相约来吃饭,罗珠熙问崔江熙在自己的记忆里,是否他还有浪漫,并认为当年的事情是自己不对,崔江熙只是做了遵守原则的事情,但是不管是什么原因,爱情结束了。而此时,崔江熙陷入了回忆,或许在罗珠熙的记忆力对自己有怨怼,但是当时由于罗珠熙的失误,崔江熙提出让罗珠熙退出案子,选择了承担所有的过错,并辞职来保全罗珠熙,审查官们却劝崔江熙即使他辞职也无法保全罗珠熙,崔江熙还是依然选择了坚持,但是罗珠熙却只是听到了那段让她退出的话,她因此对崔江熙非常不满,提出了分手并且希望永不相见。

罗珠熙临走前告诉崔江熙能爱他让自己开心,并觉得现在能分享心事,能站在对立面看着对方努力,没有比这个更能做的事情了,崔江熙忍不住愣在那里,罗珠熙慢慢走向崔江熙深深吻住了崔江熙。

金智娜对于高延宇戴着的手表非常感兴趣,觉得那一定是他最重要的东西,因为手表已经坏掉了不再走动,可是每天都能看到高延宇戴着,高延宇告诉金智娜这是父亲留给自己的,父母在同一天的同一个时刻去世了,手表也就在那之后停止了,金智娜觉得东西坏掉了可以修,不管是手表还是高延宇本人,此时,高延宇接到了警察打来的电话。

崔江熙等着醒来的罗珠熙,问她为什么不多睡一会儿,罗珠熙淡然的告诉崔江熙自己就要结婚了,并且坦言这次是自己自告奋勇接下这个案子的,只是为了再见崔江熙一面,她很好奇这次之后会怎么样,崔江熙问罗珠熙如果这次自己挽留她会怎么样,会留在自己身边吗?罗珠熙肯定的说不会了,无论是凝视还是争吵自己都会觉得心疼,在自己踏出这扇门开始两人只是普通的律师关系了,之后,罗珠熙拿着衣服走出房门。

高延宇来到医院,原来是世熙吃了很多安眠药被送往医院洗胃,警察从世熙的手机通话中发现了世熙多次想练习高延宇,因此叫来高延宇问高延宇和世熙的关系。

在宾馆徘徊出神的崔江熙接到了姜延河的电话,回到了律师事务所,透过办公室的玻璃,崔江熙看到姜延河和一个男人抱在一起,轻轻拍着他的背似乎在安慰他。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