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大君第19-2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时间:2018-05-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大君第19集剧情介绍

李徽第一轮刺杀中计逃跑 成瓷炫入宫被李江抓获

成瓷炫和小灵子负责留下看护小太上王,其他人均已赶赴伏击现场。

大妃娘娘告诉孝嫔今天就会把孩子送进来,即便真的到最后失败了李江也不会杀了孩子,因为大明使臣要见太上王,孝嫔担心使臣走了之后再次遭临厄运,大妃娘娘觉得即使那样目前也能争取时间,为孩子做一些事情和筹谋,之后,便安排尚宫等待接应孩子。

尹娜谦一直在为自己怀孕的事情做准备,而且迫切希望能怀孕男孩,她让丫鬟香蒲去找民间生男孩多的家庭,把那里的菜刀拿来,虽然迷信但是依然希望是男孩,尹娜谦欲吃下香蒲为自己准备的受孕鲫鱼汤,却突然呕吐,尹娜谦忍不住笑了,这可能是天赏赐自己怀孕成功了。

李徽带人已经埋伏好了,娄诗介向李徽提出如果等到胜利了,邪王他能陪着自己去打猎,就像以前一样,但是只要两个人,李徽答应了娄诗介,并向她道歉把她带到这里背井离乡,娄诗介却说都是自己愿意的,是自己不希望孤独留在那里,那里所有的人都不喜欢自己,虽然父亲是酋长,但是大家却还是会对自己吐口水,嫌弃她脏,直到遇到了李徽,李徽表示以后不会让娄诗介孤独了,要成为她的大哥,娄诗介气的打了李徽一拳。

小灵子和成瓷炫按照安排打扮成宫人和太监将小太上王送去宫里,并表示对楚腰轻的感谢,楚腰轻回到房间拿出自己所有的东西,并让爱朗也去收拾型录,准备好渡船,如果失败的话随时准备逃命,留下来只有一死。

李江和一众人等刚刚停下,轿子里的人一只脚刚要踏出轿门,就被李徽的人的人突然射箭袭击,杜仲国和内禁卫长一起护送李江的轿子离开,跟随的随从死伤一片,李徽亲自去追赶李江的轿子,娄诗介正要通知其他埋伏的的人先撤退,此时却看到了一大队的士兵跑来,娄诗介让人赶紧逃命自己去追赶李徽,其中有人却誓死追随李徽,纷纷前去追赶,当李徽拦在轿子前,欲掀开轿帘的时候却被里面的人突然袭击,原来轿子里并非是李江,此时尹娜谦哥哥带着人赶到这里誓要杀死李徽,李徽的人赶到,双方激战。此时在周围的一众文官也都对这样的结果惊呆了,不知道怎么会突然出现这么多人和刺杀的人,成抑让众人赶紧回宫,事情到宫里再解决。

娄诗介掩护李徽逃跑,却被内禁卫长打伤,跟随的人为了保护娄诗介纷纷被杀,娄诗介看在眼里痛苦大叫。

这一切都是李江设计,他得到消息有人要刺杀自己,于是设计想要把李徽等人一网打尽,同时将小太上王迎接进宫,不能空手迎接大明使臣,李江告诉尹娜谦等孩子进宫就交给她,绝对不能送到大妃娘娘那里,尹娜谦欣喜同意。

宫里李徽提前联系的反动之人已经得到消息,第一轮的行刺失败了,接下来只好等待下一步的指示。

李江来告诉大妃娘娘和孝嫔行刺失败,接下来所有人都会被杀,并说谋逆之臣想要杀死小太上王,大妃娘娘只请李江拼命去救血亲,孝嫔想要离开去报信,却被李江告知为了保护她们这里已经被派了很多人,哪里也不能去。

尚宫此时已经来到宫门外接到了成瓷炫和孩子,而李江也带着人截住了成瓷炫一行,李江一把推开挡在轿门前的成瓷炫,掀开轿门看到一个孩子坐在里面,而成瓷炫和小灵子则露出了惊讶之色,成瓷炫希望李江不要吓到孩子,李江却带有讽刺的意味谢谢成瓷炫把小太上王送给自己,为了等到这一天他虽然知道成瓷炫是骗自己的,但是一直隐忍,就是为了现在的这一刻,同时命令人把孩子带去尹娜谦那里,将小灵子和成瓷炫关在了密室进行审问 。

李徽问刺杀自己的事情是否是李徽做的,宫里的大妃娘娘是否知道这件事,成瓷炫谎称是死去的李徽临终遗言,大家也都是按照遗言做事,没有主事的人。李江试图用小灵子的性命要挟成瓷炫说出内情,小灵子却甘愿赴死,成瓷炫跪下求情愿意用自己的性命换取小灵子的,李江却告诉成瓷炫叛乱的人会被全部杀死,成瓷炫反驳李江即使全部被杀可是他们的意志不会死,还会有人再次起事,因为百姓不会要一个出卖土地和杀死至亲的人做他们的王。此时,有人来报,御驾遭到袭击,袭击的人被杀死,其中首领已逃跑正在追捕,李江命人提着首领的头来见自己,同时加强宫内外的守卫。

成瓷炫告诉李江他会感到害怕的,因为还有人活着,李江看着成瓷炫长出一口气。

李徽和假装追赶自己的杜仲国一路跑到早已等候在那里的人会合,他们带着士兵向皇宫方向而去,这件事绝对不能失败。

李江用剑指着成瓷炫,此时因为痛苦他的脸几乎扭曲,李江告诉成瓷炫自己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得知李徽死了的时候留下了成瓷炫,如果成瓷炫死了那就是送给李徽最好的礼物,并举剑欲杀死成瓷炫,大妃娘娘闻讯后赶来承认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做的,也是自己让成瓷炫送孩子进宫的,李江更加痛苦,他无法想象怎么会有这样狠毒的母亲,策划让自己亲手杀死阳安大君,一直试图杀死自己,大妃娘娘告诉李江一切都是他自己造成的,他抢夺不输于自己的东西应该会这样,李江欲将大妃娘娘逐出皇宫,大妃娘娘却执意带着成瓷炫,并用性命相威胁,李江气愤的提剑离开。

李江来到外面恰好碰到李徽带着人冲破宫门来到这里,王室兄弟的对决正式开始,最终李江未能打败李徽被关进密室。杜仲国也带人冲向尹娜谦宫殿。

大妃娘娘和成瓷炫亲自来到尹娜谦这里接走了孩子,并将尹娜谦囚禁于宫中,她所苛求的王后殿最终成了囚禁的牢笼。

李徽命令人守住宫门阻拦尹娜谦哥哥带兵进入,娄诗介也被押解其中,同时朝廷大臣也在此时赶到,李徽此时带人走出宫门,宣布大妃娘娘的旨意,太上王复位,凡是站在李江一边的人一律灭三族,世代不得和亲人相聚,成抑主动站到李徽身后,所有官员也都调转了头走向李徽,内禁卫长试图用娄诗介的命逼迫李徽,把李江带来,否则就杀死娄诗介,娄诗介突然撞向内禁卫长往前奔去,内禁卫长从后面一剑砍向娄诗介,娄诗介倒在血泊之中,杜仲国带人冲向内禁卫长,李徽高喊着娄诗介,泪流不止。

韩剧大君第20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政权斗争娄诗介李江死亡 李徽交出政权带成瓷炫隐居

李徽一路背着娄诗介冲向内宫,让小灵子赶紧去找御医。听到消息的成瓷炫一路奔跑去看望娄诗介。

娄诗介已经无力说话,御医告诉李徽娄诗介已无法医治,李徽眼泪直流,娄诗介突然抓住了李徽的手,在他手心写下徽字的偏旁,却再也无法完成,手径直垂了下去,成瓷炫知道这是徽字,是她教给娄诗介的,大家都纷纷叫着娄诗介的名字泪流不止。

李徽痛哭流涕,他告诉成瓷炫自己什么也没有为娄诗介做,却一直让她吃苦受罪,成瓷炫也陪着李徽痛哭,将李徽搂在怀中安慰。

房间内的小灵子守着娄诗介的尸体无声哭泣,并亲吻了娄诗介的额头,叫了句傻瓜,坐在旁边握着娄诗介的手放在自己的嘴边,再也不愿意放开。

洪尚宫悄悄出宫告诉尹娜谦哥哥现在尹娜谦被关押,可能天亮就要被处决,尹娜谦哥哥和内禁卫长带领人悄悄潜入杀死守卫来救李江和尹娜谦,李江却不肯离开,也不愿意过着躲藏 的日子,就算死也要在宫里解决杀死李徽,剩下的小孩和母亲是没办法和自己抗衡的。

尹娜谦哥哥来救尹娜谦时候遭到了杜仲国带人的阻拦,尹娜谦哥哥被杜仲国杀死,临死前为了让尹娜谦逃跑紧紧抓住杜仲国,并看了尹娜谦最后一眼,尹娜谦哭喊着被人带走,杜仲国挣脱尹娜谦哥哥随后追赶。

尹娜谦被带到李江面前,告诉李江哥哥赢死了,李江命人将尹娜谦送出去,保住肚子里的哈子,以后如果活着一定好好报道尹娜谦,尹娜谦告诉李江自己一直深爱李江,只是想成为他的女人,不是想分他的权利,一直想做他身边有用的人,李江很感动,让尹娜谦一定保重自己,之后带着内禁卫长离开,李江告诉内禁卫长通知李徽去大殿找自己,他会在那里等着他。

尹娜谦被洪尚宫带着一路逃跑,可是当回头看着皇宫时候,尹娜谦觉得不该抛下李江,不该让他孤独,香蒲劝尹娜谦等着以后相遇,这也是李江的意思,尹娜谦只好跟随离去。

杜仲国来告诉李徽尹娜谦跑了,李徽推测内禁卫长应该也来了,话音刚落内禁卫长过来,小灵子气的要杀了他,内禁卫长却径直跪在例会面前,将李江的话传达给李徽,李徽赶去见李江,成瓷炫跑去将这件事告诉大妃娘娘,希望她能出面劝服二人。

李徽来到大殿,看着李江高坐在王位之上,命令的口吻让李江下来,并告诉他那里已经不是他的位置了,李江却说如果不是李徽的话,这里还是自己的,他还再跟文武百官议事。李徽告诉李江不是他的亲人针对他,是因为他没有得到民心,李江却觉得是李徽他们不给自己机会,如果有时间他一定会成为圣君,李徽告诉李江他出卖领土,通过非法手段夺得王位,这才是不得民心的原因。李江告诉李徽自己什么都得不到,得不到自己爱的人,以前是小燕,现在是成瓷炫,他也会像李徽一样爱她们,可是却没有人珍惜自己。李徽告诉李江他有家人,虽然因为错误会付出代价,会被流放,可是家人一直都在他身边,李江流着眼泪说一切都等来世吧,他让李徽杀死自己,李江觉得地狱般的生活不适合自己,也不愿意用一生赎罪,李徽落泪,问李江可否为家人考虑,可否想到大妃娘娘,李江叹口气站起来走向李徽,问李徽不是做不到,李徽希望李江接受赎罪,李江却主动出手攻击李徽,并告诉他不杀死自己就杀死他,此时,大妃娘娘赶到心痛不已地看着两人,李徽一直避让不肯下杀手,内禁卫长突然出手杀死了李江,小灵子则出手杀死了内禁卫长为娄诗介报仇,李徽惊慌失措大叫着问为什么,内禁卫长告诉李徽李江早就做了死亡的准备,是他交代自己最后由他收场的,因为李江知道李徽下不去手,而李江剩下的唯一的人就是内禁卫长了,他不希望自己死在别人的手里,内禁卫长流泪答应,而他最终也追随李江而去。大妃娘娘大叫着冲向李江,哭喊着她的江儿,说着种种的对不起,李江看着大妃娘娘说自己爱的人都在这里了,并看着成瓷炫说不要为自己哭,任何人都不要为自己哭,放下一切竟是如此的自由,李江露出了微笑,此时他觉得死亡竟是幸福。

成瓷炫看着死去的李江,希望他能重新出生,一直被爱着活下去,李徽抱着李江的尸体大哭。

宫里恢复了以往的平静,李徽看着小燕死去的河水发呆,成瓷炫来告诉李徽宫里不能放置尸体,需要把娄诗介的尸体运出去,就安置自己家里设置灵堂。李徽感叹生在王室不是富贵而是悲哀,权利引起太多血雨腥风,成瓷炫拉着李徽的手给他安慰。

尹娜谦躲在外面听洪尚宫说了李江死亡的事情,她非常难过,当初李江答应自己再相遇的,洪尚宫告诉尹娜谦李江早就安排了自己的去处,尹娜谦更加伤心,觉得到最后那一刻李江都没有为自己考虑,洪尚宫劝尹娜谦赶紧走,这里很快被发现,让尹娜谦为了孩子考虑,一旦生下男孩很快就被杀死,女孩也会成为贱籍,作为母亲要保护孩子,尹娜谦惊慌之中只得答应。

大妃娘娘向众人宣布自己打算退出让经历两次生死的李徽辅政,待到幼主长大再行归还政权,并希望一通期待看着李徽成为后事成送的贤臣,创造盛世。众人之中出现反对的声音,李徽知道他们的顾虑,当时宣布不管过去谁向李江告密,谁是辅佐李江的人,一切都过去了,他不会追究任何人,希望能得到所有人的认可支持,成抑微笑着看着李徽,非常满意。

小灵子向李徽告辞离去,等到有一天可以忘记思念之情再重新伺候李徽,李徽虽然不舍但是也理解小灵子。

李徽正式拜会了成抑夫妇,表示会一辈子对成瓷炫好,也会尽孝成抑夫妇,同时答应成瓷炫不居住在宫里,和成瓷炫住在成抑家里,成抑夫妇很开心。

李徽看着成瓷炫为自己准备的房间说不在乎这里怎么样,反正他不要住在这里,他一定要和成瓷炫住一起,成瓷炫笑言班家规矩夫妇不能住在一个房间,李徽表示自己和成瓷炫已经分开很久了。从现在开始一刻也不分开。成瓷炫笑李徽说了做不到的话,每天上朝处理政务都是要分开的,李徽也忍不住笑了,答应成瓷炫只要等到皇帝长大自己就陪着成瓷炫过她想要的生活,只为成瓷炫而活,成瓷炫告诉李徽不需要为了自己活,不管怎样都会陪着李徽的。

10年后,皇帝在大殿上大声斥责,无法忍受女真族的欺辱,认为他们不知感谢反而意味索取,李徽当机立断要求皇帝立刻出兵,采取强硬措施,皇帝却说李徽欺负自己不懂政事,李徽告诉皇帝如果打算怎么办了就立刻下令,皇帝不再说话。

成抑走出大殿觉得皇帝现在有些不愿意听从李徽的意见了,李徽却笑了认为皇帝长大了,是他们该退出的时候了,于是向大妃娘娘提出退下来,孝嫔希望李徽能等到皇帝嘉礼之后再行离开,而作为领相的成抑也会退出,彻底归还政权给皇帝。

李徽向皇帝辞行,皇帝劝李徽留下来,李徽告诉他自己希望陪着美丽的夫人,皇帝非常羡慕,希望有一天自己的皇后也由自己选择。

一个叫小花的女孩子拿着当初成瓷炫送给尹娜谦的饰物来到成瓷炫家门外,此时,小灵子也回到这里。而楚腰轻在路上看到了咳嗽不止的尹娜谦,不由得感叹世事多变,在李徽他们取得胜利之后自己能免于责罚已经感激不尽了。

小花见到成瓷炫和李徽告诉他们是母亲送自己来的,并告诉她这里是自己的叔叔和婶婶,成瓷炫慌忙跑出去追赶尹娜谦却已不见了人影。

李徽则忍不住责怪小灵子一去十年不联系,并问小灵子是否放下了,小灵子反问李徽是否忘记,李徽对那些为自己死去 的人记忆深刻,一一道出他们的名字,这种深刻的记忆怎么会忘记呢。

尹娜谦来到李江的坟前告诉他有女儿的事情,并问李江现在是否该带自己走了呢,一个人在那里很孤独,自己也很思念李江。

成瓷炫和李徽带着小花来到李江的坟前,看到面前的花束,成瓷炫知道尹娜谦来过,李徽告诉李江小花像他一样勇敢,他们会把小花当做自己的女儿来抚养。此时的成瓷炫和李徽也已经是一对儿女的父母了,成瓷炫表示一定会给小花更多的爱,成瓷炫告诉小花以后等到她长大了就会给她讲述很多父亲的事情。

李徽和成瓷炫带着孩子们回来的时候,成瓷炫的表妹丹菲来找成瓷炫,她经常来到这里学画,这次丹菲来找成瓷炫是希望帮忙,自己不希望成为皇帝的皇后。

李徽进宫来见皇帝得知他自从听了李徽和成瓷炫的故事,希望自己也能找一个喜欢的夫人,他希望找一个能跟自己骑马打仗的女孩。

丹菲在接受训练的时候表现的就如当年冒事的成瓷炫一样,容易摔跤和跌倒,还主动恳求大妃娘娘身侧的尚宫告诉皇帝自己不希望成为皇后。

此时,李徽带着乔装改扮的皇帝来到了新人训练处,岂料,被丹菲发现,丹菲跑去追赶皇帝,并责问他是哪里的人居然跑到这里偷看女孩子,躲在一旁的李徽和成瓷炫却觉得无比尴尬。

成瓷炫和李徽一起作画,李徽看着成瓷炫脸上的墨出神,觉得这样真好,每天能这样多好,他告诉成瓷炫自己已经打算交出政权到时候就可以和成瓷炫离开了,遵守当初的承诺,可以一起画画,一起到郊外喝酒。两人商量去海边钓鱼玩耍,去了山村也会很开心,成瓷炫主动亲吻了李徽,李徽正要亲吻成瓷炫却不小心将墨弄到她身上,成瓷炫用笔蘸取更多的墨向李徽涂去,吓得李徽慌忙跑开,成瓷炫随后追赶,被追上的李徽抱着成瓷炫旋转,幸福的不得了。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