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迷雾第11-1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迷雾第11集剧情介绍

高慧兰和河明宇的回忆 爱情开始即意味着结束

高慧兰对于河明宇来讲,高慧兰是绝对重要过一切的存在;河明宇对于高慧兰也是红字般的存在,没有人能将河明宇从高慧兰的生命里抹去,姜泰旭也不能。

高慧兰打探到了河明宇的住处,二人这一见相隔了十九年,高慧兰百感交集,哽咽着跟河明宇打招呼,河明宇却云淡风轻,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一样。河明宇出狱之后,是可以走回自己原本生活轨道的,高慧兰希望他去过自己的生活,不要再因她而耽误人生,河明宇依旧放不下高慧兰。

河明宇是由奶奶养大的,继承着奶奶的心愿,要成为一个有名的大法官;跟随者妈妈长大的高慧兰,从小唯一的心愿便是摆脱贫穷的生活,因此她只能每天拼命学习,河明宇就每天在她旁边为她辅导。

十八岁的高慧兰想要上大学,但是妈妈不愿意帮她出学费,高慧兰只能自己想办法筹措学费。高慧兰向乐园金店的老板借钱,老板让她晚上九点时候到金店拿钱,天真的高慧兰以为自己真的遇上了好人,开心不已。

金店老板想以学费做交换,轻薄高慧兰,高慧兰反抗之后匆匆跑出金店。河明宇来金店找高慧兰,看到高慧兰衣衫不整的样子,以为高慧兰已经被欺辱,气冲冲地将匕首插进了金店老板的胸膛。

河明宇入狱后不久,河明宇的奶奶拿着学费来找高慧兰,这是河明宇入狱前最后的心愿,高慧兰有了这些学费,才得偿所愿上了大学。

高慧兰向姜泰旭坦白了一切,她和金店老板什么也没发生,如果当时河明宇相信她,那就不会有人死,高慧兰也能过得舒心一些。姜泰旭在高慧兰面前表现的很淡然,高慧兰走后,他气得将手中的杯子都砸了,姜泰旭是气自己为何不能相信高慧兰,被污蔑成为杀害凯文李凶手的高慧兰,多么需要有人能理解,有人能信任,但身为老公的姜泰旭却也在质疑。

姜基准警官找韩知媛调查,为何在凯文李去世那天深夜要打电话给凯文李,韩知媛坦白她和凯文李之间的关系,韩知媛认为杀害凯文李的凶手并不是高慧兰,反而徐恩珠的嫌疑更大一些,因为徐恩珠就是在当天知道了她和凯文李的关系,作为妻子怎么能容忍丈夫三番两次的出轨,做些偏激的事情也在情理之中。

高慧兰整掉了郑大韩,黄金俱乐部的几个人纷纷有些恐慌,不知道高慧兰的下个目标会是谁。姜燏让JBC副会长从张局长出下手,如果提拔高慧兰做局长,两人之间势必会有一场争斗,那么他们就可以坐山观虎斗了。副会长向高慧兰说了这个提议,高慧兰表示自己要好好考虑。

姜泰旭的妈妈要求高慧兰离开姜泰旭,姜泰旭自己是无法放手的,所以要由高慧兰来结束这一切。

河明宇出狱之后,没有去找高慧兰,而是先到了姜泰旭的事务所,姜泰旭想要知道河明宇这么做的用意。河明宇坐牢了十九年,想通了许多事情,伴随着爱情的往往还有恋人的自尊心,河明宇想知道姜泰旭一心想要守护的,是高慧兰,还是他的自尊心。

河明宇的话对姜泰旭感触很深,姜泰旭发现自己对高慧兰的爱情,还是像没结婚时候那般炽热,即使让他失去一切,失去所谓的自尊,他还是要爱高慧兰,高慧兰听到姜泰旭的表白,既感动又纠结,毕竟姜泰旭的父母都没有承认过她。

高慧兰在房间发现了首尔检方的通告信,姜泰旭一直将这些藏起来不让她知道,高慧兰知道凭姜泰旭一个人是不可能为她打赢这场官司的,于是跟副会长做了交易,高慧兰答应争取局长的位置,但她的案子要交给姜燏负责,并打赢这场仗。

高慧兰的妈妈是一个为爱苦了一生的女人,常常被爱情骗,被男人骗,却依旧痴痴等待那些不可能回来的男人和爱情。高慧兰曾发誓说不会为爱情而活,当初她对姜泰旭的婚姻非常自信,因为相信自己永远不会爱上姜泰旭,但现在她发现自己也会为姜泰旭而痛苦,自己好像爱上姜泰旭了,为了结束这种痛苦,高慧兰提出要和姜泰旭离婚。

高慧兰对姜泰旭充满了不舍,但是她必须这么做,一方面是答应了姜泰旭妈妈要离开,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姜泰旭的名声着想。自从凯文李和高慧兰的绯闻传出来之后,姜泰旭便一直顶着各方压力,所有人都在当面或暗地里对姜泰旭指指点点,高慧兰觉得也许分开,对姜泰旭来讲是件好事。

高慧兰提出分手之后,姜泰旭便一直在事务所没有回家,他现在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高慧兰,只想着能在凯文李之死案件上帮帮高慧兰。

检方查到了凯文李事故现场有目击者,对方称亲眼看到高慧兰杀了凯文李。卞优贤对高慧兰发起了诉讼,距离审判还有不到一周的时间,但是姜燏方面还没有任何人联系高慧兰,高慧兰心急地催副会长想办法。

姜燏安排了律师负责高慧兰的案子,高慧兰到姜燏事务所见律师,走进来的律师竟然是姜泰旭。

韩剧迷雾第12集剧情介绍

姜泰旭对高慧兰痴心不变 目击者证词使案情反转

姜泰旭明白高慧兰是不想让他为难,所以才让姜燏负责她的案子,为了负责高慧兰的案子,姜泰旭决定到姜燏事务所上班,从接到高慧兰案子的那一刻起,他将高慧兰当成委托人,而非妻子,努力打赢这场仗。

局长和高慧兰在会议上针锋相对,报道局的气氛无比尴尬,高慧兰被指控为杀人嫌犯,按照常理也应该被开除才对,现在副会长却提议让她做局长,大家猜测或许是因为高慧兰一击打垮了郑大韩,所以副会长害怕了,才提拔高慧兰。

姜泰旭带着高慧兰在外面吃饭,姜泰旭想要挽回这段婚姻,他知道高慧兰想要将那帮腐败的领导一个个解决了,姜泰旭想要协助高慧兰一起,高慧兰拒绝了。

白东贤的姐姐死了,徐恩珠去吊唁的那天,说如果凯文李没死,也许大家都会好过些,徐恩珠给白东贤留了钱,白东贤没要,悄无声息的离开了。

之后徐恩珠一直联系不到白东贤,她有一种不祥的预感,于是去向姜基准警官求助,姜基准觉得白东贤可能会打高慧兰的主意,便联系姜泰旭,并告知了白东贤失踪一事。

高慧兰独自离开饭店,白东贤开车一路尾随,在街道拐角处,白东贤突然加速撞向高慧兰,这时姜泰旭及时出现,将高慧兰拉到马路边。

徐恩珠、姜基准和姜泰旭三人见面,姜泰旭觉得白东贤是被徐恩珠指示的,徐恩珠说凯文李之死的目击者已经出现,高慧兰迟早会被判刑,她联系姜基准是为了阻止白东贤犯错。目击者的出现,大家都认为高慧兰这次必死无疑,即使姜泰旭动用所有的门路也无济于事。

姜泰旭让事务长联系下目击者,想从目击者那里打探些口风,这个目击者原本不是嘴巴太严的人,但任凭事务长如何询问、引诱,他都没有说出任何关于案子的话,事务长认为应该是卞优贤那边威胁了目击者,所以他才这么谨慎。

河明宇在一个便利店见到了白东贤,白东贤夺门而逃,河明宇追到白东贤之后,两人在巷道缠打,河明宇的手机掉在地上,这时姜泰旭打电话给河明宇,白东贤趁河明宇不留意,用砖头砸向河明宇的头,之后趁机逃跑。

姜泰旭去找卞优贤询问目击者的信息,卞优贤回话绕老绕去的,打定主意要隐藏目击者,一直到开庭才会让目击者以及线索曝光。

高慧兰清楚自己没有杀人,根本不可能存在什么目击者,她认定所谓的目击者是卞优贤方找的伪人证,高慧兰向局长提案,要将检方和报道局领导联手,误导舆论方向的详细报告公布给大众,局长严词拒绝,新闻的意义是真相、事实,不能向某一边倾倒,否则舆论也就没有实在意义了,高慧兰对这个提案很坚持,局长生气地将提案报告扔给高慧兰,让她自己看着办。

卞优贤的妻子,也是报道局的一个主播,在门外听到了高慧兰和局长的争吵,在高慧兰下班离开后,她拿到了高慧兰办公桌上的提案报告,报告上高慧兰是打算以伪造目击者做主题的,之后她匆匆跟卞优贤说了高慧兰的计划,卞优贤表面很镇定,因为他手里不止有目击者,还有视频证据,但这些证据在审判上是否能起到决定性作用,卞优贤的心里是没底的。

首次审判日到来,姜泰旭在事务所收到匿名短信,短信显示高慧兰今天绝对站不到审判席上,姜泰旭一边给高慧兰打电话,一边冲向停车场,姜泰旭提醒高慧兰千万不要出门,等他去接她。高慧兰的电话刚挂掉,白东贤突然出现在停车场,且出其不意地用棍子打向姜泰旭,原来白东贤的目的是让高慧兰的辩护人无法出席,正在白东贤准备向姜泰旭下杀手时,河明宇及时出现救下了姜泰旭。

因为一直联系不上白东贤,姜基准担心白东贤对高慧兰不利,于是到高慧兰家里就近保护,这时高慧兰接到河明宇的电话,得知姜泰旭受伤进了医院,高慧兰连闯几个红灯,冲到了医院,在病床上却没看到姜泰旭,高慧兰心急如焚的在医院寻找姜泰旭,姜泰旭忽然从她身后出现,看到并无大恙的姜泰旭,高慧兰终于放心了,长舒一口气抱着姜泰旭,不远处的河明宇欣慰地笑着离开了。

姜基准追着高慧兰到医院,正好看到刚刚离开的河明宇,他认出了河明宇,十九年前乐园洞的案子就是姜基准办的,那时候姜基准也调查了高慧兰,高慧兰说对于发生的事情毫不知情,但金店的收银台上,放着金店老板写给高慧兰的字条,因此姜基准一直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法院门口围满了记者,相关人等也都在审判现场。检察官卞优贤首先陈述案件:在凯文李车祸的车里,发现了高慧兰当日所戴的胸针,高慧兰和凯文李曾是一对恋人,近期凯文李常以此威胁高慧兰,高慧兰为了摆脱凯文李而杀害对方,并伪造车祸现场。

高慧兰拒绝接受卞优贤陈述的“事实”,卞优贤宣出了目击证人,证人名叫吴敏哲,是一个退休的老人,吴敏哲说当时在车祸附近的停车场,看到两个人在吵架,其中一人是高尔夫球选手凯文李,另外一个是男人,不是高慧兰,现场所有人都为之震惊......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