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迷雾第15-16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时间:2018-05-10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迷雾第15集剧情介绍

案情跌宕起伏再现疑团 姜泰旭成为最大嫌疑人

姜泰旭开车去事务所的路上,突然想起交警罚单在家里放着,于是匆忙折返回家。高慧兰听到姜泰旭回来的声音,将罚单放进抽屉,然后随便拿了本书出来,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跟姜泰旭解释说自己太无聊,所以去找本书看。

姜泰旭进入书房,发现罚单被动过了,加上刚刚高慧兰很不自然的样子,姜泰旭立刻就明白了是高慧兰偷看过罚单,姜泰旭从书房出来后,看到高慧兰依然笑脸相待,夫妻俩心照不宣,却都没有捅破。

徐恩珠带着写有高慧兰有罪的立牌,在人流拥挤的地铁坐着,河明宇让徐恩珠放下这一切,凶手根本不是高慧兰。徐恩珠根本不肯相信凯文李回因为一场车祸去世,她清楚凯文李有多珍惜生命,也清楚凯文李的能力,就算发生车祸,他也能自救的。河明宇抢过徐恩珠手里的立牌将其撕掉,并威胁徐恩珠收手,否则可能会杀了她,徐恩珠被吓到了,又联想到白东贤的死会不会也是河明宇做的,河明宇没有否认。

高慧兰打开了之前放罚单的抽屉,发现罚单已经不在了,也就是说姜泰旭折返回来就是为了拿罚单,高慧兰紧张的安慰自己,也许姜泰旭那天只是凑巧到那条路而已。

姜基准从崔司机那里得知,案发当天有一个像是上流社会的男人,打出租车到了案发现场,姜基准将这个男人锁定为姜泰旭。之前一直查证,却没有查到任何有关真凶的信息,是因为他将嫌疑人锁定在高慧兰身上,而错过了真正的凶手,姜基准一直想不明白高慧兰的胸针为何会出现在案发现场,于是又找高慧兰询问,高慧兰只说不记得什么时候胸针丢了。姜基准将自己的推理描述给高慧兰,也许凶手是高慧兰最亲近的人,也是最容易拿到胸针,嫁祸高慧兰的人,高慧兰只当他是胡说,没有理会姜基准。

高慧兰请报道局的同事们一起吃饭,大家在一起尽情嬉闹。姜泰旭打包了高慧兰喜欢吃的生鱼片回家,却发现高慧兰不在家,打电话给高慧兰是尹记者接的,姜泰旭说等聚餐结束之后去接高慧兰。

高慧兰听到是姜泰旭的电话,并没有很开心,反而闷闷不乐的喝了很多酒,聚餐结束之后,让尹记者送她回家,高慧兰觉得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姜泰旭,不知道姜泰旭到底是谁了,说着便在车上睡倒过去。

尹记者将高慧兰送到楼下,让姜泰旭下来接高慧兰,姜泰旭扶着高慧兰上楼,高慧兰一直抗拒这不让姜泰旭碰她,自己跌跌撞撞的上楼,尹记者觉得夫妻俩可能是吵架了,但又想不通,审判都结束了,还有什么事情好吵架的?

高慧兰回房间后,脑海中一直浮现着白天姜基准说的话,难道真的是姜泰旭拿走了她的胸针嫁祸她,难道姜泰旭才是杀死凯文李的真凶?

徐恩珠做了一块新的立牌,站在JBC楼下,人来人往的都劝说她回去,但徐恩珠非常执着。尹记者现在是一家女性杂志社的记者,张局长不方便以JBC的名义出面,便摆脱尹记者联系徐恩珠,想挖掘一下徐恩珠是否藏着什么秘密,才让她这么执着。

尹记者向徐恩珠表明了身份,徐恩珠一听是女性杂志的,便希望他们能将高慧兰是凶手事情光,徐恩珠说自己曾拿到高慧兰行车记录仪的存储卡,后来视频被姜泰旭删除了,所以她觉得很可能是那个视频里面有证明高慧兰有罪的证据。徐恩珠说视频里高慧兰和凯文李是在高慧兰的车里,但凯文李和胸针却是在凯文李的车里发现的,尹记者察觉出事情有异常,也许是别人暗中将胸针放到凯文李车上的。一直跟踪徐恩珠的河明宇看到了尹记者和徐恩珠会面,打算暗中解决此事。

姜基准对姜泰旭的调查没有停止,他联系了姜泰旭事务所停车场的值班人员,但是对方并不记得案发那天姜泰旭具体几点回来的。

尹记者想将自己从徐恩珠那里得到的消息告诉高慧兰,约了在高慧兰家里见面,但尹记者迟迟没有露面,高慧兰拨打尹记者的电话,是医生接的,对方说尹记者受了很重的伤,高慧兰匆忙赶往医院。

前几日,姜基准来JBC向局长询问些事情,得知凯文李去世那天,姜泰旭曾来报道局找高慧兰,两人不欢而散,所以姜基准猜测也许姜泰旭看到高慧兰和凯文李见面,抑制不住怒火的姜泰旭冲动杀死凯文李。局长看到徐恩珠如此执着的拿着立牌示威,觉得其中肯定还有没挖出来的新闻,所以才摆脱尹记者帮忙调查,如果有对高慧兰不利的也好掩盖,但是局长没想到,尹记者刚和徐恩珠碰过面,就被人打成重伤,高慧兰觉得局长肯定是疯了,才会想着姜泰旭是凶手,并严词生命,局长如果再这么想的话,两人就绝交。

高慧兰来到JBC楼下,徐恩珠依然站在那里,高慧兰问徐恩珠到底跟尹记者说了些什么,才导致尹记者被打,徐恩珠说尹记者只是对行车记录仪里的视频有另外的看法,尹记者认为那个视频时能证明高慧兰无罪最有利的证据,姜泰旭肯定知道这一点,但还是要将视频删除,也许在姜泰旭看来,高慧兰是否有罪,完全比不上他的羞耻心。尹记者和徐恩珠分开之后,并没有直接去见高慧兰,而是先去见了姜泰旭,徐恩珠认为尹记者被打,很可能跟姜泰旭有关。

高慧兰之前曾说想去一个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地方旅游,姜泰旭去旅游公司预约了下周末的行程。

现在一连串的人都开始怀疑姜泰旭才是真凶,高慧兰收拾房间时候,看到姜泰旭以前穿过的一件西装和鞋子变成全新的,吊牌都没有拆除,再回想案发当天房间中的蛛丝马迹,也许那天晚上根本不是高慧兰一个人在家,在高慧兰睡下之后,姜泰旭也回来过,并扯下了高慧兰衣服上的胸针出门了。之后姜泰旭将案发当天身上的一套西装和鞋子扔进垃圾箱,又去买了一模一样的新西装和鞋子,也许扔掉的衣服上,有关于案情的线索。

高慧兰在房间里找到了姜泰旭重新购买衣服和鞋子的小票,证实了自己的猜测,但她仍旧不肯相信这个事实,正巧这时姜泰旭回家,看到高慧兰将小票、西装、鞋子都摆出来了,高慧兰弱弱地询问是不是姜泰旭杀的凯文李?

韩剧迷雾第16集剧情介绍(大结局)

姜泰旭坦白真相得心安 河明宇为爱代罪去自首

案发当天晚上,姜泰旭看到高慧兰和凯文李上了同一辆车,回家后看到曾经因为爱而送给高慧兰的胸针,姜泰旭生气的拿回了胸针,准备去事务所,在路上看到了同样开车夜行的凯文李,姜泰旭无视红灯追了上去。

凯文李留意到姜泰旭跟踪,故意将他引到了无人的地方,凯文李说不是有张结婚证就说明高慧兰是姜泰旭的女人了,凯文李不断挑衅姜泰旭,姜泰旭忍无可忍的将凯文李推到墙上,也许是用力太大,凯文李倒在墙边再也没有起来。

这一切都来的太过突然,姜泰旭来不及反应,匆忙驾车离开现场。在冷静一会儿之后,姜泰旭又打车回到案发现场,开着凯文李的车撞向工地上未成形的天桥,姜泰旭本想跟凯文李一起死掉,但是车都撞毁了,姜泰旭却只受了些伤,于是姜泰旭将凯文李放在驾驶座上,伪造了交通事故造成的案发现场,也就是在这个过程中,高慧兰的胸针遗落在了凯文李的车上,之后姜泰旭乘坐公车离开了案发现场。

姜泰旭一直隐瞒着这个秘密,看到高慧兰被人冤枉,他又不敢说出事实,姜泰旭心里也很痛苦。高慧兰认为姜泰旭就是打定主意,想要将杀凯文李的罪过嫁祸到她头上,否则之前有很多次机会能讲明白的,姜泰旭却一直没有透露半句,高慧兰心如死灰,痛哭着离开了家。

徐恩珠决定放下这里的一切,收拾东西回美国,临行前来医院看了尹记者,高慧兰也在,徐恩珠认为这一切都怪高慧兰,当年的河明宇如此,现在的凯文李和姜泰旭也如此,为爱发狂,为爱不择手段,为爱手上沾满鲜血,这一切的源头都是高慧兰。

高慧兰回想着徐恩珠说的话,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三个男人的悲剧都要责怪到她身上呢?高慧兰在楼梯旁摔了一跤,包里面的东西掉了一地,高慧兰沮丧地蹲着哭泣,这时河明宇出现,帮助高慧兰将所有东西都捡了起来,河明宇说自己从来没有后悔过十九年前的举动,因为高慧兰值得他这么做,河明宇说自己就要离开了,希望高慧兰能好好生活,永远不要对任何人心存愧疚。高慧兰看着河明宇离开的背影,心里的内疚感油然而生,对河明宇,高慧兰永远摆脱不了内疚和感动。

尹记者重伤昏迷不醒,高慧兰这几天一直没有回家,在尹记者的病床前打了地铺,日夜守着。尹记者醒来后,跟高慧兰解释了自己被打当日的情形,尹记者那天去找了姜泰旭,想让问他为什么要删除视频,姜泰旭在尹记者的逼问下,说出了自己是凶手的事实,他当时说已经打算去自首了,在此之前想跟高慧兰单独出去旅行一次。

姜泰旭将自己预定好的旅行机票和酒店的票给了事务长,事务长最近操劳不已,姜泰旭称想犒劳下事务长,另外打算关了事务所,休息一段时间,事务长说最近不打算去旅行,在姜泰旭休息这段时间,会帮助姜泰旭好好守着事务所的。

事务长已经猜到姜泰旭跟凯文李之死的关系,案发那天,事务长在打扫卫生时,发现了姜泰旭扔在垃圾桶里的衬衣和包扎伤口用的纱布,当时事务长并没有想太多,但是高慧兰审判胜利之后,姜基准频繁来事务所调查姜泰旭,事务长这才将姜泰旭和凯文李之死联系到一起,但是抛开这件事不谈,姜泰旭确实是一个令人敬佩的人,放着检察官的大好前途不要,偏偏做国选律师,为低阶弱势群体发声,这样的伟大是其他有本事的人做不到的。

姜泰旭准备去自首,高慧兰拦着他,说可以再好好想想,他们始终想不明白,两人之间本可以很美好的,为何一次次的错过,姜泰旭觉得这件事情已经拖得够久了,良心一直被谴责,是时候该做个了断了。

高慧兰提前结束了休假,以杀害凯文李真凶姜泰旭向警方自首为头条,让局长安排在news9中播出。高慧兰的想法是,既然拦不住姜泰旭,姜泰旭自首势必会成为新闻头条,news9想在新闻中一直占据领头羊地位,那就必须第一个播出姜泰旭是真凶的这个头条,局长看着高慧兰难过又决绝的样子,不知道是否该播出这条新闻。

雄组长接到线报,真正杀死凯文李的真凶向警察自首了,凶手是一个叫河明宇的人,大家都不知道河明宇是何许人也,唯有高慧兰,对此震惊的说不出话来,河明宇可是为了让高慧兰和姜泰旭有个好结果,这才去投案自首的呀。

姜泰旭本打算去自首,到警察局时被告知真凶目前正在向姜基准警官交代证词。

河明宇将高慧兰的照片挂满了自己的房间,伪装成高慧兰的疯狂粉丝的样子,抽屉里有一种致人昏迷的药物,白东贤尸检的时候曾检测到这种药物存在。河明宇跟姜基准交代,他当时在监狱里面买凶杀人,傻掉了凯文李,之后看到白东贤折磨高慧兰,因此又杀了白东贤。

张局长让人着手准备今日的头条,杀死凯文李的真凶河明宇投案。

徐恩珠看到新闻后,去监狱看了河明宇,徐恩珠认为她和河明宇都是因为高慧兰而毁了自己的人生,但河明宇认为这一切的开端其实是徐恩珠,当年高慧兰去向金店老板借钱,也许本来不会发生什么事,是徐恩珠跟河明宇说,金店老板喜欢对女人动手动脚,在下班后让高慧兰过去,肯定是想占高慧兰的便宜,河明宇是听了这些话,才认为高慧兰被金店老板欺辱,继而冲动杀人的。

当年如果不是徐恩珠跟河明宇说了那些话,河明宇根本不会那么冲动,那样的话,河明宇和高慧兰就会过上另一种完全不一样的人生。河明宇没有怪徐恩珠,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不管结果如何,都是自己的选择,所以希望徐恩珠忘记发生的这一切,开始自己的新人生。

局长打算办一个全新的栏目,高慧兰的访谈,将政治界的那些大人物邀请到JBC进行访谈,让大众更加了解这些政界的重要人物,这个访谈除了高慧兰,没有其他任何人能做到。

河明宇向警方申请判处死刑,姜基准并不相信河明宇是真凶,说会尽力帮他争取。

高慧兰的新栏目的第二期嘉宾,邀请姜泰旭来参加,姜泰旭正准备驾车前往JBC,姜基准来找了姜泰旭,说了河明宇的处境,姜基准说在他看来,凯文李的案子还没完,他无法看着有罪的人心安理得的活着。

姜泰旭一直处于内疚之中,他想象着,如果当初高慧兰第一次被当成嫌疑人审问的时候,他能勇敢的说当晚最后一个和凯文李在一起的人是他,那么一切就都不会发生,也许能在高慧兰心里留下一个最美的痕迹。经过内心的一番挣扎,姜泰旭决定为自己所做的事情负责,在开车经过一个隧道的时候,他闭上了眼睛,松开了方向盘,并将油门踩到最大。

高慧兰的访谈开始了,可是作为嘉宾的姜泰旭迟迟没到,这时助手接到电话,被告知姜泰旭发生车祸。高慧兰忽然觉得姜泰旭就在她面前,她有些恍惚地忘记了正在采访...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