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剧我的大叔第11-12集剧情介绍

时间:2018-05-11 来源:剧情集 浏览:

韩剧我的大叔第11集剧情介绍

朴东勋怒揍都俊英正式宣战 感同身受李至安为朴东勋落泪

李至安回到家里反复想着刚才的事情,想着对于朴东勋的追逐纠缠,并让朴东勋打自己,如果不打的话就逼着他大声说出朴东勋喜欢李至安,朴东勋在纠缠的激怒情况下打了李至安,李至安跌倒在地站起身迅速离开了。李至安清楚的知道有人已经拍下了这一幕。

李至安趁朴东勋开会的时间把自己送他的鞋从抽屉拿走了,朴东勋发现了这件事未置一词的关上抽屉,而李至安则把那双鞋丢弃在垃圾桶。

王永根的人找朴东勋了解李至安和朴东勋目前的情况,希望能提前解决好他的个人问题,想好对策,绝对不能影响到他竞争常务。即使上床也不要紧,没有人会承认这件事的,朴东勋却想着自己对她一次次的帮助,甚至为她打架,当得知朴东勋只是为了跑步聘用了李至安的时候,众人都唏嘘不已,叮嘱朴东勋千万不要这样说,他们决定重新编造一个理由给朴东勋,都不仅觉得幸亏这个李至安长的不漂亮,否则真的说不清了。

朴东勋三兄弟坐在静希的店里喝酒,朴尚勋不禁认真且伤感的感叹自己的50年人生,似乎没有留下什么深刻的事情记忆,似乎只有吃和拉,这些话让朴基勋非常反感,大声阻止哥哥继续发表类似的感叹,并不停的来回拿东西,彻底影响了朴尚勋的发表,而坐在一边的朴东勋却似乎什么也没有听到,就那么坐着,眼睛望向窗外,最后他借口抽烟来到了门外,在李至安可能经过的路口张望,可依然没有看到那个身影。

朴东勋由于回家的晚了被姜允熙絮叨,姜允熙问起为什么朴东勋没喝酒还回来的那么晚,朴东勋面无表情说自己在静希的店里,看一下略带醋意的认为那里有朴东勋所有在乎的人,朴东勋不再说话,姜允熙向朴东勋道歉说自己不是想吵架。

姜允熙回到房间看到都俊英的短信希望能通电话,都俊英告诉姜允熙对于别人拍摄到的照片,希望姜允熙能装作和自己偶遇的样子,姜允熙却说朴东勋已经知道了他们之间的事情,自己怎么还有脸装作偶遇而去演戏,这番话被去阳台拿毛巾的朴东勋听到。

朴东勋在上班的路上不停的重复着,强迫自己活着,把自己放飞的心拉回来强迫自己活着。此时朴东勋收到和尚朋友的一条短信认为朴东勋真可怜,如果换做是自己的话一定让心放飞一次。朴东勋掉转头去了寺庙,那里有他的和尚朋友。

都俊英为了防止有人窃听自己的隐私,刻意找来专业人士在自己的办公室和手机探索有没有被安装窃听器,最后发现自己周边都是安全的。

都俊英收到了关于朴东勋打李至安的一系列照片,因此找来李至安了解情况,李至安假装成送外卖的人来到都俊英安排的地方,边吃东西边接受都俊英的询问,李至安说因为朴东勋一直关在房间里准备竞争的计划,因此根本就没时间和自己吃饭,由于考虑到时间紧迫,选择了主动表白,没想到却被朴东勋给打了,都俊英并不相信李至安的说法,让李至安把录音放出来。听完了整段录音,都俊英觉得非常稀奇,为什么会有女人喜欢朴东勋,在男人世界里他并是不优秀的,并问李至安为什么喜欢朴东勋,李至安说自己想毁掉他,因为她不喜欢善良的人,对于善良的人他就想毁掉他,可是对于像都俊英这样的坏人反而没有兴趣,李至安提出现在只有跟朴东勋睡一觉才能解决问题,都俊英却觉得朴东勋是不会和李至安睡觉的,李至安自然知道这些,她准备用药物解决问题。

在寺庙里,朴东勋帮助和尚朋友干活,一起吃饭,觉得似乎好多了,朴东勋问和尚不觉得寂寞吗,在和尚看来哪里都一样,反问朴东勋好吗,朴东勋情绪低落的说毁了,自己的一生全毁了。朴东勋一直觉得牺牲了自己就能成全自己,没想到反被和尚笑话,和尚告诉朴东勋没有人希望他牺牲,不信可以去问问身边的人,问问他的父母和儿子,并说起了朴东勋的母亲,朴东勋母亲从未因为朴基勋和朴尚勋担忧伤心,因为她知道他们即使再困难也会厚颜无耻的活下去,可是对于朴东勋她却充满了心痛和担忧,和尚希望朴东勋能厚颜无耻的活下去。

朴基勋坐在车里翻看着手机上崔宥拉的照片,看看微信中自己发给她的话她都没有回,忍不住想再发一条可是最终忍住了,但是因此而心情变得不好,将怒火转向身边的朴尚勋,时不时的训斥朴尚勋一句。

看着朴东勋坐在那里发呆,和尚从后面抱住了朴东勋,轻声告诉他一切都不重要,什么都不是事。

晚上,大家都再次在静希家吃饭,朴基勋依然心情烦躁的将火都发在了朴尚勋身上,看朴尚勋什么都不顺眼,朴尚勋终于忍无可忍,大声斥责朴基勋,让他如果思念崔宥拉就去找她,朴基勋生气的走出餐馆,却收到了崔宥拉的微信,崔宥拉告诉他自己刚到家,很累要休息了,朴基勋狂奔着去找崔宥拉,并在心里提醒自己如果想她就去找她,朴基勋打着车一路狂奔到崔宥拉家里,但是再次看到了满地的呕吐物。

崔宥拉显得有些累,她告诉朴基勋自己本来要打扫 的,可是太累了就又不想动了,并诉说着自己的累,累到每天都不愿意醒来,崔宥拉甚至希望地球灭亡,大家一起去死,如果都死了该多好,朴基勋向崔宥拉说了我爱你,可是却丝毫不能抚平崔宥拉,朴基勋失望的离去。

朴尚勋打电话给朴东勋希望他能拉到静希这里吃饭,和尚接过电话告诉朴尚勋朴东勋想剃头当和尚,此时静希以为是朴东勋抢过了电话,听着电话中静希的声音,和尚有些凝神,默默的把手机递给了朴东勋,并亲自开车送朴东勋回来,和尚就在静希家门外停留了许久,看着门牌上写着静希家三个字。

朴东勋回到公司上班,想着和尚的话,和尚希望他能放下牺牲,厚着脸皮为自己活一次,幸福的生活下去。朴东勋气愤的来到都俊英的办公室并锁上了房门,大声的斥责都俊英为什么要告诉姜允熙那些事,自己本来是要当着会长的面踩死都俊英的,但是最终忍了,可是都俊英却将这件事告诉了姜允熙,全公司的人都听到了朴东勋愤怒的叫嚣,李至安向要通过窃听器听到他们争执什么,却发现朴东勋并未带手机,尹尚泰慌忙向秘书要钥匙,试图打开办公室的门,朴东勋警告都俊英自己一定会踩死他的,看到他落败的。都俊英尺寸则朴东勋一个下属居然跑到自己这里大喊大叫,岂料,朴东勋冲上去揍了都俊英一拳,恰在此时尹尚泰打开了他办公室的门。

都俊英面对王永根大声斥责他不该派人跟踪自己,就算拍到了自己和姜允熙的照片又能说明什么,自己和她是同学见面之后也就说了几句话,没想到王永根却让朴东勋来到自己这里大吵大闹,王永根一言不发铁青着脸带着属下离开。

都俊英告诉朴东勋挥拳头的时候就应该计算好后果,并等着看朴东勋和自己谁是最后的赢家,朴东勋回头看着都俊英告诉他,装逼之后再失败是会丢死人的。

朴东勋在路上碰到李至安,他生气的质问李至安为什么要拿走那双鞋,难道自己连收她鞋的资格都没有吗?李至安平静的反问朴东勋留下那双鞋他会穿吗?朴东勋没有说话,李至安告诉朴东勋明天上班在人最多的时候开除自己,并说之前自己就亲吻一次他,当时朴东勋就说过如果再有一次就开除自己,但是由于可怜自己才帮助自己的,现在用这个理由开除自己,李至安觉得反正两人在公司碰面都觉得尴尬,而自己真的不在乎这份工作,开除也无所谓,到时候自己会一句话也不说的,因为这些都是事实。

朴东勋大声说自己不会开除李至安的,因为生活中让自己讨厌的而尴尬的人已经很多了,自己不想再添加一个,同时他希望李至安能好好的工作,将合同完成,将来她无论走到哪里,别的单位的 人都会知道李至安是个好职员,即使过了十年二十年之后,在街上碰到李至安也会大方的打招呼,不存在任何的尴尬,同时,朴东勋带有命令的口吻让李至安再为自己买一双鞋。

回到家里,朴东勋不想再和姜允熙说话,借口看电视躲避了姜允熙的问话,与此同时,都俊英安排的人拍到了朴东勋和李光日打斗的照片,并讲述了李至安从小欠债的事情,只是目前已经还清了。

崔宥拉来到静希这里和大家吃饭,她真的觉得很痛苦,希望能结束现在的烦恼,无论是否火都希望尽快结束,静希主动来到崔宥拉面前陪着她喝酒,朴基勋斜眼看着这一切,静希喝多了,回到家痛苦的样子让人心痛,她不停的提醒自己没关系,喝的酩酊大醉的她还在拼命的洗衣服,或许是忘记一些痛苦吧,忙完了一切,静希觉得自己该像一个尸体一样的去睡觉了,可最终难掩内心的痛苦失声痛哭。

朴东勋和姜允熙购物出来,朴东勋开车,想要擦一下车里的灰尘,让姜允熙把抹布递给自己,姜允熙却不下心掉出了去往都俊英那里的车辆出入证,朴东勋假装没有看见,轻声告诉姜允熙下午自己帮她把车洗干净。

回到家里,姜允熙跪在朴东勋面前说着对不起,朴东勋停止住忙碌静静的站在那里,姜允熙再次向朴东勋道歉,朴东勋生气的锤向房门,并问姜允熙为什么这么做,姜允熙只是一味的道歉,朴东勋不停的捶打着门,并掀翻杯盘,质问姜允熙为什么和那个人在一起,姜允熙哭泣着不停道歉,而另一边的李至安静静的听着他们的争执。

次日,李至安去疗养院看奶奶,朴东勋则和球友一起疯狂踢球,奶奶问李至安那个人过的好吗?李至安再次想起朴东勋和妻子的争执,痛苦而绝望的声音传到李至安的耳朵里,也传到她的心里,她能感受到来自朴东勋内心的痛苦,当奶奶问起朴东勋的时候李至安忍不住流下眼泪,奶奶焦急的问是不是他过的不好,李至安安慰奶奶他过的很好,自己是喜极而涕,开心自己的生命中能遇到那么好的人。

韩剧我的大叔第12集剧情介绍

姜允熙跪求朴东勋原谅 李至安用力守护朴东勋

朴东勋在足球会踢球刷碗,脑海中却还是自己和妻子的争执,那些痛苦依然还在,朴东勋问妻子就算自己再差劲,就算妻子想离婚也不该出轨,他们是有孩子的,为什么要这样,为什么妻子看人的眼光会那么差。朴东勋说自己一直在乎妻子,她只要需要的东西自己都会买回来,她说出差自己也相信,她做工作自己看电视都不敢大声,实在想不通究竟是为什么。

姜允熙哭诉因为自己永远是第二,朴东勋想买大车也都是为了拉上全家人,这个全家人里有没有自己呢,自己一直对婆婆和朴东勋的兄弟都好,甚至对静希也好,可是朴东勋始终没有站在自己这边,她讨厌朴东勋的身边每天都那么多人,这让自己觉得孤独。

李至安为奶奶擦洗身子后发现了床头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奶奶和朴东勋说过的话。

而朴东勋则一直沉浸在和妻子对话的回忆中,妻子曾一度想到过死亡,她厌恶自己,同时觉得朴东勋很可怜,在这之前姜允熙曾经无数次提过搬家,她认为只要远离这些人他们一家三口一定活的很开心,可是朴东勋一直都是拒绝和反对的。姜允熙觉得朴东勋之所以不同意离婚不是因为对自己还有爱,而是以为孩子和母亲,只要朴东勋觉得痛苦想要结束,自己一定会同意的,并且全部按照朴东勋的意思办。朴东勋觉得自己不会为了解脱而去折磨姜允熙,他跟姜允熙已经在一起二十年了,自己一直不知道如何去结束,因此认为只要姜允熙以为自己不知道,自己就可以坚持下去,可是现在感觉太累了,彼此都累。

朴东勋紧闭双眼思索着这些事,突然睁开眼的他却看到了马路边等待红绿灯的李至安,两人就这样对视着,车子缓缓前行。

郑灿模发短信让朴东勋去另一家酒店商议接下来的事情,朴东勋却觉得现在自己当务之急是把明天上交给政府的安全检测报告弄好,这番话遭到郑灿模的反对,他认为当务之急就是帮助朴东勋夺得常务的位置。当郑灿模和朴东勋商议完打算离开的时候,却恰逢尹尚泰带着一拨人出现在这里,郑灿模不由得讽刺社会太小,居然能在同一家酒店碰到。

朴东勋开完那个会议立刻赶回办公室和同事们一起完成检测报告,大家的劲头被鼓舞,同时朴东勋看到了李至安也未离开,同事告诉朴东勋现在李至安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听到说加班二话不说就留下了,大家忙完工作一路奔跑赶往最后一趟班车,朴东勋和李至安终于在最后一秒钟踏上了地铁,而两名男同事倒是被关在了车门外,这让朴东勋不由得佩服李至安奔跑的速度,李至安告诉朴东勋是为了等他才留下的,并说自己现在更加喜欢朴东勋,但是保证这些事不会说出去,因为太多人关注朴东勋。

朴东勋向李至安分析之所以她喜欢自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和她一样可怜两个可怜的人相拥抱哭泣。此时,李至安发现了那个跟踪自己的人,她悄声告诉朴东勋本以为甩掉了,没想到还是跟着自己,因此往前一节车厢走去,朴东勋默默的看着这个尾随李至安的人,跟踪的人在朴东勋对面坐下,朴东勋要求查看一下那人的手机,那人站起来离开,朴东勋随后追赶,那人头也不回的越过李至安径直往前快速走去,生怕被朴东勋抓到。

静希和朴基勋兄弟刚从餐馆出来就碰到了朴东勋和李至安一起,静希得知朴东勋是要送李至安回家,兴奋地叫着所有人一起,这样就能多走一段路了,大家心领神会一起送李至安回家。

大家都在纷纷议论着李至安或许不需要护送回家,男女在一起反而不安全,静希却觉得不会的,因为以前朴东勋陪着自己去各大寺院寻找和尚,整整半个月,孤男寡女没有任何事情发生,同时责怪朴东勋明明知道他在哪里却溜了自己半个月,静希问李至安会不会觉得和这些上了年级的人在一起不安全,李至安说自己希望赶快到这个年级,那样就不会那么累了,静希和众人都愣在那里,静希上前轻轻挽住李至安的胳膊往前走,直到把李至安送到家门口,朴尚勋觉得门该换换了,否则一拉就开了,并且叫出了附近住着的朋友文哲,希望能多多关照朴东勋的这个同事,看着朴东勋兄弟和静希离去的背影,李至安说了句谢谢,朴东勋让李至安关好门,有事就叫自己的朋友文哲。

朴基勋找到以前的同事想要找一下安导演,这是现在为崔宥拉拍戏的导演,从后台镜头中朴基勋看到崔宥拉反复被导演叫停,反复的拍戏,同事告诉朴基勋从现在崔宥拉的眼神中看到了害怕,这让朴基勋想到了曾经的自己,自己做导演时候也是如此,因此决定不在找安导演而是选择离开。

崔宥拉来找正在收拾清洁工具的朴基勋,希望他能绑架自己六个月,朴基勋却让崔宥拉还不如跟自己搞清洁呢,既然想大红大紫就要忍受,不要每天就知道来自己这里哭闹,崔宥拉伤心的离去。

男孩朋友告诉李至安在公司的邮箱发现了李至安和朴东勋的照片,李至安让他删除所有的照片,并且时刻监看着,只要发入就删除。

姜允熙来找都俊英,同时也找了李至安,她告诉都俊英自己已经和朴东勋说了所有的事情,希望都俊英就此收手,否则自己就要把都俊英和李至安背后搞鬼的事情告诉朴东勋,并让都俊英不要再想着陷害朴东勋,此时,李至安来到,姜允熙希望李至安立刻辞职,李至安觉得现在辞职对朴东勋反而不利,姜允熙告诉都俊英趁自己还没有说出去马上停手,否则他所有的阴谋都会被揭穿,并命令李至安必须辞职,李至安看向都俊英告诉他自己已经把钱花光了,怎么办,同时告诉都俊英只要他停止自己就会辞职。

李至安离开之后,姜允熙告诉都俊英她已经不可能和朴东勋在一起好好生活了,这些都是都俊英所赐,这也是自己能为朴东勋做的最后一件事了,都俊英告诉姜允熙李至安不是单纯的为了工作,而是喜欢上朴东勋了。

姜允熙想着都俊英的话,联想到这次和都俊英的见面其实是李至安一手促成,李至安告诉姜允熙朴东勋有危险,让她来阻止都俊英,姜允熙停下车打电话给李至安问她是否喜欢朴东勋,李至安回答姜允熙自己喜欢朴东勋,挂断电话姜允熙流下眼泪。

李至安回到家里的时候发现李光日站在家门口,李至安说李光日是和他父亲一样的垃圾,想要见到一个人却没有借口和理由,只好去打她一顿,李光日站起来看着李至安说自己是因为讨厌她,同时感怀自己爬上这里的时候脚步沉重,面对这个杀死自己的女人他不知道是不是该直接杀死,说完这些,李光日流下了眼泪,而这一幕被关心李至安的文哲远远的看着。

朴基勋最终还是决定去找安导演,告诉他看着他的时候就像看着自己,并让安导演不要总欺负小孩子,安导演说崔宥拉没有演技,朴基勋却指责安导演的水平差,即使请来全智贤也没有用的,两人气的打在一起。

朴基勋来找崔宥拉诉说着自己当导演时候为难崔宥拉的事情,因为他想成为天才,所以才把所有的事情都赖在崔宥拉身上,对崔宥拉的要求也就非常苛刻。拍到一半的时候被制作方停止了,并认为当时崔宥拉就该反扑,就该责怪自己,这样自己也不会落到现在的这一步,崔宥拉不停哭泣,问朴基勋是不是责怪自己,朴基勋临走前告诉崔宥拉以后再碰到为难自己的人就杀掉他,剩下的就都交给自己。崔宥拉痛哭失声。

朴基勋正在和大家一起在静希家喝酒,议论着崔宥拉的长相非常像王祖贤,此时,崔宥拉穿着家居服来到这里一巴掌打在朴基勋的脸上,并用头将朴基勋顶到柱子上,就那么低头一直哭泣,朴基勋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周围的人也鸦雀无声的看着他们,听着崔宥拉的哭声,崔宥拉和朴基勋就此正式交往了,对于崔宥拉头靠在自己肩膀上朴基勋显得那么不自然。

朴东勋的手机放在静希那里充电,静希从朴东勋的手机中发现了朴东勋和和尚的谈话记录,和尚告诉朴东勋自己去送他的时候见到她了,她一点都没有变,还是老样子,静希忍不住哭泣。

李至安被叫到了高层会议室,李至安说自己一直想当一个隐形人,是朴东勋的一句关心让自己回到同事中间,朴东勋不会随便对待一个下属的,尹尚泰问李至安是否喜欢朴东勋,李至安沉默片刻回到自己喜欢朴东勋,同时也尊敬朴东勋,因为朴东勋自己才要想到努力好好工作,此时,会长突然来到。李至安继续说自己从来没有被人真正的当人对待过,直到遇到了朴东勋,才有了当人的感觉,这也是自己21年来在公司感觉到的温暖,即使被辞退依然感觉温暖,同时谢谢公司和朴东勋,李至安的回答让王永根一伙人倍感欣慰,会长还表示这次一定要请朴东勋吃饭。

朴东勋请李至安喝酒,称赞李至安的勇敢,同时认为自己不是好人,李至安却说在自己看来他就是好人,是非常好的好人,朴东勋看着李至安认真的样子露出了微笑,李至安脑海中出现的是朴东勋因为姜允熙的事情,自责和哭泣的声音。

分集剧情

最新剧情排行榜
最新电视剧剧情